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云南爆炸案背后的癫狂预留的儿媳要高飞
  2017年1月,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故意杀人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审的判决,等待罪犯严继昌的将是十四年有期徒刑。严继昌在亲友眼里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可就是这个老实人,却用自制的炸药将一对母女炸成重伤,震惊当地。
  原来,案发5年前,严继昌与单亲妈妈王莲香同居。他看中了她14岁的女儿唐果,想将其培养成儿媳。他与王莲香达成"协议",等唐果成人,便嫁给他的儿子严俊,父子俩到时与王莲香母女一起办理结婚手续。然而,五年后唐果考取了大学,原本风平浪静的一家变得波涛汹涌——为儿子栽培媳妇:煞费苦心当继父
  严继昌,1964年12月出生于云南省曲靖市郊,以做电焊工维生。22岁时,他与当地女子陈芳结婚,次年生下儿子严俊。孩子出生后,夫妻俩常因经济拮据爆发争吵。严俊4岁时,不堪重负的陈芳与严继昌离婚远走他乡。严继昌既当爹又当妈,把儿子抚养大,可严俊却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
  2005年7月,严俊从中专毕业后,在曲靖做了一名电器维修员。他性格内向,一直没交女朋友。严继昌发动亲友给儿子介绍对象,可都相亲无果。
  2010年10月的一天,严继昌和幾个好友一起喝酒,谈起自己的儿子,他说自己太穷害了孩子。一个朋友给他出主意说,别人养大的姑娘看不起他的儿子,如果是他亲手养大的姑娘,就不会看不起。见他一头雾水,朋友点化他:找一个离异或丧偶、带女娃的女人成家,待对方的女娃长大成人后,再给他做儿媳妇。严继昌觉得这主意不错,可到哪里找这样一对母女呢?在场的另一个朋友说,他有一哥们前年出车祸死了,留下妻子和一个独生女儿。如果他愿意,可以帮他牵线。严继昌当即同意了。
  这对母女就是王莲香和唐果。严继昌对王莲香感觉一般,但王莲香上初中的女儿唐果出落得亭亭玉立,严继昌暗自欣喜,觉得儿子一定会喜欢上她。最终,严继昌愿意与王莲香交往,前提是唐果长大后,要嫁给他儿子严俊。王莲香的丈夫去世后,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她为了抚养女儿,到处打零工,日子过得艰辛。她想找个依靠,也乐意与严继昌交往。她承诺等女儿20岁时,就把她嫁给他的儿子。
  2011年初,严继昌搬到王莲香家与她同居,并对唐果承担起继父的角色。为了多赚点钱,他到当地一个私人矿山从事爆破工作,把冒着生命危险赚来的钱,都交给王莲香安排生活。家里的脏活累活,他几乎都承包了。有什么好吃的,严继昌都要让唐果先吃。严继昌的付出感动了唐果,开始改口喊他"爸爸",严继昌看成是未来"儿媳"在喊他,感到生活有了奔头。王莲香催促他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不急!等唐果长大后,我们父子一起带你们去领结婚证,那样才是双喜临门。"严继昌说。
  严继昌经常让严俊到家里吃饭,故意让他多接触唐果。单纯的唐果也没多想,亲热地叫严俊为"哥哥"。严俊认为唐果的热情是喜欢自己的表现,他用自己工作挣来的钱,给唐果买学习用品和衣服。
  对这一切,只有唐果被蒙在鼓里,她感谢继父的辛劳,还有哥哥对她的照顾。她学习很刻苦,初中、高中几年里,都保持着前五名的成绩。2015年8月,唐果考上了曲靖一所大学。
  唐果成了大学生,严继昌高兴之余又很担心,他对王莲香说,干脆将约定之事挑明。王莲香说,再怎么急也得等女儿大学毕业才能履约。送唐果上大学时,王莲香叮嘱唐果20岁之前不能谈恋爱,唐果答应了,严继昌稍稍放下心来。然而,唐果长相出众,上大学不久就有几个男同学热烈追求。大一圣诞节,她接受了同班同学王飞的表白。王飞英俊阳光,父母都是公务员,两人成了一对校园情侣。昔日约定如何履行:"儿媳"上大学另觅男友
  2016年1月放寒假,热恋中的唐果和王飞经常出去见面,很晚才回家。王莲香看出女儿的异样,一次,她拦住外出的女儿说:"唐果,你有事瞒着我?"唐果一下子脸红了,在母亲的反复追问下,唐果羞涩地承认自己在恋爱,要去跟王飞见面。
  "唐果,妈不该再瞒着你了。其实,你爸爸当初来我们家,是另有想法。他和我一直没办结婚手续,就是等你长大后,他们父子和我们一起去办理结婚手续,这是我们当时的约定。"王莲香说。唐果惊得跳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我一直把严俊当哥哥!"她面红耳赤,"这事,严俊知不知道?"王莲香点了下头,再也不吱声了。唐果想着"哥哥"之前对她的种种照顾竟另有内情,不由情绪崩溃。
  冷静下来,母女俩开始想对策。王莲香让女儿先瞒住严继昌,找机会带王飞前来给自己先看看。
  几天后,趁严继昌父子不在家,王莲香让唐果带着王飞来到家中。王莲香见王飞长得很帅气,说话时总是看着女儿,又听说他父母都是干部,心中十分满意。但她没让王飞久留,让他吃完饭赶快回家。
  这之后,处于热恋中的王飞经常来找唐果,王莲香不好强加阻止。这时,严继昌已离开私人矿山,改在城里一个建筑工地打工,日晒雨淋,同样很辛苦。几天后,王飞来找唐果,碰到了提早收工回来的严继昌。他想在"准岳父"面前好好表现,主动与严继昌聊起唐果的事。严继昌看出一旁的王莲香和唐果神情异样,心里便明白了。
  唐果知道一场风暴即将来临。果然,王飞刚走,严继昌就质问王莲香这男生是怎么回事。王莲香自知理亏,一时语塞。"爸爸,他是我同学,也是我的男朋友!"唐果小声说。"你男朋友?你妈答应过我,你长大后只能嫁给严俊!"严继昌气得把手举起来想打唐果,但最终巴掌没有落下来。
  唐果的眼眶红了:"爸爸,我一直把你当亲爸爸看,把严俊当亲哥哥。"无论她怎么解释,严继昌根本不听:"你不嫁给我儿子,我来你们家干什么?当年说好的,我来养大你,你长大后嫁给严俊!不信你问问你妈!"一旁的王莲香没有争辩。
  第二天,严继昌去工地后,唐果哭着责问母亲:"妈妈,我当年那么小,你怎么就能答应这事?"王莲香流着眼泪说:"都怪妈妈那时太糊涂了。"母女俩想不出对策,又不敢告诉王飞。
  几天后,王飞来找唐果,竟被严继昌赶出家门:"我劝你离唐果远点,唐果是我儿媳妇,你给我小心点!"王飞大为吃惊,离开后给唐果打电话、发短信,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唐果没有作出回应。
  此后,严继昌也不去工地打工了,在家里盯着母女俩。在严继昌一再威逼下,一向乖巧懂事的唐果冲严继昌吼道:"我这辈子不成家,也不会嫁给你儿子!""好啊,我在你们家做牛做马,你现在翅膀硬了,就恩将仇报了!"严继昌大怒。
  事后,想到继父几年来对自己的疼爱,唐果也不忍心让他生气。她觉得解铃还需系铃人,便主动去找严俊。她坦率地说:"我一直将你当亲哥哥看待,现在,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希望你谅解。"严俊十分心痛,他没敢告诉唐果自己一直在等她,又不甘心自己喜欢了四五年的"妹妹",被别人突然抢走。他红着眼眶说:"我们试一试都不行吗?"
  唐果坚决地摇摇头:"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哥哥!"
  唐果的话,打破了严俊的幻想。他强忍痛苦说:"唐果,我会尝试去说服爸爸。"
  唐果感激地点点头。
  之后,严俊找到父亲,称他不喜欢唐果,让他不要再逼唐果嫁给自己。"什么?你不喜欢唐果,有本事你找个女朋友给我看看!"严继昌吼道。严继昌觉得奇怪,逼问儿子,严俊承认唐果来找过他,表明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严继昌气得直跺脚:"这对母女合伙欺负老实人,我不会放过她们的!"一声巨响:说好的双喜临门悲惨落幕
  看着儿子离去时落寞的背影,严继昌不禁心如刀绞。而王莲香因女儿的态度心有愧疚,多次表示自己愿意和他结婚,但女儿的事情她做不了主。她一次次哀求严继昌,严继昌均生硬地表示:除非唐果答应嫁给严俊,否则一切都免谈。
  两人不断争吵。一天,严继昌气急之下,狠狠地甩了王莲香一耳光,摔门而去,和在城里租房住的儿子挤在一起住。看到儿子的同龄人都早已结婚成家,严继昌把怨恨都集中到王莲香母女身上。
  2016年春节,两家人第一次没在一起过。春节后,唐果回到学校,对王飞讲明了事情的经过,王飞不再计较,甚至要唐果劝她母亲离开严继昌。
  而严继昌三番五次地回到那个熟悉的家闹,与王莲香关系进一步恶化。
  3月8日,唐果放假回到家中,得知严继昌一直在纠缠此事,她向学校请了两天假,又讓母亲向社区干部求助,请求调解。第二天,社区干部把双方叫到一起调解。一开始,严继昌仍坚持要唐果嫁给严俊。社区干部说,唐果的婚姻只能由她自己作主。见自己的主张得不到支持,严继昌又提出:这几年他付出太多,王莲香得赔偿自己16万元劳务费;另外,要求唐果赔偿严俊2万元青春损失费。唐果表示愿意等她大学毕业工作后分期偿还这些钱,但严继昌不同意,要她们立即拿钱。最终,调解没有成功。想着自己几年来的辛苦付出,不但没给儿子办成婚事,反而挨了干部一顿批评,严继昌越想越窝火,决定报复王莲香。
  案发后,据严继昌交代:当夜,他拿出自己前几年在矿山从事爆破时,收集保存的硝酸铵炸药,插上雷管和引线后,带着它们回到他和王莲香的家。
  此时,已经凌晨3点。严继昌悄悄来到一楼自己与王莲香的卧室窗外,将自制好的炸药小心翼翼地放在窗台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引线,迅速离开。
  不一会,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爆炸发生了!火光冲天,睡梦中的人们被惊醒,冲向现场救人,并打了110和120。民警和急救人员先后赶到,躲在不远处黑暗中的严继昌,看到母女俩被抬上救护车,他恐惧又后悔。他原本只想报复王莲香,不想伤害唐果,哪知唐果没回学校。当天早上,严继昌向警方投案自首,随即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3月底,严继昌被批准执行逮捕。
  案发当天凌晨,王莲香和唐果被炸得面目全非,被急救车送到当地医院后,医生发现王莲香的右手被炸飞,陷入深度昏迷,当即下了《病危通知书》。唐果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右眼几乎完全脱落,右眼球被炸碎,眼科专家迅速研究治疗方案。
  王莲香除右手被炸毁截肢外,双眼几乎全被炸瞎,双耳听力严重下降。唐果的右眼虽经医生全力医治,最终还是没能保住。
  爆炸案发生33天后,母女俩相继出院,因家里房屋被炸毁,她们暂住到亲友家中,身心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和煎熬。
  2016年11月,当地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后认定:严继昌以爆炸的方法,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严继昌尚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前,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据此,严继昌一审被法院认定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赔偿两名受害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6万元。
  一审判决后,严继昌不服,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自己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因此应判故意伤害罪。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只是由于犯罪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并未导致两名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2017年1月,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悲剧发生后,严俊非常震惊和痛苦,他拼命打工赚钱,想日后给唐果整容,为父亲赎罪。目前,王莲香因右手截肢,双眼及双耳几乎失明、失聪,生活不能自理。而唐果在案件发生后无奈退学。她不解:为什么这样的悲剧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编后]单亲爸爸煞费苦心,给内向的儿子栽培儿媳,其心可悯,做法却欠妥。因为孩子的恋爱与婚姻,是最没有可能预定和强加的。本来,在把继女培养成大学生、并有了满意的对象之后,加上儿子本人也想通并苦苦劝说,严继昌可以尝试尊重孩子的意见,让事情往良性方向发展。然而他出于内心的纠葛和失衡,始终放不下所谓的"约定",不惜用极端的手段报复,毁灭两个家庭,可悲可叹。
  王莲香也是这起悲剧的关键人物。作为单亲妈妈,为了改变不幸的命运,她把自己与女儿的婚姻与未来捆绑在不爱的人身上,无异于埋下了定时炸弹。愿天下父母以此为鉴。
  (因涉及隐私,本文除严继昌以外,其余人物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罗婷
 
滇剑王飞儿媳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