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副市长的人性缺口怎么填有个私生子藏在姐姐家
  2017年4月,49岁的王成波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焦点却转移到其小舅子徐长清身上:徐长清曾任云南省某地级市副市长,他竟听命于大字不识的王成波,一步步走向犯罪道路。
  原来,在仕途上平步青云的徐长清,有个为他没结婚的情人跟他生了私生子,他将私生子寄养在姐姐家。姐夫王成波见徐长清步步高升,自己的生活却不尽如人意,还要替他"背锅",心理难以平衡。于是,一出搅动官场的罕见受贿案拉开了序幕——"邂逅"青葱岁月的故人:生下私生子喜忧参半
  徐长清,1972年9月出生于江苏省苏北一农民家庭,姐姐徐长芳比他大两岁。他天资聪颖,上中学时,写的作文成为范文。比他低一届的孙晓雯长得很清秀,常借故向他请教,暗示自己很喜欢他,但徐长清无意早恋,他发誓要考上大学改变命运。
  1990年,徐長清考上南京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又读了硕士。1996年,徐长清进入家乡一所机关单位工作。他文章写得好,很受领导器重。两年后,徐长清认识了当地领导的女儿张雪,很快与张雪相恋结婚,生下了女儿徐艾婷。
  一次,徐长清参加中学同学聚会。一个同学感叹:"徐长清呼风唤雨,我却在路边摆摊,人和人之间差距咋那么大呢?"另一个同学却拍拍他的肩膀说:"事业上你比不过徐长清,老婆却给你生了一个胖小子,你该知足了。"徐长清装作不以为意。
  1999年底,徐长清偶然遇到孙晓雯,两人几年没见,孙晓雯越加漂亮妩媚。在一家酒吧,孙晓雯告诉徐长清,她大学毕业后考取了公务员,还是单身。得知他已经有了女儿,她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徐长清从孙晓雯眼神中读出倾慕,仿佛被拉回青葱岁月,但想到妻女,想到自己的前途,他只能小心保持着与她的距离。可面对孙晓雯一次次的邀约,面对她深情且越来越大胆的表白,他的心乱了。2000年春节,两人终于突破了理智的防线……
  2002年春节后,孙晓雯发现自己怀孕了。"我们的关系见不得光,也许我永远也给不了你什么承诺。"徐长清内疚地说。"我自己会处理,你别管!"孙晓雯依在他的怀里说。
  情人的大度,反而让徐长清变得纠结。他一天天盯着孙晓雯的肚子,神思恍惚。"万一是个男孩呢?"他想到了聚会时同学们的议论。何况,孙晓雯一心一意地爱着自己,她打算这辈子都不结婚嫁人,那总得给她留下个念想吧?
  "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是男孩就把他生下来!"徐长清试探地提议,把她搂在怀里说:"放心,我绝不会亏待我们的孩子。"孙晓雯答应了。
  随后,徐长清委托一位医生朋友,帮孙晓雯做了B超,她怀的是男孩,两人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孙晓雯肚子渐渐隆起,徐长清让她向单位请长假,专门租了一处隐蔽的两居室让她待产。
  2002年11月,孙晓雯在南京一家私立医院生下了儿子。徐长清随后找到姐姐徐长芳,请姐姐姐夫收养孩子,守口如瓶,他会供养孩子直到其成人,待合适时机,再与儿子相认。徐长芳说服了丈夫,夫妻俩在家乡办理了收养手续,为孩子取名王可。
  王可长得很可爱,一家人对他呵护有加。徐长清每次回老家,都会去看看这个"外甥",其妻张雪还给王可买许多礼物,王可亲热地叫她"舅妈"。
  徐长清心满意足。2005年,年仅33岁的徐长清成为江苏一地级市的区长,孙晓雯既高兴又失落,她深知自己不能与情人长相厮守。而且,她还不能去看儿子,只能在情人发来的微信照片里看看儿子。没有婚姻、无法尽母爱的她,内心充满苦涩。徐长清心疼她,托关系给她换了更好的工作岗位。仕途平步青云:"背锅"姐夫急不可待要沾光
  2008年,徐长清被调往云南省某地级市任市委副秘书长,继而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他将张雪调往云南,名义上是为了夫妻团聚,实际上为了更方便他与孙晓雯享受两人世界。他每次独自回到江苏,总是悄悄前往孙晓雯的住处约会。徐长清也很想上小学的儿子,想让儿子上好学校。他以给儿子生活费的名义,常私下给姐姐一些钱,但难以使姐姐一家人的生活得到根本改善。姐夫王成波到县城给人做装修,很苦很累,还常被老板拖欠工资。
  一天,王成波与工友躺在路边的草坪上休息。"唉,日子难啊,过几天儿子又要交学费啦!"他唉声叹气。"是你自己怂啊,你小舅子当那么大的官,你要是跟着他,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另一个工友说。王成波仔细琢磨觉得工友说得对,他不但替小舅子养着私生子,还帮他守着保密,徐长清应对自己感恩,帮他一家致富才对!回家后,他将工友们的议论对妻子说了,徐长芳让他别为难弟弟,王成波却琢磨着要对小舅子"敲打"一番。
  2011年春节,徐长清和张雪回老家过年。王成波恭恭敬敬地给徐长清敬酒:"你在云南当那么大的官,你给姐夫在云南找点事做吧!"徐长清说:"姐夫,不是我不帮你,你说说你能做什么?我怎么帮你?""我带一帮人去云南做工程,还愁找不到活路?再说,你帮衬一下姐夫也是应该的吧?"王成波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张雪,颇有深意地说。徐长清脸都白了,忙答应道:"我先想想再说。"
  这些年,徐长清的父母也一直由姐姐姐夫照顾,父母也悄悄地劝他帮帮姐夫,让姐夫能够赚些钱。徐长清终于答应给姐夫在云南找些事做。
  有了小舅子的许诺,春节一过,王成波立即约上几个工友,赶到云南。徐长清让王成波去找有求于自己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总陈亮,让陈亮安排些水电工程给他做。
  陈亮不敢怠慢,亲自约见王成波后,发现他和带来的几个人没有技术,也没有做工程的资质。他让公司负责工程管理的副总金强安排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工程给王成波做,并且意味深长地强调说,王成波是徐长清的姐夫,要注意关照,安排的工程利润不要低于10%。
  很快,金强将公司承建的一个市里重点项目工程交给了王成波。可王成波和他带来的几个人根本干不了,在徐长清的牵线下,他们将工程转给另一家工程公司,王成波从中得到115万元的转让费。王成波觉得这钱来得太容易了。
  事后,陈亮向徐长清汇报,说王成波不是做工程的料,不如让他在公司挂个职,负责转让商铺指标,这样赚钱简单,徐长清同意。王成波当了市场部副总,从陈亮手中拿到一些临街旺铺,将这些指标逐一转让出去,一个商铺少则赚数万元,多则赚到15万元。
  徐长清心中安妥了不少。可孙晓雯却打电话提醒他,说他姐夫拿到手的钱不可能花在孩子身上,如果没有足够的金钱铺垫,孩子将来无法接受最好的教育,出国留学深造这些计划都只是纸上谈兵。徐长清也意识到如果姐夫一再抛头露面,迟早会给自己惹麻烦,自己不如弄个可以生钱的项目,既可以填平王成波的私欲,也能为儿子留后路。
  陈亮公司的商铺地处商业中心地段,价值不菲。徐长清向陈亮提出自己想购买7套商铺,以期将来升值。他交了45万元定金给陈亮,陈亮哪敢怠慢,立即将位于市中心最好的7个商铺给了徐长清。7个商铺,内部价格都要300多万元。陈亮想出了一招,由公司直接拿出数十套商铺的转让指标,将转让商铺所获的300多万元存在一个新开的银行账户上,再找人拿着这张银行卡到公司财务上,替徐长清支付了购房的尾款285万余元。也就是说,徐长清仅仅支付了定金就拿到了7套商铺的产权。不久,徐长清兑现承诺,让陈亮如愿拿到了市郊一片土地的开发权,陈亮对其感激涕零。
  徐长清要将7个商铺落到儿子的名下,让亲戚从家中将王可的户口簿送到昆明。徐长清将王可的户口簿交给陈亮,说是自己的外甥,让他办妥产权转移事宜,陈亮没敢多问。这样,7套商铺的户主落成了王可的名字,权证拿到后,均由徐长清保管。
  商铺要对外出租才能获利,陈亮又安排一位职工以公司的名义,将其中两套商铺租给一家银行,每年租金40万元,签订了数年的合同,收回198万元租金。这些钱存在银行卡上,都转给了徐长清。为"私生子"铺就未来:和姐夫双双入狱秘密曝光
  2014年2月,徐長清升任市委常委、副市长。可是不久,陈亮因云南另一起高官腐败案,被纪委带走协助调查。想到姐夫王成波在云南主要是通过陈亮的关照赚钱,特别是陈亮给自己的7套房产都落在儿子的名下,徐长清感到害怕。他打电话通知家里,并托江苏的朋友,将儿子的户口簿暂时注销。
  徐长清及王成波的违法行为,早有人匿名举报,已引起当地有关部门的注意。2015年4月,王成波被执行逮捕。同年7月,徐长清也被逮捕。
  人们发现徐长清的犯罪行为,是从王成波来云南后才开始的。人们都感到不解,身居高位的徐长清,为何会受命于姐夫王成波?即便要帮衬,也不至于置自己的仕途于不顾。当地法院先后开庭审理徐长清及其姐夫王成波受贿案,随着庭审的深入进行,徐长清有情人和私生子的事最终得以曝光。
  一心想靠着当高官的小舅子发财致富,不想却要面临牢狱之灾的王成波,在法庭上听了公诉人对自己的指控后大呼冤枉,称7套商铺与自己无关,户主虽是自己的"儿子",但他其实是小舅子的私生子,租金也归小舅子,自己没得到过一分钱。
  张雪得知她十多年来一直疼爱有加的"外甥",竟然是丈夫的私生子时,她感到万箭穿心。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为丈夫那个大家庭付出了很多,还患上了糖尿病和高血压,先后做了两次手术,丈夫全家上下却将这件"丑事"瞒了她十多年,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看到妻子在众人面前痛不欲生,站在被告席上的徐长清羞愧难当。
  在法庭上,提起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孙晓雯,徐长清为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他说:"我对她亏欠太多,她把整个青春都耗在了我的身上,至今没有结婚,连孩子都见不到。我从没有给过她任何名分,也没太多机会照顾他们母子。我失去底线受贿,一是为了能摆平姐夫随时的狮子大开口,另外也是为了孩子有所依托,我自己没有乱花一分钱。"
  在法庭作最后陈述时,徐长清作了深深的忏悔:"我出生在一个非常贫困的农民家庭,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也曾经积极向上,勤奋工作,严于律己,进而得以逐步走上领导岗位,但后来却误入违法犯罪的歧途。每当想起这些,都让我心如刀割、寝食难安。我愿意认罪、悔罪、赎罪,只希望我对不起的人都能过得比我好。"
  2016年12月,徐长清因涉嫌犯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0万元,给儿子的7套商铺被依法没收,已经收到的近200万元租金被依法追缴。2017年4月,曾在国企市场部担任副总的王成波也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80万元。
  孙晓雯见不得光的地下情被曝光后,面对人们投来的鄙视目光,终日以泪洗面,本来有希望晋升处级干部的她放弃了机会。自徐长清和王成波落网后,徐长芳情绪崩溃,患了重度抑郁症,没有办法再照管王可。孙晓雯顾不得流言蜚语,从徐长芳家中接过王可。
  但王可对母亲感到很陌生,这个14岁、已上初中的孩子,虽然不完全明白大人之间发生的事,但他也隐约知道自己身世的秘密,并为这个秘密感到羞耻。他沉默、内向。孙晓雯见了不禁心碎,而每当想到无辜的孩子在未来的岁月里,将要背负着"私生子"的标签和父亲犯罪的屈辱成长,还要面临需要重建的母子关系,孙晓雯就忍不住慌乱并感到锥心的痛。
  (因涉及隐私和未成年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所涉及单位作了技术处理)
  [编后]徐长清在仕途一片大好之时,他首先没有过个人情感这一关,有了情人、生了私生子,这不仅为党纪所不许,也在他个人的仕途上埋下了一颗隐性炸弹,为他的命运增加了危险的变数;其二,他没有过亲情这一关。他想帮姐姐姐夫一家致富,既有传统的重视家庭亲情的因素,也是因姐姐姐夫帮他抚养私生子,他出于"感恩",而被姐夫掐住软肋,受制于人,迫不得已,走上一条不归路;其三,就是个人的贪念。在帮助姐夫致富的过程中,他的个人贪念被进一步诱发,虽是补偿情人和为私生子的未来考虑,但根本上还是他为官不廉,用权力满足个人私欲。
  "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做人、做官都需踏实本分,如果思想不牢,过不了感情关、亲情关和廉洁关,情感也好,金钱也罢,最终都会变成捆绑自己的绳索。
  编辑/罗婷
 
滇剑私生子陈亮小舅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