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田园牧歌式的教育居华老外家中炮制名校高材生二月
  2018年,美籍伊朗人法拉在网上蹿红,为什么这个定居中国的外国农民吸引了那么多关注的目光?原因在于法拉别出心裁的家庭教育。他和妻子尼科尔把课堂搬到家里,一边让孩子自学,一边从事农场劳动。就是这种田园牧歌式的教育方式,竟然使几个孩子都跨进了英美名校的大门。
  1998年,法拉第一次来到大理,当他漫步在蝴蝶泉边,吹着洱海的微风,仰望苍山的蓝天白云时,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和舒适。于是他做出决定:举家搬迁,带着父母和妻子孩子一起住过来。尼科尔一向支持丈夫的决定,两人变卖家产,几经辗转来到大理,在弥渡买了块地,一砖一瓦地开始建房,安下了自己的小窝。
  法拉所住的村落,地广人稀,空气十分清新。尼科尔把家布置得充满田园气息,院子里搭上了葡萄架,挂上了秋千索。屋后的菜园里种着果蔬,绿意盎然。住了两年后,法拉母亲久治不愈的咳嗽竟慢慢消失。本来微词颇多的父母,现在也改变了态度,对儿子跷起大拇指:"你的选择是对的。"远离大城市的喧嚣,使法拉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由于有多年经商的积蓄,加上大理的消费水平不高,全家的生活开销不用发愁。
  来中国时,法拉和尼科尔已有五个孩子,大女儿露西和二女儿伊芙均已到入学年龄。露西扬着小脸问父母:"我和妹妹去哪上学?"女儿的问题让法拉夫妇十分焦灼。法拉访遍大理各个角落,却沮丧地发现,当地并没有国际学校。尼科尔提出让孩子们去当地的学校试试,可是没有中文基础的女儿入学后很不习惯,总是哭丧着小脸跑回家说:"我听不懂。"法拉翻开课本,四四方方的中国字看得他头昏眼花。女儿如果和当地的孩子们接受一样的教育,那自己根本没办法辅导孩子们的学习。于是法拉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不上学,自己在家教孩子。听丈夫说让孩子们在家学习,尼科尔瞪大双眼:"你让我做农民可以,当老师,我真是没有足够信心。"为此法拉特意回了一趟美國。经过仔细对比,他看中了一家有百年历史和良好口碑的远程教育学校,学校有从小学到高中的自编教材,各门学科有详细分类,学生可以按学校的教学进度,自己在家学习教材。
  法拉眼前一亮,他对露西和伊芙说:"从明天起你们俩不用去学校上学了,在家上课。"两个正为上学发愁的姐妹开心地跳起来。法拉严肃地说:"但你们得保证在家认真自学,严格按照学校设置的教学计划执行,做得到吗?"露西拍着胸脯说:"绝对做得到。"伊芙也在一旁连连点头。
  私塾课堂启动了,法拉下载了全部的中小学课程,并把配套的教材做了分类,科学、数学等理科类由爸爸法拉负责,语言、文学、历史这些文科类由妈妈尼科尔负责。他们和孩子一起,一页页翻动书本,一个概念一个知识点的陪着孩子们学习。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就整理下来,法拉在晚上连同当天的作业,一起发邮件反馈给美国的老师。
  每学会一个新知识,孩子们都会很高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法拉辟出一间房屋做自习室,给孩子们制定了醒目的作息时间表,贴在家里的墙上,如果他和妻子下地劳动,女儿就自己在自习室看书学习。但孩子毕竟是孩子,自觉性是有限的。有一天,看着妹妹和弟弟跟着父母去果园摘果子了,坐在自习室的露西心痒痒的,也偷偷溜了出去玩,伊芙也偷偷跟了上来。法拉回头看见她们就问:"你们的功课做完了吗?"露西低着头不说话,伊芙怯怯地说:"我们想跟大家一起在果园干活。"
  法拉弯下腰,抱起女儿温和地说:"愿意干活是好事,但今天不是周末,我们得按照学校的日程表学习,你们没有老师监督,也没有同学的竞争压力,更应该自觉才行。"晩上,法拉把孩子们聚集在一起开家庭会议,语重心长地讲道理,使女儿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补上了当天应做的功课。
  时光如梭,孩子们一天天长大,法拉的孩子们都在家中学习。露西和伊芙也在完成自己的学业同时,还担任了弟弟妹妹的老师。法拉很喜欢用讲故事的方式教孩子们学习,即便是看起来枯燥的理科课程,法拉也尽量用故事来导入,使它变得生动形象。法拉还鼓励孩子们动手做实验,除了购买必备的实验器材,他们还自己动手做模型和工具。
  与此同时,法拉的农场正郁郁葱葱,移植的水果也终于适应了大理的环境。车厘子又大又红,味道十分甜美;金黄的柠檬清香四溢,汁水丰盈。法拉激动地把它们分给邻居们品尝。他还带去种子,热情地劝当地的农民们种植新水果品种。
  每天在辅导完孩子的学习后,法拉一家就去农场打理蔬果,大孩子帮忙修剪果枝,小孩子除草捉虫。休息时,他们在树荫下朗诵诗歌,做一些木工活。然而,语言不通阻碍了不少孩子们与当地人的交流,何况孩子不进校园也缺乏与集体的交流。尼科尔向法拉建议在家里办个英语角,每周安排固定的时间,让孩子们免费教邻居们英语。
  2010年起,小院里的英语角已形成规模。不管什么年龄层的人,在英语角总能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法拉的小女儿正上小学六年级,她性格活泼,喜欢交朋友,渐渐成了大家最喜欢的小老师。
  法拉采用因材施教的方式,敏锐地捕捉各个孩子的兴趣点和特长。大儿子很喜欢摆弄家里的老照相机,法拉拍拍他的肩头说:"给你换个高级的,用心拍,把作品给我们看!"大儿子受到鼓励,对拍摄愈发有兴趣,考大学时果断选择自己心爱的电影专业。
  如今,也学电影的二女儿伊芙从纽约大学电影专业毕业,已在加州工作。而大姐露西则是美国文理学院的高材生,她是第一个接到世界名校录取通知书的,当时尼科尔和露西都喜极而泣,法拉却很淡定,他微笑着说:"我早知道你一定行。"
  露西动身去美国读书时,法拉和尼科尔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庆贺,以后这成为法拉一家的传统,用美味的食物传递来自家庭的温暖力量。露西后来带着美国的同学们一起来云南山区支教,尽管当地条件落后,但他们没有退缩,依然坚持了下来。
  五个孩子们陆续考上世界名校,2018年,最小的儿子也在家中认真学习高中课程了,他是在大理出生的孩子,这片美丽的土地滋养了他,有了哥哥姐姐们在前面领航,相信他也会飞得更高。
  编辑/吕晓娜
 
罐罐法拉露西大理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