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为亡子女友领航黄金咖啡原是悲伤老爸
  留学归来的儿子喜欢上一个餐厅服务员,对方还是个单亲妈妈!老爸横加阻拦后,儿子竟割腕自杀!
  痛心疾首的老父亲在整理儿子遗物时,意外发现儿子的加密信。这是一封什么样的信?它又将掀起怎样的人生波澜?海归儿子突然自杀,都是"姐姐"惹的祸?
  2014年3月4日,深圳虽然早已进入温暖的春日,可对刘江强来说,却是刺骨的寒冬。那天,他下班回家推门进屋,发现25岁的儿子刘翰阳躺在床上,左手臂伸出床外,地上淌着一摊早已凝固的血……刘江强慌乱地拨打120急救电话,可刘翰阳终因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身亡。刘江强昏厥过去。
  时年49岁的刘江强是广东省深圳市宏炫电子设备厂技术工程师。在儿子7岁时,妻子患胃癌去世。那时,刘江强还是流水线上一名普通工人,月薪只有几百元。刘江强当爹又当妈,要养儿子,还要偿还妻子治病时花费的十多万元欠款,生活异常艰辛。
  尽管如此,刘江强在儿子身上投入的精力非常多,对儿子要求也相当严格。令他欣慰的是,儿子成绩一直稳定在班里前十名。2006年,刘翰阳以钢琴特长生的身份考取浙江大学。而刘江强也由一名普通员工,逐渐晋升为技术工程师,收入也有所增加。
  刘翰阳大学毕业后,刘江强又鼓足劲送儿子去墨尔本留学,攻读研究生学历。刘翰阳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2013年,他从墨尔本回国,应聘到深圳凯越电子科技公司做技术总监,月收入近两万元。看着帅气又有出息的儿子,刘江强觉得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盼着,再过两年,儿子娶个才貌相当的漂亮女孩,他就彻底卸下了肩上的担子。
  谁知,2013年11月的一个周日,刘江强上街,恰巧看到儿子拉着一个女人的手在散步。儿子恋爱了?为何却只字没向自己提起过。当晚,刘江强问起儿子恋爱的事。起初刘翰阳不承认,在刘江强一再逼问下,他才吞吞吐吐说出实情。原来,刘翰阳的女友叫艾婉莹,大他6岁,湖南人,大专毕业,在深圳打工多年。五年前与丈夫相恋并结婚,婚后第二年生下女儿小静。生活幸福美满。谁知小静一岁多时,竟被查出自闭症。2012年6月的一个雨天,丈夫从朋友那里借了一辆车去郊外寻医,因为逆行,和一辆大货车相撞,丈夫当场死亡……处理完丈夫的后事,艾婉莹带着自闭症的女儿,在刘翰阳所在公司的写字楼下咖啡厅做服务员……
  自己几乎拼尽全力培养出来的儿子,竟然爱上了一个"寡妇",而且她还有个自闭症的孩子!刘江强的脸由铁青逐渐变成猪肝色,他举起手,"啪"一声拍在桌子上:"别再说了,明天就去跟她分了。"刘江强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回屋。刘翰阳喊了一声"爸",想继续说什么,刘江强却强硬地丢了句:"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爸,就听我的。"说完,重重关上房门。
  刘江强以为儿子会听自己的,但他暗地观察,发现儿子并没跟艾婉莹分手。刘江强很生气,认为儿子一定是被那个"老女人"施展手腕勾引的。他再也按捺不住,第二天找到艾婉莹,劝她放手。
  此后,刘江强发现儿子每天把自己锁在屋里闷闷不乐。刘江强以为那是年轻人失恋后的正常表现,可他哪里料到,儿子竟以这种方式与他永远告别了。
  儿子下葬后,刘江强像疯了一样,找到艾婉莹所在的咖啡店,骂她专门勾引男人,如果不是她勾引,儿子也不会这么年纪轻轻就走了。他堵在咖啡店门口,要老板开除艾婉莹,甚至在咖啡店门前挂起条幅,骂艾婉莹是"破鞋",严重影响咖啡店生意。老板宋士德气得要报警,艾婉莹主动站出来,说老人刚刚失去儿子,心情可以理解,千万不要再伤害他,并提出辞职。此后,艾婉莹离开咖啡店,不知去向。解密儿子日记,悲伤的父亲顿悟了
  虽然赶走了艾婉莹,刘江强却始终无法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他每天下班后,就一头扎进儿子的卧室,翻出儿子生前使用过的物件,一遍遍抚摸,冰冷的物件像刀子一样刺痛他的心。
  2014年6月的一天,刘江强打开儿子生前曾经使用过的笔记本电脑。在D盘里,他发现有个隐秘的加密文件,他找电脑高手解密了这个文件,发现有一份儿子写给自己的信。
  在信中,刘翰阳清晰地阐述了自己成长中痛苦的心路历程:这些年,他就像折断翅膀的鸟,没有一点时间、空间的自由,他所有的一切全由父亲安排,他几乎成了一台学习的机器,找不到一点生活的快乐,甚至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他早在墨尔本求学时就因心理压力过大,患上了抑郁症。回国工作后,他在单位楼下咖啡厅遇到艾婉莹,才知道这世上还有另一种生活,另一个活法。他爱上了艾婉莹,并向她表白,却被艾婉莹拒绝了。他俩差距太大,不可能会有结果,可刘翰阳苦苦追求了艾婉莹半年多,最终艾婉莹被刘翰阳感动,接受了这份情感。有了爱情,刘翰阳也逐渐变得开心快乐起来,他帮艾婉莹一起带小静,甚至联系墨尔本的同学,看能否寻找到最好的治疗自闭症的医生……
  然而,就在刘翰阳享受美好的爱情时,父亲却再次强行夺走了他的幸福。
  读着信件,刘江强忍不住顿足捶胸,原来自己才是害死儿子的凶手。他一直把自己的愿望强加给儿子,完全疏忽了他是个独立的个体,是个有思想的人。可再多的悔恨,也无法挽回儿子逝去的生命。
  痛定思痛,刘江强决定为儿子做些什么。他突然想到了艾婉莹。她们母女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刘江强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们,向她们道歉,并完成儿子没有完成的工作。
  可艾婉莹离开咖啡店后,再没跟店里任何人有过来往,没人说得清她去了哪里。后来,他通过老板找到經常来店里找艾婉莹玩的闺蜜。闺蜜告诉他,刘瀚阳出事后,艾婉莹便带着女儿回了湖南老家。闺蜜还告诉他,刘翰阳这件事对她打击非常大。在老家有种说法,像她这种女人,就是"扫帚星",命硬的女人,克死了丈夫、害死了刘翰阳,还生了一个自闭症女儿。回湖南后,她怕乡邻指指点点,每天连门都不敢出。
  刘江强悔恨交加,他想去艾婉莹的老家把她们母女接回深圳,可自己以什么身份出现?艾婉莹能原谅自己,并听从自己的安排吗?考虑再三,刘江强没敢贸然行事。
  7月2日,刘江强再次请电脑高手解密了儿子的QQ。当他登录儿子QQ后,竟"咚咚"弹出许多消息,他打开细看,原来全是儿子过世后艾婉莹给他的留言,写满了对刘瀚阳的思念。几乎每一天,艾婉莹都会把自己的生活和经历写给逝去的爱人,问他在天堂可好?艾婉莹在留言中还写道:"记得你曾经跟我说,你找不到生活中的快乐,当时我还劝你,可现在我才体会你当时的感受,因为我的生活里也没有了快乐。"
  刘江强隐隐感到有种恐惧和不安,他开始担心艾婉莹再出现意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这对母女出意外。"那一刹那,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拯救这对母女。这也是他自我救赎的唯一出口。恨意淡化在风里,再见时已春暖花开
  刘江强发现艾婉莹和儿子都在一个制作咖啡的群里面,他便将自己的QQ号昵称改为"黄金咖啡",申请进了群。他在空间放了很多咖啡拉花图片。不仅如此,他又专门从电脑上学习了一段时间咖啡拉花……经过精心伪装,艾婉莹果然把刘江强当成咖啡爱好者,很快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艾婉莹偶尔才会登录QQ,有时哄睡孩子,很晚才上线。刘江强随时在线上等她,只要看到艾婉莹上线,就主动打招呼。刘江强毕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并且因儿子刚刚去世,影响了身体,出现严重的心脏房颤,不得不住院观察治疗。那段时间,刘江强身上带着心脏监测仪,不能接触手机,他委托病友帮他盯着艾婉莹上线。病友笑他是不是梅开二度,有了心上人。刘江强忍不住道出实情。他的遭遇得到几位病友的同情和支持,他们轮流在线上等艾婉莹。时间一长,艾婉莹也对刘江强这个网友逐渐熟悉起来。
  在刘江强的引导下,艾婉莹也开始慢慢向他倾诉自己生活中的种种不幸。因为她相继克死两个男人,所以她虽然回了家,但哥嫂嫌她晦气,拒绝她进家门,父母年迈又做不了主,她只好带着女儿租住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刘江强想寄钱资助她,又没理由,怕她不接受,便劝她离开老家出来打工。艾婉莹却表示,刘瀚阳的死几乎毁灭了她对人生的全部希望,她再提不起生活的勇气。
  刘江强知道,女儿是娘的心头肉。为说服艾婉莹,他只好把小静搬了出来,说小静是无辜的,她应该得到治疗,而且他有个远房亲戚在北京门头沟永爱康复中心担任院长,如果艾婉莹愿意,他可以介绍她们母女过去治疗。艾婉莹终于接受劝说,答应带小静到康复中心治疗。在刘江强的帮助下,聂院长为艾婉莹安排了住处和一份在院食堂做饭的工作。艾婉莹的情绪渐渐好了起来。艾婉莹非常感激刘江强对自己的帮助,她多次向他表示,在她生命最危难时刻,竟遇到他这样一位热心网友,给了她生活下去的勇气。自此,两人在网上聊得更多。从聊天中,刘江强知道,艾婉莹最大的心病是患自闭症的女儿小静,永爱康复中心虽然能帮小静做康复治疗,但治不了本。于是,他又联系儿子生前墨尔本的同学,恳请他们继续帮小静寻找治疗自闭症的专家。
  但自闭症在全球范围内,暂时都没有更好的治疗手段。艾婉莹非常焦虑。聂院长告诉刘江强,他刚好有个医生朋友在墨尔本,他们正在研究一种新型的治疗方法,或许能帮到艾婉莹母女。刘江强也觉得,墨尔本毕竟是儿子曾经就读的城市,艾婉莹如果能带孩子去那边治病,对她的焦虑也是一个舒缓。2015年10月,刘江强建议艾婉莹带着孩子去墨尔本试试。但路费又成了困扰艾婉莹最大的问题。为了让艾婉莹能成行,刘江强拿出家里十万元积蓄,寄给聂院长,让他以工资的名义提前支付给艾婉莹,艾婉莹感激涕零。临行前,她一再向聂院长表示感谢,同时要求见刘江强一面。刘江强再没理由拒绝。
  2016年5月8日,刘江强出现在北京永爱康复中心。乍一相见,艾婉莹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一直在背后关照自己、呵护自己的人竟是刘翰阳的父亲。
  刘翰阳走后,艾婉莹被迫离开深圳,她内心也曾对刘江强充满恨意,可是她也能理解一个父亲内心的感受,恨意也随着理解渐渐淡化在风里。可她从没奢望过刘翰阳的父亲会原谅自己,更没想过他会在自己人生最低迷的黑暗里,投射进一束生命的亮光,支撑她走出人生低谷。艾婉莹眼含泪花,嗫嚅地说出深埋心里很久的三个字:"对不起。"刘江强也是眼圈湿润:"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对不起你和翰阳。"一旁的聂院长见了,忙岔开话题:"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咱们还要往前看,现在给孩子治病最要紧。"此时,艾婉莹也知道了聂院长预支给她的十万元钱是刘江强垫付的,说什么也不肯再带孩子去墨尔本。刘江强对艾婉莹说:"如果你曾经真的爱过翰阳,就给我这次赎罪的机会,再说给小静治病,也是翰阳生前的愿望。"艾婉瑩扑通一声跪倒在刘江强面前:"你对我们母子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翰阳走了,以后你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女儿,我会好好替翰阳照顾你。"刘江强抹着眼泪把艾婉莹搀扶起来:"只要你跟孩子好好的,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2016年5月25日,在刘江强和聂院长的安排下,艾婉莹带着女儿小静登上飞往墨尔本的飞机。8月,从墨尔本传来好消息,小静的病已有所好转。更令人欣喜的是,在女儿治疗期间,艾婉莹还与小静的助理医生相恋,两人准备明年初完婚。艾婉莹征求刘江强的意见,想回深圳举行婚礼,认刘江强为义父,让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刘江强接受夫妻敬拜。刘江强答应了。
  2017年3月,在深圳望海酒楼,艾婉莹和身穿中国大红唐装的男友,按照中国传统婚俗,向坐在上席的刘江强敬酒,新郎改口喊刘江强"爹"。儿子虽然走了,他却收获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外国女婿。无论如何,这对刘江强来说都是一种欣慰。
  婚后不久,艾婉莹又带着孩子跟丈夫回到墨尔本继续接受治疗。
  接受本刊专访时,刘江强告诉记者,虽然他依然会不时想起儿子,可有了艾婉莹这个女儿,那种钻心的疼痛已逐渐淡化。说话时,他眼角泛出晶莹泪光。生命不能重来,失去无法挽回。我们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像刘江强这样,用真诚与勇气为错误埋单,让原本残酷的故事,有一个出乎意料的温暖结局。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刘江强外,其余人物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编辑/沈永新
 
琥珀小静墨尔本自闭症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