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玉镯
  他近几年迷上了玉。在他看来,凡是喜爱玉的人都必是高雅不俗之人。
  他爱玉,每到商场、古玩城,总是在玉器柜台前流连忘返,那些玉镯、把件、摆件、挂件,各样各色,争奇斗艳,每一件在灯光的照射下,透着或晶莹或炫丽或柔润的光芒,几乎把他的魂都勾了去。有时真正爱得不行,他就让售货员把特别喜爱的玉器拿出来,把玩品味一番,又恋恋不舍地让人家放回去。因为那些玉件太昂贵了,以他的经济实力,实在买不起。
  尽管他不能拥有喜爱的玉器,但他却拥有不少玉器类的书籍。这些书籍不仅载有各种玉的知识,而且配有许多传世作品的精美图片,同样让他爱不释手。他把这些书籍时刻带在身边,既钻研有关玉的知识,还能时刻欣赏那些图片,这样也能得到不少慰藉。
  久而久之,他成了玉器专家。尽管没有一件像样的玉器收藏,但谈起玉来却头头是道,滔滔不绝。他谈翡翠的种、水、色,白玉的子料、山料、山流水料,以及南阳的独玉、辽宁的岫玉等,往往让听者赞叹不已。每当这个时候,他从心理上便得到一种极大的满足。
  可他哪里知道,在玩玉的人们中间有一句行话叫神仙难识寸玉。想想也是,玉作为自然界的绝美之物,每一块都是"孤品",谁能有把握去精确地判断一块玉的价值呢?但他很少去深入地想这些,况且在某种程度上他是个只说不练的人,充其量是个口头上的理论家。然而听到的赞扬多了,他在潜意识中慢慢地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玩玉的专家。
  有一次,出差在外,他照例到当地一个很大的玉器市场去逛。在一间不起眼的商铺里,他发现一对玉镯,顿时来了兴致。这对玉镯通体透明、纯净,里面飘着几丝蓝花。他凭自己的知识判断这应该是一对翡翠镯子,玻璃种、水头足,那些蓝花行话叫作"飘蓝"。他让老板把这对玉镯拿出来,在灯光下反复把玩。越看越喜爱,便有了想拥有的冲动。他心想这样一对玉镯老板少说也会开价三万元。若是价格太高了他便作罢,反正这样的情景他也经历得多了。有时他甚至因为觉得价高连问都不问。而这次他实在太爱这对玉镯了,于是便鼓起勇气问了价格。
  不料老板的回答让他喜出望外,老板竟然只开价一万元。开始他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待到他确认老板就是要价一万元时,他的头脑一下子冷静下来,他极力地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和老板一板一眼还起价来。
  老板接下来说的一番话坚定了他要买下这对玉镯的决心。老板告诉他,这对玉镯是一个亲戚放在这里的,因为前不久亲戚家有人患病,花了很多钱,十分困难。若非急着用钱,出价三万元人家也不会卖的。
  听了老板的这番话,他放弃了继续讨价还价的想法,爽快地拿出一万元,把这对玉镯买了下来。
  回去后,他把这对玉镯分别送给了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妻子虹,一个是他的情人雪。不久,雪便极不高兴地告诉他,说他送给自己的玉镯是假的,根本不是什么玻璃种,压根就是一块玻璃。雪在省城经营着一家大酒店,认识很多有钱的老板,其中不乏懂玉的人,是他们告诉雪玉镯是假的。
  他听了雪的话,心里也犯起了疑惑,他知道雪身边那些人的厉害,他们的话大抵是不会错的。他又想起当初买玉镯的情景,越想越感觉自己上当了。
  他让雪把玉镯取下来,拿去做鉴定,鉴定结果让他失望至极:就是一块玻璃,压根不是什么翡翠。
  雪对他嗤之以鼻,坚持说他一开始就是欺骗她,然后离他而去,很快投入别人的怀抱。不久,雪的手腕上出现了一只真正的上等玉镯,不仅种好水头足,而且一半是紫罗兰,一半是阳绿,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他万分沮丧,一段时间内甚至怀疑一切,觉得人生什么也靠不住。
  回到家里,他不敢正视妻子,不敢去看妻子手腕上的那只假玉镯。
  有几次他试着想把真相告诉妻子,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后来他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真相。谁料当他说完以后,妻子却只是淡淡地说,不管那只玉镯是不是真的,因为是他送的,所以她便觉得分外珍贵。
  他猛然想起来,妻子是地质大学毕业的,学的是地矿专业,她才是真正的玉石专家。那只玉镯,她可能一开始就知道是假的。
  选自《小小说选刊》
 
宋志军玉镯蓝花翡翠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