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哭祭花季女儿妈妈来不及告诉你的那些阴暗面
  赵岚 青城
  2016年5月19日晚,北京市昌平区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女生姚静在教室内被男同学王伟嘉杀害。随后,王伟嘉投案自首。
  而关于这起案件发生的起因,也出现了两种说法。
  王伟嘉自称案发当晚,两人发生性关系,后姚静要将此事告诉老师,王伟嘉害怕被告发,于是用手将其勒死。
  但姚静的母亲李清称,姚静和王伟嘉并非男女朋友关系,女儿生前还曾向她表示过对王伟嘉的厌恶。
  近日,本刊特约记者独家专访了姚静的母亲李清,在她悲怆凄然的诉说下,本案得以独家还原,也给广大家长一个忠告。16岁独生女命殒教室,我后悔教育女儿无度善良
  我叫李清,现年41岁,在山东省东营市经营海产品批发生意,有家水产品批发厂。
  2000年2月,我的女儿姚静出生。女儿两周岁时,我跟前夫姚伟忠因生意理念不合,时常发生争吵,婚姻关系濒临破裂。我不想女儿生活在充满争吵的家庭里,心里对她充满愧疚。
  2005年,我和姚伟忠和平分手。离婚后,我带着女儿独自生活,成了一位单亲妈妈。虽然我有水产厂,但单亲妈妈不好当。我从家庭主妇转变为水产厂老板娘,天不亮就去厂里蹲点,等着渔民来卸货;太阳出来后,我得将各种水产品卖给餐馆老板、菜市场采购等;下午,我需要做账、盘点货物。女儿放学后,我还要辅导她的作业。
  令我欣慰的是,女儿虽成长在单亲家庭,但秉性纯良。我常年做生意,结交一拨好友,他们会主动帮我照看姚静,带她逛街购物。可以说,我的女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女儿懂事时,我便告诫她:"不管做人,还是做生意,都要与人为善。"
  2010年春节,常年合作深海冷冻虾的日本客户川崎突然失去联系。为了这批冷冻虾,我提前收取了客户近三十万元现金。这意味着我不仅要将客户的定金如数奉还,还要损失长期合作的国内大客户。
  女儿很气愤:"妈妈,我们应该报警,让坏人绳之以法。"
  我告诉女儿:"做生意讲究个信和义字,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他能把钱退回来,就给他一条生路。"
  2011年,女儿考上东营市当地最好的初中。有天,她回家后,将校服脱掉,兀自跑到房间掉眼泪。在我的询问下,她告诉我:在学校里许多同学都不做值日,她看不下去只好替着做。我摸摸她的头:"吃亏就是占便宜,不要怕吃亏。"作为母亲,我认为教会她仁爱,阳光,善解人意,女儿长大后就会有幸福的未来。我过多灌输她这些概念,却忽略了要教她读懂人的内心和如何规避自身风险的社会课程!
  2012年4月,女儿提出:"妈妈,我想要考托福出国,看看海那边的世界。"两个月后,女儿月考全年级第一。当我问她想要什么奖励时,她郑重告訴我:"我想出国。"前夫离婚后很快又找人结婚,如今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我早已习惯了跟女儿相依为命的日子,我不愿我的宝贝跟我分开一分一秒,但我深知她不是我人生的复制品,她有自己的天空。
  有次,经营餐饮连锁的老板娘邹红告诉我:"有个东营老乡在北京昌平开办了一家新东方英语培训学校。"
  我在网上看到这家学校的介绍:"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教学质量过硬。东营当地许多富裕家庭将孩子送到那里去学习英语。"虽然学费高昂,还要面临跟女儿的分别之苦,再三考虑后,我还是咬咬牙,决定将女儿送到北京求学。
  或许是从小耳濡目染,她喜欢商业,想做生意。2015年3月,女儿代表学校在上海参加了中学国际商赛,获得了最佳销售奖。
  2016年初,我将正念高二的小静送到北京念书。女儿特别懂事,每天都会定时向我汇报学习生活情况,一个月回家两趟,我们一起逛街、购物、品尝美食。
  2016年3月,我生日那天,女儿特意从北京回来看我。我发现女儿有点闷闷不乐。原来,在学校,有个男孩子对她有好感,是学校足球队的。在课外活动时,女儿去操场上打排球,一不小心将球击出了界。一个高大的男孩顺手将球捡来给她。随后,这个男生开始了对她的疯狂追逐。我问她是否喜欢对方。女儿摇摇头说,自己不太喜欢,甚至跟我提出想转学。案发后,我才得知这个男生就是王伟嘉。
  然而,当时,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转学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决定的。我劝她先上完这个学期,如果不适应,到时再决定。女儿顺从地点点头。
  过完生日,女儿又将返回学校。我有些不舍,她安慰我:"妈妈,等你退休了我要带你去国外玩。"我们还一起商量,出国报考哪个学校,什么专业。到北京后,女儿平时一个月要回山东老家一趟或者两趟,后来因为报考托福,回家少了。惊魂520,被奸杀的好女孩之谜
  2016年5月13日,女儿考完试问我说:"妈妈我下了晚自习,是背单词呢,还是出去锻炼锻炼身体?"我告诉她:"去放松一下,平时学习太紧张。"于是,小静那天就去练自己喜欢的空手道了。
  2016年5月19日晚上6点53分到8点48分,我一直在与女儿微信聊天。当时,我发现她情绪不佳,她说是和爸爸起了小争执。我宽慰了几句,女儿在微信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复着。随后,我给女儿汇去了2000元钱,她没做出任何答复。我推测可能在洗漱,于是休息了。
  凌晨,我被一个电话吵醒,对方告诉我:"你好,我是新东方昌平分校魏老师,姚静昨晚出去了,截止到晚上10点半也没有回学校,学校通过排查,发现同年级另一班的男生王伟嘉也不见了。"
  不仅如此,魏老师还告诉我:当晚23点左右,王伟嘉通过其手机给他发过短信,称他和小静在一起,她手机没电了,他们在找地方充电,很安全。魏老师初步认为两人一起出校了,所以通知了我。
  挂断电话后,我却睡不着了,直觉告诉我:情况不妙!
  5月20日凌晨00点52分,我放心不下女儿,驱车从东营出发赶赴北京,并致电学校老师,要求其尽快发动学生,在学校内部角落和教学楼寻找女儿。接着,我给女儿发送了4条微信,要求其无论什么样的情绪都要放下,赶紧回电话,但这几条微信石沉大海。
  与此同时,我联系了女儿在北京的好友大华,让她帮助一同寻找姚静。
  不久,大华打来电话告诉我:"阿姨,我去监控室检查了,5月19日到20日凌晨学校的全部监控录像,根本没有发现小静外出的踪影。"
  我慌了,一路狂踩油门。
  此后,我多次拨打女儿电话,电话均无法接通,于是选择报警。不久,我接到来自北京市昌平区校区所属派出所来电,他们向我详细询问报警原因和姚静的个人信息。
  2016年5月20日中午我才赶到学校,警察随即告知我,我的女儿已经遇害。原来,在我到学校前,王伟嘉已投案,他承认自己杀害姚静之后拿走手机并关机,但不承认自己强奸姚静!
  后经警方证实,姚静是在5月20日早上6点多钟,被同校的两名同学发现的。
  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后发现,小静已经死亡多时。
  据了解现场情况的人士介绍,当时小静头部被校服盖住,躺在地上,已经死亡,臀部有大片血迹,地上有血迹被擦拭的痕迹。
  警察还告诉我,王伟嘉坚称和女儿是男女朋友,自愿与其发生性关系,事后由于她反悔要向老师报告,情急之下用手将女儿掐死。
  5月20日下午3点47分,北京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官方微博发布女儿遇害的消息。微博下面评论关注过万。对女儿死亡的各种猜测都有,甚至有人污蔑她……
  我脑海中有个念头,不能让女儿平白无故的死去。我从王伟嘉的同学朋友老师等社会关系处一点一滴地收集着线索,试图还原一个杀害女儿凶手的全貌。其间,我得知王伟嘉在学校组织了一个"屌丝小分队",他本人是队长。
  这个小分队经常干一些欺负同学的坏事,其中也有不少成员帮助王伟嘉追求过小静。
  以前,我教女儿遇到不喜欢的人要礼貌,不要伤害别人。女儿一直是这么做的,而她的这份善良,竟给她带来了杀身之祸,这是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难道是我错了?
  在将近半年的调查后,我专门写过一个材料交给警方,名字就叫《李清起底王伟嘉》。
  此后,不少热心网友给我提供线索。有网友表示,事发当晚,是王伟嘉在学校的一个狂热仰慕者刘晶给小静打了两个电话,才引小静到的案发现场601教室。随着案情步步厘清,我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
  遇害罗生门,自愿性关系还是暴力致死?
  与我的全身心投入大相径庭的是,案发后,王伟嘉家人从未正面面对过媒体,也不曾接受过任何采访。
  王伟嘉却始终否认强奸,称小静自愿与他发生性关系,此后小静翻脸,他失手将小静杀害。
  在他的描述中,我乖巧懂事的女儿变得污秽不堪。
  以前我曾听女儿说过:他们相识在2016年的学校元旦晚会上。当时担任晚会主持人的小静出现失误,引起了王伟嘉的注意。王伟嘉在归案后的陈述中也说:"当时觉得小静好看,是我喜欢的类型……"晚会结束后,17岁的王伟嘉就向同学要了小静的微信,并加为好友。之后,两人隔三岔五的聊天,并在次月,王伟嘉向小静表达了爱意,但小静以学习为由拒绝。事后,小静也曾向我提过,但我当时只要她注意态度不要粗暴。
  两人的同学后来告诉我,小静虽然明面上拒绝了王伟嘉,但碍于情面,两人关系很好。我聽后懊悔不已,是我教育的错,女儿一定是听了我的要她温和待人的意见,将追求者"温和"处理,结果置自己于险境。
  王伟嘉在供词中提到:2016年5月19日下午4点左右,两人在操场相遇,小静跟他说想谈谈两人之间的事并约好下晚自习后去教学楼六楼。
  王伟嘉称自己是晚上8点35分左右到的教学楼六楼楼梯右手边的大办公室内等小静。小静是晚上8点50分出头到的。
  到了之后二人在办公室正门内一二米远的地方站着聊,小静一直对他说道歉的话,说了大约10分钟,后来他说自己相信了,小静就过来拉他的手直接就跟他说:"你想不想发生性关系?"王伟嘉表示同意。发生关系后,小静就跟王伟嘉说"你强奸我了",并要去告诉老师,在拉扯中,他失手将小静掐死。
  之后,王伟嘉称自己打车到了北京歌华开元酒店开房,并留下几封信分别给母亲、老师和小静的家人。凌晨四点左右,他把酒店的一个玻璃杯打碎,划破自己的左手手腕准备自杀。凌晨六点,他又给母亲发微信求救,母亲到达后,他将杀死小静的事情全部说出并报警自首。
  然而事发当天,女儿的朋友大华就从监控发现,19日晚22点左右,王伟嘉冷静地离开了校园,在逃离校园过程中,他将学校东墙上的监控摄像头向上扳转了90度……
  案发次日,王伟嘉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经检方批准,于2016年6月25日被依法逮捕。北京市昌平区警方开始认定,杀害小静后,王伟嘉将小静的苹果6s手机拿走,涉嫌故意杀人罪与盗窃罪。
  事情发生后,我将家里的水产生意关了,租在学校附近,专心调查女儿遇害的前因后果:搜集证据,找法医,找专家,找更有能力、更适合这个案子的律师。这期间我一直住在北京,但往全国各地跑。
  为女儿的尸体做了补充司法鉴定,最终确定了外伤系击打造成,进而帮助认定了强奸罪名的指控。
  在证人方面,我找了小静在学校的同学,加上检察院通过技术手段恢复的通讯记录,证明了两人并非男女朋友。
  2017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王伟嘉故意杀人和强奸两项罪名成立,犯罪时未满18周岁,主动投案,但据其所犯故意杀人罪的情节、后果及社会危害程度,不予从轻处罚。法院一审宣判决定对王伟嘉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庭审现场,凶手信誓旦旦声称没有对我的女儿实施暴力,并称她自愿发生性行为。宣判后,王伟嘉提出上诉。
  我崩溃了!案情显示小静臀部有大片血迹,这些血迹并不是简单处女膜破裂流出血迹,我认定女儿有遭受暴力可能。
  从那一刻开始,我开始了"调查之路",唯有这样我才能将以前对女儿教育的大意做些弥补。通过向女儿的同学、朋友打探,通过一次次地与物证专家、法医、律师以及检察官会面。
  2018年2月,案件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开庭前,我上书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要求严惩凶手。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至今,我仍不能接受女儿被害的现实。从这件事上,我也深深明白,我原来的教育是多么错误。这再也不是我们那个单纯的年代,即使是孩子,也会因为家庭教育不同,而有好坏之分。
  2018年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将目光聚集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上。同时,有关注小静案件的人大代表提出建议: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我想,随着校园安全管理的进一步提高,校园凌霸事件将会进一步减少。
  编辑/艾容
 
赵岚小静女儿学校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