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唢呐公主赌气小丑爸爸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艾荣+菠萝
  2017年6月,湖北女孩向笛以优异成绩考取中国音乐学院器乐系研究生。5岁拜师学唢呐,10岁北漂,16岁患上焦虑症。为了吹好唢呐,这个95后女孩吃尽了苦头。学有所成后,向笛多次出访欧美国家表演,将中国传统器乐扬名海外,一把唢呐吹得惊天地泣鬼神,被誉为中国民乐界唢呐小公主。然而,谁能想得到,这位光芒万丈的唢呐公主是由夜场小丑爸爸培养出来的。爸爸向延红身高仅149cm,靠在夜场当谢幕小丑供养女儿学音乐。因担心"丢人现眼",他很少陪伴向笛和她的妈妈,也从未参加女儿的家长会。女儿一度心存怨结。十年北漂,渐渐长大的向笛终于读懂父亲的苦心……以下,是唢呐公主和小丑爸爸的故事——
  向延红 向笛父女俩 
  叛逆少女初露锋芒,小丑爸爸机智接招
  2006年冬,寒风凛冽,北京朝阳区红领巾公园里,10岁的我鼓着腮帮子拼命吹着唢呐。不远处,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泪流满面。那人是我爸,一名小丑演员——
  爸爸向延红出生于湖北省恩施自治州走马镇的贫寒农家,爸爸自幼喜欢吹唢呐,奶奶认为吹唢呐不会有出息,为了阻止爸爸吹唢呐,将他绑在门口老柳树上用放牛绳毒打。后来在邻居的劝说下,奶奶才不再阻止他。爸爸初中毕业后顺利考进走马镇柳子戏剧团,他唱歌、器乐样样在行。
  1989年,湖南省常德市女孩张杰成为爸爸的徒弟,她是我妈妈。两人日久生情,但遭到外婆拒绝:"你家里窮,个子矮,又那么大,怎么能配得上我的女儿?"爸爸回团后向妈妈提出分手,妈妈死活不同意。1993年,剧团解散,爸妈失业了。爸爸带着妈妈到三亚投奔好友,在一家海边剧团打工。1996年2月,我呱呱坠地,爸爸给我取名向笛。爸妈要工作,三个月就给我断了奶,再次奔赴海南。
  由于妈妈怀孕后身材严重走形,只好回家照顾爸爸起居。爸爸为了养家糊口,辗转不同的夜场演小丑,以自嘲搞笑来取悦观众,有时要假装摔倒在地,但有时又不得不真摔,经常伤痕累累。
  1996年10月,爸爸加入到一个乐队,成为兼职鼓手,收入才高一些。年底,爸妈回湖北老家过年,为了省钱买了最便宜的绿皮车。一上车,爸爸就抢先将座位底下的空位占了,铺上报纸给妈妈睡觉。三天三夜的回家路,他们这样来来回回走了四年。面对这样的生活,爸爸从未抱怨,同行的戏弄、观众的嘲笑,他都笑着接受。
  我五岁那年,外婆请了一群小伙伴到家里做客。切蛋糕前,外婆将爸爸新寄回来的小丑照片展示给大家看,小伙伴们哄堂大笑。其实,作为留守儿童,我自懂事起就饱尝父母远离的心酸。再加上外婆说些奚落爸爸的话,我对他心生怨怼,偷偷将他寄回来的小丑照片扔到火炉里。爸妈打来长途电话,我总是躲到厨房不愿接。
  年底,爸爸考虑我即将入学,毅然辞掉海南的工作。2001年春节刚过,爸爸特意在武汉市台北路台北四村租了一间一居室的民房,作为我们在武汉的家。爸爸到武汉大小剧团客串演员,表演谢幕小丑。随后,他四处托关系,最后联系上武汉市江岸区育才小学,将我送到才艺表演班做插班生。妈妈全职陪读,照顾我一日三餐。每日跟妈妈朝夕相处,很快就培养出感情。但爸爸早出晚归,我心里对他总有敌意。
  一天,妈妈告诉我:"你爸的唢呐吹得非常好。"我撅嘴:"他都能吹唢呐,我肯定能吹得更好。"妈妈伸手要打我,爸爸连忙将她拦住:"孩子有志气是好事。"我正窃喜,他转过身来,递给我一个塑料袋:"周六开始训练。"我半信半疑地接过塑料袋,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其实,自我接下塑料袋那一刻,我与爸爸的拉锯战开始了——
  冰与火的残酷训练,唢呐才女横空出世
  武汉的冬天寒冷潮湿,我们租住的民房里没有暖气。周六早上5点,爸爸把我的被子掀开,给我套上毛衣外套后,递过来一只塑料袋。爸爸考虑我年龄小,肺活量不足,将吹塑料袋作为我的训练项目。他将白色的塑料袋扬到空中,朝我后背一拍:"不能让塑料袋着地。"我立刻像只猴子上蹦下跳,见我爬上床和饭桌,他也不阻拦。刚开始的新鲜劲过后,我很快累得气喘吁吁。吃完早餐,爸爸又带着我跑步。突然,一辆洒水车贴着我们开过,爸爸连忙挡在了我旁边,将我紧紧抱在胸前,刹那间爸爸浑身都淋湿了。我的心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但很快挣脱他的怀抱,自顾自往家走。
  这样不间断训练一个月后,爸爸才教我识别唢呐的构造。接下来,爸爸让我对着墙壁练习,一练就两三个小时,枯燥极了。为了让我学到专业的唢呐吹奏知识,爸爸托人找到湖北省歌舞剧院唢呐演奏家王成欣老师,让我拜师学艺。每天上午8点到9点,妈妈送我去王老师家学习。
  当时,唢呐课时费是50元每小时,一周下来就500元,一个月得2000元,再加上房租,生活开支,我们家最低也要5000元。爸爸的演出费不高,小丑出场费才几百元。为了多挣钱,爸爸开始接下面县市的表演活动,常常几天不能回来。我以为我的好日子来了,可没想到,他将监督我学习的接力棒交给妈妈。妈妈经常在我耳边絮叨爸爸不容易,但我心软嘴硬:"那是他自己没本事。"我的爸爸真的没本事吗?其实不然。有次,一位唢呐学友的妈妈拉着我说:"你爸爸经常在家里单独训练你,基本功好就是学得快。"我的爸爸得到了大家的肯定,但我心里憋着一口气,想要证明自己。那段日子,我的记忆里只有爸爸安排的唢呐练习时刻表:每天早上7点起床,赶到王老师家里练习到9点,然后再到学校上课。下午放学后,回家吃完晚饭,又继续练到晚上7点。
  幸福的一家三口
 
艾荣菠萝夜场唢呐小丑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