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扼住命运的咽喉深圳残友五兄弟战旗猎猎创业路
  郑卫宁是需终生输血的血友病患者,且年轻时致瘫。他用母亲留下的30万元,在家里聚集起一群病友,把一个"电脑兴趣小组",打造成著名的软件集团,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五次接见。郑卫宁还在哈佛论坛强势发声:"用自己的行动改变命运!"
  郑卫宁带着一群被世界抛弃的人,创造了怎样的奇迹?他和伙伴们又经历了怎样的炼狱?血友病大哥的猎猎战旗:聚焦起一群创业病友
  2011年秋,刘勇即将援疆,一去就是5年,集团董事长郑卫宁坐在轮椅里为他送行:"西行漫漫。盼你做出成绩,并多多保重自己!"
  刘勇眼含泪光:"请董事长放心,我不会给大家丢脸。"两双手紧紧相握,如同他们初相识……
  郑卫宁,1955年出生在大连,后随从军的父母来到湖北省武汉市。他是先天性血友病患者,不能摔跤、擦碰,只要破皮,就会血流不止,以至昏迷死亡。
  血友病患者需终生输血。对郑卫宁来说,死亡与恐惧的阴影与生俱来,他不能上学,只能在家拿着哥哥的书看。等他长成一个英俊的青年时,他又因此病而致瘫,青春被囚禁在一个小小的轮椅中。
  1976年,郑卫宁进一家工厂当学徒,与同车间的张春珍相恋结婚,生了一个女儿。1995年,郑卫宁父亲去世后,母亲陪儿子一家到深圳定居。深圳是当时唯一实行义务献血的城市,输血安全性高。当时深圳的政策是购房入户,郑卫宁用12万元买了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换了三个户口。
  1996年,母亲因病去世,郑卫宁心中的顶梁柱倒了!一天,他一次吞下3瓶安眠药,竟没死成,药是假的。后来,他两次从轮椅里下来,双手攀住阳台,想跳楼自杀,却没力量爬上阳台,妻子强行把他抱下。郑卫宁大哭,他连自杀都比正常人艰难。
  妻子给郑卫宁买了一台旧电脑。思来想去,郑卫宁打算用母亲去世留下的30万元,在家里搞一个"电脑兴趣小组",找一群同病相怜的人创业。
  1997年的一个夏日,郑卫宁找到在深圳一家麻将馆做义工的刘勇。刘勇身高仅1.3米,正佝偻着身子,往暖瓶里倒开水。听说郑卫宁来找他的目的,他立即放下水壶,从放杂物的角落里,抱出一台捡来的旧电脑,放在三条腿的桌子上。他双手严重变形,打字却飞快,一分钟可打270个字。郑卫宁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兄弟,我自杀了三次都没死,既然死不了,咱就换个活法如何?"刘勇望着郑卫宁充满期待的眼神,红着眼眶说:"大哥,行!"
  刘勇比郑卫宁小18岁,出生于甘肃兰州第一军区医院。小时因贪玩,他掉进地窖里,摔断脊柱,体内装了两块钢板、32根钢钉、一根钢丝和两根弹簧。医生从他身上取了两根肋骨,支撑脊柱。刘勇术后机能改变,才变成现在的模样。他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他不愿成为家人的包袱,学会电脑打字后,到打字公司上班,打字公司破产,他到麻将馆做义工,麻将馆管一顿午饭。其间,刘勇到邮局申请报刊亭,工作人员嚷道:"快滚!你这样的小矮人开报刊亭,深圳的市容还不让你给毁了。"刘勇强忍着泪水发誓:"我一定要改变狼狈的命运!"如今,这样的机会来了!刘勇征得母亲同意后,第二天就住进了郑卫宁的家里。半个月里,他每天趴在电脑前,通宵达旦,终于做出一个精致的网页。
  郑卫宁格外惊喜,又找来另外三个创业伙伴钱斌、麦剑强、萧文卿。其中,钱斌身患食道癌,麦剑强下身瘫痪。这群被世界淘汰的病友们分头行动,往大街小巷的电线杆上贴广告,帮人组装电脑,筹建"中华残疾人服务网",哪怕只是几十元的生意,他们也如获至宝,边学边干,拿命运祭旗,让沉淀多年的生命热血沸腾!家里的三间居室里,一下子集中了20多个残疾人吃住、工作,张春珍成了他们的"后勤总管"。
  1999年,刘勇斩获深圳网页制作总冠军;2000年3月,他再获广东省总冠军,同年5月,获全国亚军,8月,在欧洲布拉格网页制作比赛中,刘勇荣获世界第五。郑卫宁给大家鼓劲:"志存高远,残友是有希望的!"刘勇等伙伴们也信心爆棚。他们一干就是6年。2007年,郑卫宁出任深圳市残友软件公司董事长,刘勇任总经理,公司实行股份制,出现井喷式发展。2010年,刘勇与吴洪梅相恋结婚,爱情给他注入了更大的能量。
  2011年,"残友"发展成拥有一家基金会、15家高科技福利企业的集团公司。就在這年秋,刘勇要求援疆,为少数民族培训残疾人。妻子陪他去新疆。郑卫宁给刘勇送行时,满含期盼和不舍……生命非同寻常的炼狱:兄弟一个都不能倒下
  刘勇到了新疆喀什,那里海拔1700多米,刘勇因心脏术后移位,心率远远超出常人。晚上睡觉,他心脏跳得厉害,妻子帮他插管子吸氧,前后用坏了3台吸氧机。因为缺氧,刘勇几次被抢救过来。每次,他都叮嘱妻子:"不要告诉郑总。"
  2012年7月,喀什突发沙尘暴,尘土进入刘勇的呼吸道,导致他喘不过来气,嘴唇发紫,眼睛严重充血,头痛难忍。妻子把刘勇架上车,送往喀什当地医院。刘勇脑子清醒,却语无伦次,被直接送进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如果再晚些送来,会引发心脏等其他器官的病变,后果不堪设想。15天后,刘勇被转入普通病房。一天深夜,他突然打电话给郑卫宁:"现在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有人想杀我。"郑卫宁对刘勇说:"你快点叫护士。"护士对郑卫宁说:"病人缺氧,说胡话了。"
  经过治疗和妻子的精心护理,一个月后,刘勇出院。他马上组织培训电脑设计、软件制作等工作。
  2012年10月,刘勇的女儿在喀什出生,他给女儿取名"刘疆瑗","瑗"寓意碧玉,而和田玉闻名天下,女儿就是刘勇心头的一块玉。刘勇去新疆后,郑卫宁要操心的事多了。他已年近六旬,身体不堪重负。每输一次血,他就需要两瓶德国转基因凝血因子,其间他曾大出血,被送往医院紧急抢救。醒来后,在律师的见证下,他留下遗嘱:将自己在集团的90%股份和集团分公司51%的股份,全部捐给郑卫宁慈善基金会。
  2012年底,"残友"有了两大喜讯:一是通过了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软件成熟度CMMI级认证,成为全球唯一获此殊荣的中小企业;二是英国社会企业联盟为残友集团颁发了"2012年度国际社会企业"大奖,全球共5家,残友是中国唯一的一家。
  世上的事,常常悲欣交集。2013年秋,张春珍因长期患抑郁症跳楼自杀。郑卫宁崩溃了,已出嫁的女儿把他接到自己家里,他整天不说话。三个月后,他获得第四届"中国消除贫困奖",恍悟要把残疾人就业的事业做大,他必须振作起来。
  2015年4月,郑卫宁准备飞赴甘肃,推广云客服,突然消化道大出血,头晕、休克,被送到深圳北大医院抢救。医生诊断郑卫宁患了胃癌,血色素只剩4.8克,距离4.5克的死亡线近在咫尺。
  这时,郑卫宁已第二次结婚,并有了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第二任妻子痛哭失声,郑卫宁安慰妻子:"我命硬,没那么容易死!"5月9日,他胃被切除了五分之四,连接食管的贲门也被切除了。考虑到旗下有两个上市公司,其中一个上市才两个月,若是对外界宣布自己的真实病情,会影响股价,郑卫宁在微信上说:"胃溃疡出血,实施切除手术。"化疗需10个月,好多人预言郑卫宁坚持不下来。第四次化疗时,他连喝水都吐,浑身无力。刘勇在新疆打电话鼓励他:"董事长,大家都需要你!"郑卫宁不得不振作起来,并要刘勇回深圳。刘勇本打算再支边5年。在5年里,他已培训1200多名少数民族残疾朋友,让他们成了电脑技术人才,有的到深圳加入残友集团,有的就在新疆当地就业。而今,考虑到郑卫宁重病缠身,他携妻女回到深圳。
  这时的刘勇,因手术留下的后遗症,加上在新疆5年的辛苦,也不得不坐上了轮椅。两位创业者在病床前见面,郑卫宁见刘勇更加黑瘦,说:"你回来了就好,我们谁都不能倒下!"刘勇见郑卫宁老多了,含着眼泪说:"希望大哥早日康复!"
  刘勇重新出任"残友"集团总经理。郑卫宁终于能够在医院安心化疗。他只能半躺半坐着吃饭、睡觉,一旦平躺,吃的东西或胃液就会流到气管里,把他呛得痛不欲生。妻子睡在旁边的一张行军床上,只要听到他发出一点动静,就马上起床查看。她用麦片煮鸡蛋,或是熬点小米粥,一勺勺喂他。
  2016年2月,郑卫宁的化疗终于结束。他每月定期体检,病情终于稳定。60岁还有人生"第二春":哈佛论坛强势发声
  2016年7月,郑卫宁拖着病体上班,他心里清楚,只要伙伴们看到他,大家就会心安。
  郑卫宁对生命有切肤之痛,不抛弃任何一个为公司付出了心血的职工。李虹老家在浙江省衢州市,毕业于北大物理系,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行动极为不便,求职屡屡受挫。2001年,郑卫宁将走投无路的李虹招进公司,给他提供了一个事业发展的平台,李虹接到的第一个大单是5万元的软件制作,他顺利完成任务。后来,他在事业上更有许多杰出表现,郑卫宁把他视为"天才"、"功臣"。
  2005年12月31日,刚刚结婚的李虹发病,他瞒着郑卫宁,仍坚持带病工作,5分钟就要趴一会。郑卫宁将他带到医院,医生火了:"你怎么这么没人性?你知不知道他心脏右心室已经贴住肋骨了,因为被挡住,心脏都快不能跳了,这样的人,你还让他工作?"李虹立即被送往重症监护室。
  郑卫宁赶紧跑社保局询问政策,工作人员解释:"如果员工只工作不到5年,你们给他多发几个月的工资,就可以辞退了。"郑卫宁愣了。李虹一天都离不开药,一旦没了工作,回去几个月就会死去。难道只能让他父母拿一个担架,把李虹抬回家,任其自生自灭?不能!他得把李虹养起来。
  郑卫宁一夜未眠,用创始人的特权,要求在集团实行退养制度,规定两条:一是只要有一个残友说不干,可立刻进入退养制;二是进入退养制后,可每月享受其在集团工作时拿过的最高月薪。
  因为有了退养制,李虹回家后,仍享受每个月3600元工资,至今,他还活得很好。在残友集团数千名员工中,目前进入退养制的也只有几十人,最高的每月生活补助5000元,最短的工作年限为4年,最长的8年。这个举措使企业有了更大的凝聚力,让公司实现了更多的利润,因为这是一个激励机制。员工们把一生托付给"残友",在"残友"的大家庭里,没有谁抛弃谁,爱是同受苦难,同享荣光。
  因为自己九死一生的经历,郑卫宁有深深的悲悯情怀,他想对自己身边的人好一点,因为下辈子不一定再见。"残友""五元老"中,除郑卫宁、刘勇之外,萧文卿已因病去世,钱斌因食道癌病退,在家無聊,多次请求上班获批,做了出纳,每天高高兴兴地往来于单位和银行之间;麦剑强是上市的"残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郑卫宁前半生受尽不能就业、不能实现自我价值的痛苦,后半生通过创业,不遗余力地推动残疾人融入主流社会,与健全人一同分享社会发展的红利。他自己还担任了深圳市政协常委,拥有"中国慈善行为楷模"、全国劳动模范等众多荣誉头衔。
  如今,"残友"作为一家高科技集团,已在深圳、郑州、上海、海南和港澳台开办了几十家分公司,数千名员工中,有95%是残障人士。很多健全人甚至调侃:"要想进入‘残友,必须先用斧子砍掉一条腿。"
  2016年底,郑卫宁来到美国,在著名的哈佛学府,他发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讲。演讲中,他提到自己最喜欢的一部书、美国作家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他对台下哈佛的师生们说:"你们肯定比我更熟悉海明威《老人与海》里的老渔夫圣地亚哥,他在海上一连八十四天没钓到一条鱼,但他不肯认输,在第八十五天终于钓到一条体重一千五百磅的大马林鱼。大鱼拖着船往海里走,老渔夫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武器,在经过两天两夜的海上搏斗之后,他终于杀死了大鱼,但许多鲨鱼立刻前来抢夺他的战利品,他又一一杀死它们,到最后只剩下一支折断的舵柄作为武器。老渔夫有一句话‘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
  我就像海明威笔下的这个老渔夫一样,也经历过九九八十一难,但我不像他那么孤独!我有亲人、伙伴们和我一起战斗,我们不仅没被打败,而且战胜了所有的噩运,战胜了自己,创造了奇迹!"
  在演讲的最后,郑卫宁充满激情地呼吁:"全世界的残疾人联合起来,用自己的行动改变命运!"那一晚,整个哈佛校园都被郑卫宁和伙伴们的创业故事深深地打动了。
  编辑/王晖
 
陈克刘勇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