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戴上皇冠难承其重出狱行长乐当保洁员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撑起这个大任。本文主人公张希明本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为了过上好的生活,他通过父亲把自己从一个锅炉工拔高到银行行长的位置。不想,这种被拔高的人生却给他带来了牢狱之灾。十年煎熬,出狱后的他在经历了世态炎凉之后,心有不甘地决心再次拔高自己。最终,这种被拔高的人生能令他与有荣焉吗?父爱苦心经营,锅炉工摇身变行长
  2003年10月16日上午10时许,三辆警车呼啸来到了武昌殡仪馆。此时,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戴着手铐从警车里出来,在两名狱警的跟随下,步伐沉重地向里面走去。这名男子名叫张希明,是名在服刑的囚犯,此次是经过特殊申请,前来为刚去世的父亲张忠华奔丧。
  现年58岁的张希明出生在湖北省武汉市,他出生时,父亲张忠华还只是一个在银行工作的小职员,母亲曹丽华是一所重型机械厂的工人。家中兄弟三个,但父母特别宠溺他这个老幺。转眼,张希明高中毕业,因成绩不好,没能参加高考。父亲想让他像两个哥哥那样去参军,可他却说:"我可受不了那种苦,您还是给我找个效益好的单位去上班吧。"此时,张忠华已升任某国有银行区支行行长,他提出让儿子进银行工作,可张希明不愿意,他说自己想进钢铁厂。那个年代,金融系统远远不如钢铁厂吃香,张忠华只好四处托关系,将儿子安排进了一家大型钢铁厂。
  1983年,张希明与同厂工人黄静结了婚。黄静比张希明小2岁,父母也是钢铁厂职工。两年后,他们的女儿张婷婷降临。此时,张忠华再次升迁,成为省分行行长。而张希明的两个哥哥也从部队转业回地方,大哥进了供电局,二哥进了铁路局。短短几年下来,他们就在各自单位被提拔、重用。反观自己,还只是一个锅炉工,张希明心里很不是滋味。
  1992年春节,全家聚在一起吃年饭。父亲张忠华端着酒杯,无比感伤道:"真是岁月不饶人啊,过了年,我也要退休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张希明思考再三,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春节一过,他就找到父亲,委屈地说:"爸,我想换工作,锅炉工干到死也没前途,我想进银行跟着您干。"看着眼前一身工人制服,灰头土脸的儿子,张忠华于心不忍。几个月后,张忠华将张希明正式调入本市一家银行信贷科。随后,张忠华顺利退休。但张希明毕竟是个门外汉,既不懂业务,又没有客户资源,工作很难开展。张忠华亲自出马,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关系网四处为儿子拉存款。虽然退休了但树大根深,很多人还是买他面子的。在父亲的保驾护航之下,张希明的工作渐入佳境,业绩越来越好,屡屡受表扬,年年被评为先进。
  1995年,张希明因业绩突出,表现优秀,被提拔成区支行行长。儿子的升迁令张忠华很欣慰。然而,当上行长后的张希明与以前大相径庭。当锅炉工时,张希明几乎没有应酬,没有晚回家的习惯,周末也是在家修修补补,陪老婆孩子。自打进了银行,他的交际圈子陡然变大起来,深更半夜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成了家常便饭。可自从张希明当上行长后,别说晚回家了,一个星期都难得回一次家。张忠华觉察出不对劲儿,私下多次提醒张希明:"我是过来人,知道手中的权力有多大,诱惑就有多大。你一定要把持住自己,千万不要犯错误。"张希明指天发誓对父亲保证:"您老就放心吧,我有分寸。"然而,张希明没有收敛,越发得意忘形,就连哥哥们都明显地觉察出他的变化。以前的张希明穿着朴实,跟哥哥们说话都十分恭敬,可自从当上行长后,他非名牌不穿,身上的嚣张气焰不可估量。每次与哥哥们聊天,他就会吹嘘自己去哪里豪赌了一番,赢了多少输了多少,这些数字都令哥哥们心惊。哥哥们不止一次私下劝他:"你是天天与钱打交道的人,要保持头脑清醒啊!"可张希明却不以为意地说:"你们就放宽心吧,我心里有数。"见弟弟这样说,哥哥们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
  家人善意的提醒,张希明全都当了耳旁风。他仍旧沉浸在权力的欲望里,不可自拔。只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是,1998年12月,正在工作岗位上的张希明被武汉市公安机关逮捕了。欲壑难平锒铛入狱,世态炎凉几多凄凉
  事发后,以他为荣的张忠华突发脑溢血被送往医院,因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但瘫痪在床。妻子黄静如遭雷击,每天在家以泪洗面。张希明的两个哥哥一边焦头烂额地照顾父亲,一边心急如焚地为弟弟的事四处奔波。
  原来张希明当上行长后,手中的权力大了,千万的贷款他都可以签字做主了。就连以前钢厂的领导,也都托着关系来找他批贷款。要知道,以前在钢厂里,他见了这些大领导可都是点头哈腰的。不只以前钢厂的领导,就连本市许多知名企业的老板也都视他为财神爷。久而久之,张希明的胃口也被养得越来越大,不时还飞往澳门小赌一把。可他毕竟是拿工资的,口袋里的钱根本不够潇洒几次。没多久,张希明就囊中羞涩,找不少老板借了钱。为了还钱,他伙同副行长周强以高息做诱饵,将许多大额储户的钱不入银行的账就转入其他私人账户。
  2000年12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张希明有期徒刑15年。判决那天,黄静带着张婷婷出现在法庭上。看着张婷婷一个劲儿地叫着爸爸,黄静一个劲儿地痛哭流涕,张希明心如刀割。经过再三斟酌,他主动向黄静提出了离婚。令他没想到的是,黄静拒绝了。他永远记得,那一次探监,黄静穿着十几年前结婚时的衣服来探视,她流着泪对张希明说:"你要觉得愧疚,就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回来补偿我们。"张希明发誓,一定要争取早点出去和家人团聚。
  2003年,狱中的张希明得知父親去世的噩耗,悲痛万分。他向监狱管理局申请为父亲奔丧。在办理好各种手续后,他在殡仪馆里见到了父亲最后一面。他当即放声大哭,跪下给父亲连磕了三个响头。大哥将他拉起,悲痛道:"爸爸临终前一直念叨说自己错了,不该把你调入银行,不然你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寒来暑往,张希明在监狱里积极参加改造,最终获得减刑2年。2011年12月,张希明刑满释放。此时,他已经53岁了。出狱后的张希明如获重生,抱着妻子女儿老泪纵横。可此时早已沧海桑田,妻子变老了,孩子成人了,哥哥们也都快退休了。遗憾的是,母亲在他出狱前三年因肝癌去世了。
  为了让张希明更快地能适应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家人带着他走遍了武汉的大街小巷,给他配了智能手机。已去世的父母因放心不下他,还特地给他留了一套房子和一笔生活费。那段时间,张希明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去菜场买菜,变着花样给妻子女儿做饭,家务也全包了,晚上还牵着妻子去散步。然而,这样平静的日子过了一阵子后,张希明看着周围的人每天都忙忙碌碌的,他就想再做點什么。
  他多方打听后得知,有几个曾从他手上开后门贷过款的老板,现在生意做得更大了。于是,张希明满怀希望地去找他们。不想,一次次被拒之门外。张希明备感屈辱,心里窝了一团火。于是,他想到了周强。
  周强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东窗事发后,他也被判了10年,但因患有严重肾衰竭,在入狱5年后被保外就医了。如今,听说他在江苏,生意做得很不错。2012年7月,张希明费尽周折与周强取得联系后,带着满腔的希望和热忱去投奔他了。令张希明欣慰的是,这个昔日的兄弟没有忘记自己,极尽热情周到。当张希明提出想跟着他一起做生意时,周强却沉默了。好半晌儿才说:"大哥,不是兄弟我不想帮你。现在生意难做,你也十几年没在外面混了,现在的社会复杂的咧。"周强虽没明着拒绝,但张希明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两天后,周强给了张希明1万元钱,把他送上了回武汉的火车。张希明再次失望而归,天天在家唉声叹气。他心里明白,坐过牢的自己在别人眼里永远低人一等。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可自己这把年纪了,能做什么呢?他想起在苏州时,天天跟着周强跑KTV,加上自己入狱前也是那种地方的常客,对那里的门道了解甚清。于是,他决定开家KTV。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把父亲留给自己的房子拿去做了抵押贷款。哥哥们见他如此执着,也不好再多加阻拦,凑了些钱给了他。经过一系列的装修和布置,2013年6月,张希明的"浓情KTV"正式开业了。甘当保洁员,被拔高的人生落地为安
  开业之初,KTV生意并不好,短短两个月,张希明就瘦了一圈。为了拉生意,他不得不去接近那些不搭理他、看不起他的老板们。主动请他们唱歌、喝酒、打麻将,装出一副大老板的样子,豪迈地买单。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钱都是全家人省吃俭用给凑出来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大家都以为他已经东山再起了,甚至还有些人怀疑,张希明在入狱前就给自己留了一手,他手里有的是钱和资源。于是,他们又和张希明来往起来,还频频光顾他的KTV。一来二去,KTV的生意日渐好转。
  然而,随着生意的兴隆,张希明又开始过上了彻夜不归家的日子。黄静一忍再忍后,终于对张希明发火了:"我等你这么多年,不是想再跟着你荣华富贵的,我就想过点踏实日子。你再这么折腾下去,我就离婚。"看着妻子这么决绝,张希明有点不知所措。但他还是安慰妻子,"不赚钱,拿什么过安稳日子。等我再赚几年钱,一定好好陪你。"
  此时,女儿张婷婷已经大学毕业,在武汉一家私企做策划。以前,她每天下班,都会主动来KTV帮父亲打理生意,可最近她来得极少。直到有一天深夜,张希明疲惫地回到家里,女儿却还没有睡。见他回来,女儿竟严肃地说:"爸爸,你知道吗?有人在你店里进行毒品交易。我想了很久,决定报警。"
  女儿的话如一记重拳打进张希明的心里。他慌张地对女儿说:"婷婷,你先不要报警,这事爸爸会处理的。"女儿诧异道:"难道你知道吗?"面对女儿如针的目光,张希明无奈地点了点头。女儿当即愤怒了:"爸爸,你是坐过牢的人,知道触犯了法律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怎么还铤而走险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店里掺着假酒卖,我想你或许是为了搞好生意,不得已而为之。可现在是毒品啊,一旦被查获,你又要坐牢的。因为你坐牢,有多少同学在背后嘲笑我?逢年过节,别人都是一家人其乐融融,只有我们家冷冷清清,妈妈经常晚上看着你的照片哭。可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怪你,一心和妈妈等着你出来。可你呢?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折腾。我告诉你,我不稀罕这样的钱……"张希明没有言语,任凭女儿哭着,说着。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又把日子过成这样了。
  没多久,婷婷告诉父母,自己要结婚了,对方也是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张希明当即拿出了6万元钱放到女儿面前,"这钱你先拿去买点婚礼要用的东西,婚礼我来安排。条件不好不怕,你爹我会赚钱,不会让你丢面子的。"不想婷婷嗤之以鼻:"我们决定裸婚,不要父母一分钱。"张希明当即勃然大怒,可女儿却说:"你现在是风光了,我可不想哪一天你进去,又闹得满城风雨,我们又成了一个笑话。"
  2015年11月,女儿出嫁了,家里变得空落落的。张希明常常坐在女儿的房间里,看着女儿的照片发呆。他一直觉得自己愧对妻子和女儿,拼了命地想补偿她们,让她们过上好日子。难道自己的选择真的错了?回想曾经,自己就是一个锅炉工,每天干完工作后就可以轻松地回家。日子过得简单,规律。可当上行长后,他的生活就不知不觉地变了。每天想着如何去获取更多的利益,让自己每天都过得很累。反而坐牢后,他才感到轻松。那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早日出去与家人团聚。可现在真的与家人在一起了,他又干了什么?一段时间的冷静后,张希明决定悬崖勒马。2016年5月,他将KTV转让了。好多人都不理解,觉得他放着大把的钱不赚。可张希明知道,这是在解脱自己。见他如此,妻子很高兴,每天拉着他出去买菜、遛弯,女儿回家吃饭的次数也渐渐多了起来。在家休息一个多月后,张希明决定找份工作养活自己。这次他不再好高骛远,开始四处应聘。许多单位见他年纪大又坐过牢,都纷纷拒绝。可他并没有灰心,仍旧一家家应聘。终于,一家小区的物业公司同意聘用他。
  2016年12月,张希明正式上岗了。白天,在飘满落叶、空旷而寂静的小区里,张希明穿着崭新的保洁制服,拿着扫帚、弯着腰认真地扫着树叶。长路悠远,落叶金黄,张希明踏着落叶走过,远远望去,他孤寂的背影显得凄凉无比。在旁人眼里,他也许是卑微的,失落的,但唯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此刻的内心,充满着从未有过的安宁。
  这种简单的工作,接地气的生活更让张希明安心。每月领到了工资后,他会全部上交给妻子,让她安排柴米油盐。虽然他们常常为物价高而抱怨,但这种抱怨也让他感到踏实。也许,他本就不是帅将之才,即使被拔高也没有驾驭的能力,不如当个老百姓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才是明智之举。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所涉及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吕晓娜
 
幽梦周强皇冠行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