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向神童学习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背背背,老师的宝贝……"
  你听,老师又在玩他的宝贝儿了:"今天晚上,就——"老师停顿了下,抬头扫视全班,"一道题,背《鸟的天堂》全文。"
  "妈呀——""三页啊!"教室里一阵接一阵地哀嚎。
  我是"笨鸟"我先飞,一回家,换完鞋,我就掏出课本来,呱啦呱啦:"我们吃过饭晚,热气已经退了……"一直干到深夜。
  第二天,我早早到校,我到校时,全班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在念书了,平常不努力、上课不专心的,无一例外地认真念着。
  同桌来了,我连看他一眼的时间都怕耽搁,身子前俯了下,让他从我背后通过。
  同桌碰了碰我,好像在跟我说什么,我懒得理他,他又用手碰我,我两手捂耳,目不转睛地盯着课本。同桌是"智鸟",号称背书大王,我可不敢和他同坐一船。老师抽人背课文,老喜欢照顾我呢,怕、怕、怕。可他偏偏跟我过不去,凑在我耳边:"我忘了带书。我们合用一下课本。"我好不生气,"你昨晚没背吗?"他一脸苦瓜相:"昨晚我把书拿出来,最后玩去了,一遍没念呢。""妈呀,一遍没念,还忘带书,抽上了绝对死定了。"我扭过身子,像躲瘟神一样避着他。
  "我们吃过晚饭,热气已经退了……"
  呱呱呱,呱呱呱……五十四个同学,五十三只青蛙拼命地卖弄着喉咙。
  背书大王呢,手里拿着一支笔,歪着脑袋看着窗外,时不时又在本子上写两下,面无表情。
  "丁零零——"上课的"哀乐"响起,同学们都坐在板凳上忐忑不安地搓着手,老师满脸笑容地走进教室,这是要"宰人"的前奏啊。我们一个个勾着脑袋,生怕老师的屠刀落在自己头上。
  前面几个同学挨了"宰",老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突然听到一个最害怕也是最熟悉的声音,我的名字。我战战兢兢起身,赴刑场一般,哆哆嗦嗦地背了起来:"我们吃过晚饭,热气已经退了……"
  我的舌头像是短了截,一路结结巴巴,尽管如此,但喉咙到底能发出声音,可"走"到倒数第三段时,我的喉咙被塞着了样,无论怎样挠头皮,都没有声音。
  "背书大王——"
  唰——全班的目光朝我同桌扫过去。我像获救一般,头虽然勾着,但眼睛的余光却看着我的同桌,好戏要开场喽,今天这背书大王荣誉的光环怕是要熄灭喽,从来背书没卡过壳的同桌今天必死无疑。虽然我也"死"了,但我到底背了那么多段,"死"也比他"死"得光荣些。
  只见他从容地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
  "我们吃过晚饭,热气已经退去……"
  哇——第一页顺风顺水。
  咋回事?昨晚不是没念吗,今早不是没有带书吗?
  "榕树正在茂盛的时期,好像把它全部的力量展示给我们……"
  哇——哇——第二页,滴水不漏。
  逗我玩吗?他不是这号人啊。我头转向同桌,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
  "第二天,我们划着船到一个朋友家乡去……那确是鸟的天堂啊!"
  啧啧——所有的眼睛都朝他看过去。老师带头鼓起了巴掌,引爆五十四双小手,不,是五十二双,同桌自己没有给自己拍掌哟,知道事件真相目瞪口呆的我也没有拍掌。
  难不成是神哟?
  从这一天起,我就处处讨好背书大王。比如:买了零食,送给背书大王一包;下课了帮他抢占乒乓球台,但他一直不肯公开背书秘籍。我记得有个成语"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不招,哼,我就天天给你背书包。
  同桌动了隐恻之心,主动道出背书秘诀:"要在理解的基础上记忆哟。"我说:"所有内容我也明白啊。"同桌看看我,欲言又止,然后找出他的草稿本,翻到其中一页:"那天背《鸟的天堂》,你看,你看着书在念,是视觉记忆,我听你念,是听觉记忆,在理解的基础上,抓重点,理头绪。你看,我把课文分成四大段,第一大段,我们出去玩;第二大段,我们第一次看到榕树但没看到鸟;第三大段,清晨再看榕树,看到了鸟……"他停了下,指着草稿本,"这些都是第一段的关键字或主要内容。"
  我取了真经,我对他说了声谢谢,我再也不用给他背书包了。我自己的书包都够重的哩。再背课文,我拿他给我的方法去背,先试着分段,不管正确不正确,再找出每段的关键字,理出作者的写作顺序,果然有效,我半生不熟的时候,他早就滚瓜烂熟一边玩儿了,唉,这差距,十万八千里哟。
  那天,我看电影,一白眼狼的徒弟打败了他师傅,人家没去指责徒弟反倒指责师傅,说师傅没有留一手,我突然想起我的同桌来,他的背书神功是不是也留了一手呢?对,留了一手,要不怎么我照他的方法却始终赶不上他呢。
  我再次给他背书包,帮他打饭,洗饭盒……比第一次更殷勤。
  这天他在啃水果。我想起爸爸的话,苹果可以增强记忆力,核桃也可以增强记忆力,我问同桌:"你吃什么东西啊?"同桌说:"我吃核桃。"
  "一天吃几个?"
  同桌有些不耐烦了,"爸爸每天给我两个。"
  我当即想拍掌庆贺,可又怕同桌看穿了我的用意。手掌只响了一声,就粘在一起,巧妙掩饰而过。
  为了超过同桌,我回家让爸爸给我买核桃:"要好的,多买些,别舍不得钱啊。"同桌每天吃两颗,我每次吃四颗。早上出门前吃,晚上回家了还要吃。爸爸说,核桃是食用,但也有药性,不能吃得太多。管它什么药不药,我要超过同桌,背着大人偷偷吃。
  为了不让同桌把我当成势利眼,我坚持着又给他背了几天书包,我不想再背时,便装着说我最近身体好像有毛病了,肩膀总是隐隐作痛,这样说了几次后,我不再给他背书包也就顺理成章。可这事过了大概半个月,我的身体真出了问题,爸爸带我去医院一看,竟是我核桃吃多了惹的祸。
  哎,这下我可不敢吃了,但我又想到同桌家里探探虚实,看看他吃核桃有没有吃出问题,他到底有没有吃核桃,怎样吃的。磨成粉兑水喝?放在饭里和饭一起吃?还是砸烂壳直接取核仁放嘴中?
  到了他家,是他爸开的门。一进屋,我就听到从他的房间传出念书的声音: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什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我不由得疑惑起来,这是什么文章?听不懂,也没看见过,而且,老师也没布置背书作业呀!我敲门进他房间:"你在干什么?""我在背古文。"我拿过他手中的书,哟,字典一样厚,《古文观止》。"为什么要背?"我好纳闷。这个时候他终于把"真经"说出来了:"记忆力是可以训练的呀……"
  妈呀——我往后一踉跄,马上想到,还得再给他背書包,记忆之法还有招,肯定,绝对……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李佑伦大段热气背书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