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惊喜和灾难如影相随女老总十年屈辱为了谁
  2017年10月22日,河南省驻马店市发生一起蹊跷的杀人案:以捡破烂为生的中年男子刘进峰在一高档小区遇害,而凶手竟然是当地一家知名企业的老总何雨。女老总居然杀害捡破烂的,消息传出,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后经过警方调查,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这位风光无限的总经理,居然给捡破烂的刘进峰当了十年"小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喜是悲?一次失足怀孕了
  时光追溯到2006年3月18日,对于何雨来说,是个让她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日子。这一天,她和丈夫张建办理了离婚手续。
  出生于1979年的何雨是驻马店市泌阳县人,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驻马店市一家建筑公司当技术员。2002年国庆节期间,何雨和张建结婚。张建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家境优越。这对新人郎才女貌,得到了很多人的祝福。
  但是何雨很快就发现,公公婆婆不好打交道。他们原来都是单位的领导,比较强势,尤其是婆婆。何雨主动跟公婆搞好关系,她知道公婆的心思,想早点抱个孙子。
  然而,尽管何雨两口子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她仍然迟迟没有怀孕。眼看结婚两年了,何雨也着急了。她和丈夫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问题在她身上,她双侧输卵管堵塞,几乎没有生育能力。
  何雨一下子蒙了,她四处求医问药,但情况并没有好转。婆婆直言不讳她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丈夫刚开始还站在她这边,时间长了,对她的态度也开始转变。
  2006年3月18日,在婆婆的坚持下,何雨和张建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异后,她从婆家搬出来,住到了单位宿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无法从婚姻破裂的伤痛中走出来。
  4月初的一天晚上,何雨参加一个朋友的饭局,在饭局中,认识了刘进峰。刘进峰做茶叶生意,在驿城区有一个门面,事业发展得还不错。他已婚,膝下有一子。因为心里不痛快,何雨喝得有点多,刘进峰给她端茶倒水,殷勤地照顾她。聚会结束时,刘进峰开车送她,两个人稀里糊涂地开了房。第二天醒来,何雨十分后悔,此后再没有联系过他。
  6月中旬,就在何雨几乎要把这件事忘记了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的例假已经两个月没来了。她去医院检查,尿检结果显示阳性:她怀孕了!何雨不相信,再次检查,结果依然如此。出了医院门,何雨百感交集,忍不住失声痛哭。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做母亲的权力!
  回到家里,她想起这些年在前夫家受的委屈,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平静下来后,她又陷入纠结:她该怎样对待这个孩子?如果生下来会对自己的名声有影响,毕竟这是她和刘进峰一夜情后怀上的。可是,如果不生,自己可能错失这一辈子唯一一次当母亲的机会。何雨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她决定:生!
  何雨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因为她离婚的事情并没对外宣扬,因此同事对她怀孕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疑惑。而对于父母和亲友,她则称孩子是前夫张建的,她执意要生,家人也无可奈何。
  她小心翼翼地体会着做母亲的快乐。有一次,她患了重感冒,担心对胎儿有副作用,她一直扛着没有吃药。晚上难受睡不着,她就摸着自己的腹部,给孩子轻轻地唱歌。
  转眼到了预产期,在家人的陪伴下,何雨早早去了医院。2007年2月16日,何雨顺利生下一个3.2公斤的大胖丫头。她非常激动,给女儿取名何永乐,意思是希望她永远幸福快乐。
  有了乐乐的陪伴,何雨觉得人生圆满了。然而2007年4月,一个电话打破了她的宁静。
  电话是刘进峰打来的。分手后,刘进峰一直惦记着何雨,但何雨不愿意理会他。不久前,他听说何雨生了孩子,十分惊讶,于是打电话祝贺她当了妈妈,并再次提出了见面的请求。何雨拒绝了刘进峰,刘进峰半真半假地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听说你已经离婚了,你不见我,莫不是因为那孩子是我的?"何雨一下子慌了,立即答应了见面。据案发后刘进峰的好友张明讲述,刘进峰原本是诈她的,没想到何雨心虚了,这反而让刘进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第二天,何雨去了刘进峰订的饭店。见面后,刘进峰讨好地说:"我以为你真的狠心不见我了,没想到你居然生下了咱们的孩子,说来说去还是缘分。"
  何雨冷冷地说:"孩子跟你连半点关系都没有。"
  刘进峰也不生气,说:"你要是不承认,我们就去做亲子鉴定。"
  何雨又羞又恼,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刘进峰马上换了一副面孔,柔声说:"我不想干什么,就是想你。只要你答应还跟我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说。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就把孩子带走,你要是不同意,咱们就走法律渠道。我给你两天时间,你考虑清楚再回复我吧。"
  何雨浑身都在颤抖,她感觉整个世界要坍塌了。为母的纠结:女老总给"捡破烂的"当小三
  何雨怎么也没想到,刘进峰会以女儿要挟她。女儿是自己唯一的希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把女儿带走。思来想去,何雨决定为了女儿妥协,继续和刘进峰保持情人关系。
  刘进峰大喜过望,他在何雨的单位附近租了一间公寓,不时要求何雨去公寓跟他过夜。何雨反感他,总是以工作忙或者需要照看孩子为由,尽量少跟他见面。时间久了,刘进峰因为忙于生意,加上新鲜劲儿慢慢过了,对何雨的纠缠没那么紧了。
  2010年,乐乐三岁上幼儿园了。乐乐出生后不久,何雨就找关系为孩子办理了相关手续。外界只知道她是个离了婚的单亲妈妈。工作再忙,何雨也会每天给孩子梳好小辮,亲自送她去幼儿园。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她的内心充满了喜悦。除了养育乐乐,她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因为表现突出,2011年底,何雨从技术员提拔为办公室主任。2013年,何雨又通过竞聘当上了副总经理。
  与何雨相反,刘进峰却不太顺利。2010年,刘进峰从湖南往河南倒卖黑茶,不慎进了一批假货,供货商跑路,他赔进去五十多万。门面和房子抵了赔偿款不说,还欠下一大笔外债。妻子对他也失望之极,带着孩子去了南方打工。
  2013年春节过后,刘进峰胡子拉碴地来找何雨。何雨问:"你又来找我干吗?"他讪讪地说:"我想和几个老乡去西安发展,但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借我5000块钱?"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毛绒玩具递给乐乐,乐乐不明所以,高兴地接住了。想到他毕竟是乐乐的父亲,何雨心一软,答应了。她取了5000块钱给刘进峰,说:"以后不要跟我联系了。"刘进峰当时并没有说什么。
  刘进峰到西安后,先后跟人做水果批发和土特产生意,但是都亏了,最后只得通过朋友的关系到一家小批发公司看仓库。有一次,心情低落的他跟同事到酒吧喝酒,心情郁闷中,在同事的引诱下吸食了麻果。从此以后,他毒瘾越来越大,看仓库的工作也丢了,最后不得不靠跟着一帮老乡收废品卖维持生活。因为长期吸食毒品,他的性情大变。
  与刘进峰的人生一蹶不振相反,何雨的事业却迎来了春天。刘进峰离开河南后,她覺得大大松了一口气,工作上更加努力上进。2015年年底,何雨主抓的工程获得河南省"中州杯"大奖,她也更受领导器重,被任命为总经理。
  腊月二十六,单位放假后,何雨本来打算和女儿一起回娘家过年,突然接到刘进峰的电话:"我今年过年不回家了,你带女儿来西安吧,我想女儿了。"对于刘进峰的要求,何雨很生气,她以要带女儿回娘家为由拒绝了他。不料,刘进峰大发雷霆:"我看自己的女儿天经地义,你凭什么不来?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当了老总就不得了,哪天我把孩子带走,你一天也见不着!"何雨无奈,只好对女儿谎称说是带她去西安旅游,去了西安。
  到了西安,她好不容易找到刘进峰的住处。刘进峰租住在西安市西郊一个偏僻的巷子里,房间狭小,臭气熏天,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门口堆满了啤酒瓶、废纸箱。见了何雨,刘进峰大言不惭地对几个老乡说:"我这个‘情况,可是个老总……"众人哈哈大笑,何雨感到了极大的屈辱。事后,何雨才得知,那天他吸食了麻果。那天刘进峰还拉过乐乐,将手中吸食麻果的瓶子递给她,让她吸。何雨吓得面如土色,连忙拉开了女儿。她强忍着待了一会,就以身体不舒服为由离开,在附近宾馆开了间房。
  晚上十二点,刘进峰醉醺醺地来到宾馆,要跟何雨亲热。何雨觉得恶心,但是不敢不从,幸好此时乐乐已经睡着了。温存过后,刘进峰向何雨要了一万元钱。
  到了第二天,何雨要带孩子离开西安。刘进峰死活不放她走,何雨只好又待了几天。整个春节期间,她没有感受到任何节日的喜庆,甚至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好不容易熬到大年初五,何雨带着孩子回到驻马店。逼仄人生里举起屠刀,畸形关系两败俱伤
  2016年3月,刘进峰仅靠收废品卖无法维持生活,他向何雨提出,想回河南,让她在公司里给他安排一个职位。何雨一口回绝。
  见这招不灵,刘进峰就变着花样找何雨要钱,如果何雨不给,就以带走乐乐来要挟她。据案发后何雨向警方交代,2015年到2017年间,刘进峰先后从她那里要了24.8万元,以维持生活和吸食麻果。长期下去,何雨不堪重负。
  2017年5月,何雨在一次同行业的交流会上,认识了单身的工程师吴金续。吴金续对何雨一见钟情,何雨对他印象也不错,两个人陷入了热恋。刘进峰从老乡那里得知了这一消息,从西安赶了回来,找到吴金续大闹了一场。
  刘进峰这一闹,他和何雨的事情渐渐传开了,吴金续最终跟何雨分了手。领导听到一些闲言碎语后找何雨谈话,暗示她注意私生活。何雨有苦难言。这之后,面对异性的追求,何雨再也不敢接受了。
  在何雨的呵护下,小乐乐长大了,转眼上了小学四年级。十岁的她慢慢开始懂事,对母亲和刘进峰的关系感到疑惑,何雨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解释。在这种复杂的关系里,原本活泼的乐乐变得敏感自卑,性格越来越内向。女儿的变化让何雨心痛不已。她想过辞职,带着女儿远走高飞,但又放心不下家里的双亲。再说,自己奋斗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到了现在这个位置,走了也不甘心。
  2017年十一期间,刘进峰再次给何雨打电话,让她带乐乐去西安。两人的通话被何永乐听到了,她当晚离家出走。
  那天下着暴雨,大雨滂沱中,何雨撕心裂肺地满世界呼唤着女儿的名字,泪水混着雨水往下流。一直到凌晨一点多,她才在小区后面的花坛边找到了乐乐,母女俩抱头痛哭。
  那一刻,何雨发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为了女儿,她必须跟刘进峰做个了结。
  10月2日,刘进峰再次打电话催何雨去西安,何雨态度强硬:"我要加班,去不了。"刘进峰恼羞成怒:"少给我摆臭架子!你要是不听我的话,咱们仨就同归于尽!"何雨梗着脖子回了句:"随便!"
  挂了电话后,何雨心里很不踏实。她怕他真的走极端,于是借口单位近段时间工作忙,将乐乐送到父母家托老人照料。晚上,她整宿整宿地失眠,考虑如何应付刘进峰。回望这十多年的人生路,她痛悔不已。一步错步步错,青春被他套牢了十年,现在他还要毁了女儿……她越想越生气,恨不得杀了他!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再也抹不去了。因为这个念头,也为了防身,10月20日,何雨鬼使神差般到超市买了一把刀子藏在床头边。
  2017年10月22日晚上,刘进峰打电话告诉何雨,他已经回驻马店了,要跟她见面。晚上8点40分左右,刘进峰来到何雨家中。
  一进门,刘进峰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说:"家里这么漂亮,我今后也不走了。"何雨哀求他:"我这些年在你身上也没少花钱,你放过我和女儿吧!"刘进峰说:"没有我,你哪来的女儿?如今却想和我彻底一刀两断?太没良心了吧!我们这辈子是撇不清了!"说完跷着二郎腿,点了一根烟。
  据何雨案发后交代:抽完烟,刘进峰过来抱她,要跟她亲热。何雨怕他动手,假装同意,让刘进峰先去洗澡。刘进峰洗完澡出来,见何雨还没有脱衣服,便将她拽到床边。何雨反抗,刘进峰狠狠地扇了她几个耳光,一边打一边骂道:"现在看不上我了,当初干吗去了!"多年来的压抑和仇恨涌上心头,何雨失去了理智,摸出枕头边的刀,朝刘进峰的胸部捅去。刘进峰应声倒在床上,他挣扎着想起身夺刀,何雨又疯狂地朝他的头部砍去……
  一直到刘进峰不再动弹,何雨才住了手。此时,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担心女儿回来后看到这一幕,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把刘进峰的尸体拖到车的后备厢,开车扔到市郊的河里。
  三天后,在河边附近钓鱼的市民冯伟发现尸体后报警。2017年10月28日,经过近一周的纠结,何雨在安排好单位和女儿的事情后,向驻马店市公安局自首。经法医鉴定,刘进峰身中11刀,其中头部数刀直穿颅骨,导致重度颅脑损伤而死。
  血案发生后,何雨的亲友都表示难以置信。与何雨同在一个公司的闺蜜赵德霞感慨:"没想到平时干练、严谨的何雨竟然因为一步不慎,毁在了这个烂人手里,真是太不值得了!"
  2018年2月,此案移交到驻马店市检察院。何雨的家人为她聘请了专业律师,希望最大程度减轻她的罪责。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为化名。)
  [编后]女老总给"捡破烂的"当小三,最后还被迫杀了这个纠缠了她十年的男人,只能说在感情上,何雨的智商情商都不在线。她在第一步错了的时候,就没有及时止损,导致最后步步错。孩子虽然是她的软肋,但不该陷入这个死循环里拔不出来,最终为了孩子,也害了孩子,令人扼腕。
  编辑/王颖
 
唐山水女儿孩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