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白鹿原小说中田小娥结局是什么田小娥怎么死的
  白鹿原田小娥结局是什么
  事实上,田小娥原本是一位极其纯朴可爱的传统女性,她强烈地渴望过着正常的生活。在和黑娃的相会中,她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和黑娃厮守终生的美好愿望。文中她三次对黑娃说着同类性质的话:"‘我看咱俩偷空跑了,跑到远远的地方,哪怕讨吃要喝我都不嫌,只要有你兄弟日夜跟我在一搭……’""小娥呜咽着说:‘我不嫌瞎也不嫌烂,只要有你……我吃糠咽菜都情愿。’""‘黑娃哥呀,要是不闹农协,咱们像先前那样安安宁宁过日子,吃糠咽菜我都高兴。……’"就是在鹿子霖跟她睡完觉后要给她钱时,小娥还是突然缩回手:"不要不要不要!我成了啥人了嘛?"但是那个男权社会,却不给这个纯朴的女人任何机会。
  当她跟黑娃的事情败坏以后,她被郭举人扫地出门,赶回娘家;而父亲则气得病倒,只求"要尽快尽早地把这个丢脸丧德的女子打发出门,像用锹铲除在院庭里的一泡狗屎一样急切";当黑娃带着田小娥回到白鹿原时,鹿三以断绝父子关系来威胁黑娃放弃田小娥,白嘉轩拒绝他们进祠堂完婚;直到黑娃出走后她的境况更是每况愈下,两次被绑到祠堂挨刺刷……直到最后她被鹿三杀死在炕上。田小娥的死是发人深思的。
  作者让田小娥死于自己的公公鹿三之手,而鹿三是个善良本分的普通劳动者,连他都不能见容,可见男权社会的礼教对田小娥是何等的深恶痛绝。她的死,是男权社会对胆敢反抗礼教的女性的彻底围剿!
  白鹿原田小娥结局小说原文
  他略一稳步压抑住胸膀里的搏动,走到窑门前,铁链儿吊垂着,门是从里头插死的,人肯定在窑里无疑。在他抬手敲叩门板时,刚刚稳沉的心又嗵嗵嗵嗵跳起来他稍有迟疑就拍击响了木板门;这一拍击之后,心反而沉稳不跳了。
  "谁呀?"窑洞里传出小娥粘涩的声音。鹿三继续拍击门板,不开口"唉呀你个挨刀子的这几天逛哪达去咧?"小娥的嗓门顺畅了也就嗔声嗔气起来,她猜估是孝文来了,"你甭急你甭敲了我就下炕开门来咧!"
  鹿三头皮上呼喇呼喇直蹿火,咬着牙屏声闭息待立在门的一侧。咣当一声门闩滑动的声音,鹿三一把推开独扇子木门板。小娥被门板猛烈地碰憧一下,怨声嗔气地骂:"挨刀子的你求疯了咧?开门鼓恁大劲!"
  鹿三闪身踏进窑门,顺手推上门板,呵斥说:"悄着!闭上你的臭嘴再甭吭声。""哦哟妈也!"小娥吓缩成一团,双臂抱住胸膀上的xx子,顺着炕墙就势蹲下去,用上身遮往光裸着的腹部,悲悲切切抱怨说:"你来做啥嘛?鹿三瞧着缩在炕墙根下的一团白肉,喝令说:"上炕去穿上衣裳,我有话说。"
  小娥从坑墙根下颤悠悠羞怯怯直起身来,转过身去,抬起右腿搭上炕边儿,左腿刚刚跷起,背部就整个面对着鹿三。鹿三从后腰抽出梭镖钢刃,捋掉裹缠的烂布,对准小娥后心刺去。
  从手感上判断,刀尖已经穿透胸肋。那一瞬间,小娥猛然回过头来,双手撑往炕边,惊异而又凄腕地叫了一声:"啊……大呀……"鹿三瞧见眼前的黑暗里有两束的亮的光,那是她的骤然闪现地眼睛,他瞪着双眼死死逼视着那两束亮光(对死人不能背过脸去,必须瞅住不放,鬼魂怯了就逃了),两束光亮渐渐细弱以至消失。
  她扑倒在炕边上,那只跷起的左腿落下来吊垂到炕边下,一只胳膊压在身下,另一只胳膊抓扑到前头。鹿三这时才拨出梭镖钢刃,封堵着血咕嘟嘟响着从前胸后心涌出来,窑里就再听不到一丝声息。
  他从地上捡起那块烂布,重新裹缠住梭镖钢刃,走出门来,拉上门板,锁上那把条笼形的铁锁,出了窑院,下了慢坡,走进屋墙和树木遮蔽着星光的村巷,公鸡刚刚啼鸣二遍。
  白鹿村乃至整个白鹿原上最淫荡的一个女人以这样的结局终结了一生,直至她的肉体在窑洞里腐烂散发出臭气,白孝武领着白鹿两姓的族人挖崖放上封死了窑洞,除了诅骂就是唾骂,整个村子的男人女人老人娃娃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这个女人好话。
  鹿三完成了这个人人称快的壮举却陷入忧郁,忧郁是回到马号以后就开始了的,他把梭镖钢刃连同裹缠着浸满鲜血的烂布原样未动塞进火坑底的炕洞里,用厚厚的柴灰掩埋起来,防备某一天官府前来查问,他就准备把自己和凶器一起交出去。
  藏好凶器之后,鹿三从水缸里撩出一把水搓洗手上的血污时,看见水缸里有一双惊诧凄怆的眼睛,分明是小娥在背上遭到戳杀时回过头来的那双眼睛,奇怪的是耳际同时响起"啊……大呀……"的声音。
  鹿三细看细听时。水缸里什么也没有,马号里只有红马的鼾息声,他没有在意以为是眼花了耳邪了,拉开被子躺下以后。耳朵甲又传来小娥垂死时把他叫大的声音。只是没有重现那双眼睛。
  从此,那个声音说不定什么时辰就在他耳边响起,有时他正在吃饭,有时他正在专心致志吆车,有时正开心地听旁人说笑谝闲话,那个"大呀"的叫声突然冒出来,使他顿时没了食欲鞭下闪失听笑话的兴致立即散失,陷入无法排解忧郁之中……
  直至黑娃掐着白嘉轩的脖子要抵命,鹿三把那窝藏在炕洞里的淤血干涸的梭镖钢刃掷到儿子脚下,心中的忧郁才得以爽脱……
 
名著小说感想大全写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