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外科男医生沦陷光阴里哪堪女同窗如此以身相许
  2017年夏,福州外科医生陈金辉在下班途中遭人绑架,绑匪向其家人索要200万元赎金。专案组很快便将绑匪抓获,解救了人质。但令人叹惋的是,陈金辉不仅被绑匪打断了手指骨,双眼也因被灌辣椒水而几近失明,职业生涯从此终止。更令人惊诧的是,绑架陈金辉的幕后主使,竟是他曾鼎力帮助过的女同学刘兰。陈金辉为人热心,又有恩于刘兰,刘兰为何还要指使他人绑架陈金辉?
  外科医生乐善好施,落魄同学得隴望蜀
  陈金辉,1975年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农村,父母都是农民,早年从福建医科大学毕业后,在福州市一家医院担任外科医生。1995年,陈金辉与在福州从事药品销售的同乡林英相恋后结婚。婚后,林英辞去医药代表的工作,经营起一家药店。陈金辉在医院上班,收入不错,林英的药店也经营得风生水起。虽说夫妻俩事业有成,但出身农村的陈金辉依然过着简单的生活,非常顾家,夫妻感情十分融洽。
  2015年2月一个周末,陈金辉去福州市内拜访一位好友。当他来到朋友家时,见一位长相清秀的中年女子在做卫生。陈金辉觉得对方很眼熟,很快便认出她是自己近20年未见的昔日初中同学刘兰。
  刘兰与陈金辉同镇,同班,两人的家庭条件都不好。刘兰的父亲残疾,比陈金辉家条件更差。刘兰长得清秀可人,但自卑的她少言寡语,形单影只。有着相似家庭境况的陈金辉更能体会刘兰的处境,他心生怜惜,平时做什么事都能照顾到刘兰的心情,刘兰也因此对他很有好感,两人的关系走得比较近。
  初中毕业后,成绩优异的陈金辉考上了县城重点高中,刘兰则因家贫辍学。此后每逢寒假,陈金辉都会与当年关系较好的初中同学相互走动,还会特意约上几位男女同学去看望刘兰。后来两人都结婚成家,陈金辉又忙于工作,渐渐断了联系。没想到20年后,两人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得知刘兰是朋友请的钟点工后,担心刘兰会尴尬,陈金辉并没有当着朋友的面与她相认。他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女同学怎么会沦落至此。从朋友家告辞出来,陈金辉情不自禁地坐在小车里,一直悄悄守在朋友家的楼下。一个多小时后,看见刘兰从朋友家出来,陈金辉打开车门说:"刘兰,我是陈金辉,上车吧,我送你。"
  听到陈金辉的招呼,刘兰吃了一惊。其实,在陈金辉朋友家里,刘兰也认出了他,但她没敢主动跟陈金辉打招呼。"你怎么会做钟点工呢?"刘兰上车后,陈金辉直言不讳。"没办法,命不好……"
  "20多年没联系,能够重新见到你,我很高兴。有什么困难你就告诉我,我会尽量帮你。"陈金辉真诚地说。见陈金辉并不像是在炫耀,刘兰终于将自己的经历如实相告:她辍学照顾家庭几年后,与一名本地男子相处不到3个月就结婚了,次年有了孩子。婚后,丈夫对她管得很严,不让她出来打工。后因丈夫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直至3年前去世,欠下巨额医药费,刘兰不得不出来做了钟点工。
  听了刘兰的讲述,陈金辉心里很不是滋味。"做钟点工太辛苦,我想办法帮你换个工作吧。"
  那次见面之后,陈金辉真心实意想帮刘兰找个好工作。起初,他本想把刘兰安排进自己的药店帮忙,但怕妻子多心,更顾及两人原本是同学,若变成雇佣关系,日久难免产生矛盾,影响同学情谊。陈金辉思量再三,决定帮刘兰另找工作。2015年3月初,陈金辉将刘兰安排到福州市区一个生产医疗器械的朋友公司里上班。刘兰做梦也没想到,陈金辉真的言出必行,对他感激不已。
  刘兰上班之初,陈金辉担心刘兰不习惯,每逢周末或轮休,他总会抽时间过去看看。有时碰到刘兰下班,他还会请刘兰吃顿饭。陈金辉的帮助,让刘兰的心里泛起爱的涟漪。自从丈夫去世后,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关心她的男人,对陈金辉心生依赖。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遇到难题,她总是第一个给陈金辉打电话。而对于命运多舛的昔日同学刘兰的求助,陈金辉总是会尽其所能,热心帮忙。一次出轨遗祸无穷,纵想抽身已太难
  转眼到了2016年6月初的一天,刘兰因为下腹疼痛,跑到附近的社区医院去看病,社区医生建议她去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听医生说得比较严重,想到丈夫当初就是突发重病身亡的,刘兰顿时很紧张,忙打电话给陈金辉。陈金辉在电话里问了一下症状,怀疑刘兰是子宫或阑尾炎症,让她赶紧来自己的医院做彩超和CT检查。经过检查,确认刘兰是子宫炎症,子宫内还有两个肌瘤,需要住院手术。住院手术期间,陈金辉经常抽空去病房探望刘兰,还凭着自己在医院的关系,给予刘兰颇多照顾。手术当天,陈金辉特意来到刘兰的病房做了一番交代,直到把刘兰送进手术室。
  这次生病,让刘兰体会到被关爱的幸福,更加感受到陈金辉对自己的重要,心中的那份爱变得更加强烈。她开始处心积虑地想跟陈金辉发生点什么。
  2016年11月上旬的一个周末,刘兰特意约陈金辉吃饭,说是要感谢上次生病住院对她的照顾。陈金辉推辞再三,可刘兰却伤感地说,他瞧不起她这个朋友,他帮了她那么多,她就是想请他吃个饭,表达谢意,若陈金辉不答应,以后有什么事她就不敢再找他,更不敢跟他交往了。见老同学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陈金辉只好接受了邀请。那天,两人在一家餐馆的包间吃饭。刘兰不停地劝陈金辉喝酒,说两人20年没见,没想到陈金辉还像以前那样真心待她,让她非常感动。那天晚上,刘兰也喝了不少。一顿饭吃到晚上9点多,两人都有了醉意。刘兰对陈金辉说:"我喝醉了,这个样子回去,被我弟媳看见也不好,你能不能送我去酒店开个房,等我酒醒了再回家?"
  刘兰曾跟陈金辉说过,为了省房租,她一直与同在福州打工的弟弟一家租住一起,弟弟刘永明考虑到她为姐夫治病,还欠了一身债,一直没让她出房租。听刘兰这么说,陈金辉没多想,便带着她去酒店开了一间客房。当他把刘兰送到房间后,正要离开时,刘兰却拉着他说:"其实我很早就喜欢你了。你对我这么好,就让我报答你一次吧,不然我心里不安。"说着,刘兰便抱住陈金辉,丰满的身体紧紧贴住了他。刘兰虽40出头,但她原本长相就不错,随着工作轻松下来,稍加打扮和保养,她依然保持着迷人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深有醉意的陈金辉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犯了一般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事后,陈金辉很后悔,觉得对不起妻子。结婚20年了,夫妻感情一直融洽。他实在不愿意因为这种事影响夫妻感情,影响家庭。对刘兰,他确实只是出于一个男人对一个漂亮而又不幸的女同学的怜惜,一开始就没打算跟她有什么。没想到一次放纵,事情成了这样,让真挚的同学情谊变味了。他有些担心:刘兰是个单身女人,平时就流露出对他的依赖,万一她因为这事对自己动了真情怎么办?陈金辉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个麻烦事,必须早日解决。
  打定主意后,陈金辉对刘兰冷淡起来。刘兰数次打电话约他见面,他都推说忙,周末也不再去看她了。他希望刘兰能明白他的心思,把双方的关系回归到普通同学的位置上。然而,自从受到陈金辉的帮助后,刘兰就依恋上了他。尤其是与陈金辉有过身体接触后,她更认为两人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突破,甚至开始憧憬着与陈金辉重组家庭。
  令刘兰意外的是,陈金辉竟对她渐渐疏远了,接她的电话时語气也很冷漠。刘兰主动示爱,他依然不冷不热,这让刘兰非常失落。
  2017年3月中旬的一天,刘兰又主动打电话给陈金辉,说自己有重要的事找他,一定要跟他见面。陈金辉想把有些话当面说清楚,便如约前往。见面后,刘兰便向陈金辉倾诉相思之苦,说自己这辈子终于找到了最爱的人,希望陈金辉离婚后娶她。
  没想到陈金辉不但没有回应她的热情,反而连连摆手,说上次的事是自己不对,要刘兰原谅他,他不希望此事影响夫妻感情,并提出以后不再私下见面,两人只保持同学关系。
  刘兰大失所望地回家了。她内心不想放弃陈金辉,便想退而求其次,做他的情人算了。她觉得陈金辉是个很重情义的男人,就是做他的情人,他也不会亏待她。于是,两天后,刘兰又约陈金辉见面,诅咒发誓说不会影响他的婚姻,只跟他做地下情人。面对刘兰要做情人的要求,陈金辉仍然拒绝了。
  刘兰大失所望,还有一种自尊心受伤害的屈辱感。对于陈金辉的拒绝,她不肯善罢甘休。
  此后,刘兰几乎每天都给陈金辉打电话、发短信,几次跑到陈金辉的医院门口等他,想让他重回她身边。她越是这样步步紧逼,陈金辉越是觉得她难缠,拒绝得便更加坚决,这让刘兰恼羞成怒!步步紧逼绑架上演,警醒多少"男人都会犯的错"
  2017年5月的一天,刘兰发短信给陈金辉:"你得到我了就想把我一脚踢开,原来你对我好是早有目的的。我不能就这样让你把我甩了。你不是怕你老婆知道吗?我偏要去告诉你老婆,让你们离婚!"
  刘兰的短信让陈金辉大吃一惊!他担心刘兰真的会跑去找林英,觉得不如自己先向妻子坦白,求得她的原谅。于是,陈金辉把自己和刘兰的事如实告诉了林英。他追悔莫及地说:"我起初只想帮她一把,觉得她一个单身女人不易,又是同学关系,没想到犯下了这样的错误,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
  林英原谅了丈夫,并让他保证以后不再跟刘兰来往。妻子深明大义,陈金辉歉疚不已,连声答应。
  7月一个周末的晚上,见陈金辉对自己越来越冷落,甚至电话都不接,刘兰几经打听后,闯到了陈金辉家中。她气势汹汹地对林英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我跟你老公陈金辉是什么关系?"
  林英不冷不热地说:"你不就是刘兰吗?你们以前的事,我老公跟我说了。我已经原谅他了,你来我家里闹也没用。我奉劝你不要再缠着我老公了,你这样缠下去,只会是自取其辱。"
  刘兰原以为自己来陈金辉家里一闹,他的妻子肯定会生气,两口子一定会闹矛盾,甚至闹离婚,没想到却碰了个"软钉子"。看着林英轻蔑的眼神,她更感到尊严扫地,当即大吵大闹起来。陈金辉担心她这样闹下去影响不好,便对妻子说,自己的事自己解决,然后带着刘兰来到市区一家酒店开了一间客房,想跟她商量一下解决的办法。
  刘兰一定要陈金辉回到自己身边,可陈金辉只答应补偿她一点钱。刘兰大怒,冲上去跟陈金辉厮打起来,并将他的肩膀咬伤。陈金辉抽身离开了。
  去陈金辉家里闹了一次没达到预期效果,陈金辉又不见她,完全沉浸在自尊心受辱的愤怒中的刘兰有些癫狂了,竟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把陈金辉绑架出来,然后想办法威逼他与自己和好。
  可自己一个女人怎么绑?刘兰立刻想到了请弟弟刘永明帮忙。2017年8月底的一天,刘兰把自己与陈金辉的事对刘永明和盘托出,让他帮她找几个人把陈金辉绑出来讨个说法。只是在说到起因时,则谎称当初是陈金辉贪图她的美色,苦苦追求她,并许诺要离婚娶她,还特意将她灌醉后带到酒店占有了她。她说陈金辉太无情了,占了便宜便甩了她。
  刘兰从小就对这个比自己小8岁的弟弟很照顾,连弟弟结婚都是她张罗的。当初由于家庭条件不好,家里经济来源一直靠刘兰打工的收入,刘兰曾谈过一个男朋友,但她坚持要等弟弟先结婚才会考虑,男朋友最终与她分手,所以刘永明对姐姐非常感激。如今得知姐姐被人欺负,刘永明气愤不已,他答应姐姐,自己肯定要为姐姐出头。
  几天后,刘永明便找到李勇和黄学鹏两个同在福州打工的发小,把自己姐姐被人欺负的事告诉他们,并答应出5000元请他们帮忙。李勇、黄学鹏把刘兰也当姐姐一样看待,当即答应帮忙。
  几个人谋划一番后,刘兰便带着他们前往陈金辉的家里和他上班的医院踩点。接下来的几天,李勇和黄学鹏等四人便开始跟踪陈金辉,伺机下手。他们跟踪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路上车多人多,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最后决定改在陈金辉的地下停车场下手。
  9月6日下午,李勇和黄学鹏开着租来的白色轿车来到陈金辉工作的医院门口驻守。直到下午6时许,终于看到陈金辉从医院停车场开车出来。李勇等人一路尾随,跟着陈金辉进了他家的地下停车场。待陈金辉把车停好出来,刘永明等人围上去对他说:"陈医生,我大姐要找你谈谈。"
  "哪个大姐?"陈金辉不禁有点紧张。当刘永明说出刘兰时,陈金辉没有意识到情况危险,并没有反抗,上了刘永明的车。上车后,刘永明还悄悄打电话给刘兰,确认没有绑错人后,他们便驾车向乌山公园方向驶去。
  当一行人来到乌山公园大门口时,刘兰早已在此等候。接着,刘兰便提着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塑料袋上了他们的车,然后载着陈金辉回到连江老家的一座废旧的老屋,用绳子将陈金辉的手脚都绑起来,又用陈金辉的手机给林英发短信,称正在加班动手术,晚上在单位值班不回家。接着,刘兰威逼陈金辉与她和好。遭到陈金辉拒绝后,几个人对陈金辉实施殴打,还往他的双眼里灌辣椒水。眼见陈金辉不就犯,刘兰非常生气,第二天上午,她用陈金辉的手机给林英发勒索短信,索要赎金200万元。
  担心被人诈骗,接到短信后的林英赶紧打电话到丈夫的科室,确认丈夫昨晚下班后就离开了医院,早上也没来上班。丈夫不在医院,又接到勒索短信,林英立刻打"110"报警。接到报案后,福州警方非常重视,通过高科技手段,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并于当天下午侦破了此案,抓获了刘兰及刘永明等四名嫌犯,将陈金辉解救。此时,受了一夜折磨的陈金辉全身多处受伤,左手拇指被打至骨头断裂,双眼视网膜严重受损。这对他这名手术医生的职业生涯,造成了致命的影响。
  2017年10月,四名嫌犯已被批捕。如今,该案正处于起诉阶段,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为化名,相关单位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这一案件的发生,足以警示后人。陈金辉施善于人,本值得称道,可最终只因为走错了一小步,却几乎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令人扼腕叹息。而对于刘兰来说,她原本拥有陈金辉善意的帮助和情谊,使生活变得更好,却执着于一段错误的感情,并不惜用犯罪手段强行"挽回",不仅断送了自己的人生,还拉进来无辜的弟弟和同乡犯罪,让人为之惋惜!
  编辑/涂筠
 
佳音永明同学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