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长达十年的暧昧
  01
  叶小棠给自己改成这个名字,已经有好几年了。   因为在一部日本动漫里看过小棠这个名字,当时她去一家书店面试的时候,脑门一热就把名字写成了叶小棠。其实,她原来的名字并不难听,甚至有几分诗意,但却是个十足的男生名字,而且跟那个与她在幼儿园一起光屁股长大的男生的名字一样。   当店里所有人都信了她叫葉小棠的时候,他却突然出现毁了这一切。那天她正在跟书店的同事们一起开下午会议,在叶小棠发言的时候,从院子外响起一声震天响的呼喊。   "叶春风!叶春风!"   叶小棠顿时一脸黑线,同事们纷纷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头流行的棕褐色头发,正一脸傻笑地望着叶小棠。   "叶春风?"同事们一致看向叶小棠,当然知道少年喊的人是她了。   叶小棠想,这下完了。因为用假名字,表现不诚实而被书店拒绝录用,连她想假装是小名的机会都不给,就被赶出了书店。   "栾春风!"一出书店,叶小棠就大步冲着少年奔去,少年见情况不妙,拔腿就跑。   四月的春风,透过郁郁葱葱的树叶,洒落在他们身上,光辉灿烂。   这已经是栾春风这个暑假毁掉她的第三个兼职了,之前她给自己取过阿花小芳的名字混进了奶茶店,后来都是这样被栾春风毁掉了。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名字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可是好不容易想到一个自己满意的名字,没想到还是毁在栾春风手上。   栾春风用一副老先生做派教育她:人家在意的不是名字,在意的是诚实。   叶小棠白了他一眼,心里暗下决定,不管怎么样她都决定叫叶小棠这个名字了。可是当她爸妈去给她申办身份证的时候,不管她如何死乞白赖地号哭,爸妈依然给她申办的是叶春风,还说,那是她爷爷临终前给她取的名字,要尊重老人的遗愿。   叶小棠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名字要由出生就没见过的爷爷决定,可是毫无办法。不过她跟栾春风说,不管怎么样,反正他不准叫她叶春风,她也总是自诩叶小棠。   栾春风迫于她的淫威,只好点头答应。02   叶小棠不喜欢栾春风,不仅仅是因为他总是拆穿她的假名字,更多的是他们从小到大都神奇地分在同一班,连大四的实习,他也出现在她上班公司的同一个部门里。   每当部门主管叫"春风春风"的时候,他们俩总是齐齐起身,主管一愣说了一句"我叫的是那个斑马"。那天,叶小棠穿一身时下最流行的黑白条纹及脚长裙,栾春风上下打量她一眼,扑哧笑出声来。   当时,叶小棠想掐死主管的心都有,但还是硬着头皮跟他进了办公室。   下班回学校的时候,栾春风没叫她叶春风,也没叫她叶小棠,而是朝她喊:斑马。尽管叶小棠再也没穿过那条裙子,但斑马依然成了她的专属绰号。   到学校的时候,食堂只剩下一家捞面馆还开着,他俩只能一起吃面。叶小棠看着对面大口吃面的栾春风,越想越生气,突然挑起眉贼兮兮地问道:"栾春风,我说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不然你干嘛做什么都跟着我。"   叶小棠的话音还没落,栾春风就一口白面条喷出来,他赶紧喝了一大口白开水,可脸还是被呛得通红。他正打算开口的时候,叶小棠又自顾自地否定了自己的问题,她漫不经心地说:"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呢?你现在可是全班女生的男神。"   叶小棠说完看着栾春风,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土掉渣的傻小子,在这几年突然蜕变成了帅气的少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高出她半个头,腿也长得快赶上李敏镐了,一张原本黑瘦的脸,现在却可以媲美广告模特了。   而她呢?还是个子小小的,瘦得像根竹竿,去实习的时候,别人甚至会问她有没有成年。03   栾春风擦擦嘴角,眯起细长的眼睛,在叶小棠的语气里察觉到一丝失落,这让他从心底蔓延出一丝喜悦。   从很小的时候,他就认识她了,他们都叫春风,幼儿园老师为了区分他们俩,分别叫他们大春风、小春风。好像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在潜意识里认为他这个大春风,是要保护这个小春风的。可是,叶小棠天性好强,从不肯接受他的照顾,那他只得用破坏的方式靠近她,只希望保护她不受一丁点的伤害。   周末,学校组织学生做义工看望失独老人,叶小棠不知道为什么栾春风会跟她分在一组,但是她对他总是突然出现已经习惯了。   叶小棠跟栾春风被分去郊区看望一对失独老夫妇,栾春风特地带了一把吉他,一脸自豪地说要给老人唱歌。   叶小棠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老人家最怕吵了,你真是不懂事。"   栾春风只笑笑不说话,等去了老夫妇家里,他们带去了义工们送的小礼物,但老夫妇两人盯上了栾春风手里的吉他,双双红了眼眶。叶小棠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栾春风早就查过了失独老人的资料,知道他们唯一的儿子生前是一位吉他老师,所以他才会抱着吉他来。   叶小棠看着坐在院子里的栾春风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身后是一树正盛开的蔷薇,阳光从花叶间洒落,落在他身上,美好得像一幅画。而他面前的老人们,互相紧握着双手,嘴角蔓延出清浅幸福的微笑。叶小棠有生以来第一次明白,原来栾春风不二的时候,还真是帅得发光。04   自从叶小棠夸他唱歌好听,栾春风就成了一个自动播放机,一有空就在叶小棠耳边吹拉弹唱。她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但班上的女生都像着了魔一样围着栾春风转悠。叶小棠不知道哪里来的醋意,往栾春风面前一横,说道:"以后栾春风只给我唱歌!"   说完这话叶小棠就后悔了,女生们纷纷漫天口水骂过来,她身后的栾春风却笑了,笑得脸都快抽筋了,心里也暖暖的。   从这个时候开始,叶小棠有些害怕见到栾春风了,因为一见到他就会莫名地心跳加速。他们认识二十多年来,她第一次有这种感受。但是栾春风还是像以前一样缠着她,当宋冬野那首《斑马斑马》火遍全国的时候,栾春风在下班的路上拦着叶小棠非要唱给她听:   斑马斑马   你不要睡着啦   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   想掀起你的头发……   栾春风不仅给叶小棠唱了这首歌,还把自己唱的版本刻成光盘,签上自己的大名塞进她的包里,說要让她好好保存,说不定他火遍全球,她可以拿去拍卖大赚一笔。   叶小棠当时只顾着吐槽,完全没注意到栾春风笑容背后的一丝苦涩,她把光盘放在自己家的床头柜里,再也没打开看过。   时间一晃到了大四下学期,叶小棠准备毕业论文和答辩,结束了公司的实习,栾春风却突然说要去北京了,等答辩的时候再回来。   他背着一把吉他和双肩包在叶小棠寝室下面跟她告别,叶小棠手里正捧着答辩的资料,准备跑下楼,他却咧嘴笑着冲她喊道:"斑马,你别下来了!我知道你最不喜欢爬楼梯了!"   叶小棠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突然从心底里涌出一股伤心难过,瞬间红了眼眶,她更不知道从小就缠着她的人,为什么突然就要离开了。   叶小棠最后还是干哑着嗓子说了一声再见,栾春风走得很慢,但还是在校门拐角处消失了。   突然的分别,让叶小棠有些措手不及,她呆呆地坐在寝室里,不知不觉想起她跟栾春风过往中的细枝末节来。大概每个人都有身在其中不明所以的时候,但一旦回想起来,曾经不确定的事情突然就变得明朗了。   就像叶小棠发现,其实她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喜欢上了栾春风。05   叶小棠一直等到答辩也没等到栾春风,然后跟爸妈去旅游了。栾春风正好在她走的那天回来,赶上最后一场答辩。   叶小棠回来后,选择了之前实习的那家公司上班,不仅因为熟悉,还因为这里有她跟栾春风的回忆。她不是没想过去北京找栾春风,但是她不确定他是否跟她一样喜欢对方。   她怕说出口之后,他们从小建立起来的关系就会变了味。   夏天很快过去,秋风席卷整座城市,栾春风已经离开这个城市、离开叶小棠大半年了。叶小棠第一次觉得时间太快,快到让她有些害怕,害怕万一她还没攒够勇气跟栾春风表白,她就老了,害怕栾春风在这快速流逝的时间里有了喜欢的姑娘。   冬天的时候,叶小棠翻出栾春风送她的那盘光碟,习惯了每天听一听,可每次听她又觉得心里酸酸的。她想栾春风一定不喜欢她吧,如果喜欢一定不舍得离开她的。   周末,叶小棠在阳台上晒太阳想着栾春风,老妈拿着鸡毛掸子给她打扫房间。就在叶小棠昏昏欲睡的时候,老妈突然拿着那张光盘跑出来。   "春风你快看,难怪大春风妈妈整天说他儿子笨,你看这连自己名字都能写错。"   叶小棠抬起脸看着光盘上的签名,栾春风被写成恋春风,她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才明白了其中的玄机。   "果然是傻子,竟然写错。"虽然这么说,但叶小棠心里开心得欢天喜地。   写了二十多年的名字怎么会写错,恋春风,那是因为她也叫春风啊。   叶小棠这才确定,原来栾春风也一直喜欢着她,甚至以这种方式向她表白,但她因为粗心而错过。现在,她终于确定了他对自己的心意,但他已远走他乡。   其实,叶小棠知道栾春风为什么要去北京,她想起有一天他们从郊区失独老人那里回来,路上栾春风突然问她以后想嫁给什么样的男生。当时,叶小棠望着一盏盏路灯说:"我妈说至少得事业有成吧,不然我这么懒的人肯定会饿死。"   叶小棠想一定是因为这句话,他才选择离开她身边,独自闯去遥远而陌生的北京。   原来,他早就决定要为了跟她在一起而努力。06   叶小棠订了最近一班去北京的机票,她不想再浪费这样美好的年华,也不想再夜夜无眠的时候,想栾春风想到在被窝里泪流满面。   两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她用镜子无数次看了自己的发型,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去见认识了小半辈子的栾春风竟会紧张得手足无措。   栾春风在后海的一家酒吧驻唱,叶小棠是从他微博上显示的地理位置找到他的。她拖着行李箱出现的时候,他正被一群穿着低胸短裙的花痴围着拍照,而栾春风抱着吉他坐在微光的舞台上,帅得发光的脸正深情地唱着——   斑马斑马   你不要睡着啦   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   想掀起你的头发……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陈若鱼斑马吉他春风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