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日本归来再判你八年另一桩江歌案正义收场
  2017年12月20日下午,备受关注的"中国留日学生江歌遇害案"在日本宣判,嫌疑人陈世峰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一时间众人哗然,纷纷为江歌鸣不平。特别是江歌的母亲悲痛至极,可日本是个不提倡死刑的国家,她也无能为力。
  可有谁知道,在13年前,日本东京都目黑区也曾发生过一桩中国人杀害中国人的命案,凶手王勤在日本坐牢10年后被遣返回到中国。但被害者的家属认为王勤在日本的判罚较轻,在国内提出上诉。中国的法律能制裁在日本犯下命案的王勤吗?王勤的结局又将是什么?从情同手足到怨恨丛生,流落境外几许凄凉
  18岁那年,王勤到江西农村插队,认识了比自己小一岁的同乡赵小虎。鉴于老乡的缘故,王勤对赵小虎格外关照,久而久之,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3年后,他们相继返回上海,王勤被分配到了棉纺厂,赵小虎则被分配到阀门厂。不久,王勤结婚成家,两人并没有因此而生疏,依旧常来常往。见赵小虎迟迟未谈对象,王勤的妻子李丹还热心地帮着张罗。可不知什么原因,赵小虎一个都没看上。
  一晃10年过去,王勤的小孩都上小学了,赵小虎还是一个人形单影只。此时,由于企业改制,两人所在的单位效益下滑,相继下岗了。看着每月拿到手的低保工资,他们一商量,决定干脆"下海"。
  1997年,王勤和赵小虎四处打听后,发现中俄边贸生意很火,于是四处托关系,拿出仅有的几千元来到了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的绥芬河地区做起边贸生意。那里气候恶劣,生存环境很艰苦,更为惊险的是,他们还要时不时和俄罗斯人斗智斗勇。但俗话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王勤和赵小虎相互配合,短短5个月就赚了30万元人民币。
  兄弟俩兴奋得直咂嘴,决定大干一场。于是连本带利囤积了一大批的服装、鞋帽以及日用品。岂料第二年,亚洲金融危机悄然而至,俄罗斯经济受到巨大冲击,卢布不断贬值,他们也一夜破产。眼看数年的血汗钱化为乌有,王勤和赵小虎只得灰溜溜地回到上海。此时,他们已人到中年,却混得两手空空,兄弟俩心里很不是滋味。所幸,他们之间没有彼此埋怨,仍旧如原来一样亲如兄弟。
  那时,上海兴起出国务工的热潮,王勤身边的不少朋友都去日本打工赚了钱。王勤也蠢蠢欲动,动员赵小虎和自己一道去日本。據王勤回忆,当时赵小虎很犹豫:"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到那里能找到工作吗?"王勤安慰他:"你不是喜欢钻研厨艺吗?干脆去日本学习正宗的日本料理,回来开家日式餐馆,保证生意红火。"
  王勤的话让赵小虎充满了希望。之后,王勤和赵小虎一起参加了3个月的日语短训,各自找亲朋好友凑了6万元押金后,与中介签署了"赴日研修"合同。其实,所谓的"赴日研修"就是"打洋工"。
  在中介的安排下,王勤的签证先办了下来,赵小虎的则还需要再等几个月。为了不耽误赚钱,2000年年底的一天,王勤率先去了日本。临行前,赵小虎对王勤说:"王哥,你到了日本后一定要写信给我,告诉我那边情况如何。如果情况不好,我就不过去了,你也赶紧回来,我们兄弟再另谋发财之路。"王勤拍着赵小虎的肩膀:"小虎,你放心,那边肯定好着呢,哥过去了就给你写信汇报情况。"
  然而,到达日本后,真实情况却让王勤大出意外。一下飞机,王勤就被接到地处东京都大田区偏僻乡下的一家汽车装配企业,那里根本不是中介所吹嘘的国际大都市。不仅如此,一到那里,厂方人员就要求他交出护照,宿舍也是集装箱改造而成,住的人也多,环境极其恶劣。他还从比他早来的工友口中得知,在日本,招用"研修生"的,大多是效益不好,在本国招不到劳动力的中小企业。且"研修生"没有任何福利待遇,拿的是计件工资。更令人气愤的是,老板还会寻找各种机会克扣薪酬。面对这一切,王勤一颗火热的心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
  王勤被分配在装配车间,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还经常被日本工头训斥。更让人惊悚的是,两个星期后,一个来自沈阳的工友突然死在了宿舍,据说,他在死亡前一个月内,已累计加班超过90个小时。此时,王勤在心里告诉自己,应该赶紧写信将这里的真实情况告诉赵小虎,不能让兄弟也过来受苦。但这里的条件太艰苦,让他觉得自己如一叶孤舟,被放逐到无边无际的海洋中,他又渴望赵小虎快点过来陪伴自己,一起并肩作战。
  那段时间,王勤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赵小虎日本的真实情况。他甚至侥幸地想:赵小虎研修的项目是厨艺,处境也许比自己好。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交锋,最终,残酷的现实让他妥协。他提笔给赵小虎写了信:这里环境还是不错的,工资也比较高。但挣多挣少主要看各人的本事,最关键的是能够学到一些在国内掌握不到的东西。
  据赵小虎的姐姐赵小倩事后回忆,赵小虎在家里是独子,赵家三代单传,赵父一直巴望着儿子尽快结婚,延续血脉。可赵小虎左挑右选,把自己弄到四十多岁都没结婚生子,全家很是着急。现在,他又要远赴日本,家里人显然不同意。可赵小虎脾气执拗,还拿出王勤给自己写的信给家里人看,坚定地说:"王哥不会骗我的,你和爸妈就放心吧。说不定我过去还能遇上一个媳妇呢!"
  虽然赵小虎的父母对他出国的事极不情愿,可想到王勤和儿子毕竟是多年的好友,自然会照顾,也就妥协了,依依不舍地将儿子送到机场。不曾想,这一别竟然是永别。异国相聚兄弟反目,一场血案搅乱两家人
  2001年5月,赵小虎来到了日本。据赵小倩回忆,弟弟到达日本一个月后就寄来了信,大意是这里的真实情况并不像王哥描述的那样。赵小虎还告诉姐姐,他目前只是在后厨打杂,根本学不到所谓的厨艺。当时赵小倩并不了解弟弟的真实处境,只好回信安慰他,刚来都是从学徒做起,时间长了就会有改善,既来之则安之,先踏实做人做事,再慢慢找机会学习。
  事后据王勤向警方交代,赵小虎来日本后确实被安排在东京都目黑区的一家餐馆的后厨,干一些洗菜和消毒餐具之类的杂活,每天工作至少12个小时,一点不比自己轻松。为此,赵小虎对王勤颇多埋怨,甚至为此还和王勤大吵了一架。
  由于两人工作单位离得远,加之赵小虎对王勤没有实情相告的事充满了怨恨,很少主动联系王勤。起初,王勤怀着愧疚的心理,主动找过赵小虎几次,可赵小虎对他都是爱理不理的。几次三番之后,王勤也觉得没趣,也就懒得再用自己的热脸去贴赵小虎的冷屁股。此后两年多,他们虽然都在东京都工作,却很少见面。
  2003年11月,王勤研修生的签证期满。回首来日本3年,他因为被黑心老板控制,并没有挣下多少钱,眼看要回国了,心里很是不甘心。思虑再三,他决定留下来,赚点钱再回家。
  当时,他只能靠打黑工赚钱了。但面临的难题是,没有合法的身份,无法租到房子。在日本有规定,收容非法滞留人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制裁。王勤思索再三后,还是找到了赵小虎。他向赵小虎一五一十倒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提出与赵小虎合住,一起分摊房租和生活费。
  案发后据王勤交代,赵小虎当时十分犹豫,毕竟一旦被警方查获,赵小虎不仅要被处以高额的罚款,还会立即被遣返回国。当时,赵小虎的工作刚有起色,不用再窝在集体宿舍,可以自己独立出来租房子,他不想因此而失去这份工作。可王勤别无他法,在举目无亲的日本能依靠的只有赵小虎一人。他几乎要跪下来央求,最终,赵小虎答应了。
  俗话说,相交容易相处难,何况同住一个屋檐下,鸡毛蒜皮的琐事更加搅得两人矛盾重重。加之之前的隔阂,两人早已清淡如水。住在一起半年,他们多次为料理家务,分摊费用等事,吵得不可开交。但毕竟两人相识相知多年,彼此都尽量容忍,尽量妥协。然而,生活的压力犹如一个不断充气的气球,充到极限时,必然有爆炸的一天。
  2004年7月19日晚上7时许,目黑区碑文谷警察署接到报警,在宫田庄附近发生血案。该署司法巡查组小野等警察迅速赶到现场,只见一名男子浑身是血,趴倒在马路上,经呼叫无反应。随后,警方将该名男子送往附近的医院抢救,最终因抢救无效宣告死亡。经过确认,死者就是中国籍男子赵小虎,因前胸部心脏刺创导致失血过多而死亡。
  案发后,警方经过报警人指认,在死者赵小虎租住的宫田庄室内找到王勤。王勤当场承认自己刺杀了室友,并指出砧板上一把沾满血迹的厨刀就是刺人时所使用的刀具。随后,王勤被逮捕。在碑文谷警察署,王勤向警方交代了整个案件的经过:
  当天早上,王勤和赵小虎约好傍晚一起去池袋购物,添置一些生活用品。可他突然接到一个疏通管道的活计,于是匆匆赶去了雇主家。由于雇主家的管道年久失修,他忙了7、8个小时,才把雇主家的管道疏通。王勤累得浑身乏力不说,在结算工钱时,抠门的雇主还百般刁难。他窝着一肚子火赶回目黑区住处时,已不见赵小虎的身影。
  半个小时后,赵小虎拎着几大袋的生活用品回来。他来不及解释,就被赵小虎骂得狗血淋头:"你真把自己当大爷了,吃喝拉撒全要我伺候你?我告诉你,你可是跪着求我,我才让你留下来的。你要再这样好吃懒做,就给我滚回去!"王勤一听赵小虎说话这么不客气,当即就来了气,"你横什么横?当初要不是我硬拽着让你来日本,你还窝在国内拿低保呢……"
  王勤的话显然刺激到赵小虎。赵小虎冷笑道:"当初若不是你的欺瞒,兴许我早已在国内结婚生子,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事?"王勤也恼了,"你在国内就混得比这里强?再说我又不白住这里,照样交钱……"赵小虎更加来气,一边使劲把王勤往公寓的门口推,一边怒吼道:"我才不稀罕你的钱,你给我滚出去。"说完还冲到王勤的房间,一股脑儿地将他的衣服往外扔。
  见赵小虎如此决绝,王勤也彻底愤怒了。他個头比赵小虎大,一反手将赵小虎推回室内打了个踉跄。赵小虎见王勤动手,也恼羞成怒,站起身从冰箱上取出菜刀,举在王勤面前晃动着:"你再敢对我动手,我就捅死你。"
  那一瞬间,王勤感到所有的情谊都消失殆尽,充塞在心里的只剩愤怒。想到这寄人篱下的半年,赵小虎对自己冷嘲热讽的样子,他的心凉透了。如今,这个昔日的兄弟竟然要将自己赶到大街上,他顿时血往上涌。突然,他从赵小虎手里夺过了菜刀,朝赵小虎的腹部刺了过去。
  赵小虎疼得"啊"地叫了一声,随即吓得打开公寓门,踉跄地奔了出去。王勤见此情景害怕极了,他想赵小虎出去后肯定会大声嚷嚷,这样一来自己非法滞留的身份也就暴露了。他必须阻止赵小虎,于是拿着手里的刀就追了出去。
  赵小虎本就受了伤,正捂着伤口艰难地向前挪动,不想在楼梯口摔了下去。当王勤赶到时,正看到赵小虎挣扎着要站起来,他来不及多想,拿起刀再次猛地朝赵小虎胸部刺了过去。赵小虎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之中。绝不原谅,丧儿父母望眼欲穿讨公道
  噩耗传回国内,赵小虎的父亲赵钢、母亲王桂兰哭得肝肠寸断。因悲痛过度,他们无力赶赴日本处理后事,只好由女儿赵小倩作为受害人近亲属奔赴日本。出发前,赵钢一再叮嘱女儿:"杀人偿命,你一定要替弟弟讨还公道。"
  由于对日本法律不了解,赵小倩请求一名在日本的华裔律师张华与日本警方及司法部门交涉。赵小倩认为王勤是非法滞留在日本务工的中国人,要求日本司法部门引渡王勤,由中国司法机关对其追究刑事责任。可律师告诉她,由于中国与日本尚没签订双边引渡条约,案发地又在日本,只能由日本行使司法管辖权。
  2004年12月17日,王勤因被诉杀人、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被东京地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王勤不服此判决,提出上诉。2005年5月17日,东京高等法院予以驳回,维持原判。赵小倩愤怒至极,和律师一起多次找日本司法部和东京高等法院说理。可由于两国的法律制度不同,她最后只能徒劳无功地返回上海。
  这样的判罚结果,也让赵小虎的父母大出意外。王桂兰哭得撕心裂肺:"一条人命啊,蹲10年牢房就抵消了?"赵钢更是气得当即瘫坐在地上。之后,他还托人写了长达万字的申诉书,交由领事馆转达东京高等法院,却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2007年下半年,赵小虎的父母在国内提出民事赔偿诉讼。当年12月,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做出判决,判决王勤赔偿赵小虎亲属的经济损失为人民币60万元。该判决生效后,由于王勤尚在日本监狱服刑,法院只能反复做其家人工作。然而,对赵小虎的父母来说,再多的赔偿金也换不回儿子。自从儿子死后,他们每天以泪洗面,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唯一支撑他们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待王勤在日本刑满释放回国,再次将他告上国内的法庭,让中国律法还自己一个公道。
  赵小虎的父母一天一天地熬着日子,扳着手指算着王勤在日本坐牢的时间。2014年10月底,赵小倩接到张华律师的电话,对方告诉她,王勤所服刑的黑羽监狱对其假释的申请已批准。也就是说,王勤即将回国。这个消息在赵小虎家炸了锅,他们商量后一致决定,立即向上海司法部门递交严惩凶手、讨还公道的请愿书。
  2014年12月12日,当两鬓斑白,年逾六旬的王勤刚走出出站口,就被两名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的警察带上了警车。"你们凭什么抓我?"王勤非常不解,他自称自己已经受到过国外的刑事处罚,不应该再接受任何刑事处罚。
  为了彻底弄清此案,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投入警力赴日本法务省刑事局、东京地方检察厅、警察厅刑事局、东京地方法院、东京高等法院等,很快完成了王勤故意杀人的调查取证工作。
  2017年4月6日,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公开开庭审理。赵小虎年迈的父母不顾身体虚弱,由女儿赵小倩一家推着轮椅来到了法庭上。法庭上,王勤作最后陈述时,满怀愧疚地向赵钢夫妇深深鞠了一躬:"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后悔,请求你们原諒!"年近九旬的赵钢却流着眼泪,坚定地说道:"不管过去多少年,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法庭上,法官认定王勤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鉴于其已在外国受过刑事处罚,适用我国刑法应依法减轻处罚,因此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王勤对此判决不服,提出上诉。2017年9月6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及单位均做了技术处理)
  对于此案相关的法律问题,本刊记者特地请教了江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方晓霞,她做出了如下的评点:王勤在日本犯罪,也在日本受到了刑事处罚,但他作为中国公民,在中国领域外触犯了我国刑法规定之罪,仍应适用我国刑法。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每个国家的法律制度不同,对各类犯罪的刑罚尺度有所区别,难免有人企图利用其他国家的法律来逃避我国的法律制裁。其实,这是极其错误的侥幸心理。作为中国公民,无论在境内还是在境外犯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根本原则。
  编辑/吕晓娜
 
小林日本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