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异姓兄弟打响财产争夺战恨在这里情也在这里上
    
  北京小伙何利劍的父母早年离异,10岁时,母亲带着他与吴成江再婚。2012年何利剑大学毕业后,赴美国留学。次年,继父的儿子吴斌也准备赴海外留学。这个普通家庭无力供两个留学生,吴斌被迫在国内读研。为补偿吴斌,何利剑与母亲口头承诺,将属于他们的半套房产赠给吴斌。
  2015年,何利剑留学回京。因就业竞争惨烈,他职场受挫,月薪仅5000多元。残酷的现实面前,何利剑出尔反尔,收回赠房承诺。吴成江父子会答应吗?这个组合之家将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留学引纷争,半套房产弥合心灵罅隙
  2012年4月23日,何利剑通过了托福考试。双休日回到家,他与妈妈陈文芝商量:"我的托福成绩很优秀,大学毕业后想去美国留学。"陈文芝沉默片刻,回答儿子:"你有上进心妈妈很高兴,但留学这么大的事,我要跟你吴叔叔商量一下。"
  当晚,陈文芝向丈夫吴成江说出了儿子的想法。吴成江面露难色:"留学一年要好几十万,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恐怕没这个能力。"陈文芝脸色黯淡下来:"利剑留学也是想将来多挣钱,给这个家做贡献。这些年,我们母子从没向你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为不伤妻子和继子的心,吴成江答应了。次日,陈文芝将结果告知儿子,何利剑惊喜激动……
  何利剑1990年出生于北京,8岁时父母离异,父亲很快再婚。2000年5月,陈文芝带着儿子与吴成江组建家庭。吴成江也是北京人,早年妻子病逝。他也有个儿子,名叫吴斌,小何利剑1岁。吴成江待人宽厚,陈文芝温婉贤淑,这对再婚夫妻感情融洽。何利剑与吴斌天天一个锅里吃饭,一道上下学,小哥俩也手足情深。
  吴成江见过身边很多再婚夫妻,因种种矛盾不是家庭解体,就是婚姻名存实亡。而自己再婚生活始终温馨、平静,他格外珍惜。因此,明知送继子留学会背负巨大的经济包袱,但他还是答应了……
  2012年6月,何利剑大学毕业了,吴成江与陈文芝紧锣密鼓为他办理留学手续。这年9月,何利剑如愿进入位于美国纽约的艾德菲大学,攻读金融专业的研究生。
  时年47岁的吴成江是北京中建集团的工程师,小丈夫1岁的陈文芝在商业集团担任会计。夫妇俩都是工薪阶层,好不容易才积攒了72万元存款。而何利剑每年的学费、生活费、往返机票等费用,加起来不下35万元。吴成江夫妇只能勉强支撑何利剑两年的留学费用。为保证孩子顺利毕业,他们不再订牛奶,一个星期只买一次肉。同事请吃饭,夫妇俩担心回请从不参与。为节省每天12元的午餐费,吴成江与陈文芝带饭去单位吃。
  2013年6月13日,吴成江吃了变质的饭菜导致腹泻,他舍不得拿药,直到身体近乎虚脱,才被陈文芝送往医院……吴斌将父亲和继母的艰难,在网上点点滴滴告诉哥哥。何利剑眼圈红了:"全家为我付出太多了,将来我一定加倍补偿你们。"
  不久,从北京联合大学毕业的吴斌也向父亲提出去国外留学。吴成江焦虑地对儿子说:"咱这样的家庭,哪供得起两个留学生?你就在国内读研吧。"吴斌怼父亲:"同样是儿子,他可以留学,我为什么不能?"吴成江哑口无言。
  没过多久,陈文芝就觉察出丈夫的微妙变化,一往美国打钱,他就一连几天不说话。吴斌也话里话外影射哥哥花钱多……陈文芝知道,如果不给予吴成江父子补偿,说不定一家人的幸福就此终结。一番思忖,陈文芝有了主意。
  原来,陈文芝一家住的三居室,是她与吴成江共同出资购置的。他们早就约定:两人百年后,由何利剑与吴斌各继承一半房屋产权。为补偿继子,陈文芝决定将属于儿子的那半套房产赠与吴斌。
  7月3日,何利剑从美国回京度暑假,陈文芝如实讲述了吴成江父子因他留学而起的矛盾。何利剑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陈文芝告诉儿子:"这件事不解决好,会引发不可收拾的矛盾,我想将名下那半套房产让给吴斌。"何利剑能体谅妈妈的难处:"我留学花了家里那么多钱,同意您的决定。我学的是热门专业,将来回国肯定能挣高薪,到时候买套房子不是什么难事。"母子俩意见统一后,陈文芝将决定告知吴成江父子。父子俩客套几句后,接受了。为给继父和弟弟吃定心丸,何利剑提出签一份协议。吴成江打断道:"你们有这份心,我和小斌感激还来不及,都是一家人,签协议多生疏?"就这样,留学引发的家庭矛盾,被半套房产掩盖下来。吴斌大学毕业后,考上了母校的研究生。吴成江与陈文芝继续省吃俭用,供两个孩子读研。
  2015年4月,就在何利剑即将学成归国时,陈文芝突发心梗离世。痛失妈妈,何利剑悲痛欲绝。吴成江父子也沉浸在痛楚忧伤中。陈文芝是这个再婚之家的纽带,如今这根纽带断了,何利剑与吴成江父子之间的关系就疏了淡了。送别妈妈,何利剑蓦然觉得自己对这个家没有太多的眷恋了。
  6月中旬,何利剑学成回国。原以为找工作有优势,谁知当年国内有700多万高校毕业生涌入职场,加上25万留学归国人员,就业竞争呈白热化。
  求职初始,何利剑将目标月薪定为2万元,连连碰壁后,他降为1.5万元。随着屡战屡败,他最终将目标月薪调整为8000元。然而,8000元的工作也不好找。在家待业3个多月后,吴成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2015年10月,何利剑无奈进入北京一家投资公司就职,月薪仅5000多元。担心继父和弟弟看不起自己,何利剑谎称月薪8000元。
  11月16日,何利剑给继父交800元生活费,不小心将工资条从钱包里带了出来。吴成江瞟了一眼,不屑地说:"还海归呢,你每月工资才这么点儿啊。"何利剑羞愧地低下头。
  吴成江一声长叹:"唉,留学花了100多万,以你这种收入,一辈子也挣不回留学的钱啊!"一旁的吴斌讥讽道:"早知今日留啥学?我看海归还不如国内的研究生。"不知不觉间,何利剑与吴成江父子的心理距离进一步拉大了……
  对簿公堂形同陌路,继父哀求卖房为哪般?
  上班兩个月后,何利剑逐渐了解到,同事大多是本科生,有的甚至只有专科文凭。因工资结构是底薪加提成,很多专科生同事收入比自己还高,这让何利剑失落自卑。
  与此同时,吴成江父子又让何利剑烦恼丛生。2016年3月,继父借口物价上涨,要求他每月多缴200元生活费。何利剑不高兴地说:"吴叔,我每天只在家吃晚饭,800元差不多了吧?"吴成江冷脸相向:"现在米、面、油什么没涨价?去超市转一圈,200块钱买不了啥东西。再说水电、煤气、物业等等,都需要钱呀。上个月,我光交这些钱就好几千。"继父将账算得如此清楚,明显是将自己当外人,何利剑心凉了。此后,虽然他每月缴1000元生活费,但与吴成江的感情日渐淡漠。
  6月中旬,吴斌研究生毕业了,进入北京某建筑集团上班。7月13日,三个男人围在一起吃晚饭时,吴斌向何利剑提要求:"哥,我跟大学女友都谈了3年了,准备明年结婚。女方父母一再问我有没有房子,并要求看房产证,这两天你陪我去房产局办理过户吧。"
  何利剑的心不由猛然一抖。当初他和妈妈的确答应过赠房,但时过境迁,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象的模样了……何利剑含含糊糊地敷衍:"我这几天很忙,过段时间再说吧。"
  上班路上,何利剑一颗心如海潮汹涌:房产过户后,这套房子就彻底与自己无关了。吴斌要结婚生子,50出头的吴成江也很可能再婚。到那时,他们父子会有新的家庭,新的社会关系,自己就彻头彻尾成了外人。要是房子过户了,即便他们将来不把自己赶出来,自己也没颜面再与他们挤在一起。
  刚到公司,同事曹军的遭遇,又在何利剑的坏心情上添了重重一笔。原来,曹军与女友恋爱4年,因买不起婚房,女方父母坚决阻挠他们结婚。3个月前,准岳母给曹军下了最后通牒:3个月内再不买房,女儿就另找人结婚。30岁的曹军愁得头发都白了,厚着脸皮向同事、亲友借钱凑首付。等他费尽艰辛筹集到60万元时,首付款却涨到了80万。女友决绝与曹军分了手。7月11日,她与一个有房的小伙领证闪婚。曹军承受不住失恋打击,患上了抑郁症,在家试图跳楼自杀……
  曹军的美好人生倒在一套房子前,想到自己也没有房子,何利剑心中涌满悲凉。随着房价攀升,北京五环外的商品房涨到了每平方米3万元。以自己这种收入,永远也买不起房子,这意味着自己一辈子没有结婚成家的资本。残酷现实让何利剑变得冷酷无情:自己不仅不能陪吴斌去房产局过户,还要收回属于妈妈的半套房产!
  此后,何利剑不再在家吃晚饭,每天挨到深夜才回家,天不亮就出门。他天真地以为,只要天天跟他们拖,拖到他们没了脾气,也许他们就自动放弃了。然而,何利剑低估了吴成江父子对半套房产的渴望。7月23日,吴成江终于失去耐心,于深夜11点,将继子堵在卧室。他逼问道:"你以为天天躲,我们就会放弃房产吗?明天把过户给办了!"何利剑不再绕圈子:"当时房价才2万一平方米,现在都涨到3.5万了。要过户可以,你们必须补偿我150万元差价。"吴成江情绪失控:"你先还我120万留学费用,才有资格跟我谈差价!""妄想,留学费用也有我妈的一半!"脸皮撕破后,继子继父的关系彻底恶化……
  第二天深夜何利剑回家,发现自己的被褥和物品,被凌乱地堆在楼道里。他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准备开门与吴成江父子理论,哪知门锁也被换了。何利剑用力砸门,嘴里骂着:"吴成江父子是小人,没人性!"很快吴斌出来了,挥拳就打,两人厮打在一起。吴成江出来劝架,见儿子被何利剑压在身下,便用脚踢继子。何利剑高呼"救命",小区保安闻讯冲上楼,才将他们分开。
  何利剑租了一辆车,载着行李住进姥姥家。见外孙鼻青脸肿,姥姥姥爷忙询问缘由。何利剑如实还原了冲突的前前后后。姥爷很气愤:"好歹还是一家人,他们怎么能把你赶出来?房子可以过户,但房价涨这么多了,他们得补偿你差价。"姥姥姥爷的同情,给了何利剑有力的心理支撑。2016年8月16日,何利剑向昌平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索要房屋的居住权和所有权。接到传票,吴成江和儿子恨得咬牙切齿。9月13日,法院审理此案,双方对簿公堂。曾经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被房产争夺大战,抹杀了心头最后一丝亲情。
  法庭上,吴成江向何利剑索要留学费用。法院审理认为,何利剑的留学费用是吴成江与陈文芝在婚姻存续期间产生的支出;吴斌读研也产生了一定费用,也是陈文芝与吴成江共同承担的。因此,法院不支持吴成江讨要留学费用。至于赠送半套房产,只是陈文芝母子与吴成江父子的口头协议,没有直接证据,况且陈文芝已去世,法律不予支持。法院最终判决,吴成江父子停止侵占何利剑的半套房产。
  走出法院,吴成江父子狠狠瞪着何利剑,那眼神仿佛蘸了毒汁的利箭,何利剑不寒而栗。9月20日,何利剑与吴成江父子商量卖房一事。吴家父子也知道,继续与何利剑住在一起,心里也不会痛快;但为了刁难他,伺机欺负他,坚决不同意卖房。
  两天后,何利剑重新住回家。因彼此仇恨,双方用恶毒的语言伤害对方。一次,何利剑煮面条不小心打碎了吴成江的酱油瓶,吴斌与他发生肢体冲突。事后,吴成江逼何利剑赔他们20块钱。此后,摩擦冲突三天两头在何利剑与吴成江父子间上演。在何利剑眼里,吴成江父子成了恐怖的魔鬼。
  何利剑害怕回家,害怕面对吴家父子。每次走进小区,看见自家窗户,他就悲哀地想:要是吴成江父子永远不肯卖房,自己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与他们僵持下去吗?就在何利剑纠结烦恼时,事情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转机。10月17日,何利剑下班刚回家,吴成江意外推门进来了,主动与他商量卖房的事,并求他卖得越快越好。时隔不到一个月,吴成江的态度为何来了个180度大转弯?难道他卖房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8年5月下半月版第14期。
  编辑/涂筠
 
秋萌利剑继父父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