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阴谋与婚房追讨万理财款倒下无辜的妈上
  3年前,北京男孩朱文剑求婚受阻。为挣钱买婚房,他进入北京一家投资理财公司任理财经理。在高薪诱惑下,他说服继父李军良及其子李博,购买了110万理财产品。2016年5月,公司老总携9000万巨款跑路,李军良父子的投资款打了水漂。父子俩疯狂向朱文剑逼债,并将他起诉至昌平区人民法院。
  为博同情,朱文剑在家烧炭佯装自杀。朱母顾美春给老伴施压,李军良说服儿子撤诉。冲突平息了,谁知2017年7月3日,顾美春在家喝了一杯酸奶后,意外中毒身亡。是谁谋害了无辜的顾美春?李军良父子的理财款还能追回吗?朱文剑的命运又将走向何方?为买婚房变理财经理,怂恿继父一家投入巨资理财
  2014年9月5日,朱文剑向女友邱灵求婚:"咱们元旦把婚事办了吧,早点生孩子,趁我妈身体还硬朗,帮我们把孩子带大。"邱灵黯然回应:"你没准备婚房,我不想在出租屋里结婚。即便我愿意,父母那一关也过不了。"朱文剑早有对策:"我家情况你也清楚,哪里买得起婚房呀?我准备在妈妈家借住一两年,等有了自己的房子再搬出去。""你继父会同意吗?"朱文剑有些底气不足:"我们关系还可以,他应该不会反对。"
  晚上回家,朱文剑吞吞吐吐向继父李军良道出结婚计划。朱母顾美春抢先表态:"两代人住一起热闹,还能相互照应,我看挺好的。"李军良顺着接腔:"你妈说得有道理,你和小邱就在家里结婚吧。"朱文剑激动地冲进洗手间,小声在电话里向女友报喜:"老爷子点头了,婚事指日可待!"小情侣幸福满满。
  时年27岁的朱文剑是北京人,在链家地产中介公司就职。2004年,在朱父因车祸离世两年后,顾美春带着未成年的独子嫁给李军良。再婚夫妻常因经济矛盾分道扬镳,为不给婚姻埋隐患,顾美春将前夫9万元赔偿金悉数取出,供朱文剑读完了高中和大学。因母子俩没有加重李军良的经济负担,这个重组之家安详宁静。
  李军良的家位于昌平区,是一套三居。9月16日,他主动将采光、通风好的主卧腾出来给继子做婚房。朱文剑心存感恩,紧锣密鼓联系装修公司。两天后,家装设计师来家里量房子,恰逢李军良的儿子李博过来看父亲,他惊讶地问:"爸,这是怎么回事?"李军良如实告诉儿子,腾主卧是给继子结婚。
  李博将父亲拉到一边,用指责的口吻说:"爸,您遇事怎么不过过脑子?我看顾美春母子是想霸占这套房产。请神容易送神难。如果这套房子改了姓,别怪我不认你!"儿子的威胁让李军良心生隐忧,联想到很多再婚家庭因房产、存款闹矛盾,不仅长辈感情破裂,晚辈也反目成仇,李军良决定收回承诺。
  儿子走后,李军良向继子编织谎言:"我睡眠不好,神经衰弱,家里人住多了太吵,病情加重会引发抑郁症。我资助你两万元,你跟小邱租房结婚吧。"朱文剑忍气问:"爸爸,这事还能挽回吗?""没有商量余地!"在厨房洗碗的顾美春将筷子摔进水槽里:"都结婚10年了,还把我们母子当外人提防,这日子过得还有什么劲?"李军良蹙眉长叹:"我也有难处,请你们体谅。"
  见继父态度坚决,朱文剑只得与装修公司解约。两天后,他硬着头皮来到女友家说明缘由。邱家父母黑着脸说:"现在哪还有北京女孩租房结婚的?我女儿年轻漂亮,工作体面,干吗低人一等?你准备好婚房,咱们再商量婚事。"对方要求并不过分,只怪自己无能。朱文剑黯然离去。
  此后,朱文剑内心纠结不已:北京房价居高不下,连五环外每平米都超过了3万元,自己也许40岁都结不了婚。儿子的婚礼变得遥遥无期,顾美春将气撒到老伴身上:她说话带刺;每晚临睡不再给他热牛奶;一连几天拒做早餐;他换下的衣服也不洗……一边是亲儿子,一边是再婚老伴和继子,李军良承受着双重夹击……
  朱文剑月薪仅4000元,为挣钱买婚房,2014年12月,他跳槽进入北京金汇发理财投资公司。培训一个星期,朱文剑与31位同事一道被任命为理财经理。虽底薪仅2000元,但业绩提成高达8%。要是发展得好,两年内买房买车不是难事,他重燃信心。
  2015年4月,公司推出一款名为"红利隆"的两年期理財产品,承诺年收益率高达13%。每位理财经理被派发150万元销售任务,完不成自动离职。朱文剑缺乏人脉资源,只得将目光盯住继父。李军良时年63岁,退休前是北京韩建集团中层领导,经济条件优越。朱文剑巧舌如簧:"爸爸,‘红利隆只能公司内部员工认购,年回报率是银行的近10倍。劝您买我有点小私心。只有您挣了钱,生活宽裕了,我妈才能跟着享福。"李军良不为所动。
  朱文剑拍着胸脯承诺:"我是您儿子,要是骗您,怎么面对我妈?"顾美春也劝老伴:"文剑是公司的理财经理,要是有风吹草动,及时把钱取出来不就行了?文剑没房子结不了婚,我心情不好,哪有心思照顾你?"想到自己出尔反尔,拒绝继子在家里完婚,李军良心生愧疚,答应了。
  这年6月12日,李军良将30万养老金悉数取出交给继子:"这是我的全部家底,你多替我操操心。"朱文剑爽快应承。随后,他将这笔钱全部购买了"红利隆"。半个月后,朱文剑代表公司给李军良送来了两瓶橄榄油和5斤鸡蛋。一个月期满,李军良不仅如数拿到了当月红利,公司还组织他和50多位投资客户赴秦皇岛旅游。这打消了李军良的顾虑。
  8月初,朱文剑决定将李博发展为客户。李博时年35岁,结婚成家另过,在朝阳区经营钓具公司。李博非常谨慎,悄悄去朱文剑的公司考察。见公司办公地点设在寸土寸金的高档写字楼,公交车站、地铁灯箱都有该公司的广告,李博放心了。朱文剑告诉他:"我们老总后台很硬,明年准备在泰国开银行。"李博一直为找不到高收益的投资渠道而苦恼,几番权衡,他于9月6日取出80万元积蓄交给朱文剑,一次性购买了"红利隆"。
  曾经,这对没有血缘的兄弟形同陌路,而今因为理财产品有了来往;顾美春与李军良的感情也更融洽了。110万投资款,润滑了两代人的关系……
  巨款被骗怒起诉,无辜妈妈命丧毒酸奶
  半个月后,妻子得知李博瞒着自己购买理财产品,认为他是以这种方式转移财产,对自己有二心,便在家大吵大闹,李博被逼得整夜失眠。2015年9月22日,李博在父亲陪同下找到朱文剑,提出终止理财合同。朱文剑为难地说:"哥,这样公司会扣5%的违约金,白白损失好几万;更要命的是,我在老总心目中的形象会大打折扣,兴许连工作都保不住。如果嫂子有顾虑,咱们可私下签担保协议。"朱文剑找来纸笔,工工整整写道:理财产品期满,保证李军良和李博如期拿到本金及利息;如出现意外,一切后果由朱文剑承担。协议一式三份,各自保管。
  第一个月期满,李博也如数拿到了红利,并成为公司的白金客户。11月中旬,公司组织白金客户携家属飞赴黄山旅游,住的是四星级宾馆。凭白金卡,李博及其家人去北京15家高尔夫球场打球,一律享受半价优惠。
  如此一来,妻子不再与李博纠结。因李军良父子每月都有不菲红利进账,父子俩反过来对朱文剑心怀感恩。李军良一声声"儿子"叫得挺亲切;无论继子每天下班多晚,李军良都要等他一起吃晚饭。曾经,李博排斥、抵触顾美春,过来看父亲视她若空气;现在一领到红利,他就买蛋糕给顾美春送来。偶尔父亲与继母拌嘴,他明显偏袒继母。对朱文剑,李博更是以兄弟相称。这个组合家庭的温馨和谐,羡煞旁人。
  一晃到了2016年,朱文剑共募集200万理财款,月薪超过2万元。除了吃饭、坐车,他一分钱也舍不得花,全部存下来准备买婚房。2月初,朱文剑向邱灵描绘灿烂前景:"再拼三年,我就能攒够首付了。"邱灵清楚男友高收入背后的辛酸:他一天要打200多个电话,发300多条短信;拜访潜在客户时经常遭训斥,还曾被茶水泼脸赶出门。见到50岁以上的,他一律叫"爸爸、妈妈";超过70岁的,他称呼"爷爷、奶奶",殷勤地给老人揉颈椎、按膝盖……男友是在忍辱负重为自己搏幸福,邱灵眼里涌满泪花:"无论你多久买房,我都会等下去!"
  谁知灾难一夜之间降临。2016年5月11日,朱文剑像往常一样去公司上班,发现公司老总陈瑞革迟迟没有现身。同事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嘀咕,个个满脸焦虑,一种不祥预感向朱文剑袭来。果然,上午10时,公司财务总监发布惊人消息:"陈瑞革卷走公司9000万现金跑路了。"办公室顿时哭声一片:"我筹募的200多万都是父母和家人的,我坑了他们,该怎么办?""弟弟买婚房的钱也被我投了‘红利隆,我是家里的千古罪人!"朱文剑遍体生寒。
  令人惊骇的消息,仿佛病毒瞬间在客户间传播。中午12时,100多位客户陆续赶来了。一位70多岁的白发老太得知自己60多万养老金打了水漂,当场晕厥在地。一位60多岁的老头突发心梗,被家人紧急送医。几位情绪失控的客户,揪住理财经理的衣领要求全额赔偿,否则就同归于尽。哭喊声、咒骂声、打砸声响成一片,公司乱成一锅粥。昌平公安分局民警闻讯赶来,了解详情后安抚大家:"我们会全力以赴追逃,还你们一个公道。"天黑时分,客户们逐渐散去。
  回到家,朱文剑含泪向继父讲述了陈瑞革携巨款跑路的事。李军良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他像困兽一样咆哮道:"你必须还我们本金和红利,一分也不能少!"
  儿子闯下这么大的祸,顾美春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她双眼呆滞,喃喃自语:"我这是做梦吗?这是真的吗?"李军良一个电话叫来了儿子。
  李博将协议拍在桌子上:"你是不是和陈瑞革合伙设圈套让我们往里钻?没什么好说的,按协议办!"
  朱文剑跪在父子俩面前哀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也是受害者,连工资都没拿到。警方正在追逃,等抓到了陈瑞革,我一定将钱全部归还。"李军良父子退而求其次,表示不要利息,只要本金。
  "别说110万,就是11万我都拿不出。"
  李博吼道:"我不管,那是你的事!"
  顾美春拉起儿子,母子俩抱头痛哭……
  110万理财款,成了李军良父子与朱文剑矛盾的死结。此后,李博天天过来逼债,父子俩围着朱文剑,逼他表态什么时候还钱,朱文剑生不如死。6月,朱文剑进入昌平区一家物流公司上班。为躲避李军良父子,朱文剑不敢回家,夜里借宿在同事的地下室。儿子被老伴和继子逼得有家不能归,顾美春天天在家以泪洗面。邱灵得知男友的处境,心碎欲裂。
  李军良不甘心110万就此打水漂,他一边逼朱文剑,一边频繁与警方联系,询问追逃情况。民警告诉他:"嫌犯很狡猾,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案情暂时没进展。"李军良终于痛心悟到:天上只有雷雨电,不会掉馅饼。你贪理财公司的红利,对方贪你的本金。从一开始,自己和儿子就掉进了陈瑞革精心设计的陷阱。公司每月发放的红利、组织的旅游、送的米面油,都是带血的诱饵。一旦集资款达到骗子的心理预期,对方就卷款跑路,哪管你跳楼自杀、家破人亡!李军良痛心疾首。
  李博经营钓具公司也不容易,房租逐年上涨,受季节影响,冬天基本没生意。要是80万收不回来,自己也许会妻离子散。父亲碍于继母使不出狠招,自己顾不了那么多了。9月14日,李博将朱文剑起诉至昌平区人民法院,要求他归还自己和父亲的110万投资款。接到法院传票,朱文剑双手颤抖,脸色惨白。
  种种压力裹挟下,朱文剑心生一计,准备佯装烧炭自杀,以博取李军良父子的同情。9月25日是星期天,午饭后趁继父和妈妈午睡,朱文剑从家里翻出火锅炭,放进不锈钢炭盆里,然后用报纸引燃。十几分钟后,顾美春闻到刺鼻烟味,冲进儿子房间。只见他躺在床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床前的炭炉烧得正旺。
  原来儿子要烧炭自杀!顾美春惨叫着踢翻炉子,惊慌失措地端来一盆水将火浇灭。朱文剑一骨碌坐起,哭着说:"活着比死还痛苦,为何不让我解脱?"
  李军良闻声赶来。顾美春吼道:"我儿子一条鲜活的生命,难道还不值110万?如果你们父子把他逼死了,我就跟你們同归于尽!"接着她向李军良提出离婚。李军良前妻因肝癌去世,丧偶多年才与顾美春结合,尝透了单身的苦处。为避免晚年失婚,第二天,李军良向儿子讲述了朱文剑烧炭自杀的事:"别逼了,要是朱文剑有个三长两短,爸的晚年也就毁了。警方正在加紧追逃,等陈瑞革归案,我们的钱能要回来。"李博不忍父亲的晚年生活凋零,主动去法院撤诉了。
  一切似乎风平浪静,孰料2017年7月3日,顾美春在家中喝了一杯酸奶,仅仅几分钟便痛苦倒地。李军良慌忙拨打120,顾美春在送医途中中毒身亡。究竟是谁毒死了无辜的她?李军良父子的110万投资款能追回吗?朱文剑的命运又将走向何方?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7年10月下半月版第29期。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扫码,提前看结局!
  编辑/涂筠
 
文原李博朱文继父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