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天下掉下个私生子古稀富豪晚景有恙
  2017年9月2日下午,本刊接到沈阳市亿万富翁王冬的求助电话,诉说了他的困境——
  由于妻子和儿子移民美国,王冬一个人留在沈阳做生意,因为寂寞,他跟一个歌厅小姐发生了性关系,导致其怀孕生子。小姐敲诈了他1000万后,将儿子塞给了他。这个私生子,比王冬的孙子还小2岁。大儿子得知他的丑事后,宣布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妻子选择了原谅,跟他一起抚养孩子。
  可怜夫妻俩都年近70岁,却要养着这样一个嫩伢,受尽了白眼,更让他们忧心的是,或许夫妻俩去世了,孩子还没有成年,谁来照顾他呢?妻儿移居美国:亿万富翁与小姐一夜情
  1986年,王冬从某部转业到辽宁省沈阳市,开了一家经贸公司,生意红火,后来公司资产过亿。
  2006年,王冬花5000万元买下了美国新泽西州一个庄园,一家三口移民到美国。不过,王冬的生意在国内,他仍然留在沈阳做生意。
  2008年,王冬的儿子博士毕业后,娶了一个华裔女孩。第二年,王冬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孙子。
  2010年10月1日,王冬邀几位客户在沈阳王朝大酒店吃饭。王冬为了生意,舍命陪君子,酒后借着醉意进了歌厅。为了尽兴,他给所有朋友安排了小姐陪唱。陪王冬的小姐见他出手大方,对他百般撩拨。妻子长年不在身边,王冬处于寂寞期。在小姐的撩拨下,他终于把持不住了。
  小姐领王冬到中街的宾馆开了房。在激情中,王冬告诉了小姐他的身份。小姐说她叫陈美,21岁,老家是黑龙江省绥化市农村的,来沈阳闯荡3年了。
  王冬没有想到的是,他的麻烦开始了……
  2011年5月,陈美挺着大肚子找上门来了。她喜滋滋地告诉王冬说:"王总,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快生了!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我自己養着!"
  王冬一听,头都要爆炸了。等平静下来后,他轻蔑地说:"你说你肚里的孩子是我的,有什么可证明?像你们这样的人,今天这个睡,明天那个睡,鬼知道是谁的?你拿这来敲诈我可不好使,你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你信不信!"
  没想到陈美根本不害怕,趾高气扬地说:"你他妈的播完种就不管收啦!你敢耍赖,我就敢告你,你是大富豪,有妻儿,我让你臭名远扬!我告诉你王冬,我虽然是歌厅小姐,但没有与别人上过床。如果你不承认,孩子生下来可以做亲子鉴定……"
  原来,陈美跟王冬发生关系后,因为家里有事,就回去了。不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陈美是陪唱小姐,平时并不出台,近来只跟王冬发生过关系,孩子是他的无疑。想到王冬是亿万富翁,怀上了他的孩子,他肯定要负责的。
  为了掩人耳目,陈美没有在村里呆,而是在县城租房子住。等到月份大了,她才来找王冬……
  听陈美这样一说,王冬心里有点发毛,万一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如果真生下来了,比自己在美国的孙子还小两岁,这消息传出去怎么有脸见人?
  王冬问陈美:"你找我想怎么办?"
  陈美:"你看着办,我把孩子生下来就行!"
  王冬的语气软了下来,跟陈美说:"这样吧,你空口无凭,我们去做一个羊水穿刺DNA,如果孩子真的是我的,你要什么补偿,再谈。"陈美马上同意了,提出费用由他垫付。突然冒出一个私生子,亿万富翁蒙了
  结果,经过羊水穿刺DNA鉴定,胎儿真的是王冬的。这下,王冬无法抵赖了。
  王冬要求陈美去引产,陈美索要100万补偿。
  王冬一听不乐意了:"太多了!怀孕几个月就要100万,你把我当银行啊?不给!"
  陈美气得拉开他办公室的门,站在走廊上大喊:"王冬在歌厅搞小姐,小姐怀孕啦!"
  面对这么泼辣的陈美,王冬急了,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关上门,说:"别叫了,我给你100万!"
  拿到钱后,陈美当天就回家了,在列车上给王冬发了一个短信:"我回去就做引产,你放心吧。"
  王冬小看了陈美。她带着100万回到老家后,在县城买了一套三居室,让父母亲住了进去。
  这时,陈美怀孕已经8个月,引产有很大的危险。她跟父母商量后认为,肚里的孩子就是一棵摇钱树,只要把孩子生下来,王冬不可能不要亲骨肉。
  2011年8月,陈美在县医院生下了一个8斤重的男婴,取名为王小勤。
  12月份,就在王冬差不多要忘掉跟陈美的风流事时,陈美一家决定把孩子送回王冬身边。
  这天,陈美抱着儿子,跟父母一起来到沈阳。
  一家四口见到王冬后,陈美把孩子递到他怀里:"这是我们的儿子,你看看,长得多像你啊!"
  王冬愣了,不知如何是好。陈美父母见状,马上解释道:"月份太大了,引产很危险,我们就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孩子我们养着,这次来只是报个喜,让你看看。之后,我们不会来找你。养孩子,从小到大,上大学,娶媳妇,买房,看看得多少钱,拿到钱我们就抱外孙回家。"
  王冬见状哭笑不得,60岁了,一个风尘小姐给他生了孩子。这一切,真的太荒唐了!
  陈美说:"这是你的亲骨肉,现在你老婆、大儿子都不知道,你好自为之。儿子落地,就有继承权,你现在处理明白也行,你上亿资产,给儿子十分之一,1000万,儿子的一切事就不用你管了!"
  王冬不愿当场给答复,当天安排陈美一家住进了沈阳红旗广场的友谊宾馆。
  第二天上午,王冬找到公司的法律顾问平斯文律师商量对策。律师说,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私生子与婚生子拥有同等继承权利。
  王冬听了律师的解释,无奈地说:"事已至此,看来我只有答应他们的要求了。"
  当天,王冬让律师起草了一份协议,同意付陈美1000万作为儿子王小勤的抚养费用和继承的财产;此后,王冬不再支付陈美母子任何费用。
  双方签字后,王冬让财务给陈美汇了1000万元,陈美一家人带着孩子返回了老家。
  私生子回归:古稀富翁既当爹又当妈
  陈美很年轻,不可能不找对象。然而,陈美有儿子,真找了男朋友,根本瞒不住对方,没有谁能接受她有私生子的事实。
  陈美接连处了几个对象都黄了。而且,她有私生子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大家都知道了……
  为此,陈美很烦恼,加之母亲患病了,她决定把孩子送回给王冬。
  2012年12月的一天,陈美带着1岁多的儿子来到沈阳。这一次,她没有跟王冬碰面,只是把孩子和一包孩子的衣服放在保安室,留了一封信,诉说了自己的痛苦,托王冬照料好孩子……
  见到长相酷似自己的小儿子,已经65岁的王冬真是又喜又惊。他打陈美的电话,关机。
  第二天,王冬开着车带着儿子,找到陈美的老家,邻居说她家早就搬县城居住;陈美只有一个姐姐,嫁到四川去了,沒人知道她的地址和电话。
  王冬找到县城,找到陈美一家居住的小区,才知道他们早把房子卖掉了,不知搬去了哪里。
  直到此时,王冬才意识到,陈美是下了决心要将孩子塞给他了,很有可能去外地安家了。
  无奈,王冬只好带着孩子回到沈阳。
  王冬不敢让远在美国的妻儿知道。为了照顾孩子,他只好去劳动市场请回一个40多岁的保姆。
  这个保姆照顾孩子细心,但是有一个缺点:嘴碎。她当时打听了孩子的来历,王冬语焉不详。
  然而,不到一个月,小区里很多人就知道了王冬跟别人生了一个儿子的事。王冬回到小区,感到有人在后面指指点点,同一个门道的一个女邻居,跟王冬很熟,有一天跟他说:"王大哥,这孩子的妈妈太狠心了,孩子这么小,就不要他了啊!"
  王冬这才知道大家都知道了,面红耳赤。
  王冬生气地将那个中年保姆辞退了,另换了一个年轻保姆,并搬家到另一个小区。
  年轻保姆责任心不强,而且不善于哄孩子,偏偏1岁的王小勤既淘气,又体质差,经常生病。孩子一病,小保姆就给王冬打电话。
  王冬不管是在开会,还是在商务谈判,接到保姆的电话,就得往家里赶。
  有一天,王小勤高烧引发肺炎,咳血,王冬在医院衣不解带地守了三天三夜……
  王冬觉得小保姆太不靠谱了,只好又换了一个保姆,前后换了4个,每个都没有干多长。
  有一天,王冬正在跟妻子李兰和孙子视频,王小勤忽然跑了进来,抱着他的大腿想往上面爬。
  李兰好奇地问怎么有个小宝宝?王冬吓了一跳,急忙把王小勤抱了出去,交给保姆,回头跟妻子解释说,是邻居家的孩子,特别可爱。
  李兰没有多想,以为丈夫是爱心泛滥,笑着说:"你这是想孙子想的吧,看见小孩子就要逗逗。"王冬尴尬地连连称是,糊弄了过去……
  王冬时刻担心妻子和儿子、儿媳知道他的丑事,压力极大。照顾孩子严重地分散了王冬的精力,渐渐地,公司销售出现困难,资金回流难,继续下去,公司面临破产危机。王冬心力交瘁!
  最郁闷的时候,王冬一度抱着孩子上到30层楼顶,想要跳下去一了百了,关键时刻儿子哇哇大哭,王冬惊醒过来,打消了寻死的念头。
  2013年春节前夕,妻子要求王冬去美国团聚。但是,王冬要照料小儿子,只好推托说公司有事。
  孰料,妻子李兰突然飞回了沈阳。面对从天而降的妻子,王冬傻眼了,根本无法解释孩子的事,只好如实招供。李兰气晕了,跟王冬大吵大闹并告诉了远在美国的儿子、儿媳。儿子听到消息,打越洋电话跟父亲吵架,并要登报跟父亲脱离父子关系。
  李兰提出必须把这个私生子送回给陈美。王冬哭丧着脸告诉她说,陈美失踪了。
  李兰不相信,逼着王冬开车带着她和孩子,重返陈美的老家。这次,他们仍然没有找到陈美。
  这天晚上,王冬给李兰跪了下来,哭着说:"我对不起你,不应该背着你们干出见不得人的事。你如果不原谅我,咱们就离婚吧,我净身出户!"
  李兰心软了,把他扶了起来:"算了,都做了爷爷奶奶的人了,还离什么婚呀,让别人看笑话啊!"
  找不到陈美,孩子送不出去,李兰无奈地接受了现实,自己来照顾孩子,接送孩子上幼儿园。
  为了掩人耳目,李兰让孩子叫自己"奶奶",叫王冬"爷爷",在幼儿园,左右邻居(以前王冬很少带孩子在小区转悠,邻居不知道他有个年幼的儿子),大伙都知道王冬和李兰是孩子爷爷奶奶。
  王冬见60多岁的妻子在美国带完孙子,又回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心里万分愧疚。
  王小勤确实是一个乖巧的孩子,很听话,李兰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孩子。孩子体弱多病,经常是深更半夜,夫妻俩一趟趟跑医院,照顾孩子。
  一晃,王小勤该上小学了,由于生母陈美不露面,无法办理户口迁移,更无法申请美国绿卡。他们花高价将孩子送进一所私立贵族学校就读。
  虽然妻子彻底接受了王冬的私生子,然而,夫妻俩都到了古稀之年,身体越来越差。他们担心,孩子还未成年,他们就先一步离开了。
  大儿子不接受这个弟弟,那么,他们能把孩子托付给谁呢?两人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
  本刊编辑向民政部门咨询,得知王冬夫妇可以将孩子托付给福利院,王冬可以给孩子留足成长基金,福利院可以代为完成照顾王小勤成长的重任。
  得到编辑的反馈,王冬感谢不尽,表示立即着手寻找合适的福利院,将小儿子托付给他们……
  (由于涉及隐私,文中除平斯文律师外皆为化名)
  [编后]王冬并非花心男人,在妻子长年不在身边的情况下,一时放松警惕,导致歌厅小姐怀孕生子,晚节不保。虽然,妻子最终原谅了他,并帮他照顾私生子,然而,他们一旦百年之后,孩子还未成年,谁能够保证他的健康成长呢?有些错,一旦犯了,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教训值得汲取。
  陈美一家或许是穷怕了,将孩子当成了摇钱树。可是,拿到了钱,养着孩子,才发现世俗的眼光难以承受,不得不把孩子送还给王冬,希望重新开始生活。但是,她真的忍心再也不见儿子吗?午夜梦回,她就不想念这个可怜的孩子吗?希望她能看到这篇文章,能回去承担一个母亲的责任。毕竟,孩子跟着亲妈,才能真正享受到母爱啊!
  编辑/肖江东
 
阿平私生子保姆小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