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继岳母与女婿的血色秘密儿子和房产凌乱了谁上
  陈军亮本是一名底层北漂,与北京"拆二代"李玲结婚后,跃升为有房有车、生活优越的中产阶层。2015年,李玲怀孕导致妊娠反应休克,陈军亮这才得知,原来妻子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根本不能生育。为保女儿婚姻,岳父李建华立下遗嘱:自己百年后,数千万家产由女儿和陈军亮共同继承。在巨额财产诱惑下,陈军亮打消了离婚念头。但作为家中独子,无法做爸爸始终是陈军亮的内心隐痛。2016年,陈军亮与前女友韩萍诞下私生子,变身"双面男人"。尽管他将孽情隐藏得天衣无缝,但还是被李玲的继母吴爱梅意外撞破。为封住岳母的嘴,陈军亮频频给她送礼,吴爱梅替他保密。孰料2017年7月6日,吴爱梅突然向朝阳公安分局报警,说陈军亮要谋杀自己,并曝出另一个惊天秘密……诱人遗嘱打消离婚念头,北漂女婿誓做丁克一族
  2014年3月16日,陈军亮与李玲在北京五星级酒店举行盛大婚礼,200多位宾客亲临祝贺。29岁的陈军亮是山西省临汾市人,朝阳区某家装公司设计师。李玲小丈夫1岁,北京市人,在西城区一家翻译公司就职。陈军亮月薪5200元,父母是工薪阶层,两代人无力承担高额婚礼费用。李玲的父亲李建华凸显"暖心岳父"本色:他不仅承担了女儿女婿35万元的婚礼费用,还送给小两口一套110平米婚房及一辆奥迪轿车。
  2011年,李家位于朝阳区的一套近300平米的四合院被征用,开发商补偿4套房产及300多万元现金。李建华出售其中两套,将1000多万现金委托银行理财。一夜暴富,李建华并没有挥金如土,过惯了苦日子的他节俭依旧。但独生女儿出嫁,他慷慨陪嫁500万元(包括房产、轿车在内)。
  是妻子和岳父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陈军亮心存感恩。婚后他工资全交,家务全包,将李玲宠成"女皇"。对岳父,他也尽显女婿的孝心。7年前,李建华的妻子因心脏病离世,他一直没再婚。李玲结婚后,李建华成了空巢老人。孤独寂寞中,他患上了轻微的孤独症,仅半个月就瘦了6斤。陈军亮焦急地对妻子说:"爸爸这样下去很危险,咱们得多陪陪他,让他快乐起来。"丈夫的孝心,感动了李玲。小两口每天一下班,就赶过去替李建华做晚饭。饭后,李玲给父亲洗洗刷刷,陈军亮陪岳父拉家常。直到晚上10点,李建华上床睡觉,陈军亮夫妇才回自己家。双休日,小夫妻干脆住进岳父家……在女儿女婿亲情温暖下,李建华很快与轻微孤独症作别。女儿女婿上班本就很累,每天还要过来照顾自己,李建华于心不忍,8月的一天,他对小两口说:"爸爸还不算老,生活完全能自理,你们就不用经常过来了。"自此,陈军亮和妻子半个月去探望岳父一次。李建华将感情从女儿女婿身上剥离,与一帮老友结伴短途游,晚年生活充实丰裕。
  这年10月,李建华在北京协和医院听健康讲座时,认识了吴爱梅。她也是北京人,小李建华3岁,退休前在北京印刷系统工作。吴爱梅离异多年,与儿子侯冬一起生活。因都是单身,讲座结束,两人都不愿回家,经常在一起叙家常,渐渐互生好感。11月15日,北京开始供暖,吴爱梅无意中说出租屋里的暖气片不热。李建华主动请缨,自带工具过去帮忙。他松动放气阀时,被污水喷了一脸一身。吴爱梅赶紧拿毛巾给李建华擦脸,并将他的外套清洗干净。室内温度升起来了,两人的感情也急剧升温,谈起了黄昏恋。
  对花甲老人来说,恋爱就是奔结婚去的。2015年1月18日,李建华将女儿女婿招到家里,直言与吴爱梅的黄昏恋及结婚打算。陈军亮抢先表态:"我赞成,爸爸晚年应该有人疼有人爱。"李玲狠狠在桌子底下踩丈夫的脚,提醒父亲:"爸,再婚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实际问题,还是要慎重。"李建华一声长叹:"爸爸厌倦了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的生活。"李玲敷衍道:"这事不能急,慢慢商量。"
  回到家,李玲训丈夫:"你脑子进水了呀?爸爸要是跟姓吳的女人结婚,名下的房产、存款就得跟她共有,这不是明摆着与咱们争财产吗?"一番话提醒了陈军亮:是啊,现在很多老人再婚,一方去世后,两方的儿女为争遗产反目成仇,甚至对簿公堂。陈军亮挠挠头皮:"还是老婆考虑问题周全。"小两口一番商量,给李建华两条路:一是与吴爱梅同居养老;二是领结婚证前办理婚前财产公证。两天后,李玲将意见反馈给父亲。李建华尽管心里不舒服,但不得不承认,女儿女婿是在杜绝将来的麻烦。2月3日,李建华将吴爱梅约出来,期期艾艾说出了女儿女婿的意见。吴爱梅愤怒了:"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李建华黯然说:"同居养老是对双方的不负责任,咱们还是领证结婚吧。我了解你,你是个重感情的好女人,看中的不是我名下的财产,咱们做个公证也无妨。"这一激将法让吴爱梅哑口无言。想到李建华温和善良,人品不错;加上他有独立住房,经济条件优越,吴爱梅同意了。
  3月18日上午,两人来到公证处进行财产公证: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去世后,另一方及其子女无权继承遗产。下午,李建华与吴爱梅在朝阳区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为补偿吴爱梅,李建华一次性给了她5万元,允许侯冬住进家里,并承担母子俩的一应生活开支。吴爱梅的纠结被抚平了。"财产警报"解除后,李玲夫妇每次去看望父亲,都不忘给继母带礼物。吴爱梅笑脸相迎,两代人相安无事……
  4月中旬,李玲怀孕了。因妊娠反应严重,她吃什么吐什么。一次,李玲呕吐时竟晕倒在洗手间,陈军亮慌忙将妻子送往医院。直到这时,他才获悉了惊天秘密:受母亲遗传,李玲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陈军亮忍气问:"这么大的事,你婚前为什么瞒着我?"李玲含泪说:"我爱你,怕你知道后离开我……"陈军亮的脸色暗沉下来。院方建议她终止妊娠,否则有生命危险。李玲不得不接受了人流手术。出院途中,陈军亮愤愤指责妻子:"你这是骗婚,我是受害者!"李玲怒了:"既然你后悔了,咱们离婚吧。"夫妻俩发生了婚后的第一次争吵。当晚,陈军亮与妻子分居。
  5月7日,陈军亮将离婚协议书摆在李玲面前,要求她签字。李玲哭着给父亲打电话:"军亮嫌我不能生孩子,要跟我离婚。"李建华反问道:"你怎么想的?""我爱他,不想分开。"李建华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女儿的婚姻。第二天,他来到女儿家,向陈军亮承诺:"我只有玲玲一个女儿,待我百年后,所有家产都是你们的。你要是跟她离婚,就啥也得不到。"为表诚意,他当即立下遗嘱:李建华去世后,名下所有财产由李玲和陈军亮共同继承。经不住利益诱惑,陈军亮让步了:"爸,我也是一时冲动,只要夫妻相爱,有没有孩子并不重要。我愿意和玲玲一辈子做丁克夫妻。"李玲如释重负,李建华心里也踏实了……
  私生子抚平心痛,好姑爷原是"双面人"
  得知李建华立下遗嘱后,吴爱梅心里很不平衡:自己是他的妻子,尽心尽力照顾他,将来却无权分割一分钱家产!说穿了,自己就是李建华从床下服务到床上、且不拿工资的保姆!尽管如此,吴爱梅却丝毫不敢怠慢老伴,她必须攀住这棵大树。她不敢明目张胆与陈军亮开撕,只得一次次在心里怨恨、嫉妒他。
  平心而论,陈军亮远不像吴爱梅想象的那样洒脱,即便千万家产,也无法彻底抚平他内心不能做爸爸的痛。有时路过公园,从那些无儿无女的空巢老人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不能做父亲,让一个男人情何以堪?可心情好的时候,想到将来拥有千万家产,自己能住高档养老院,周游世界,陈军亮又释然了。他一次次在纠结和幻想中挣扎……
  2015年7月,陈军亮回山西看望父母。陈母问儿子:"你结婚这么久了,李玲咋还没怀孕?"陈军亮如实讲述了妻子不能怀孕生子的事实。陈家父母震惊了!陈父说:"我们就你一个儿子,这辈子抱不上孙子可不行,你打算咋办?"陈军亮与父母交底:"我理解你们心里的痛,我的心情也是一样的。但这个婚我不能离。"接着,他抛出岳父的"补偿计划"。陈母艰难地说:"我和你爸还是希望你能有个孩子。"一边是孩子,一边是巨额财产诱惑,陈军亮不知何去何从。
  带着纠结、烦恼,两天后陈军亮返京。8月26日,陈军亮过夫妻生活时,因动作幅度过大,突然导致李玲心脏不适。他惊骇地将妻子送往朝阳医院,经急救,李玲转危为安。当得知女儿犯病诱因时,李建华狠狠将女婿数落了一番。医生提醒他:"你们这种情况,应慎过夫妻生活……"陈军亮向岳父保证:"爸,您放心,以后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然而,陈军亮正值壮年,长期禁欲,让他变得焦躁、压抑,内分泌失调。漫漫长夜,陈军亮望着窗外迷茫夜色,不知这种煎熬何时才是尽头……
  2015年9月,陈军亮应邀参加大学同学聚会,邂逅了初恋女友韩萍。她是河北邯郸人,与陈军亮同龄,两人曾有过3年刻骨恋情。大学毕业,韩萍回老家发展,陈军亮留在北京。2012年4月,韩萍突然与一位公务员结婚了。整整半年,陈军亮才走出失恋情殇。他通过网络与李玲结缘,从此与韩萍再无联系。
  多年后再相见,陈军亮内心别有滋味。他轻声问韩萍:"孩子多大了?男孩还是女孩?"韩萍黯然长叹:"当年父母逼婚,我草率与他组建家庭。我们性格不合,感情不好,没敢要孩子。三个月前我离婚了,现在在北京一家私企打工。"陈军亮苦笑道:"我找了个有钱的北京老婆,其实我也有难言之苦哇……"两人都感慨着世事无常……
  同学们有说有笑谈孩子,陈军亮插不上话,只得一杯杯喝闷酒。聚会结束,他喝醉了,韩萍打车将他带回自己的出租屋。陈军亮醒来时已是深夜,他情不自禁揽韩萍入怀。两人激情澎湃拥抱在一起……
  离异的韩萍处于空巢期,陈军亮的激情也需宣泄。此后,陈军亮编借口避开妻子的盘问,频频与韩萍缠绵。2015年11月,韩萍意外怀孕了,她告诉陈军亮:"我怀了你的孩子,你明天陪我去医院做掉吧。"陈军亮突然有了主意:"生下来不行吗?"韩萍反问:"你是不是准备离婚和我结婚?""我不能离婚!我老婆有严重的心脏病,不能生子,说不定哪天就死了。我岳父已立遗嘱,我有千万家产的继承权,到时所有财产都是咱们孩子的。"韩萍心动了,同意继续妊娠。
  2016年7月,韩萍在一家私立医院诞下一个健康男婴,取名苗苗。儿子的降生,抚平了陈军亮内心的痛。此后,他经常向李玲编织出差、加班等借口,偷偷来到韩萍的出租屋。他承担了母子俩的一切生活开支,给儿子洗澡、换尿不湿,变身韩萍眼里的好男友、好父亲。为不让戏码穿帮,陈军亮每星期抄录一首情诗送给妻子。隔三差五,他还与李玲一起看望岳父,陪岳父喝两杯,与他说说暖心话……他周旋于韩萍母子与妻子、岳父之间,扮演着双面好男人的角色。角色的巨大转换,让陈军亮身心俱疲。
  陈军亮的表演,彻底蒙蔽了妻子和岳父。谁知2016年11月,陈军亮的秘密被吴爱梅意外撞破了。11月7日,吴爱梅晚上睡觉着凉了,午饭后,她独自去朝阳医院拿感冒药。恰巧陈军亮和韩萍带儿子来打疫苗。在候诊大厅,吴爱梅撞上了陈军亮"一家三口"。面对岳母错愕的神情,陈军亮谎称:"我同事出差了,托我带他爱人和孩子来打疫苗。"吴爱梅的眼睛在他们脸上扫来扫去,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孩子的眉眼、脸型和你一模一样,他是你的儿子吧?"陈军亮磕磕巴巴:"吴阿姨,这种玩笑开不得。"吴爱梅意味深长地看了陈军亮一眼,这一眼,让他心惊肉跳……
  让陈军亮意外的是,傍晚下班回家,李玲的情绪一如既往地平静。陈军亮明白,吴爱梅替自己保守了秘密。为封住她的嘴,陈军亮偷偷给吴爱梅送礼物,短短两个月就花了1.8万元。吴爱梅照单全收,在老伴和继女面前守口如瓶,陈军亮对岳母充满感激……
  孰料2017年7月6日,吴爱梅向警方报警,说陈军亮要谋杀她,并曝出另一个惊天秘密!吴爱梅替陈军亮保守秘密,陈军亮为何还要杀她?她所言屬实还是陷害?她曝出的另一个惊天秘密究竟又是什么?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7年11月下半月版第32期。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陈军亮外,其余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涂筠
 
小祎李玲岳父女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