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迷失在青春里的小心机盯死妈妈情敌的儿子
  朱晓君和陈凯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好友。突然有一天,朱晓君的父亲和陈凯的母亲发生了婚外情,双双离婚组建新的家庭。朱晓君和陈凯的友情也戛然而止,在父母的情感纠葛中,他们从无话不谈的好友变成了仇人。朱晓君更是在母亲的逼迫下,不惜一切代价要超越陈凯。可事实能如愿吗?这对为父母情感买单的孩子,他们的青春又该何去何从?
  父母有了婚外情,青梅竹马的好友决裂了
  朱晓君1998年10月出生于山东省济宁市,父亲朱明在济宁一家设计公司担任财务总监。朱晓君有个青梅竹马的好友叫陈凯,两人不仅是同学还是邻居。陈凯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建筑材料店,因为儿女同学的关系,成了朱明公司的固定供应商。
  生意上靠着朱明,陈凯的母亲徐艳感激不尽,借着住得近的缘故,经常帮朱明的妻子赵芳打理家务。2013年9月,陈凯和朱晓君双双考入济宁市一所重点中学读高一。就在这一年,徐艳因为婆媳关系和丈夫陈建勇的矛盾难以调和,离了婚。离婚后,前夫陈建勇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徐艳要一个人撑起在济宁的业务,更是得处处仰仗朱明,也就对赵芳更加百般讨好。见徐艳可怜,赵芳经常对丈夫说:"你多关照她,一个女人做生意不容易。"
  2014年初的一天,朱明和徐艳一起去济南参加一个业内高峰论坛。因为应酬,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结果,朱明在送徐艳回房时,没能经受住诱惑,与徐艳发生了关系。事后,出于愧疚,朱明对徐艳越发关照,引起了徐艳的一些竞争对手的嫉恨。于是,一些有关两人有不正当关系的谣言很快传播开来。
  久而久之,赵芳也开始怀疑起丈夫和徐艳的关系来。她不但逼着朱明解除和徐艳的合作关系,还经常翻看他的手机。2014年4月,徐艳病了半个多月,朱明就在微信上问候了她几句,被赵芳看到后,直接闹到了公司,说朱明利用职务便利包养情人。
  妻子不停地到单位胡闹,让朱明丢尽颜面。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赵芳还把自己的猜忌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女儿和朱明的父母,把孩子和老人搬出来,给丈夫施压。一时间,流言蜚语四起,一向好面子的朱明成了过街老鼠。朱明心灰意冷,固执的他不惜净身出户,坚决提出了离婚。在赵芳的挑唆下,朱晓君也仇恨起父亲,她被判给了赵芳抚养。离婚后,徐艳开始正大光明的关心起朱明。没多久,两人真的结了婚。
  父母间的情感变故,让陈凯和朱晓君这对好朋友,再也无法像之前一样和平相处了。他们从此成了路人,见了面连个招呼也不打了。
  2014年6月,学校重新进行了分班。两个孩子都选择了理科,朱晓君的成绩排在年级200名左右,分在了理科平行班,陈凯则考进了年级前100名,成功进入了尖子班。这个结果,让赵芳出离愤怒。她在婚姻上输给了另一个女人,怎能允许女儿再在成绩上输给那个女人的儿子!于是,她给女儿下了死命令:"下次考试你必须超过陈凯!否则,你就不配做我的女儿。"在仇恨中PK,父母的颜面要孩子买单
  两个月的暑假,赵芳给女儿每门课都请了培优老师,她每晚陪女儿做作业到深夜12点,一心想靠女儿翻盘。在她的严防死守下,高二上学期期中考试,朱晓君居然考进了年级前100名,陈凯考了120多名。赵芳很高兴,又加大了女儿的培优力度。
  然而,令趙芳想不到的是,那一次的超越,是朱晓君唯一一次真正在成绩上赢过陈凯。2015年2月,陈凯获得了全国数学联赛省级一等奖,而同样参加了竞赛的朱晓君则连决赛资格都没取得。这深深刺激到了赵芳,她竟一个星期没跟女儿说一句话。就在朱晓君以为妈妈已彻底放弃了自己时,赵芳竟向单位请了长期病假,全心全意做起了陪读妈妈。殊不知,赵芳越是如此,朱晓君越是压力重重,不堪重负。
  2015年6月,高二全市期末调考,陈凯考出了全市150名的好成绩,朱晓君则排名在全市1000多名。这巨大的差距,让赵芳很愤怒,她恶狠狠地对女儿说:"高考时我要是看不到你超过陈凯,我就死在你面前!"母亲的狠话让朱晓君彻底绝望了。
  那年暑假,朱晓君没睡过一个懒觉,在培优和刷题中升入了高三。一轮复习下来,朱晓君越发明白:自己想超越陈凯,简直是天方夜谭。她很难想象等高考结束,妈妈看到最后的结果,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拯救自己,拯救妈妈,否则高考就是她和妈妈的生死劫……
  就在朱晓君苦思冥想却无计可施时,朱晓君无意中发现了同学李珂的秘密:她竟然和陈凯早恋了。原来,李珂和陈凯是初中同学,进入高中后,虽不在一个班,却经常一起上学放学,想不到竟偷偷早恋了。李珂很小父母就离异了,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自从知道了陈凯和李珂的秘密后,朱晓君仿佛找到一丝拯救自己的希望。她突然想明白了:妈妈并没有要求自己一定要考上名校,只要求自己超过陈凯。如果可以把陈凯的成绩拉下来,自己不就达到妈妈的要求了吗?于是,朱晓君开始故意接近李珂。也许是同病相怜,朱晓君很快就赢得了李珂的信任。朱晓君故意对李珂说:"跟我玩,你不怕男朋友不高兴?"李珂早就知道朱晓君和陈凯的关系,却满不在乎地说:"我和你做好朋友谁也管不着,否则,他就不配和我在一起。"有了这个前提,李珂经常和朱晓君分享她和陈凯之间的秘密。2016年年后开学不久,李珂突然心事重重地跟朱晓君说:"我怀孕了,你说该怎么办?"朱晓君一下蒙了,连忙对李珂说:"这事可了不得,你跟陈凯商量过没?要不要对你爸妈说?"李珂一脸纠结:"这种事我怎么敢跟爸妈说?还是先跟陈凯商量吧。"没过几天,李珂就一脸愤怒地对朱晓君说:"当初我真是瞎了眼睛才看上陈凯,他就是个孬种。他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让他好过。"
  如果说一开始接近李珂,朱晓君带着很强的目的性,但长时间相处下来,她还真的把李珂当做好友了。她劝李珂不要冲动行事。然而,看到李珂报复陈凯的决心已定,朱晓君不禁打起了自己的算盘:如果自己现在怂恿李珂拿孩子逼迫陈凯给个说法,陈凯必定焦头烂额,成绩也一定会大受影响。
  在经过几天的谋划和挣扎后,朱晓君以培优为名,从爸爸那里要来了5000元钱。她把钱递给李珂:"我能支持你的,只有这么多了。"李珂感动万分,为交了个这么有义气的闺蜜而欣慰。
  那段时间,朱晓君还常常给李珂出主意:"孩子不一定真要生下来,但一定要逼出一个态度来。我问过了,显怀要到四个月左右,你现在才一个多月,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用来和他谈判。"为了让陈凯不好过,她让李珂时不时把自己的肚皮照发给陈凯,又让她时不时发些具有威胁意味的短信给陈凯。在李珂的攻势下,陈凯惶惶不可终日,成绩果真一落千丈。
  在2016年4月的一次全市统考中,陈凯的成绩已下降到了年级500名以外,朱晓君则考了200多名。得知女儿的成绩,赵芳非常高兴,一再跟女儿说:"好孩子,妈妈没想到你真有打败陈凯的一天。"见自己的"计谋"起了效果,朱晓君早已顾不上去多想事件的后果,她经常安慰自己:我不过就是利用了一下李珂。
  面对儿子的成绩急剧下滑,徐艳也在千方百计地找原因。其实,徐艳和朱明再婚后,生活得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幸福。朱明一直对妻女有愧疚,个性原本就沉默的他经常郁郁寡欢。朱明是净身出户,他要定期给女儿抚养费,不断满足女儿额外要钱的要求,经济上十分拮据。为了避嫌,公司的业务朱明也不能再给徐艳了。因此,为了支撑这个家,为了给儿子最好的教育,徐艳没日没夜地忙生意,十分辛苦。可以说,徐艳全部的希望都在儿子身上。可就在高考前,儿子的成绩居然下滑得一塌糊涂,这让她心力交瘁。
  妈妈的焦虑,让陈凯更加着急。他只能苦苦哀求李珂去把孩子打掉。但李珂就是不同意,甚至扬言:"我就是要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让你好看。"
  但随着高考一天天临近,朱晓君害怕起来:如果李珂改变了主意,真想把孩子生下来,那她以后该怎么办?这件事会不会把自己牵扯进去?她经常做噩梦,梦见李珂生孩子出了意外……在这样的情绪下,朱晓君成绩也滑落了下来。不仅如此,就连老师都看出了李珂的异样。可无论老师怎么问,李珂都不说实话,老师只好联系了李珂的父母。青春之误青春之殇,冰释前嫌泯恩仇
  2016年6月1日,离高考还不到一周了。陈凯又收到了李珂的短信:"老师已经通知了我的父母,我妈妈明天就从北京回来,我看什么也瞒不住了……"陈凯彻底蒙了。当天晚上,他给妈妈留下一封信后,就离家出走了。信中,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清楚楚。
  第二天,徐艳找不到儿子,却看到儿子留下的信。她立即和朱明一起发动亲戚朋友寻找陈凯。几经周折,终于打聽到陈凯去了青岛。徐艳随即赶往青岛,大街小巷地寻找儿子,可儿子仿若石沉大海,再也没有消息。徐艳在当地报了警,可由于陈凯没有使用身份证和银行卡的任何信息,警方一时也束手无策。
  陈凯没有参加高考的消息,震惊了所有人。李珂怀孕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李珂的父母找到了徐艳,要求他们承担责任。李珂的父母对着徐艳又吼又骂,非让她交出陈凯。徐艳百般道歉,表示愿意承担所有医药费,还愿意给李珂一定的补偿。为了让李珂尽快做流产手术,徐艳和李珂的父母一起给她做工作。李珂毕竟是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女孩,她所有的任性,所谓的报复,其实都是因为缺少爱。面对父母迟到的愧疚和温情,她的防线很快坍塌了,同意了做手术。为表歉意,徐艳尽心尽力地照顾起李珂。不想,在这个过程中,李珂竟然说出了朱晓君在其中起的作用。
  徐艳震怒了,冲到赵芳的家里,找到朱晓君,质问她是不是掺和了李珂的事?朱晓君吓得不知所措,只能流着泪点头。徐艳见此情景,肺都气炸了,狠狠扇了她两个耳光,流着泪冲着赵芳母女大吼:"如果找不到陈凯,我绝不会饶了你们。"听完徐艳的讲述,赵芳也惊呆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女儿小小年纪,竟被自己逼得不惜动用心机和阴谋去毁掉陈凯。一想到陈凯生死未卜和徐艳那仇恨的目光,赵芳第一次后悔了。
  2016年6月底,高考成绩出来。当天晚上,陈凯给妈妈打来了电话。一接通儿子的电话,徐艳就哭着喊了起来:"儿子,你快回来。李珂把孩子打掉了,妈妈不会怪你。你这个傻瓜,这都是朱晓君那娘俩用的诡计,是她们害的你……"陈凯听完妈妈的讲述,在电话中放声大哭。
  第二天,陈凯就回到了济宁,母子俩抱头痛哭。徐艳以为儿子休整一段时间就会振作起来,不想,事情的发展远非她所料。陈凯到青岛后,怕被父母找到,只能住那种不需要身份认证的小旅馆。由于身上的钱不多,他平时不敢出门,常常一天只吃一顿饭。那种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几乎让他崩溃。如今,他把这一切都记在了朱晓君的身上。
  6月28日晚上9点多,当朱晓君和同学聚会完,拐进自己家小区的一个巷子里时,陈凯突然现身,用一把水果刀将她捅伤在地,随后他迅速逃脱了。路过的人拨打了110,朱晓君被送往医院。济宁市公安局任城区分局在一天后将藏匿在亲戚家的陈凯抓获。
  两个孩子一个受伤,一个被抓,两对父母痛不欲生。朱明流着泪对赵芳忏悔:"都是我造的孽,我愿意替孩子们承受一切。"徐艳眼见儿子要坐牢,哭得肝肠寸断。她跪在赵芳面前,请求原谅,痛述是因为自己的不检点,肆意出轨,才导致了这场悲剧的产生,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她一定不再做一名掠夺者。为了表示诚意,她亲自去医院陪护朱晓君,愿意倾其所有对赵芳母女进行赔偿,只要能减免对儿子的惩罚。
  赵芳望着病床上的女儿,追悔莫及。只要女儿能够好起来,她愿意放下一切仇恨。半个月后,在征得朱晓君的同意后,赵芳对陈凯出具了谅解书。由于陈凯未成年,加上他和被害人的特殊关系,尤其是被害人的谅解态度,警方最终做出了免予刑事处罚的决定。
  朱晓君康复后,放弃了读二本的机会,选择了复读。陈凯也在济南一所学校选择了复读。
  2017年7月,又一年的高考成绩出来,朱晓君和陈凯双双被北京两所名校录取。2018年元旦,朱晓君收到了陈凯的一条短信:"一起吃个饭,好吗?"朱晓君回了一句:"行,AA吧!"陈凯笑了,他相信这是他们跨过那场青春祸事的又一个开始。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编后]离婚后,有些父母把自己的报复心理转嫁到孩子身上,从而导致孩子的心理失衡,误入歧途。其实,离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能正确引导孩子,让他们过早地失去单纯,拥有心机。在此小编提醒各位读者朋友,单亲家庭的小孩更需要我们的关爱。
  编辑/吕晓娜
 
艳苓陈凯女儿妈妈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