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万木从容二十四
  (二十四)
  男子说了好多,王波始终是有防范的,但他说的好些都是王波曾经想过的,也有好多是一点就明了的,男子又说:"国学里,是有答案的。"又说到真理,说到布施……
  这些,都是王波想过但一直都不敢说出来的,王波怕别人说他。不时,这让王波觉得之前的感悟有了些踏实。
  但王波又想:"这不是自己所认同的,因为他讲的是佛,是一个信条,不否认其重要性,可我有自己的感悟:‘活着’等问题之答案,那应是科学的,是有‘理’的,是完全属于当下,而并非虚空的东西。"
  王波想:"比如,自己有了想法,在人们面前去演讲,得到些自己演讲的不足点,然后再改进,得是实际的东西;方向,有了方向比什么都好。"
  ……
  王波沉静着,内心时而翻动着在火车座位上坐着,火车向南市驶去。
  王波到南市,在学校附近下了车。一路自信,带着情不自禁的笑容向学校走去。一进学校大门,见三三两两的男男女女,他们青春、活泼;美丽校园里处处欢笑。王波一转想,自己也处身其中,他感到幸福。走进宿舍里,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他心里高兴,舍友基本都到了。
  王波连问:"怎么样啊假期?来了多长时间?什么时候来的?……"
  黄鑫说:"上午就来了。"
  陈云飞说:"给家成天是喝的。"
  周清说:"你那有我喝的多了,乖乖的,差点喝进医院。"
  李易说:"那你那是喝掺酒了。"
  ……
  王波一旁笑了。
  晚自习,回班上课,王波依旧兴奋,他想着:"班级中,好多事又与女孩子交流着。"
  对女孩子,王波想:"她本身就是美的,是可欣赏的,只是也不曾真正想过,与自己喜欢的女孩真的在一起了,该怎样往下走?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自己好像没有答案,感觉少了什么去支撑其延续。而其他女孩子呢,简单说完几句话后,就觉得没什么可谈的了,就又不想再交谈了。因为以后,自己找不到她的位置。"
  王波又想:"倒是唐佩,能说上话,也有很多的默契,可对于唐佩,自己的感觉是:再怎么发展还是朋友,不是男女朋友的朋友。"
  王波虽这样想,可与一个女同学时常在一起,在状态呆呆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有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暧昧,这让他常想着什么时候得把这"暧昧"挑明了。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关系是不行的。
  ……
  三月里的一夜,王波做了个梦,梦见棺材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棺材,在村头一路边放着。王波醒来后不知为何。几天后,他父亲打来电话说:"在老家小城县里买了套房子,一百多平米……"
  王波有喜感又有些来的突然感。电话里父亲让王波回去,签一份合同。
  学校里,同学间谈起房子时,王波是没有真实的触碰的,他也不曾真正想过。这来的突然的"喜"让他又考虑了好些事,在同学们略有羡慕的玩话中,王波似有些得意。
  父亲打完电话的第二天,王波就随意的坐上了回家的车。到小城县,王波步行到父亲买房的小区。路上,王波心里有些激动,因为这个小区他在上高中的时候听同学们说过,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当下,王波走进看其周围,也有了高楼、商场,有独特之处,他渐觉自己在生活的档次中突然的上升了一个层次。
  王波在银行里签合同,十几页的白纸黑字,他简单的只需写下自己的名字与身份证号,简单的让他都有些得意。合同一签完,房子就暂属于他们的了。王波又想着那老家的破房,北城租的小平房,不觉有些喜形于色。
  ……
  王波在回学校的路上思索着国学书中所讲:善,布施,精进,持戒,智慧等,他又想着自己的所想:"宇宙能量守恒。"觉得与书中所表,吻合的太多了。
  回校后,王波没事就计划着把国学里的东西看看,已然,他不是被动看了,是不明"理"后的查寻,他又在图书馆里找到《南怀瑾》一书,觉得里面只是讲一部分,就又去南市书店。
  进入书店,是他熟悉的感觉,静静的,只是翻动书页的声音,而他更喜的是——自己的问题似乎真的有了眉目。
  王波的课题:活着的意义?为什么活着?
  而这几天,他认真的回思着琢磨着他的信念,又思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又思自己得静下来。
  ……
  四月,学校体育比赛,王波拿了四个奖,一个铅球,一个四百米,一个跳远,一个三级跳,一金一铜两银。王波在四百米最后超过两名同学后,看台上同学们欢呼一片,这让柳洁也来鼓励了。王波在被呼拥中想起曾经:不知所以的报了一个不擅长的5000米,结果累的不轻,也没名次,还对长跑有了些许的恐惧,又在想跑第一那些人是怎么做到的。
  ……
  渐渐的,王波在班级各组织也得了荣誉证书,演讲啊,英语比赛啊,组织团干等,他心里没觉得什么,暗想着证明些什么就行了。
  ……
  天渐热,四十多名同学在教室里上课,头顶上几个风扇在不停的转。这节课老师讲《客房服务》。课讲到一半时,王波实在忍不住了,想着:"叠被子那些真是无用,有这大好时间不如收集信息,开阔视野为自己找一条路找一个方向,这大好青春就将逝去,留在这"形式课"上算怎么回事?"
  可又一想:"自己定位在哪?方向在什么地方?变又在什么地方?怎样做自己?自己也不知道。"不断思索中他又想:"摸着石头过河,不是吗?"
  夜里,王波翻腾的睡不着。
  几日后,班级里,课下。王波听到刘冲说:"想准备考驾照呢,而且班里已经有同学拿到手了。"
  王波一听似来了兴趣,也暗定了考驾照的心,他想着:"这以后肯定能用得着,而且在学校里把这件事办了,是一件真实又有成绩的事。"就与刘冲说:"你暑假办驾照不?"
  刘冲说:"我倒是想办了,只是不知道啥时候能考出来。"
  王波说:"一个暑假应该差不多了吧?"
  黄鑫说:"那总不好考呗。"又说:"老大,你暑假还干活挣钱啊?"
  王波暗想:"是,是要赚钱的,兼职先认真做着,赚钱是对的。"便有些深思的样说:"暑假得找份工作,一边挣钱,一边考驾照。"
  黄鑫说:"这个计划不赖,可以。"
  ……
  近暑假,期末考试,老师说:"得好好考啊,考不过是要挂科的,别到时候毕业证都拿不到。"
  大部分同学是认真听的。
  王波暗想:"这应该不会,学够了就能过,有努力就会有成绩。"
  所以,期末考试,王波轻松度过了两天。
  暑假开始,王波在南市一家五星级酒店找到了工作,在酒店里做服务员,酒店里一般女生给客人上菜,男生传菜给女生,王波便做了传菜员,工资不高,一月一千三百多块钱,他想:"这也能给家里剩下不少,而且自己的吃住也全有了,是可行的。"
  家里,王波父亲一听王波考驾照,也给王波2000块钱,王波就在酒店附近找了一所驾校,报名费1800元钱,手里还剩有500多元。
  也算初入社会阶段吧,王波依旧新奇,工作也觉轻松愉快,工作时间早9点到下午2点左右;下午4、5点到晚上9点、10点,主要负责传菜,打扫等。
  驾校里,王波科目一轻松过后,学车时间有限,只能每周六、日可去,工作学车之余还有时间,他又准备考个导游证来,他心里是有些把握的,计划着周一到周五下班后回住室看书学习。
  天燥热,也挡不住他学车与学习的计划。
  ……
  两个月一边工作一边考驾照,王波过的很是充实。
  暑期结束后,王波的科目二没能过,他自觉还差许多。
  开学回校后,王波宿舍六个人行走于校园内。黄鑫说:"你们看没,老大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王波笑笑,他没觉什么,只感稍深沉些,又隐隐的觉得好些时间不知干什么了。
  期末成绩下来。王波宿舍六人都没挂科,大家一致同意到外面聚一下。周清提议到市里面他一个亲戚家开的饭馆去,大家没意见。周六上午,全体搭公交去市里。在新区一家家常菜馆,几人在饭桌旁坐下。服务员上来点菜,那是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
  黄鑫拿着菜单说:"都有什么菜啊?"
  女服务员笑说:"都在菜单上呢。"
  黄鑫开始问:"你们都吃啥?"
  几个人又各推让。
  李易说:"要不,来个大盘鸡吧。"
  大黄说:"你就不能把那个‘吧’字去了吗?"
  说着,几人又开始大笑起来,那个女服务员也喷笑了出来。
  ……
  欢笑中,王波想着:"在这段时间里,缘分具备之中,这个空间里,几个人被动又主动珍惜并享受着这青春的美妙,为善,撇开了于‘无为’的思考,给这个‘当下’注入了活力而充满了美妙幸福。"
  ……
  要回校时,六人都喝的差不多了,坐公交回。倒车时,王波五人走了几百米,发现大黄不见了。打电话后,几人笑了,大黄坐公交上睡着了,忘叫他了,他一个人已快到终点站了。五个人就在大都市里一个公交站牌附近等着黄鑫。天气阴沉,大路宽阔,几人又在店铺前停的一排车旁欢快打闹着。
  到了车站,六人坐上回学校的公交车,回宿舍里,回归他们的学校生活。
  新学期开了一节"口才与演讲"的课,这一下激起了王波的兴趣。老师是一位近40岁的女性,从北京来的,口才很好。上课后,发下了一本书《口才与演讲》。
  当王波认为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业在眼前时,他竟又怀疑是不是真的?
  "是自己感兴趣亦或潜力所在吗?……"
  他心里没有声音,又想:"默认等同同意。"
  他不觉又想:"是的,我感到了,我拿着一把钥匙无意中找到了开启的门,而拿着它又有些慌乱,不断发抖,又想紧握住它,真怕钥匙掉下去,错过了门。"
  ……
  一天,晚自习中,王波与唐佩等几个女生又聊起导游证来。唐佩说:"其实男生更适合干导游,那是个体力活,每天跑这儿跑那儿的,女生哪能受得了。"
  王波说:"到处跑还不好吗?也没多少体力活,况且自己不时还锻炼呢?"
  ……
  聊许多,王波只觉得女生有些见解还是新鲜的,但于生存、处事能力上男生要比女生强。
  ……
  一日,星期五,王波起床后感到精力充沛,又想到了自己的小幸福:买套房子,和自己喜爱的女孩在一块,没事去旅游,一起跟随自由的心,是多么美好啊?奋斗吧!所有事情先了解,再进入,再争取,最后才有可能成功,幻想不如行走于路上。
  于是,一早他在操场上跑了三圈。
  ……
  下午放假,宿舍里几人无事,周清又提议到市里去小聚一下,还是南市新区那家菜馆,几人也都同意了。因同宿舍聚餐都是AA制的,王波感到这有事没事的常聚餐,是有些吃不消的,虽说几十几十的花费,可经济问题总是个硬性问题。他知道家里的情况是不太乐观的,自从买了房子,家里人都是紧过日子。
  但在学校还能做什么呢?书看不进之后,他想着:"得有些事来做,生活是个大圈子……"他略感自己有些身不由己的样子。
  傍晚,六人在南市的这家菜馆里坐好,王波看着菜馆里的布置,想:"虽说不太大,但装修精致,精品众多,在这大都市里也算得上是中高档的。"
  想到这,王波不仅又想到:"其实,南市的消费水平是很高的,在老家上高中时,一顿饭二块钱就搞定了,现在在学校,一顿饭最低也得五块,到市里随便吃个面,就得要十几块。父亲给自己定的每月生活费五百元,那不能细算,一细算都是超额的,基本都到小一千了……"
  但这青春里,集体中,王波又难以这样想,至于拒绝,他留于以后了。
  所以,饭桌上,王波还是尽多的珍惜这时间的。
  ……
  六人回来时,大黄算账,每人九十块。王波想:"真是贵了些,下次就不再去了。"他知道,九十块是可以干很多事的。
  周六早上,学校没课,没活动。宿舍里,王波又想着他的演讲;黄鑫玩手机,看小视频;李易玩电脑"撸啊撸";周清、王笑看电视剧"特种兵";陈云飞在几人中这儿看看,那儿瞧瞧,又开始洗衣服。王波又看着与父亲在书店一起买的"四书五经"。一时,他发现电脑里从父亲电脑上下载的"易经"讲坛有好多,他又找几个看起来。
  一个小时后,王波看不进了。他想着:"得做些眼下该做的事。"
  王波静静的一个人拿着书《口才与演讲》到教学楼里去了,他想着他的演讲。走到班级,他发现已有三个同学在里面,正复习导游书。王波一见乐了,聊几句后,他全身心的又放松起来。看懂一些后,他又唱起歌来,歌声起,他把什么烦恼都忘了。静下后,他又能感到内心是真的静了。又开始看起他的《口才与演讲》。
  晚上,班级里,他看的认认真真。近十点,他对演讲有了认识,他给自己下了结论:我要努力成为一名演讲家。
  王波一人回宿舍,柏油路上,见宿舍楼各寝室灯光明亮,宿舍里吵杂不断,基本都是"无忧"的欢乐,"无知"的高歌,他心里又静了,想:"自己能静下来,那是自己能对未来有个能看到又颇为显眼的位置的预见,而自己正往这个方向走。"行走时,他又看到学校的柏油路上有几名工人正在路上划白线,柏油路立马变得清晰了,蜿蜒直到尽头。
  如此,王波几星期过的很是充实。
  ……
  又一周,星期六,这天早上,唐佩邀王波还有同学柳开一同到市里买东西。对柳开,王波感到与他很有默契,有知己的意味。一路王波话多,尽是表现。唐佩似有不高兴。柳开没事笑笑。对唐佩,王波只想着:"看其发展吧,还能怎么应对。"其实他觉得没什么意思,只是有点好奇,况且也真的只是朋友。只是一路走着,王波不觉也有些无趣起来。
  三人过马路时,那是一条宽大的马路,马路上还有立交桥,路上车辆很多。三人走过马路一半,在桥下等了好一会儿。车少时,三人又走,王波不自觉的拉起了唐佩的手,静静的过了马路,又静静的放下,似无意状。唐佩也故作无意之状。王波又找些话说,如此一路回校。
  晚上,吃完饭,王波与同班几个男女同学在操场上坐着聊天,主席台上四个灯光打下,操场中间很是明亮,跑道上有跑步的,不远处有学跳舞的,灯光略暗处有男女谈话的……
  几人说起几天后的导游证考试,一同学问:"都学得怎么样了?"
  王波是有自信的,说:"状态对了,是能考过去的。"
  有同学问:"啥状态多了?"
  又一同学说:"那状态对了,会的不会的都做出来了。
  ……
 
感想大全写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