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馈赠与托孤萍水相逢的温暖何去何从下
  [前情提要]2018年4月月末版(第12期)本刊为读者讲述了:吉林女孩杨佳丽因为一则广告,意外走进癌症老人高鑫的家里,与他成为异姓父女。高鑫通过公证,将房产和存款都留给杨佳丽,并托她代为寻找自己失联的儿子高希雷,如果找到,再将房子还给他。
  那么,面对已经到手的房子,杨佳丽会怎么做?她还会寻找高希雷吗?带着你的遗憾,艰难守护你未了的心愿
  高鑫去世前就将如何办后事交代给了一个老同学何锐。杨佳丽坚持要帮何锐一起处理,几天没有休息。高鑫下葬后,杨佳丽在收拾房间时发现房间里有一个纸箱,里面都是高希雷的获奖证书和一份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杨佳丽吃惊地向何锐打听高希雷的事情。何锐叹道:"高鑫一直在找儿子,他直到临终才把雷雷托付给你,肯定是怕你高考分心……你为高鑫送终,也算是尽到了‘义女的责任,不枉高鑫疼你一场……"然后向杨佳丽说起了高希雷的事情——
  高鑫和妻子余敏都是大学生,是从农村走出的第一代中产阶级。1989年儿子高希雷出生,高鑫对儿子寄予厚望,要求非常严格。为了给儿子好的生活,儿子13岁那年,高鑫不远万里,赴日本松下集团做技术工人。高希雷很争气,高中毕业考上了华中科技大学。可入学后不久,高希雷因为初恋女友薛谨向他提出分手心生郁闷,整天打游戏来排解失恋之痛,结果因为挂科太多,大一结束后,被学校劝退。
  高鑫非常生气,没收了儿子的一切通信工具,又费尽心力联系了儿子的复读。2009年9月,在高鑫一天一个视频电话的监督下,高希雷考上浙江大学。入学后,高希雷又与薛谨联系,他以为自己考上了更好的大学,女友定会回心转意,可薛谨告诉他自己已有新恋情。高希雷再次一蹶不振。他大学主修建筑设计,但注意力涣散,让他无法胜任学习。2010年4月,高希雷被诊断为中度抑郁,被迫休学。那段时间,日本各大公司都面临裁员,高鑫压力巨大,也实在看不惯儿子"脆弱"。2010年9月,高鑫回国,不顾儿子说的"想死""想离家出走",把他从医院逼到学校,并让妻子辞职去杭州陪读。但父亲的举动让高希雷很反感,重读大一也让他很抵触。12月,他和父亲联系,想摆脱妈妈的"监视",高鑫不由分说拒绝。结果当天下午,辅导员找余敏谈话:高希雷已经办理了退学。
  据高希雷的室友讲,那天,他回宿舍拿了一些书和衣物,然后上街拦车,余敏急急地追在后面。在学校附近的十字路口,为了拉住高希雷,余敏在红灯亮起之后跑进车流,发生了车祸,因为失血过多,在送往浙医附院中途就没有了生命体征。
  高鑫伤心回国,却没有看到高希雷。2011年,高鑫辞职回国找儿子,在吉林市和杭州市的公安局都备案报过失踪,却没有丝毫线索。高鑫无法面对人去楼空的家,2011年11月,他又前往日本,在一家电子公司做工程师,直到查出肺癌。查出病情后,高鑫更加用心地寻找高希雷,找他的同学,上他的QQ,各种办法用尽,可音讯全无,直到离世。
  高鑫爸爸是带着怎样彻骨的遗憾离去的呀!再想到高鑫这一年多来给她和弟弟的关爱,让她找回对人该有的信任和平和,杨佳丽的头脑清晰起来:找高希雷,不仅仅是要完成高鑫的托付,也是她自己的道德承诺和本心,她没有放弃的理由。可是,高鑫找儿子找了5年都杳无音讯,她能找得到吗?
  杨佳丽详细翻看了高希雷的所有资料,决定从让他发生变化的前女友薛谨身上寻找突破。
  这年11月4日,杨佳丽几经周折,终于加上了高希雷前女友的微信号。此时的薛谨已经结婚,并在吉林市定居,当杨佳丽说明意图时,薛谨有些抗拒,但听说这段"异姓父女"相互扶持的缘分,她也被深深感动,这才说出,三年前在她生日时,她收到过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给她发的短信,那是一个杭州的号码,她感觉可能是高希雷。晚上,她将好不容易从过去旧手机里找到的一个号码交给了杨佳丽。
  杨佳丽如获至宝,立即拨打了出去,对方关机,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关机就代表还在用。可是之后的十几个小时,对方电话依然没有开机。杨佳丽跑到杭州,向警方求助。可警方认为高希雷的情况不具备立案调查的条件。杨佳丽编辑了一条说明高鑫的情况和自己在杭州的短信给那个号码发了过去。可等了三天,也没得到回复。
  2015年12月,杨佳丽收到寻人群里的一条私聊信息,对方称在公安系统和铁路、民航系统均有人脉资源,可帮寻人。这一条信息让杨佳丽眼前一亮。她想起她有一个高中同学在火车站售票处。如果高希雷买火车票的话就会留下电话号码和行程痕迹呀!
  她立即联系了高中同学。不久高中同学告诉她,高希雷两天前购买了回吉林的火车票,联系号码是那个一直关机的号码。杨佳丽努力回忆照顾高鑫期间的所有细节,她记得她陪高鑫去吉林江南陵园看望他逝去的妻子,她的忌日就是12月5日。杨佳丽不住自责,这么重要的细节怎么被忽略了呢!
  12月5日,杨佳丽早早地赶到江南陵园,在寒風中等待一个多小时后,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出现了,杨佳丽跟着他到了高鑫夫妇的墓前,对他说道:"你爸爸去世了!"那人回过头,正是高希雷。只是,他异常镇定,对于杨佳丽的出现并不惊讶!"他早该去陪我妈去了!"杨佳丽只看到高希雷已泪流满面,喃喃自语:"妈,终于有人陪你了!"归还房产,三只雏鹰沿着你指的方向前行
  杨佳丽寸步不离地陪着高希雷,并把他带回家,讲出这两年来,他们仨人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得知高鑫资助他们姐弟上学,还将房子赠与杨佳丽时,高希雷从怀疑到笃定,认定杨佳丽的存在就是为了他爸的遗产。
  "真不是这样。"杨佳丽解释。可高希雷反唇相讥道:"如果你真不在乎房子,就把它还给我,我卖掉它,去南方定居,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原来,从小到大,在高希雷看来,他与父亲的交流也只限于"下达指令"和"完成任务"。高鑫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高希雷抑郁加重,焦躁、自卑,成绩每况愈下,恶性循环,他认为这都是因为爸爸毁了他的情绪。他恨父亲,返回浙大那段日子,高希雷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离开父亲,但是没想到,竟连累了母亲。
  那天,母亲出车祸后,高希雷一路哭着随救护车一起陪母亲到医院,却眼睁睁地看着妈妈死在他眼前。那一刻,对母亲的忏悔和对自己的憎恨把高希雷击垮了,他没法面对这个事实,更不想再与父亲有丝毫牵连。第三天上午,看到父亲回国赶到医院,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离家出走之后,高希雷做过家教、绘图员,但他的心理状态时好时坏,也无法面对复杂的人际关系。2013年底,他索性到工地上当起了小工,用身体的疲惫让大脑释放。杨佳丽给他的短信,他都收到了,但根本不想再面对过去的一切……
  杨佳丽愣住了,她没想到找回来的高希雷如此冷血,也如此放弃自己。杨佳丽本就对高鑫的去世感觉心痛,高希雷对她的误解,她更是百口莫辩,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杨佳丽带着早餐打开了高鑫的家门,找出高鑫生前收藏的纸箱子和日记,交给高希雷。"你根本不理解你爸爸,你不知道你爸爸有多爱你,好好看看吧!"纸箱子里每一份荣誉证书都被胶封过,崭新如初,右下角都贴着一个标签,那是父亲的字,刚劲有力。高希雷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怔住了:当初的任性一走,其实,他是带走了父亲的全部期待。"你再自暴自弃下去,难道想让爸爸永不瞑目吗?"见他有些动容,杨佳丽说出了自己思考一夜的结果:高希雷因为抑郁症,让父亲遗憾而终,他必须治好抑郁症,给他自己的人生一个新的起点。杨佳丽严肃地说道:"我要守护高爸爸对你的希望,你先治病,再好好找个工作,找到像样的工作,房产我自会还你;否则,你就不配拥有这所房子……"
  在杨佳丽的软硬兼施之下,高希雷不甘心父亲的房产旁落他人,答应先治病。两人还将高希雷治好病、找到稳定工作后,高鑫房产就归还给他的协议进行了公证。就这样,高希雷开始治疗抑郁症。杨佳丽特意从学校里搬回高家,照顾高希雷的饮食起居。
  因为高希雷排斥去医院,杨佳丽就将心理医生请到家里对高希雷进行病情诊断,经过诊断确认,他是多年的抑郁症没有得到有效治疗,比较顽固,需要药物治疗配合必要的心理疏导治疗。
  了解到舒适的生活环境能让抑郁症患者缓解不良情绪,杨佳丽趁课余时间,购置了暖色调的壁纸将家里客厅和高希雷的卧室墙面进行了简单改装,又将家里所有的灯罩换成了淡绿色的。每逢吃饭的时候,她也会在家里放一些轻音乐,让高希雷放松心境。她给自己制定了详细的时间表,每天除了上课、做家教,就是跑去给高希雷做饭、做家务,然后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宿舍休息。因为她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还被舍友赠了"拼命神龙"的外号。见杨佳丽对自己如此用心,已经解开心结的高希雷意外也有些感动,开始积极配合治疗,同时在网上开始做设计工作赚钱。2017年4月,经医生同意,高希雷的抑郁症可以停药了,只需自我调整和定期复查即可。高希雷逐渐康复让杨佳丽非常欣喜,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路。因为弟弟杨佳鸿考大学在即,杨佳丽自己也想在弟弟读大学后,放飞自己的梦想,出国看看的梦想又在她心里激荡,便报考了新加坡理工大学的本科留学。杨佳丽开始夜以继日地勤奋学习。仿佛是为了激励她,高希雷出其不意地与她相约:他也要报考二级建造师资格证,二人谁没达标,谁就丧失拥有房子的资格。
  春去秋来,努力开出欣喜的花朵。三個年轻人的喜讯纷纷传来:当过小工的高希雷竟在2017年8月考上二级建造师证书。当年9月,杨佳鸿被浙江大学录取;11月,杨佳丽也接到了新加坡理工大学的OFFER。
  2017年12月,杨佳丽将高鑫的房子更名过户给了高希雷,把高鑫交给她管理的20多万存款也都存在高希雷名下,希望他好好开始新的人生。高希雷说什么也不同意要,还担心杨佳丽和杨佳鸿姐弟的生活。不想,杨佳鸿告诉这位异姓哥哥:"能认识高鑫这样一位父亲,已是上天对我和姐姐的厚爱,带着这份爱,我们的人生已经足够温暖,其他物质的东西都不值一提。"杨佳丽笑了:弟弟的话说出了她的心声。
  编辑/谈琳
 
芳华佳丽儿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