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小吕啊小吕
  小吕第一次见到胖子,是在三楼老板的办公室。小吕上去给老板看一个整版广告的设计。胖子站在那儿,不知道正在跟老板说什么。他脸红扑扑的,一副用了大力气的模样。他老是这样的,走路说话什么的都用尽全力的模样。小吕一进去,他就直勾勾地看着小吕。他的目光让小吕感觉很不舒服。这样的目光小吕只在陌生人那里遭遇过,那种大街上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再也不会相见的陌生人。在一个密闭空间里,小吕从来没见男的用这种眼神看她。她感觉就好像有虫子在自己身上爬似的。回去后坐在办公桌前,半天都平静不了。这个人怎么这样呢?还有,他长成那个样子,下巴几乎是头顶的两倍宽,眼睛那么小,他长得真是够难看的,还有他个子那么小还那么胖。小吕突然有点后悔,她刚才应该直接骂他的,她应该对他说,你别那么看我。她应该这么说的。
  让小吕意外的是,胖子过了会就下来了。下来后他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她的旁边。他对她说,你长得真是太漂亮了。小吕说,关你什么事。胖子说,我看你一眼就觉得喜欢上你了,你相信不相信。你这人,小吕皱着眉头看了胖子一眼说,请问,我认识你吗?胖子说,现在咱们不就认识了吗。说着他拉开腋下的一个皮包,拉开拉锁,从里面拿出一个更小的皮夹子,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名片,放到了小吕的桌子上。他说,我是你们老板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你就找我。你找我,只要我能帮上,二话不说,赴汤蹈火。小吕想把名片拿起来,扔到对方脸上去。但她没有这么做。因为老板进来了。老板进来后对胖子说,你别骚扰我们的人,不然别怪我翻脸啊。胖子笑了起来,对小吕说,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吓住你了,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们老板知道,我绝对不是什么坏人的。老板说,如果你是坏人,你能站在这里?胖子说,不过刚才说的是真的,我这人就喜欢交朋友,以后有什么事真的可以找我。
  从那之后,胖子每次来了,都要来小吕这里转一圈。胖子常常来找老板喝茶。胖子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有时候说晚上做梦梦到小吕了,有时候说小吕第一次让他体会到爱一个人的感觉。你知道吗?每次来你们这里的路上,我的心跳得我都喘不过气来,胖子说,每次我上你们门口这楼梯,每次上这楼梯我都停下来好几次,我都得深呼吸好多好多次。他还说,你太辛苦了,你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呢?小吕说,我不辛苦我喝西北风啊。胖子看着小吕的眼睛说,我可以养你啊。小吕说,你这么说话我就生气了啊。胖子说,好,我不这么说了,你根本不知道你把我折磨得多厉害。有时候他会什么也不说,在靠近窗户那里的一个座位上坐上半天。
  老板不止一次当着小吕和其他员工的面说,胖子真是什么也不懂,蠢得跟个什么似的。老板又说,但是人家得运气好,人家有关系,咱们这么辛苦,赚的钱连个人家的零头也没有。有一段时间老板说他就要搞到两块广告牌了,就在进城时刚下高速那个口上,那块最大的广告牌,如果他把它拿下来,一年可能赚不少钱呢。老板那段时间东跑西跑的。后来事情没有弄成。老板说,为什么弄不成,因为咱做不出来。他学着胖子的模样,用袖子做出抹桌子的样子,他说,胖子人家就能做出来,人家一进去就用自己的袖子给领导抹桌子,人家那模样,就好像领导让人家跪下人家就能跪下。但是我做不出来。还是太顺利了,老板说,你看看他花钱,他买一百多万的车,他的钱没到那个地步的,他这人就是太招摇了,还是年轻。胖子是老板常常会谈论的话题。
  此刻,胖子背靠着办公桌,正对敲打着键盘的小吕说话。胖子抬着手腕,用另外一根指头敲了敲手腕上手表的表面,你老是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我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说完胖子还叹了口气。然后双手插进口袋,直起身来,迈开脚步走动起来。即使是在室内,他每走一步路都会往上弹一下身体,就好像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似的。快走到窗台时,他突然停了下来,弯下了腰。然后他又抬起头来左右上下地看,目光最终落在暖气片旁的一条毛巾上,他走过去,把毛巾拿起来,然后弯下腰擦起了自己的皮鞋。他擦拭得那么仔细。
  小吕扭回头看着他说,那毛巾是人家用来擦手的,你怎么能这样。胖子继续擦,抬起上半身,满意地把那只皮鞋左右摆动了一下,皮鞋亮得都可以照出人影了。他把毛巾放回了原处,往小吕的方向走来。你可以看见他圆滚滚的肚子,把衬衣顶得鼓鼓的。这次他趴在了小吕电脑旁的办公桌隔板上,从上往下看着小吕。他又叹了口气说,我真的不是开玩笑,我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还在这儿这么辛苦地干活。我喜欢你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我没见过你这样的。小吕皱着眉抬起头说,你不要跟我说话了,你给我走远点,你看弄得我又敲错字了,我活很着急的,有多远你就滚多远。胖子一下站直了身体,从门那里走出去了。
  这是上午十点,办公室里就小吕一个人了。她敲打着键盘,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突然间,她停下了动作,竖起耳朵听,外面没有声音。她往后退了退转椅,斜着身体往外看,外面也没有胖子的身影。小吕把椅子拉回来,眯着眼睛看着电脑,看了一会,她并没有接着干活,而是歪着脑袋听外面的声音。真的没有其他声音了。小吕站了起来,走出了办公室门。这是一栋三层楼的房子。小吕的办公室在二层。她沿着木制楼梯往一楼走。一楼没有摆桌子,就一张沙发。小吕走进里间,里间是卫生间。在这个过程中,她左右看了看,还往外面的院子里看了看,没有发现胖子的身影。在卫生间里,小吕打开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用右手拨了拨刘海,然后站直把肩膀往后展。她侧着看镜子里的自己,又转过去看着自己的背。她突然对着镜子撇了撇嘴,做出要呕吐的样子。她又对着镜子笑了笑。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用力地把它吐出。然后她在马桶上坐了一会,看了会手机。终于她又回到了办公桌前,又像刚才一样,敲打起键盘来。这次她工作得很专心,就好像把烦心事都抛开了似的。当她专心工作的时候,你会发现她不时地就会咬一下自己的下嘴唇。
  小吕如果工作进入状态了,就一点也不觉得辛苦了,她的脸离电脑屏幕越来越近。就在这时候,小吕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是她男朋友刘洋打来的。怎么了?小吕问完怎么了之后,用腮帮和肩膀夹着手机,一只手放在键盘上,一只手拿着鼠标。她现在不可能跟他说太长时间的,他应该没什么事,他一没事了就会给她打电话。接下来刘洋说的话,让小吕一下子站了起来。刘洋说,刚才城南佳运的人给我打电话了。城南佳运是楼盘的名字,两个月前,他们交了首付,在那里预定了一套八十平方米的期房。刘洋接着说,他们说咱们的贷款办不下来。为什么办不下来?小吕问。刘洋说,他们说我的征信有问题。小吕说,咱们当初不是问过他们的吗,他们不是说能处理了吗,不是说应该没有多大关系吗?刘洋说,他们说现在审查得严了。小吕问,那怎么办?刘洋说,他们说现在这个情况咱们只能交全款了。小吕说,咱们怎么交全款,咱们首付都得找人借。刘洋说,他们说交不了全款就只能退款了。小吕忍不住,对着电话说了句脏话,然后说,这完全是他们的问题嘛。小吕还清楚地记得,当时跟那个业务员询问过好多次,因为刘洋的信用卡确实逾期过,他们本来就在担心。结果那个业务员说没关系的,我们这么大的公司,跟银行都有关系的,这种事情我们能处理得了。现在小吕想,当时真不应该听他这么一说就信了他的,当时应该和银行确认一下的。小吕还回想起来,交钱的时候,她本来想问问收钱的那个女的,结果那个女的没听见,却被刘洋给拽了拽衣角,示意她别说。后来刘洋说,业务员答应给他们搞定了,就没必要跟那么多人說了,说不定给谁坏了事也不一定的。小吕说,这是他们的错,退款可以,他们得给咱们利息,咱们二十万就白白放在他们那里让他们用了两个月啊,他们必须给咱们利息,他们还耽误了咱们看别的房子呢。小吕还想骂一骂刘洋,后来她忍住了。刘洋在电话里说,我一上午的课,下午我准备过去,你能请出假来吗?
  今天小吕请不出假,不仅请不出假,晚上她还得加班。晚上他们周刊要在市中心的一个商场搞一个现场相亲活动,别的同事现在都已经去现场做准备工作了。小吕现在有一大堆活需要赶,待会还得去印刷厂印出传单,还得送到活动现场。她还得把这一期的报纸的三校给改完,等等等等。刘洋说,那我先去吧。小吕说,有什么消息告诉我。
  挂了电话后,小吕好半天都工作不进去,打十个字就能错三个字。她和刘洋已经谈恋爱三年多了,双方父母也都见了,已经打算结婚了。刘洋家拿了一部分钱,她家也拿了一部分钱,他们俩自己也借了一部分,才凑够了首付。其实刘洋家拿出来的也是借的。刘洋家的条件比她家还差,父母都在遥远的乡下。他们两家都已经商量好了,因为买房子花的钱多,交房后装修还需要钱,所以到时候结婚彩礼什么的就都不要了,一切从简。他们可是看了很久的房子,好地段完全不可能的,他们负担不起。所以只好往偏一些的城南买。不过现在的趋势是往城南发展,以后前景应该是不错的。为什么买城南佳运,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就是这儿虽然是期房,但已经封顶了,说是半年就能交房。这样他们明年结婚后,用不了多久就能住进自己的房子里了。自从交了首付后,小吕每天都在网上看装修设计,她和刘洋周六日现在多了一项娱乐,就是去装饰城、家具城转悠。
  如果这儿的房子买不成,再找一个合适的就会很困难,首先就是交房时间,他们看了那么多,大部分交房都得一年多,有的甚至还需要两年。还有房价,也要比他们现在买的这个更高一些。他们交了首付这两个月,网上报道说房价一直在升,也就是说还得再去借钱。小吕坐在电脑前,心情实在是太糟糕了。她深呼吸了好多次,都没什么用。
  三楼传来关门声,接着脚步声沿着楼梯传了下来。是老板,他把脑袋伸进来,看着小吕问,弄完了吗?小吕说还没有。老板说,你动作快点,我先去现场了,待会我让小李回来拉你去印刷厂,你要盯着让他们印完啊,然后跟小李把东西带到现场去。小吕说好的。和老板一起的还有胖子,他没有再说什么,跟老板一起下楼走了。
  下午五点,小吕提着两捆传单走在街上,两条胳膊累得发酸,手呢又被细塑料袋子勒得发疼。小李提得更多,他走得很快,已经不见影子了。小吕不得不又把传单放了下来。阳光斜照着人们,一辆跑车发出轰鸣声。里面的驾驶员,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的不耐烦地看着车前挤着的人们,副驾座位上一个女孩,也戴着墨镜,正对着手机抹口红。小吕把传单又拎了起来,加快脚步,从一辆车的车头和另外一辆车的屁股中间走了过去,她老是担心哪个司机一踩油门,把自己给撞了。就在这时候,小吕的手机响了。小吕再次把传单放下,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是刘洋打来的。刘洋问你给我打电话了?小吕说,你怎么连电话也不接呢?刘洋说,我刚才没听见,这里人太多了,又有两栋楼开盘,人们挤死了。小吕问,情况怎么样?我还没见到那个业务员,刘洋说,我还在等她,她说在外面。小吕说,有了消息给我打电话啊。刘洋说知道了知道了。
  小吕又提着传单走了起来。她已经看见搭起来的舞台了,她看见老板娘正站在舞台上,指着台下说着什么。老板娘很胖,脸上总是厚厚的一层粉。她的口头禅是,我当初吃的是什么苦,你们这些年轻人。小吕每次看见老板娘都感到头疼,她感觉每次和老板娘在一起,老板娘都会时刻盯着她找她的错。还好平时老板娘不怎么去单位的,只有在类似的活动的时候才需要见到她。
  小吕刚把传单放下,老板娘就过来了。怎么这么晚呢,她说,差点误了事,赶紧的,她扭回头对着大家喊,每个人拿一叠,到人多的地方去发去。
  这是小吕没有想到的,她愣住了。别的同事一人领了一叠离开了,剩下她站在那儿。老板娘也递给了她一叠传单。
  每次在街上碰到发传单的,小吕都会为他们感到难为情。毕竟路过的人都觉得他们麻烦,很少有人接他们的传单,有的人还会愤怒地骂他们,觉得他们打扰了自己,即使不骂,厌烦的眼神也经常会有的。每次有人给小吕发传单,小吕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太难为情了。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需要去发传单。
  小吕走得有些慢,她跟着一个同事,站在了人来人往的街边。
  怎么这么磨叽?小吕伸了两次手,两次过路的人都没接她的传单。她没敢看对方的脸,所以不知道对方的表情。小吕往前走。就在这时候,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一把抓走了她手中的传单。她一看,是老板娘。老板娘脸上满是愤怒的表情。怎么回事?这么点传单发这么久还没发完。回去把剩下的拿过来,她皱着眉头对小吕说,别站在这里发呆,动作麻利一些!
  小吕回去把剩下的传单拿了过来,一路上人们和她撞来撞去,有一个人狠狠地撞了她的肩膀,把她撞得疼得吸了口气。
  回来后,她却发现老板娘他们已经不在原地了,不知道到哪儿去发了。小吕四下里寻找,但人太多了,根本看不了多远。小吕担心老板娘就在附近盯着自己看,只好又伸手去拦路人。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小吕一只手拿着传单,另外一只手拿着手机。是刘洋打来的。小吕把手机紧紧地贴着耳朵,才听见了刘洋的声音,刘洋说,我等了这么久,他们居然说主管不在,今天没法给我回应,真是气死我了。那怎么办呢?小吕下意识地问。刘洋说,你问我我问谁,我怎么知道。小吕说,刘洋你别这么跟我说话啊。刘洋半天没有吭气。小吕把手机挂了。他又打了过来,小吕没有接。
  旁边是一个推着冰箱卖饮料的几个人,他们用那么大的喉咙喊,买两瓶送一瓶,冰镇饮料,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有那么一会,小吕突然注意到,其中一个男的正盯着自己看。他对小吕说,买一瓶饮料吧。小呂摇了摇头。那个男的说,人应该对自己好一点,这么热的天,你应该给自己买一瓶冰镇饮料的,喝下去你就更有力气发传单了。人应该对自己好一点的对吧,他又重复道。他的语气怪怪的。和他一起的那几个人突然笑了起来。他们笑得那么大声,让小吕觉得他们是故意针对自己的。
  小吕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看过去,只见胖子坐在车里,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看着自己。他的车门像翅膀一样抬了起来,一个小吕没见过的男的正从上面走下来。小吕突然听见刚才那个要自己买饮料的男的在喊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他压低了声音喊,你快来你快来,看这辆车是怎么开门的。
  如果是平时,小吕也许就站在原地跟胖子搭句话就完事了,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就好像小吕一个人在战场上孤立无援,突然间出现了一个救星。所以她走到了胖子的车窗边。胖子的长相也没那么丑陋了,小吕甚至觉得有几分亲切。胖子对小吕说,你坐进来啊。小吕拉开车门,一股冰凉涌了过来。小吕坐在了副驾驶上。一坐上去她就后悔了。她应该发传单的,如果让老板娘看见,说不好会怎么骂她呢。但是如果现在让她出去,她怎么也不想出去了。
  胖子突然喊,喂。那几个卖饮料的都看了过来。给我来点饮料,胖子说。好嘞,那个刚才一直跟小吕说人应该对自己好一点的家伙,手里拿着几罐饮料走了过来。我们这些是新出的品种,他说。胖子拿出手机扫了一下他的二维码。小吕突然发现卖饮料的男的手在抖。他返回去的时候动作太大,差点被地上的安全栓给绊倒了。胖子打开一瓶饮料,递给了小吕。
  口袋里的电话又响了,小吕接了起来。刘洋在电话里问,你在哪儿?小吕说我还在这儿发传单啊。刘洋说,看起来我只能明天再来了,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小吕说,那就明天吧,明天我也放假了,我跟你一起去。刘洋说,你说我要不要跟我那个同学联系一下?刘洋有个同学在电视台,有记者证。这是刘洋经常会提到的一个同学。你说要不要让我同学去搞他们一下?刘洋接着说。小吕说,咱们明天去看了再说吧。
  小吕问胖子,你要去哪儿?胖子说,我就是来找你的啊。小吕说,能不能正经点说话。胖子盯着小吕说,你男朋友电话啊?小吕说,关你什么事。胖子说,我要跟他竞争,我要把你从他那儿抢过来。
  隔着茶色玻璃,小吕看着窗外那些挤来挤去的人们。她突然看见了老板娘。老板娘正朝胖子的车走了过来。
  胖子再次把车窗打开。小吕手里还拿着传单。老板娘趴在车窗上,对胖子说,辛苦你了啊。胖子说,嫂子你这话就见外了啊。小吕一直担心老板娘会训她,结果她没有。老板娘说,恰好小吕也在这里,让小吕给你打下手吧。胖子说,我正要跟你说呢。
  那年小吕二十四岁,她男朋友刘洋二十八岁。她男朋友刘洋上的硕士和她上的本科在同一个学校。他俩是同一年毕业的。毕业后刘洋去了一所民办大学当老师,一个月工资两千六。前面说过了,小吕在一家周刊上班,一个月一千五。当时张城的房子均价大约在六千一平。他们俩都不是本地人,他们家里都没什么钱。小吕比刘洋好一些,因为他爸在做了多年的民办教师后转成了正式的,现在一个月工资已经快三千了。不过小吕家都觉得刘洋很合适。他们对小吕说,性格又好,长得又不难看,学历又高,这是刚开始,以后工资和工作都会越来越好的。小吕也觉得,难道自己还能找到比这个更好的吗?后来双方父母见了面。小吕家对刘洋他们家也感觉挺好,父母人都好啊,他们对小吕说。以后你们生了孩子,肯定得刘洋他们父母来帮忙照看的,所以父母的性格很重要的,不然到时候有你受的。有这样的婆婆公公都算是你的好运气了。提到买房子,小吕自己还没开口,父母已经表示,一定要支持一部分给他们的。爸爸现在一下子拿不出来太多,小吕父亲说,你也知道当民办老师时爸爸工资太低,那时候为了供你们上学还欠了债,你哥结婚也用了不少的钱。不过,小吕爸爸说,虽然现在爸爸给你拿不了多少,但是以后爸爸可以帮你们啊,可以帮你们每个月还贷款。不过,最后小吕她爸爸拿出来的还是比原来说的多,他拿了七万块出来。我现在借钱比原来好借多了,因为我现在工资固定啊,人们又不怕我跑了。刘洋家拿了九万出来。刘洋为此还哭过一回,他俩那天晚上聊父母,刘洋说,拿这么多钱我爸那真是砸锅卖铁了。小吕相信刘洋说的,她去过刘洋家,她知道刘洋家有多穷。剩下的几万是小吕和刘洋自己借的。
  他们就这样凑够了首付,交了钱。在交了首付的这一个多月里,他俩几乎一有空就会坐公交车到城南去,仰着头数楼层,其实房子现在看上去只是框架而已,玻璃也只上了一半。但他们就能在那里站着看上半天。接下来他们就会在附近走路,去菜市场啦,超市啦,商场啦,这里以后就是他们活动的地点了。有一次坐公交回去的路上,刘洋突然对小吕说,你知道吗,我现在有一种找到坐标的感觉,我现在感觉自己跟这个地方有关系了。刘洋还去网上研究了未来城市规划,当他看到三号地铁线规划要路过城南佳运,开心得不得了,咱們再晚一点点,怕是房价就会涨起来,谁能想到三号线突然改线呢。问题是一号线现在还在施工中,都五年过去了还没结束,谁知道三号线建起来得多少年呢。不过就是这样,他们仍然是开心。下一次他们过去时,发现售楼部广告已经换了,已经把三号线规划专门印出来,挂在了售楼大厅门口了。
  小吕看着车窗外想,当初他们真的询问过好多次那个售楼小姐的,每次她都说没有问题的没有问题的。她听见自己叹了口气。
  怎么了?胖子一只手捉着方向盘,扭回头来看着小吕。
  小吕扭过头来,看了看胖子,说,没事。
  有什么事你一定要跟我说,胖子说,听你这么叹气我心都碎了。
  为什么你说这样的话却一点都不脸红,小吕问。
  胖子说,因为我说的是真心话啊。
  小吕看着一本正经看着自己的胖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过了好一会,小吕说,我真是服了你了。
  前面的车终于少了,胖子开始加速,小吕感觉自己的身体往后一退,靠在了椅背上。
  责任编辑 菡 萏
 
梁学敏传单刘洋老板娘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