中准网
收服演艺圈坏小子家有虎妻爱得凶猛
  青年演员孙一理是出生于老北京的"坏小子",因少年时期观看话剧《茶馆》,心中埋下一颗演艺的种子。成年后,孙一理勇闯演艺圈,但拼不了颜值、炒不了绯闻的他几经心酸,多次想要放弃。然而,每次都被他那个淡泊而"强悍"的"麻辣"鲜妻拉回到演艺的正轨上来——硬是将一个没有台词的龙套打造成老舍经典剧中演技炸裂的大反派!"悍"对爱情:你这个坏小子,我收了!
  "不演了!我要退出娛乐圈!"2016年,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孙一理从剧组回到家,气呼呼地对着妻子吐槽抱怨了一番。
  妻子王晨阳正在客厅里追韩剧《太阳的后裔》,听老公嚷嚷完后,冲他直翻白眼:"你管人家!自己演技有待磨练,就别一竿子打死一船小鲜肉,酸!"不甘心的孙一理赶紧凑到妻子身边,指着剧中宋仲基问:"要不我去整个容吧?说不定整完就火了!还能跟那些小鲜肉一样抠图出镜!"
  "就你?怕是医生都不接你这活儿吧!你就是懒,赶紧背台词去!"说罢,王晨阳嫌弃地用脚丫子轻踹了他一下。孙一理碰了一鼻子灰,只得乖乖去琢磨剧本。
  孙一理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小时候过于顽劣,只上了职高,学了当时流行的美容美发专业。三年学成后,在理发店干了三个月洗剪吹,他觉得整天抱着别人脑瓜子实在没意思,索性辞职,开了家音像店。其间,孙一理看了很多经典电影,觉得这也不是自己想要的"正事儿",于是,成了茫然的北京青年。
  1998年3月的一天,百无聊赖中,孙一理在首都剧场看了一场话剧《茶馆》。京味十足的市井生活,把他深深地吸引了。演出结束,意犹未尽的孙一理把于是之、英若诚等主演的经典《茶馆》看了一遍又一遍,不禁对父亲脱口说道:"太棒了!我这辈子要是也能演回《茶馆》,就值了!"孙父在退休前就职于北京评剧院,对话剧并不外行,说:"你这连演员的门儿都还没入,就想演戏,做梦!"听父亲这么一说,孙一理的倔劲上来了,信誓旦旦地说:"我就是要考艺校,做演员,就算饿死也认了!"一旁的孙母淡淡地说:"我们也管不了你了,想读书你自己挣学费吧!"
  说干就干,孙一理很快卖掉了音像店,凑足了学费,又捡起高中课本,闭关苦读起来。第二年,孙一理顺利考取了北京师范大学表演系。专业的表演课学习让他如鱼得水。很快孙一理成了老师最喜欢的学生,赢得不少女生的青睐。然而,他心里却有点失落。原来,入学不久,孙一理就喜欢上"班花"王晨阳。在那以后,他经常有意无意地找王晨阳说话,对方却全然不予理会。说来也怪,孙一理这个"朝阳一霸"见了王晨阳,却分分钟认怂。王晨阳来自内蒙古呼和浩特,高考时,文化课成绩突出的她本想报考中国传媒大学,却错过了时间,阴差阳错,才和孙一理成了同班同学。
  有一次,孙一理又借机搭讪她。岂料,王晨阳当着众女生的面,冷冰冰地说:"把烟戒了再和我说话!"让他顿时颜面扫地。为挽回面子,孙一理只得厚着脸皮说:"你知道吗,研究表明,男性在见到漂亮女生后,就忍不住要吸烟,所以说,是美女妨碍男士戒烟!"没想到这回他的"抖机灵"却起到了反效果,王晨阳搂着几个女生,撇开他,说:"别理他!最讨厌这种‘京油子了,成天没个正行!"受了刺激的孙一理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平日的学习也愈发认真与投入。
  渐渐地,连老师也注意到,孙一理和王晨阳,一个是"坏小子",一个是"冰山美人",看起来水火不容,但在一起搭戏,却容易出彩。于是,表演老师经常安排他俩一起搭档小品作业。孙一理每次也格外用心。有一次,在排作业时,孙一理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和王晨阳探讨起她在表演时的处理方式有些欠妥,出乎意料,那天王晨阳居然没有当众翻脸。从那以后,王晨阳对孙一理似乎态度有所缓和,两人搭戏也越来越顺手。
  熟络了以后,孙一理了解到,王晨阳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为减轻家里的负担,她还在校外一家广告公司兼职做文案。恰好孙一理也正发愁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便提议有空就一起去学校附近的天桥卖雨伞。原以为女孩子好面子,王晨阳一定会拒绝,但听了这建议,王晨阳两眼放光,狠狠拍了下孙一理的肩:"你小子,这主意不错!"
  周末,两人在天桥上开了张。结果,没多久,就碰上了几个痞子上来要收保护费。孙一理哪受得了这个,更何况是在喜欢的女生面前,于是当即就撸起了袖子。孰料,孙一理这还没出手,王晨阳上来对着他脑瓜子就是一拍:"你个傻缺!还不赶紧给大哥派烟!"说着,将两包烟塞在他们口袋里,一番好话,几个混混眉开眼笑地走了,剩下孙一理一脸蒙圈的表情。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这个女子的胆识和能量。
  后来,孙一理也在一家药厂找了份兼职,当药品推销。两人下了班就结伴一起去摆地摊。一天傍晚,北京的天飘起丝丝细雨,恰逢这时候,城管来了!孙一理反应极快,一把将雨伞统统收进旅行箱里,一手拉起王晨阳撒腿就跑。那天,王晨阳的手一直让孙一理紧紧牵着,她看孙一理的目光也有了别样的温柔。
  孙一理不想对王晨阳有半点隐瞒,他主动向她坦白了自己年少时的"荒唐":作为朝阳区有名的"鬼见愁",他中学时就曾把人打伤进了派出所,气得母亲吃了安眠药,多亏父亲及时发现才救了过来……没想到王晨阳没有被吓退,只是霸气地说了一句:"从今往后,你这个坏小子,我收了!"就这样,大二那年,孙一理和王晨阳确定了恋爱关系。"悍"女当家:能屈能伸,女友力max!
  毕业后,孙一理和王晨阳又要租房,又要应付水电暖一应开销,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作为一个北京爷们,他不忍女友跟着自己吃苦,便私下恳求父母让他带着王晨阳住进家里。孙父问了王晨阳的情况后,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两人以后要都进了演艺圈,那肯定是聚少离多。况且,漂亮女孩一旦涉足娱乐圈也容易变质,你要慎重!"
  那天,得知孙家对他俩恋爱的态度后,王晨阳一言不发。第二天一早,王晨阳只淡淡地对孙一理说了一句:"我可以保证绝对不进演艺圈,但从明天开始,你别再去推销什么狗皮膏药了,给我乖乖去跑剧组。"孙一理惊呆了,做演员同样是王晨阳的梦想,怎么能因自己父母的一句话就放弃呢?他几欲张口劝阻,王晨阳不耐烦地把大眼一瞪:"我已经决定了的事儿,你少啰唆!要是同意,咱俩就继续;要是你不好好演戏,我随时和你拜!"
  就这样,王晨阳依旧留在广告公司上班,而孙一理则一心一意闯荡演艺圈。然而,像他这样没有半点经验、没有资源的新人,要想拍戏何其艰难。眼见着一天天过去,孙一理依旧没找到活儿。他心里歉疚,好说歹说终于说服王晨阳一起住进了父母在朝阳区红庙附近的家。而他也继续早出晚归到处跑剧组。这时,这两代人一起挤在6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日积月累,矛盾多了起来。年轻人喜欢熬夜,可父母上了年纪喜欢安静。孙一理感觉自己夹在母亲和女友之间,怎样都不对,不免有些抓狂。
  一天深夜,两个年轻人依偎在一起看大片。已经上床的孙母忍无可忍,从房间冲出来,吼道:"天哪,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你们还是搬走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哪!"王晨阳一看这架势,也来劲了,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孙一理,赶紧收拾东西去!你不搬,就是不孝!"孙一理一赌气当晚就收拾衣服带王晨阳出了门。
  实际上,王晨阳知道,孙母只是嘴上抱怨而已,但是她担心,如果孙一理不赶紧从父母身边独立出来,很可能在啃老和吃软饭中荒废了自己,所以才借势"揭竿而起"。多年后,孙一理父母才知道当时王晨阳的良苦用心,无不感慨他们的"坏儿子"做得最聪明的一件事,就是找了个有勇有谋的好伴侣。
  当晚,他们在一个朋友家借宿了一晚。第二天,他们非常幸运地找到了一个月租700元的房子。在王晨阳的建议下,孙一理也决定放下身段,转变思路,学那些群演,守候在北影厂门口等待机会。渐渐地,由于孙一理个人形象不错,时常能被"戏头"挑上,也总算是有戏可演了。但作为一个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他却连一句台词的小角色都求不到,心有不甘。
  有一次,他随同很多群众演员被一个"戏头"领进一个剧组,演一个没有台词的兵丁。忍气吞声干了两天后,第三天,孙一理恳求"戏头"能否找导演说情,给他一点台词。"戏头"用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哼,就凭你,还想要台词儿,配么?"听到这话,已经憋了一肚子窝火的孙一理,当即脱掉戏服吼道:"你丫的,有什么了不起,爷不干了!"说着,连同前两天一起赚的60元都没结算就扬长而去。
  看似出了口气的孙一理跑出剧组后就认了怂。他不知道往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于是,他买了瓶二锅头,傻瓜般徘徊在街头。想到自己一直靠着女人养家,成了个"吃软饭"的,尊严与梦想碎了一地。思前想后,他终于做出艰难的决定。几天后,他瞒着王晨阳,在一家知名网站找到一份月薪五千的工作。
  王晨阳得知这一切,心里的火倏地一下被点燃,连珠炮似的把孙一理臭骂了一顿:"什么人干什么事!你注定是吃演员这碗饭的。再说,成龙当年也跑龙套、演死尸,但他就是因为演死尸都比别人用心,才慢慢混出了名堂。你这才刚开始,就想半途而废?"孙一理見状,赶紧安慰道:"你消消气,我听你的就是了。"可嘴上说着,他心里仍然焦灼,生怕拼不出名堂,对不起她的付出和期待。"悍"妻镇宅:随时陪你东山再起
  苍天不负有心人。孙一理在王晨阳不断敲打和调教中,终于从一两句台词到出演一些小配角,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收获了。无论角色大小,他都一丝不苟,先后出演了《花开也有声》《蝴蝶飞飞》《百年老店》《我们生活的年代》等制作优良的经典作品,渐渐的小有名气。
  2006年国庆节,孙一理和王晨阳领证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孙一理以前曾发誓一定要给王晨阳一个隆重的婚礼。王晨阳却认为,豪华的婚礼、钻戒,那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日子过得好不好,只有自己最清楚。而且,北京的房价一天一个样,最现实的就是赶紧贷款买房。于是,两人在北京天通苑按揭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
  风风火火忙完装修后,孙一理兴奋地想要赶紧住进去,却被王晨阳一把拦住:"新房让爸妈住吧,他们快七十岁了,应该住进大房子,舒坦些!"孙一理没想到媳妇比自己想得还周到。孙家老两口住进新房后,逢人便夸:"我家儿媳这些年没名没分跟着小孙,从不抱怨,新买了房还想着我们老两口,不容易啊!"
  2008年3月的一天,孙一理偶然从忘年交著名编剧杨国强嘴里得知,他要将老舍的《茶馆》翻拍成电视剧,导演何群,陈宝国主演。孙一理不禁欣喜若狂,他永远不会忘记十年前,《茶馆》曾经带给他的心灵冲击与震撼。他赶紧恳求杨老师向导演何群引荐自己。接着,他到处搜集相关资料,做足了案头工作。
  几天后,他终于等到了试戏的机会,主创人员都很满意。但在演艺圈,只要戏没有开拍,换角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孙一理生怕错过这个梦寐以求的好戏,并连续推掉了三四部电视剧,破釜沉舟。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迟,孙一理左等右等没个结果。人可以等,但房贷不能等,吃穿住行样样都要钱,更糟的是,王晨阳又在此时患上了严重的椎间盘突出,只能在床上休养。眼看弹尽粮绝,孙一理那段时间,几乎快要崩溃了。那天,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妻子,艰难地说道:"老婆,你看,我推掉的几个戏都是钱啊!实在不能等了——"
  王晨阳有些吃力地撑起身子,打断他的话:"《茶馆》这部剧必须拿下!钱的事儿,我来想办法……"几天后,王晨阳默默从娘家借了钱,解了燃眉之急。
  在半年漫长的等待后,几经筛选,主创们终于拍板,孙一理成功出演了电视剧《茶馆》中的重要人物——小唐铁嘴儿。随后,他好运连连,又接拍了老舍的另一部经典《龙须沟》电视剧中的冯狗子。在那之后,孙一理以"老舍"经典反派小生之名被越来越多的导演相中。在电视剧《我的父亲是板凳》中,孙一理将"仇股长"这个坏到极致的大反派塑造得让人恨之入骨,越来越被观众熟知;《生死正名》中他出演一个玩世不恭的知青"噶三儿",情到深处,引得导演马小刚都湿了眼眶。
  近两年,娱乐圈专业演员的门槛被打破,许多明星自带粉丝流量,大半年的戏,只要拍些正脸表情包,剩下都是月薪三五千的替身完成。诸如此类种种乱象也让孙一理感到悲哀,也曾动摇,但妻子王晨阳却初衷不改,仍督促他不断学习,打磨演技。
  如今,每天孙一理回到家,依然会絮絮叨叨地对妻子述说外面的一切,必要时"求"老婆骂一骂。这个典型的北方汉子,心有猛虎,最常说的是:"演艺之路荆棘丛丛,能支撑我走到现在的,就是因为我有个‘强悍的妻子。她如蔷薇,娇艳带刺,却温柔坚定有力量,可以随时陪我东山再起!"
  编辑/邵鸾飞
 
范小双坏小子演艺圈茶馆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