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失独女儿迎来第二春背后的推手是罪人爸爸
  外公带着7岁的外孙去游泳,宝贝外孙不幸意外溺水身亡。致命打击令女儿与女婿痛不欲生,也使两人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女儿迁怒父亲,伤痛、纷争之中,亲情撕裂,父女俩对峙漫漫8年!8年后,这位悲情父亲又等来了什么?痛失宝贝外孙,最亲的外公成了罪人
  2009年7月初的一天下午,重庆一处花园小区的游泳池里,忽然传来尖叫:"天啊!池底下躺着一个孩子……"
  救生员闻讯飞速跳下水,捞起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孩。一名老人着急上前查看,顿时放声哀号。
  救生员实施控水急救后,见情况不妙,当即叫人开车将孩子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
  老人是谁?男孩为何溺水?得从头道来。
  老人名叫田传成,重庆市万州人。多年前,他从市外贸储运公司退休,妻子周蔓容是名退休护士。
  夫妇俩育有一儿一女,长子田健在重庆一家公司开小车,结婚后买房另住;女儿田莉梅从重庆经贸学院毕业后,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女婿程永强是一名工程技术人员。女儿女婿暂时没买房,和田传成夫妇住在一起。儿子程星出生后,正好交由外公外婆来帮忙照看。
  2009年7月初的一天下午,7岁的程星吵着让外公带自己去花园小区游泳。本来说好当天下午由爸爸带他去的,可到了时间仍不见程永强身影,田传成便给女儿打电话问询。
  田莉梅结婚4年不孕,求医跑遍全国后才在华西妇幼医院做了试管婴儿手术,31岁才生下儿子。所以,儿子被视作珍宝。她让父亲一定等着丈夫,因儿子刚学会游泳不久,水性不熟。田传成只得又给女婿打电话,结果女婿手机关机。禁不住外孙的哭求与吵闹,他便带着外孙出门了。
  到游泳馆后,田传成将外孙交给救生员看管,便去买票。但在售票口,他和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原来,票价由推销时的15元变成了20元。
  两人吵了近半个小时,待田传成买好票寻找外孙时,却没有发现孩子踪影。
  救生员说,他见有人违规跳水,便跑过去管教,回来就没看到孩子,还以为被老人领走了。正疑惑间,哪知道出现这样的意外!
  送医路上,70多岁的田传成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车到医院后,医生将他和外孙一起推进急救室。等他醒来时得知,小外孙出现严重肺水肿仍在抢救,他颤抖着拨通老伴的手机,让她赶快通知女儿和女婿。
  田莉梅和妈妈火急火燎地奔到了醫院。田莉梅感觉天塌了,对着父亲一顿吼叫。本就愧疚悲痛的田传成,被女儿一阵埋怨,顿时四肢发软,血压升高,瘫倒在地……泪水横流的周蔓容只好安抚住女儿,又紧急为老伴办理住院。田传成缓过劲后,握着老伴的手痛心疾首地哭诉:"要是孙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这条老命也赔不起啊!"
  下午4点许,程永强赶到医院。原来,他因公司临时开会而关闭手机。当见到监测仪显示儿子气若游丝,他捶胸顿足大哭:"儿啊,你可千万要挺住呀!"不久,孩子爷爷奶奶也哭着赶来。
  然而,7岁的程星终究没有挺过难关,于7月6日早晨死于多器官衰竭。离婚迁怒父亲,失控之心啊可有归宿
  办完孩子后事后,物业公司最终赔偿程永强夫妇42万元。然而,再多的钱都弥补不了心灵的创痛。半年后,备受煎熬的田莉梅实在无法再面对父亲,于2010年6月初在南岸新城区买房搬走。程永强无法摆脱丧子之痛,整天无精打采,后干脆辞职,在麻将桌上消磨痛苦时光。田莉梅自知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怀孕,整天以泪洗面,情绪低沉到极致。
  为了惩罚父亲,在儿子去世周年之际,田莉梅向父母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断绝父女关系;二、赔偿30万元;三、父亲市内的那套老宅归她所有。
  田传成万万没想到女儿会无情地提出断绝父女关系,想拒绝却又无力拒绝。而对女儿提出的30万元赔偿,他和妻子二话没说表示同意,儿子田健也没有异议。如果钱能换回外孙的生命,让女儿一家快乐起来,再多他们都愿意出!
  但对女儿提出的第三个条件,他却无法同意。
  原来,田传成所住的老宅是单位分给他的福利房。这套房子现在按照市场估价100多万元。这是他们老两口原准备百年之后留给儿子和孙子的,且早已写进遗嘱,就是他们老两口愿意,儿子和儿媳也很难同意!果然,儿子与儿媳反馈说,妹妹不能没完没了……
  与父母谈判不顺,田莉梅一度情绪崩溃,竟抓住父亲的领口把他往窗口拖,吓得周蔓容连忙报警才化解父女冲突。田健得知情况,和妹妹大吵了一架,兄妹俩由此反目。
  2010年8月初,田传成将30万一次性打给了女儿,但半年不到被程永强输个精光。实际上,这一年多来,田莉梅一直为再育作着多种努力,但都被医院宣告了"死刑"!程永强彻底绝望,夫妻俩陷入冷战。
  2013年2月初,田莉梅与丈夫协议离婚,房子归田莉梅所有,暂由无房的程永强居住。田莉梅想搬回父亲那套老宅居住,却发现房子已被出租,她气呼呼找到父母,再次索要这套老宅。权衡再三,老两口决定还是让女儿与他们一起住。周蔓容好说歹说,终于说服女儿接受了这个决定。
  就这样,田莉梅又回家了。两位老人像伺候公主一般伺候着她,希望她能早日从痛苦中走出,最好再成一个家。
  但田莉梅并不领情,她在家里除了和母亲说上几句话外,对父亲基本冷眼相待,每每脾气不顺,就对父亲狂吼乱叫。最让田传成无法忍受的是,每当儿子、儿媳带着孙子过来串门,女儿不是冷嘲热讽,就是故意砸东西,给哥嫂脸色。为了不过多刺激妹妹,田健决定尽量少回家。
  万般无奈,周蔓容对女儿哭求:"你要照顾照顾你爸爸的身体,他活不了几年了,你就不能原谅他?他毕竟是你爸啊!"
  田传成也对女儿掏心掏肺地说:"爸爸是有罪,你怎么对我都没意见,可你妈妈也是70多岁的人了,经不起你这样折腾!"
  可是,田莉梅心中积怨太深,她对父亲喊道:"这都是你害的,你还好意思说我……"
  田传成受不了刺激,心脏病复发,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而当看着满头白发的父亲被120护工抬走,满脸憔悴的母亲陪在父亲身边,田莉梅内心其实也痛苦不堪。她在心里无数次呐喊:"我也不想这样,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啊……"
  漫漫8年一声"爸",久违老父接女回家
  2016年10月的一天,田传成已84岁高龄,他再也承受不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在朋友的引荐下,他和老伴一起来到重庆佳乐心理咨询中心,找到秦萍主任求助。
  老人家十分悲伤地说,他经历了许多人生磨难,都没倒下去。唯有女儿的问题像座山一样压得他快撑不下去了。
  秦主任在仔细分析了田传成父女现状后建议说,必须让田莉梅重新再爱,让爱去抚平她心灵的创伤和让她回到正轨上来。她鼓励田传成帮女儿介绍对象:"你就把女儿当成一个尚未出嫁还不明事理的少女吧,再呵护她一次。另外,外孙的死你是有责任,但那是个意外,你无法左右,不要再用一颗负罪的心去迁就纵容女儿。记住,你是给她生命的人,养育之恩远大于你的失误。"
  这话说到田传成心坎上了,更令他豁然开朗。
  2016年国庆节后,田传成和老伴便开始私下帮女儿物色合适对象,但忙碌几个月一无所获。不久,田传成的老部下孙浩热心快肠地介绍说:"我们楼下有个邻居叫陆洪国,40多岁,在区政府上班。多年前妻子病故,一直没再娶。去年他女儿上高中住校了,他才有了再娶念头。"
  田传成拜托孙浩牵线。在听说陆洪国心有顾虑后,田传成不甘心,让孙浩带着他亲自登门拜访陆洪国,他带了厚厚几本女儿从小到大的影集,不顾初次见面,将影集一页页翻给陆洪国看,并把家事和盘托出,说到动情处,田传成老泪纵横:"不把女儿安顿好,我们老两口死不瞑目啊!凭我一个父亲的直觉,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好男人!"
  陆洪国感慨不已,答应处处看。他们商量给田莉梅和陆洪国如何创造见面机会:陆洪国先在田传成老宅租房暂时居住,田传成夫妇再安排女儿搬回老宅……
  第二天,孙浩主动找到陆洪国的女儿陆丽丽,委婉地试探后,没想到她高兴地说:"前几年都怪我不懂事,不许爸爸找阿姨,害得他至今依然孤身一人。现在爸爸上年纪了,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只要那个阿姨是真心的,我很赞成!"陆丽丽满口答应撮合爸爸和那位伤心的田阿姨。
  一切计划妥后,田传成将老宅的钥匙交给女儿说:"老宅归你,不过,你要谢谢你的哥嫂。他们想通了,说如果回到老宅能让你快乐平静,他们什么都答应你。"
  田莉梅接过钥匙,眼里泪花闪动,但她什么都没有说。更让她感动的是,哥嫂不计前嫌,主动带侄儿来看她。田健请求妹妹原谅他此前的私心,哥哥的表现反倒让田莉梅一时难为情起来,她对哥哥承诺:这套老宅可以让她先住住,最后她会还给哥哥、嫂子和侄儿……
  搬家那一天,田莉梅叫了一辆小货车,一个人大包小包气喘吁吁地搬着行李。到达老宅后,早已在此等候的陆家父女假装主动上前帮忙,让田莉梅很感激,三人由此熟悉起来。
  从此以后,只要有机会,三个人自然往来起来。特别是陆丽丽,自从第一眼见到田莉梅,就感觉她和记忆中的妈妈非常像。
  周末从学校回家,她喜欢去田阿姨家串门,邀她一起逛街、吃饭,撮合她和爸爸见面交流。在女儿的感染下,陆洪国也对田莉梅产生好感。田莉梅的心情也逐渐好起来了,性格也越来越开朗。
  2017年春节,在女儿鼓动下,陆洪国终于向田莉梅表白。田莉梅虽然对眼前这个男人有好感,但长达8年的自我封闭,让她不敢轻易接受,不过她也没有拒绝,只是说需要给她一点时间。田传成夫妇得知一切后,愁锁了8年的双眉终于开始舒展。
  2017年"五一"前夕,陆丽丽当着田莉梅的面对爸爸说:"爸,从小到大你一直那么疼我,我想用私房钱请你旅游。田阿姨,我想请你一起去,请给我爸一个面子,也给我一个孝敬机会。"听了陆丽丽的话,两人都不忍拒绝。
  三人决定去香格里拉旅游。这里纯净的天空和漫山遍野的花香,洗去了田莉梅心头的阴郁。她的脸上浮现出难得的笑容。陆丽丽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田莉梅,撒娇地恳求田莉梅说:"田阿姨,我爸爸是个好人,也非常喜欢你,你就敞开心扉接纳他吧,这样我就有妈妈了……"
  田莉梅再也忍不住了!"妈妈"这久违的字眼刺痛了她的神經,也唤醒了她尘封已久的柔情和母爱,她一把搂住陆丽丽,喃喃地说道:"阿姨答应你,阿姨也想做一个好妈妈……"
  回程中,陆丽丽凑在田莉梅身边悄悄说:"阿姨,其实这次旅游主意和钱不是我出的,我也只是借花献佛。"当听说一切都是父亲的安排后,田莉梅惊呆了,顿时脸上泪水横流。一旁的陆洪国一把握住田莉梅的手,动情地说:"你爸是我见过的最沧桑最悲情但又最坚强的老人,原谅他吧!你不能惩罚他一辈子,这场亲情浩劫也该结束了。"田莉梅坚定地点了点头……
  2017年5月7日。重庆江北国际机场。田传成老两口在儿子田健的陪同下,一早就来此等候。
  中午12时,当陆丽丽一手牵着父亲一手拉着田莉梅出现在机场出站口时,田莉梅一眼就看到满头白发的父母在翘首以望,她放下行李,快步奔跑过去抱住了父亲,激动地喊了一声"爸",田传成老泪纵横连连点头答应。
  田莉梅哽咽道:"爸,原谅女儿的不孝,谢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女儿知错了,以后我会和洪国一起孝敬您,把欠您和妈妈的都补回来……"田健也当场祝福了妹妹。
  田传成将女儿紧紧搂在胸前,像搂住了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似的,久久地不愿松开……
  (因涉及家庭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陈宁
 
川侠外孙老宅丽丽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