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换肝父亲缘何酗酒而亡豪门风暴惊恸三兄妹下
  [前情提要]上期为读者讲述河南省3个年少的富二代,虽然含着金钥匙出生,却从来没有感觉到幸福。因为从他们记事起,爱喝酒的富豪父亲罗世财身体就不好,并时常和母亲杨莲争吵。父亲的病后来演化为肝癌,兄妹仨更是在担心失去父亲的日子里活得如履薄冰。令他们震惊又伤心的是,好不容易换肝成功,且身体逐渐康复的父亲,又突然开始酗酒,并导致病情恶化,于51岁时去世。兄妹仨尚未从丧父的悲痛中缓过劲来,母亲与二伯罗世发之间却又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二伯与母亲矛盾的根源到底是什么?面对已成年的大侄儿的追问,二伯罗世发拿出了一个他所掌握的"惊天秘密"……U盘里的惊天秘密:父亲借酒浇愁有隐情
  罗世发向大侄子罗小明透露的"惊天秘密"就是:罗世财之所以在换肝不久,又疯狂地酗酒,原因是发现杨莲出轨了,且铁证如山!接着,罗世发向罗小明讲述了自己发现"真相"的经过——
  2013年11月的一天,杨莲找到罗世发,问他什么时候付约定的第二笔"抚恤金"。罗世发说还差两个月时间,到2014年1月,他一定准时将钱打给她。
  杨莲走后,罗世发仔细地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没错,这笔钱本来是属于杨莲与3个侄儿女的,他从来也没有想过侵吞。可是,他和杨莲明明约定的是一年支付一笔,她为什么急着要第二笔钱呢?难道家电公司的经营出现了困难?还是公司有其他需要花大钱的地方?带着疑问,罗世发悄然对如今已经转至罗小明名下、由杨莲实际控制的家电公司进行了调查,发现公司的经营状况一切正常,没有出现任何困难,也不存在兼并重组等事项。3个侄儿女的开销,一年到头,最多200万元,不可能有比这更多的花销了。她目前手中的流动资金,除去三弟生前留给她的遗产,加上那1200余万,少说也有两三千万。如今,她又急着催第二笔资金,所为何因呢?
  就在第二笔抚恤金快要交付的前一周,罗世发来到了三弟的公司。在罗家人的要求下,三弟生前的办公室,从他去世后,一直未曾动过。这一次,趁弟妹杨莲到商丘办事的间隙,罗世发来到了三弟生前的办公室。
  坐在三弟曾經坐的椅子上,抚摸着三弟的办公桌,看着办公桌上依然摆放整齐的各种办公用品,罗世发悲从心起,不觉潸然泪下。他随手打开了三弟办公桌左边的抽屉,在最左边的角落处,放着一个浅黄色、约10厘米长的U盘。因为随手带着一个超薄的笔记本电脑,罗世发打开电脑,而后将U盘插进USB接口。
  U盘里装着好几张照片,随着这些照片的一一展露,罗世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原来,U盘里的照片,全是男欢女爱的现场,男的不知是谁,总之不是三弟罗世财;而那女的,分明是自己的弟妹杨莲!
  除了照片之外,U盘里还储存着一段文字。罗世发点开来看,仔细阅读内容,竟是一段记录照片拍摄来龙去脉的话:"……自从我的病确诊后,她外出的次数就越来越多。只有在换肝那段时间有所收敛。换肝成功后,她便故态复萌。说实话,结婚这么多年来,我和她虽有吵吵闹闹,但总体来说感情还算是不错的,我想她不会也不应该做对不起我的事。可她频繁地外出、一接电话就跑出去的行为,却让我不得不产生怀疑。想着此前有私家侦探在我这里揽活,我冲动之下,联系了那个侦探,用10万的高价让他为我办事。不久,侦探拍的照片就送到我的面前,那一刻,我有如万箭穿心……"
  难怪三弟明知换肝后不能喝酒,还不听劝阻天天酗酒;难怪三弟临终前欲言又止,而弟妹却神色尴尬。老实本分的三弟,不想将老婆的丑事曝光,不想让杨莲的形象在3个孩子面前坍塌,所以宁愿独自咽下屈辱,借酒浇愁啊!"三弟啊,你太傻了,不值得!杨莲啊,你真不应该。你害死我的三弟也就罢了,还拿着我给孩子们的抚恤金,去养小白脸,我决不容忍!"
  认定杨莲的出轨间接害死了三弟,并拿着"抚恤金"养小白脸的罗世发,对杨莲的态度急转直下。他决定,不仅停止支付剩余的1600余万抚恤金,还要替3个侄儿女索回已经支付的1200余万。这3000万元,应该由罗家人来代替3个侄儿女掌管,决不能让杨莲这个吃里扒外的女人拿走!
  所以,当杨莲再次向自己索要第二笔抚恤金时,罗世发便向她表明了态度,并指责她不守妇道。杨莲对此坚决否认。两人为此大吵一架后,便开始了长达两年的激烈争斗。罗世发坚持不给钱,杨莲则找人围堵他的医院,矛盾达到了白热化。但为了家族和弟弟的尊严与颜面,罗世发一直没有说出原因。
  听完二伯的讲述之后,罗小明半天没缓过劲来。二伯说的是真的吗?妈妈真的是这样的人吗?爸爸果真是妈妈不守妇道间接害死的吗?罗小明要二伯把照片给他看,罗世发沉吟片刻,说:"那画面太污,你们这些孩子不宜观看。"见二伯如此说,罗小明不便索要。那天回到家后,罗小明脸挂寒霜,杨莲和他说话,他一句也不回。杨莲觉得蹊跷,在吃饭期间不停地追问:"儿子,你是怎么回事?碰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给妈妈说说,兴许妈妈能帮你出点主意。"罗小明眼睛定定地看着母亲,半晌,他从牙缝里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来:"二伯说的那件事,是真的吗?"
  杨莲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正在吃饭的她,将碗筷往桌上一拍,把小儿子罗小清和女儿罗小蕾吓得一哆嗦:"那些乱七八糟的所谓证据,哪里花钱买不到?你信他,还是信你妈?他这人真无耻,想侵吞我们孤儿寡母的财产,就想尽各种办法,使尽各种下流的手段。你想要真相吗?这才是真相!"
  这下,罗小明彻底迷糊了。二伯与母亲,两人都言之凿凿,不像撒谎的样子,他到底该信谁?而母亲与二伯之间的缠斗,又该如何解开?对于20岁出头的罗小明来说,这确实是一道无法破解的难题。放下仇怨握手言和:为了孩子为了明天
  2016年4月,法院不公开审理了杨莲起诉罗世发、索要抚恤金一案。法院认为,《抚恤协议书》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各方均应遵守。罗世发应该履行继续支付抚恤金的义务。至于罗世发反诉称杨莲出轨导致罗世财肝病复发一事,与抚恤金协议不是同一法律关系,法院不会受理,也不会支持的。
  5月初,法院作出一審判决:罗世发应向杨莲支付《抚恤协议书》约定的剩余钱款1600多万元。驳回罗世发的反诉请求。罗世发不服,提起上诉。
  罗小明和弟弟妹妹,在妈妈的强烈要求下,被迫与二伯一家人断了来往。杨莲拿着法院的判决书教育他们:"看清楚没有,法院是支持我们的,理站在我们这边。罗世发一天不还钱,你们就别叫他二伯!"3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又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
  2016年10月中旬的一天,已经念初一的罗小清回家后,把书包往客厅的茶几上一丢,浑身是灰、脸上有几道抓痕的他哭着对妈妈说:"我再也不上学了!"杨莲忙问小儿子出了什么事。罗小清哽咽着说:"同学们都不和我玩,还有人骂我是荡妇的儿子。我气不过,和他们打了一架……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只是以前我都忍了,这次实在忍不住了,所以动了手,还被学校政教处记大过一次。我不想在这个学校待了,我要转学!"望着哭哭啼啼的儿子,杨莲蒙了。这两年来,她为了维护母子4人的合法权益,不惜与丈夫的二哥彻底翻脸,并穷尽手段去讨债。官司是打赢了,可她与罗世发之间争斗的事情,也被一些好事者编成了花边新闻,在街头巷尾流传,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她本人也多多少少听过一些,只是从来没把它当回事。可没想到的是,这些流言蜚语,如今深深地伤害到了儿子,这是她最难接受、最不愿意看到的啊!那段时间,杨莲既自责、内疚,却又不甘心认输。她很茫然。
  与此同时,罗世发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惑。小侄儿罗小清在学校受欺负的始末,他通过大侄儿罗小明有所了解。本来,他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义的,是完全站在三弟留下的3个孩子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可不是吗?万一杨莲真的养了小白脸,那就是个多少钱也填不满的窟窿啊!如果3个孩子的生活得不到保障,教育得不到保障,自己如何向死去的三弟交代?可罗世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好心会办坏事,他与杨莲的争斗持续发酵之后,竟不可避免地波及到了3个侄儿女,这已经违背了自己的初衷啊。
  2017年1月底,罗世荣召集一大家人吃年饭。罗小明征求妈妈的意见,杨莲埋着头说:"你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见妈妈的态度有所缓和,罗小明也没有强求妈妈一同前去,而是带着弟弟妹妹前往大伯家赴宴。
  席上,罗小明特地敬了二伯几杯酒,他劝说道:"二伯,您和我妈妈这样闹个没完没了的,我和弟弟妹妹都好难过。您不念在我们是您侄儿女的分上,总得给我死去的爸爸一点面子吧?"说完,罗小明哭了。罗世荣等人也趁机劝说罗世发,称是是非非谁也说不清楚,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得了,为了孩子,为了未来,要团结起来,和睦起来,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这才是正途。
  听着侄儿一声久违的"二伯",再听听兄长苦口婆心的劝说,罗世发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是啊,弟弟当年没有追究此事,独自咽下了苦水,不就是为了3个孩子的尊严吗?而自己打这场官司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告慰死去的弟弟吗?不也是为了3个孩子吗?自己和弟妹这样无休止的争斗下去,不仅让全家人都卷入了是非的漩涡之中,更是给3个孩子的身心造成了莫大的伤害,这是何苦啊!
  清明节那天,罗世发将一束洁白的鲜花放在了弟弟的墓碑前,伫立良久,他说:"三弟,小明说得对,我再纠缠下去,九泉之下的你也不会原谅我的。为了孩子,为了明天,天大的仇怨,我也要放下。你放心吧,我这就去撤诉。"很快,罗世发便宣告撤诉,并积极归还剩余的"抚恤金"。
  截至目前,罗世发已经将1600余万,分别打入了杨莲与罗小明的账户。当罗世发将最后一笔抚恤金打入杨莲的账户后,她特意将他单独约出来喝茶。这对此前见面分外眼红的亲人,如今又恢复了昔日的友善。罗世发告诉杨莲,自己的态度过于粗暴,希望她看在他是一心为3个孩子的分上,不要计较。面对二哥的道歉,杨莲的眼眶红了,她向他保证:"二哥,你放心,我杨莲绝不是那种吃里扒外的女人。我一定将这些钱全部用于3个孩子身上,让他们健康快乐地成长……"
  这场亲情对峙,最终以握手言和的方式收场。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系化名,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罗世发在发现弟媳出轨的"秘密"之后,不仅中止了履行《抚恤协议书》的义务,还索要此前已经支付的抚恤金,理由就是弟媳"不守妇道",伤害了罗家人的感情。但事实上,出轨与否,是道德层面的问题;而《抚恤协议书》的执行,则是法律层面的问题。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杨莲出轨了,如果其丈夫明知此事,而放弃对她进行道德上的谴责,那么,其他任何人都无权就此事对她进行声讨和权利主张。令人欣慰的是,当事双方在亲友的劝说下,最终抛弃前嫌,握手言和,这是所有人都乐于见到的最好的结果。
  编辑/戴志军
 
浩然抚恤金二伯侄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