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回忆我的祖母
  去年,八月的最后一个周末,踏着初秋的丝丝凉意,我回到了离开多日的家乡,纪念我那逝去不久的祖母。
  祖母的墓地离家很远,我们一行人只得驱车前往。一路上,田野里绿树成荫,久违的鸟叫似乎在说明它们多么不愿意告别这个炎热的夏天,我的思绪也被带回到好多年前。祖母出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在那个动荡穷苦的时代,作为家里老大的她连小学都没有读完就不得不退学,担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重任,我从没见过太祖父那一辈,不知道当时的祖母是不是愿意离开学校,从后来祖母的叙述中,我听出她似乎有点儿无奈,却也心甘情愿。
  祖父和祖母的相识也很有趣,当时,家里做小生意的太祖父一眼就相中了为自家跑腿的小伙计,便将他招至麾下,一方面可以给自己当姑爷,另一方面又让祖父衣食无忧。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祖母的终身大事就这样决定了。后来,祖父和祖母响应号召,离开老家,落到我们的海滨小城,带着他们襁褓之中的孩子,在这片沃土上开始打拼。祖父工作很忙,祖母一边照顾家里,照顾孩子,一边还要上班,没有文化的她参加了夜校的学习,经常会在晚上灯下与祖父一起看报纸,学认字。
  祖母一生,养育了6个孩子,个个学有所成,虽然她没有文化,但丝毫不影响她对孩子的教育。有了孙子们之后,祖母更加忙碌,每一个孙辈孩子都是在祖母跟前长大的。她不偏心,也没有老人们传统的重男轻女的观念,对每一个孩子都是一视同仁,她经常给我们讲过去的故事,那些不知道真假,却在祖母心中一辈子的故事,是我们小时候最大的乐趣,也是现在最美好的回忆。
  九十年代末期,由于改革的大潮,祖母家居住多年的老房子要动迁了,故土难离,祖父一下子病倒了,面对家里家外的压力,祖母用她矮小的身躯毅然地坚持了下来,一面照顾祖父,一面与孩子们商讨动迁、搬家的事宜。2003年,祖父离开了我们,要强的祖母选择了一个人生活,守着她和祖父的小屋。从此,祖母一天天老去,每当回到她身边,我总要缠着她讲那过去的故事,因为,那是她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刻。每当在那一刻,我总会从她的眼中看到光芒。
  我曾经以为,我会就这样一直陪着祖母,直到年华的老去,然而,世事无常,前年元宵节,步履蹒跚的祖母在摔了一跤之后便卧床不起,从此,祖母一天天消瘦,每每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便不忍驻足。终于,在祖父离开我们10年后的春天,祖母永远地闭上了她的眼睛,操劳了一生的她终于可以休息了。躺在鲜花丛中的祖母是那样安详,却是那样消瘦,病重的后期,她丧失了吃饭、说话的能力,只有那一双清澈的眼睛向我们诉说着她的心情,我知道,她是痛苦的,却不希望儿女受累,不希望成为儿女的负担。看到我们一代又一代人成长起来,她终于放心离开了我们。
  窗外的景色变了,墓地也到了。我捧着一束菊花,站在群山之间,向祖母致以深深的敬意。祖母一生,勤劳,质朴,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她一点一点添补,孩子们的衣服都是她一针一线做成,祖母一辈子没念过书,却要求孩子们必须好好读书。她爱热闹,每到周末,祖母会给所有的孩子们打一遍电话,让他们周末来一起吃饭,尽管后来,她自己干不动了,却也依然坚持着。离家上学后的我回去的很少,可是每一次回去,祖母都会到门口迎接我,走的时候,也会一直目送着我离开。每次走到小院门口,总会看见一个瘦小却又挺立的身影在望着我,为我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走出墓地,我终于意识到,疼爱我的祖母永远的去了,我也只能在相片里,在夢中看到祖母的身影了。那个一生要强,从不甘居人后的祖母从此和我阴阳相隔。这些日子,我无数次回想,无数次梦见,恐怕我拙劣的描述无法写尽这绵绵无尽的记忆,无法表达祖母善良能干的一生,只能写下我的思念,表达我的哀思。祖母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她的行为将照亮我前行的脚步,让我为您点一炷香,让袅袅的青烟告诉您,我很想您……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李雨萌离家墓地祖父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