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颖儿含泪致分居父母还你们一个温暖的家
  2017年7月,38集情感励志剧《一粒红尘》在东方卫视热播。该剧诠释了草根女孩叶昭觉成长为顶级珠宝设计师的故事。而饰演女一号叶昭觉的颖儿,再次以其清纯而不失质朴的外形、细腻而生动的演技征服了全国观众。
  鲜为人知的是,颖儿奋斗的艰辛,与剧中人物叶昭觉竟颇有相似之处,其中不乏亲人的牺牲——为了成就她的事业,颖儿的父母分居长达7年,甚至一度婚姻亮起红灯。为此,颖儿放下一切,决心还父母幸福……妈妈放弃事业进京,罹患"癌症"惊恸父女心
  2005年,颖儿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大学期间,她虽参演了《婚姻之痒》《书剑恩仇录》《翡翠凤凰》等多部影视剧,但京城群星云集,没有影视公司找她签约,她也没有自己的经纪人,成为演艺圈一株自生自灭的"杂草"。每天,颖儿背着简历跑剧组,向导演、制片人毛遂自荐。
  一次,一位制片人约颖儿晚上去酒店谈戏,出于女孩的自我保护,她下午3点就提前赶了过去。对方盛气凌人:"你情商太低,不适合在演艺圈发展。"颖儿含泪给远在湖南常德的母亲俞女士打电话:"妈,演艺圈太难了,我想改行教书或当文员。"俞女士沉默良久,黯然回应:"现在打退堂鼓,那咱们以前所有努力都白费了,妈不甘心啊!"颖儿潸然泪下……
  颖儿原名刘颖,出生于常德市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刘先生是当地通信系统的高级工程师,母亲俞女士在本市建设系统从事行政工作。5岁时颖儿就显现了出众的文艺天赋,父母举全家之力,送她学声乐、舞蹈、绘画、主持等各种特长班。小学五年级,颖儿就取得了全省少儿音乐九级证书,成为常德电视台的小演员。
  2003年,颖儿在母亲陪同下,远赴北京参加推新人大赛。母女俩坐了25个小时硬座火车,转了3趟公交车后,终于找到了比赛场地。缴完参赛费和住宿费,母女俩连吃饭的钱都没了。俞女士用剩下的最后1元硬币,买了两个素包子。颖儿执意留给妈妈吃,饿着肚子走进考场,勇夺"特别新人奖"。
  次年夏天,颖儿参加湖南卫视举办的星姐选拔赛。俞女士在长沙陪伴女儿,给颖儿选衣服、借道具,请老师指导形体。那时,俞父在医院病危,俞女士抽不出时间陪护父亲,刘先生替妻子守在岳父身边尽孝。3天后决赛结束,颖儿一举夺得第五名,母女俩乘最早一班长途客车赶回常德,可面对的却是老人的骨灰盒。颖儿和妈妈的泪,洒在冰凉的骨灰盒上。
  2005年,颖儿即将从长沙著名的长郡中学高中毕业,为多一份胜算,俞女士让女儿同时报考全国7所艺术院校。从3月起,她频繁地带颖儿赴北京、成都、武汉等地参加艺术院校的专业考试。俞女士和丈夫收入有限,刘先生只得做兼职给女儿挣报考费。8月中旬,中央戏剧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等全国5所顶级艺术院校,同时给颖儿发来录取通知。一家人反复权衡后,颖儿最终选择了中央戏剧学院学习表演。大学四年,俞女士和丈夫好不容易将女儿供了出来,谁知女儿演艺之路举步维艰……
  挂断电话,俞女士与丈夫商量:"颖儿很多同学的父母或直系亲属都是演员,他们拥有得天独厚的人脉资源,自然不愁戏拍。咱们是普通人家,帮不了女儿什么,我想去北京陪陪她。哪怕给孩子做顿饭,她受委屈时给她几句安慰,我也心安了。""那你工作怎么办?""我办理停薪留職。"刘先生皱眉说:"常德离北京那么远,那咱们岂不要常年两地分居?""老刘,现在是女儿人生的关键阶段,咱俩必须做出牺牲。我希望女儿能在演艺圈发展得好一些,这样咱们晚年也就圆满了。"这番话说到了刘先生心坎里,他支持妻子进京。一番商量后,夫妻俩以3年为期限,约定等女儿事业有了起色,俞女士就回常德与丈夫团聚。
  这年11月,俞女士从单位办理停薪留职手续,拖着拉杆箱只身进京,与丈夫开始了漫长的分居生活。为省钱,母女俩与人合租在东直门附近的一幢筒子楼里。颖儿和妈妈住的是一间12平米的小房,她睡铁架床的上铺,妈妈睡下铺。筒子楼没有单独的厕所,更没有厨房,俞女士经常从附近的小餐厅点一份西红柿蛋汤,在家和女儿泡冷馒头吃。偶尔,她会用电热杯煮两碗瘦肉汤,算是给女儿和自己改善生活。
  随着高校逐年扩招,每年从表演系毕业的学生多达3.2万人,其中90%都挤到北京发展,一个小角色竟有上千人争抢。俞女士提醒女儿:"现在皇帝的女儿也愁嫁,即便你是中戏表演系毕业,也要不断提升表演水平。"颖儿凌晨五点起床,去小区附近的护城河畔练嗓子。俞女士拿着手电筒和热水袋,陪在女儿身边。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西北风吹在脸上像刀割,颖儿冻得连话都说不出来。隔一会儿,俞女士就用暖水袋在女儿脸颊和嘴唇捂一两分钟。直到热水袋里的水变凉,母女俩才回出租屋。
  一晃就进入3月,俞女士总感觉喉咙发痒,咳嗽时痰中带血。颖儿惊惶地陪妈妈来到一家便宜的私立医院。经切片、内窥镜等专项检查,俞女士被误诊为咽喉癌。不知是误诊的颖儿大惊!为避免妈妈受刺激,颖儿谎称她患的是咽喉炎。在医院后面的树林里,颖儿哭着给爸爸打电话:"妈妈得了癌症,我好害怕。"沉甸甸的几个字,让刘先生的心抽搐成一团……母女相携迎来春天,哪知婚姻危机呼啸而至
  两天后,刘先生匆匆乘火车赶到北京。俞女士惊诧地问丈夫:"无缘无故的,你怎么来了?""听说你咳血,我不放心。"当天下午,颖儿和父亲将妈妈送到北京协和医院。专家会诊后告诉他们:"患者因气候干燥,引发喉部毛细血管破裂出血,不是咽喉癌。"咽喉癌?俞女士一头雾水。颖儿这才将私立医院的病历递给妈妈:"你不知道这场误诊,给我和爸爸带来多么大的痛苦和压力!这两天我们整夜失眠,感觉天都要塌了。"一家三口站在陌生的北京街头,个个满眼含泪,只是泪水滋味各有不同。
  俞女士习惯了南方的湿润气候,如果继续留在北京,咽喉炎会更严重。刘先生劝妻子回常德,她拒绝了:"女儿的艰难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这个时候我怎么能离开她?放心吧,咽喉炎死不了人,我能克服。"两天后,刘先生惜别妻女返回常德。
  因对干燥气候过敏,俞女士天天咳嗽,咽喉疼痛流血。她舍不得打点滴,花十多块钱买回利咽素、云南白药消炎。每天清晨,看见妈妈将沾满带血痰迹的纸巾悄悄扔进垃圾桶,颖儿的心就针扎一样疼。母女俩在北京不易,刘先生留守常德也很艰难。年过50的他血压偏低,经常头昏脑涨,还要替妻子给岳母尽孝,赡养自己的父母。有时在单位累了一天,浑身骨头像散了架,回到家他连鞋也来不及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半夜饿醒了,刘先生就喝一杯擂茶,吃几块饼干再睡。
  很多演艺新人,因没有经纪公司打理业务,就让父母或亲人担任自己的经纪人。别人是一家人在战斗,只有女儿独自拼杀,俞女士决定一边照料女儿生活,一边帮她打理一点经纪事务。她将女儿的简历、剧照、视频资料归类后,以一位平凡妈妈的智慧、坚强、隐忍,开始一起为女儿搏未来。
  每天一大早,她就背着女儿厚厚的资料出门,挤地铁去影视公司、剧组、经纪公司及报纸杂志社推介颖儿。经过努力,颖儿接拍了《丝丝心动》《幸福三颗星》等影视剧。虽处境艰难,但俞女士家风严谨:她不让女儿晚上单独去宾馆谈戏;禁止颖儿交不三不四的朋友;女儿与朋友聚会,晚上10点前必须回来;她禁止女儿抽烟喝酒、打麻将……在功利浮躁的演艺圈,颖儿宛如一株冰清玉洁的百合,散发着盈盈暗香。
  经母女俩多方奔走,京城300多家影视公司都存下了颖儿的个人信息资料;《北京晚报》《京华时报》对颖儿做过报道;她还成功登上了《知音》《家庭》《精品购物指南》等知名报刊的封面……渐渐地,颖儿被圈内人熟知,导演、制片人开始主动请她拍戏。俞女士教育女儿:"要懂得知恩图报,与人为善;与人合作,要有一颗谦虚的心;不挑角色,不谈片酬,不计较拍摄环境。只有这样,你才能在演艺圈走得长久。"妈妈的叮咛,被颖儿牢记在心。
  2010年5月,颖儿被台湾金牌制作人柴智屏邀请出演72集电视剧《小菊的春天》《小菊的秋天》。2011年5月,颖儿在杭州拍摄电视剧《千山暮雪》,左腿被道具划开了一道5厘米长的口子,鲜血直流。导演紧急叫停,让颖儿去医院包扎治疗。颖儿简单处理了伤口后,对导演说:"这点小伤没事,不影响拍戏。剧组这么多人,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停下来。"这位柔弱的80后女孩,身上却有女汉子的特质,导演不禁心生敬佩。
  次年夏天,电视剧《小菊的春天》在深圳开机,颖儿扮演女一号、打工妹小菊。她身着厚厚棉衣,在40多度的高温下,一站就是两个小时。一场戏结束,颖儿身上的棉衣能拧出水来。制片人问她:"苦吗?"颖儿摇摇头:"灯光、摄影、场记这么多人都为我服务,流点汗算什么?"就这样,与颖儿曾有过合作的导演、制片人,无不被她的敬业和执着感动。他们逢人就说:"跟颖儿合作,省心省事,就是一件双赢的事。"于是,演艺圈都知道了有个青春貌美、演技精湛、吃苦耐劳的女孩叫颖儿。短短两年多时间,颖儿主演了《甄嬛传》《欢天喜地俏冤家》《小菊的秋天》《制服》等十多部影视剧,并荣膺"华鼎奖"最佳新锐女演员奖,在竞争激烈的演艺圈占据了一席之地。俞女士和丈夫终于卸去了心灵重负。
  此时,颖儿的父母已分居5年,远超当年的"三年之约"。2014年9月,刘先生与妻子商量:"现在女儿事业稳定了,你回常德吧。"此时俞女士又有了新的心事:女儿成名了,面临的诱惑越来越多,她必须守在女儿身边;再说,女儿还不是一线演员,她想再送颖儿一程。俞女士如实将想法告知丈夫,刘先生心生不满:"这些年我饱一顿饥一顿,胃也搞坏了,生活和单身男人没什么两样。"俞女士满腹委屈:"你以为我愿意这样?你知道我这些年的艰辛吗?"无形隔阂横亘在彼此心间。这年12月,表妹告诉俞女士:"姐夫最近迷上了广场舞,跟一位40出头的异性走得很近。"婚姻危机向俞女士席卷而来……帮父母解除婚姻警报,杂草女孩逆袭成女神
  两天后,俞女士借口回家探望母亲,匆匆返回常德。走进家门,只见丈夫正对照着光碟学跳广场舞。俞女士愤怒质问:"你是不是不要这个家了?"刘先生回应道:"我一个人留守家庭就不能有点爱好?我再三求你回家,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即便有什么变故,也是你造成的。"
  俞女士翻出结婚证:"既然这样,咱们明天就去民政局办手续。"刘先生愣怔片刻,忙拨通了表妹的电话。半小时后,表妹赶了过来,给俞女士解密:"姐夫一个人在家里不容易,故意和我导演婚外恋逼你回家。"婚姻警报虽解除了,但俞女士想着自己在北京那么苦,也是为了女儿,她无法原谅丈夫的善意谎言。
  此后,刘先生很少再与妻子联系。颖儿纳闷了:以前,父母每周要通三次电话,每次都不低于10分钟;为何妈妈回了一趟常德,他们之间的关系反而淡漠了?颖儿将疑问抛给妈妈,俞女士如实讲述了丈夫的谎言。颖儿含泪说:"妈,我能体会爸爸一个人在家的孤独,都怪我,害得你们常年分居。"
  作为从常德走出来的名人,颖儿将回报家乡当己任,经常捐款捐物,参加公益慈善演出,还义务担任常德的旅游形象大使,几百万常德人以她为傲。2015年3月,颖儿回常德参加慈善活动,她没有入住主办方安排的宾馆,而是与妈妈一起回家住。她将父母请到酒店吃饭,给每人敬了一杯红酒:"爸、妈,我能有今天,都是你们牺牲自己的幸福换来的。爸爸妈妈点点滴滴的好,女儿都记在心里。你们之间的隔阂因我而起,看在女儿的面子上,都别计较了好吗?"
  刘先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有这么优秀贴心的小棉袄,我还跟你妈纠结什么……"俞女士被丈夫和女儿的真情感动了:"老刘,咱们结婚几十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比较情绪化,你别在意。"颖儿将妈妈的手叠在爸爸手上:"我们永远是牢不可分的一家人。"夫妻俩心中的隔阂冰消雪融。
  父母已分居6年,承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辛和酸楚,现在自己经济条件好了,必须还父母幸福。此后,每逢节假日,颖儿就提前给爸爸买好火车票,让他进京团聚。短暂的宝贵时光里,颖儿推掉一切应酬活动,在住处陪父母。一家三口围在一起看颖儿主演的影视剧光碟,评论哪个角色演得出彩,哪个角色还有瑕疵。这难得的温情,熨帖着一家人的心。
  随着《红色追剿1949》《解密》《幸福双黄线》等影视剧的热播,颖儿跨入一线明星行列。她的歌唱天赋也得到了淋漓尽致发挥,先后为《小菊的春天/秋天》、《冰与火的青春》、《千山暮雪》、《一粒红尘》、《欢乐到底》等十多部影视剧演唱主题歌和插曲,成为名副其实的影视歌三栖明星。她的片约从年初排到年底,片酬翻番,经济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6年春天,颖儿在北京东三环购置了一套三居室。她将新居钥匙交给父亲:"咱们在北京有家了,您再也不用和妈妈分居了,可以长期在这边生活了。"这时,再过几个月,刘先生就退休了。他接过钥匙,红着眼眶说:"女儿,谢谢你!爸盼这一天盼了好多年。"父母为了自己的演艺事业已分居了快7年,自己欠父母实在是太多了,颖儿决定最大限度弥补父母。
  父亲正式退休来京后,颖儿给他买了一辆轿车,并经常组织父母出国旅游。这年夏天,俞女士因小病住院了,颖儿特意从剧组请假陪伴妈妈,给她喂饭、榨果汁……遇到父母生日,颖儿若不在北京,就將父母接到剧组一起庆生。女儿的孝心,撑起了父母幸福温馨的晚年。
  2016年10月,颖儿接拍电视连续剧《一粒红尘》,扮演女一号叶昭觉。该剧讲述了家庭贫困却具有天赋的叶昭觉在天才设计师齐唐的赏识与帮助下,逐渐成长为一名珠宝设计师,并与齐唐收获幸福爱情的故事。颖儿的追梦历程与叶昭觉颇有几分相似,读完剧本,她就被叶昭觉一角深深打动了。
  然而颖儿有点"婴儿肥",形体与角色有些反差。俞女士和丈夫便陪女儿运动减肥。每天早晨6点,夫妇俩就叫醒女儿,一家三口在小区里快走一个小时。俞女士还请教营养师,给女儿配营养餐。每天饭后,刘先生就用智能腕表给女儿测卡路里,一旦热量超标,他就陪女儿通过运动消耗掉。在父母督促下,短短两个月,颖儿的体重从120斤降到了92斤。化妆师给她一上妆,一个生动、鲜活的"叶昭觉"诞生了。
  2017年7月,《一粒红尘》在东方卫视热播,掀起收视狂潮,颖儿大红大紫。
  这时,俞女士和丈夫又有了新的烦恼:这些年,女儿在事业上冲刺,耽误了爱情婚姻。夫妻俩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女儿拥有事业和生活的双重圆满。颖儿笑着与父母约定:"爸、妈,别再为我操心啦,3年内,我争取带个让你们满意的优秀男孩回家。"
  编辑/涂筠
 
晓卉常德刘先生女士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