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肇事逃逸孽情刹车那个雨夜良知在怒吼
  与情人约会之夜,情人驾车撞死人后仓皇逃逸。面对凄惨无助的受害者,魏秀娟寝食难安:是自曝婚外情举报情人,还是接受情人20万元的"封口费"继续替其隐瞒?最终,良心战胜了胆怯,魏秀娟举报了情人。一石激起千层浪,魏秀娟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妻子出轨,魏秀娟的丈夫又该如何决断?他能原谅妻子吗?寂寞惹禍,约会之夜情人肇事逃逸
  时年36岁的魏秀娟,是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人。2005年6月,她从河南省财经学院毕业后,应聘到郑州商业银行下辖的投资公司做业务员。经同事介绍,她与在郑州市医疗器材厂上班的姬松章结婚,次年儿子乐乐出生。姬松章的父母都是退休教师,考虑到儿子和媳妇工作忙,就主动把乐乐接到自己身边照顾。没有孩子的牵绊,魏秀娟和姬松章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2015年8月,姬松章被厂里派往吉林省长春市任销售总监。对于丈夫的升职,魏秀娟是既高兴又失落。想到夫妻即将分居两地,她的心里就泛起阵阵苦涩。姬松章安慰妻子,分别只是暂时的,他会努力早日调回来。
  一个月后,魏秀娟含泪送走了姬松章。丈夫走后,她的心仿佛被抽空了,回到家里面对空落落的屋子,寂寞更加如影随形。为了逃避寂寞,她会经常去婆婆家和儿子待在一块儿。可没多久她就发现,由于多年没管儿子的生活起居,她这个亲妈早已插不上手了。魏秀娟无奈,只得每天用加班来麻痹自己。
  一天晚上8点左右,办公室里的人早都下班了,只有魏秀娟还在办公桌前核对销售业绩报表。她的顶头上司张世元从办公室出来,恰巧看到这一幕。"小魏,怎么还不下班啊?"魏秀娟无奈地说:"回去也是一个人,不如在办公室多干点活。""正好我也是一个人,不如一起吃顿便饭?"魏秀娟再三谢绝,可张世元硬拉着她去了一家火锅店。
  张世元点的菜都是她爱吃的,用餐的时候还殷勤地为其服务。吃完饭,张世元开车将魏秀娟送到楼下,直到魏秀娟家里的灯点亮后,他才开着车离去。从窗帘后看着张世元缓缓离开的身影,魏秀娟平静的心莫名地悸动了起来。此后,张世元以各种理由,经常和魏秀娟一起加班。2016年8月的一天晚上,张世元将魏秀娟带到一间很有情调的西餐厅。正当魏秀娟纳闷之时,服务员端上来了一个心形的生日蛋糕。魏秀娟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那一刻,魏秀娟感动得热泪盈眶。
  那天晚上,张世元向魏秀娟敞开了自己心里的秘密:张世元比魏秀娟大6岁,妻子肖薇是郑州市卫生学校的一名教师,因肖薇患有生理疾病,夫妻关系一直很紧张。张世元多次向肖薇提出离婚,可肖薇就是不肯答应。为此,张世元过得异常苦闷。其实,他早就偷偷爱上了魏秀娟,可顾及她的家庭,一直不敢向其表白。直到他看到魏秀娟总是孤零零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才情不自禁地关心起她来。面对张世元的深情告白,魏秀娟的心早已碎成一片片,最终和张世元发生了关系,成了情人。事后魏秀娟也曾后悔不已,但寂寞的滋味太难受,张世元的激情如饮鸩止渴,让她欲罢不能。为了避人耳目,他们很小心,即使约会都是一前一后地走。然而,始料不及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他们的婚外情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2017年5月14日深夜,和往常一样,魏秀娟同张世元在市郊一家宾馆幽会后,张世元驾驶他那辆奥迪A4轿车往回开。此时,大雨倾盆,路灯昏暗,路况极差。由于两人多缠绵了会儿,张世元回家的时间比以往要晚一些,因此他把车开得飞快。魏秀娟坐在旁边一个劲儿地劝他慢点开,注意安全。张世元却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搂着魏秀娟道:"我的技术你还不放心吗?"突然,道路前方出现一个黑影,张世元来不及刹车,就听"砰"的一声响,有物体重重摔落在地的声音。
  晃过神来的张世元赶紧踩下刹车,透过车窗,他们看到一个人倒在地上。魏秀娟面色煞白得大声叫道:"天哪!咱们撞人了,快下去看看!"张世元目光阴沉,使劲拽着要下车的魏秀娟,颤抖着嘴唇说:"别下去!我走的是机动车道,是他突然蹿出来的,不是我的错。"说完,他猛一踩油门儿,车子箭一样地向前冲了出去。直到停到魏秀娟楼下,张世元才擦了擦满头的汗说:"你放心,那个路段没有电子监控,天那么晚又下雨,没有人会看到的。你回去好好睡一觉,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魏秀娟愣愣地看着张世元,那一刻,她突然感觉自己仿佛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这个男人。良心煎熬,举报情人自曝婚外情
  那一夜,魏秀娟害怕得彻夜难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她胆战心惊地去上班。如坐针毡的一天过后,却没有任何事发生。魏秀娟悄悄给张世元发了信息,问他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张世元让她安心,说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可内心的煎熬并没有让魏秀娟就此罢手。她四处打听,知道那晚张世元真的撞死了人。死者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名叫李辉,从农村来城里打工的,老婆在饭店做保洁,女儿读高中。据说因找不到肇事者和监控拍摄记录,那对母女就每天手举"寻找目击证人"的牌子站在李辉被撞死的马路边,希望寻求知情人的帮助,为李辉讨回一个公道。
  听到这一切,魏秀娟原本就忐忑不安的心更加乱成一锅粥了。两天后,她独自来到那个让她心惊肉跳的地方。此刻,天空正下着小雨,她见到了那对仍举着牌子寻找目击证人的母女俩站在路边,衣服湿了,头发贴在脸上……魏秀娟双眼模糊了,可她没有勇气告诉那对母女,她知道谁是肇事者。
  魏秀娟将自己所知道、所看到的一五一十告诉了张世元。"要不我们悄悄给点钱吧,她们太可怜了!"张世元安慰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留下蛛丝马迹,我们想抽身都难。"张世元的话令魏秀娟冷静了下来,她终于看清了张世元的真面目。而那对母女在雨中的身影,如烙印般刻在了魏秀娟的脑海里。
  那段时间,强烈的负罪感让魏秀娟魂不守舍,工作上屡屡出错,生活上寝食难安。几天后,她装作一个路过的人,递给了那对母女2000元钱。(她怕一下给得太多,引起那对母女的怀疑。)可回到家里,想到那对母女凄惨的样子,她哭得撕心裂肺。
  又是一个周末,她回婆婆家陪儿子。儿子见妈妈心不在焉,就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魏秀娟告诉兒子,自己做错了一件事,不知道该怎么办。儿子搂着她说:"老师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妈妈只要你能改正错误就是好妈妈。"儿子的话深深刺进了魏秀娟的心里。
  一个星期后,当张世元再次约会魏秀娟时,魏秀娟拒绝了。她郑重地对张世元说:"我们分手吧。你赶紧去自首!"张世元不可置信地看着魏秀娟:"如果我去自首,我们的事就会天下皆知,你想过后果吗?你想过你老公吗?""可我过不了良心这一关,想到死者的妻女,我就觉得自己是凶手。"魏秀娟哭得声嘶力竭。张世元放低姿态,乞求道:"你让我再想想,总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2017年6月10日晚上,张世元约魏秀娟见面,拿出一条项链给她,"秀娟,我对你的心从未变过。"看着黄灿灿的项链,魏秀娟如鲠在喉。张世元接着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魏秀娟,"这张卡里有20万,是我所有的私房钱。这钱你可以自己留着,也可以给那对母女,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说完,留下卡离开了。
  魏秀娟想过各种办法,如何把钱给那对母女,可最终都被她一一否定了。因为她是妻子,也有孩子,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她除了需要补偿外,更多的是想知道真相。那段时间,魏秀娟陷入痛苦的煎熬中。特别是当姬松章惊喜地告诉她,自己不久就会被调回来的时候,她更加不安。自从与张世元有了婚外情后,她过得提心吊胆,即使跟姬松章视频通话,她都不能像往常一样坦然,总是借口没说几句就结束通话。有时候姬松章跟她聊天涉及出轨等问题,魏秀娟就特别敏感,总觉得丈夫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其实,她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每天被心底的秘密压得透不过气来。思索再三后,魏秀娟做出了惊人的决定,她决定说出真相,让自己不再受良心的煎熬。
  2017年9月,魏秀娟约张世元见面,将存有20万的卡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张世元。"我决定去自首,这钱你还是留着给死者家属作为补偿吧。"张世元见魏秀娟如此坚定,口不择言道:"你真是疯了!也许,你从未爱过我,亏我那么爱你。"魏秀娟流着眼泪道:"虽然都不是故意的,但事情已经发生,我们不应该逃避,不然我们一辈子都活在良心的谴责里,这种滋味比死还难受……"
  2017年9月20日,魏秀娟独自来到事发地所在的新密市交警大队,向警方供述了肇事当天的情景。警方于当天拘传了张世元。经过调查取证,张世元肇事逃逸属实,一周后被正式刑拘。隐私曝光,获求原谅重拾真爱
  张世元被刑拘的消息传开后,一夜之间,魏秀娟与张世元的婚外情在公司也被沸沸扬扬地传开了。"这个女人真够狠,出轨不说还把情人给告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平时装得像个良家妇女,原来背地里竟这么开放。""这两人也真够龌龊,撞死人了都能跑。"……各种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如一把把利箭射向魏秀娟。
  2017年9月28日上午,魏秀娟刚到公司上班,一个女人就冲进她的办公室,大声叫嚣:"谁是魏秀娟,给我滚出来!"她来不及多想,立刻站起来道:"我就是魏秀娟,请问你是谁?"话还没说完,那个女人就如一头愤怒的狮子扑到她面前,揪着她的头发道:"我叫肖薇,张世元的老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老公不说,还把他送进了监狱。今天我就要让你好看!"说完抡起巴掌狠狠扇向了魏秀娟。魏秀娟毫无防备,嘴角立刻流出鲜血……
  直到公司领导出面解围,魏秀娟才挣脱出来,捂着被打肿的脸跑回家里,扑到床上痛哭流涕。冷静下来后,她觉得自己再无颜面面对同事,准备休养几天后就向公司提出辞职。没想到,就在她在家养伤期间,姬松章突然回来了。
  原来,在姬松章的不懈努力下,公司总部终于同意让他调回郑州。只是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回到家里见到的是妻子比鬼还恐怖的一张脸。姬松章当即气愤地问魏秀娟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别人欺负了。魏秀娟知道再也无法隐瞒,就竹筒倒豆子般将所有的事情向姬松章坦白了。残酷的现实将姬松章击垮了,他觉得自己的心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那天晚上,姬松章在沿河大堤上坐了一夜。与妻子从相识相爱到结婚生孩子,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在他脑海里涌现。为了让妻子儿子过上好日子,他拼死拼活地赚钱,可换来的却是妻子出轨!想到这里,他用拳头狠狠地砸在石板上,砸得手背鲜血淋淋都丝毫不觉得痛。
  第二天,姬松章回了自己父母家。当父母见儿子这么狼狈不堪时,都吓坏了,忙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姬松章觉得说出来丢人,又怕两老伤心,只好骗他们说为点小事跟魏秀娟吵架了。姬松章父母松了口气,指责儿子不懂事,让他赶紧回家给魏秀娟道歉。
  三天后,姬松章向魏秀娟提出了离婚,并将一份拟好的离婚协议书交给魏秀娟。协议提出,儿子乐乐由姬松章抚养,魏秀娟净身出户。魏秀娟知道,姬松章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一旦做出决定是很难更改的。加上过错在自己身上,魏秀娟没有任何争辩,颤抖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但他们约定,暂时将这一切不告诉两边老人和孩子。自签协议之日起,姬松章和魏秀娟虽同住一个屋檐下,但已经正式分居。
  2018年1月8日,河南省新密市法院对张世元交通肇事逃逸一案做出判决,鉴于魏秀娟能够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故不追究刑事责任,罚款2000元。张世元在肇事后故意逃逸,已构成肇事逃逸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承担全部责任。(经调查取证,死者违反交通规则跑到了机动车道,且当场死亡。)
  魏秀娟虽然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但在法庭上看到那对哭得死去活来的母女时,她的良心还是受到了深深的谴责。那对母女也认出了她,她们恶狠狠地对她说:"做了亏心事还来装好人,真是不要脸!"
  魏秀娟无力辩驳,逃也似的回到了家里。家里又冰冷冷的只剩自己一人,签了离婚协议后姬松章经常借口工作忙不回来。她知道,姬松章根本不愿见自己。想到因自己一时鬼迷心窍,让一个大活人惨遭意外,让一对母女孤苦无依,魏秀娟的心就自责不已。再想到好好的家被自己弄得支离破碎,好好的工作被自己也给整没了,魏秀娟恨死自己了。
  当天晚上,魏秀娟服下大量的安眠药。幸运的是,那天晚上姬松章回到了家里。他知道那天是法院判决之日,经过几番斗争,还是决定回家看看。不想竟看到了桌上的安眠藥盒子,顿感不妙。在大喊了魏秀娟几声,不见回应后,他立刻将魏秀娟送到了郑州市中心医院。经过抢救,魏秀娟终于转危为安。
  那一夜,姬松章害怕极了,一直守护在魏秀娟床边。看着魏秀娟苍白的脸,姬松章想了很多。他记得当初自己接到任命要升职时,兴奋不已。魏秀娟好几次流着泪对自己说:"不走不行吗?升职就那么重要吗?我不求跟你大富大贵,只想一家人天天在一起。"他以为妻子只是闹情绪,过几天就会好的,还安慰妻子:"你要支持我。我这么做,也是想让你跟儿子过得好。俗话说夫荣妻贵,你不要小孩子气了。"
  他刚去长春那段时间,魏秀娟每天都会给自己打好几个电话。那时,他正忙着开拓市场,根本没有细想,有时说不了几句话就匆忙挂了电话。有时候,还训斥妻子,不要总是打电话,自己忙得很。可到后来,魏秀娟的电话渐渐少了的时候,他也没意识到问题,以为妻子也很忙。回想起种种,他发现竟是自己忽视了妻子的感受。
  那几天,姬松章一直在医院里细心地照顾魏秀娟。每当夜深人静,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与魏秀娟多年来携手走过的一幕幕。记得刚结婚时,他因腿受伤,躺在床上一个多月没有下地,是魏秀娟鞍前马后地照顾他。当时家里穷,没有车,为了节省钱,往返医院换药,她硬背着自己去医院,从不叫一声苦……
  姬松章想得越多,魏秀娟的好就涌现得越多。他甚至不得不承认,签了离婚协议后,自己一直拖着没去民政局办正式手续,是因为他发现自己还是放不下她。他很想魏秀娟能乞求自己原谅,可她宁愿死也不愿说句软话。看着被痛苦折磨得不成人形的魏秀娟,姬松章也突然明白了,比起生命来,尊严、面子又算什么呢?自己一个大男人,能屈能伸,为什么就不能原谅一个女人呢?再说,人孰无过,知错能改不就行了。
  一个星期后,魏秀娟出院回到了家里。她哽咽着对姬松章说:"谢谢你救了我,还照顾我这么久。"不等她说完,姬松章就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道:"让过去的都过去吧。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有错。让我们重新开始吧!"说完,他拿起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
  魏秀娟靠在姬松章怀里,泣不成声。她知道,经历过磨难的婚姻会更稳固,她将一辈子珍惜。
  编辑/吕晓娜
 
金金母女情人妻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