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男人是药
  山琴嫂是个响挂的人,走到哪里哪里就热闹。
  塆里人都说牛绳这伢有福气,也不知是上辈子烧了什么高香,摊上了山琴这么个好媳妇。
  山琴嫂的脾气很好。塆里人有时跟她开玩笑,即使过分了点她也不会生气,顶多嗔怪地回一句:去你媳妇的吧!
  山琴嫂有女人味,白白净净的脸透着妩媚的红润,肩圆,胸挺,腰细,是城里女人难以装扮出的一种健康美。
  山琴嫂很惹眼。有人就笑牛绳说,牛绳啊你媳妇这么好看,你可得守住啊,可别让偷腥的猫叼走了。
  牛绳嘿嘿地一笑说,放心吧,我的媳妇我心中还没数吗?叼不走的。
  牛绳很清楚山琴的底性。牛绳和山琴是初中同学,从恋爱到结婚,山琴对他一直很好。别看山琴嫂平时在那些男人面前嘻嘻哈哈,红杏出墙的事她是做不出来的。
  尽管牛绳愿意总守在山琴身边,但家里那两亩地容不下两个人。家里的两位老人身体也不好,经常要打针吃药,两人结婚时欠的债也尽快要还上。
  牛绳和山琴好好温存了一晚上,第二天牛绳就和塆里的男人一起踏上了去武汉打工的征程。
  山琴嫂比以前忙多了,白天要侍弄田地,晚上要照料老人。
  但山琴嫂依旧是那样乐观,依旧很自如地应对人们的玩笑。
  元焰是塆里的赤脚医生,经常上门给山琴嫂的公公婆婆看病,和山琴混得很熟。有天元焰开玩笑说,山琴嫂,牛绳哥不在家,晚上你一个人睡不寂寞害怕吗?要不要我陪?
  怕你媳妇个头,陪你媳妇个脚。山琴嫂笑着回敬了一句。
  晚上山琴嫂怀抱着枕头,怎么也睡不着。说真的,她有时候还真害怕寂寞。元焰的话让山琴嫂想起了自己的男人,想起了牛绳在睡觉时说的那些亲热的话,做的那些亲热的事。山琴嫂就觉得燥热难耐,浑身麻酥酥的好难受,巴不得男人马上回到身边。掐指算算,牛绳已走了五个多月。
  日子还得不咸不淡地过着。山琴嫂渐渐地有些不开心。牛绳一分钱也没捎回,家里过年留下的那点钱打针吃药买化肥农药早用完了。最闹心的是一个债主也上门要债了。山琴打电话给牛绳,牛绳说工头没发钱,工钱要年底一起结。
  只有拆东墙补西墙了。山琴想起了元焰,就去找元焰借。
  元焰见山琴主动找他,开玩笑说,找我去陪你吗?好,今晚你把门留着,我一定去。
  想得美,山琴嫂的脸一下红了,别开玩笑了,我找你有正经事。
  听完山琴嫂的话,元焰很爽快。在递钱给山琴嫂时,又开起了玩笑,今晚你把门留着,我去找你。
  晚上,山琴嫂紧紧地拴好门后还不放心,又找了一根木料顶在了门闩上。她怕元焰真的来了。
  第二天,山琴嫂下地时在塆头遇到了元焰,山琴嫂先开起了玩笑,你说话怎么不算数?我昨天留着门却不见人啊!
  这回倒是元焰不知所措了,就那样望着山琴嫂愣愣的,他猜不透山琴嫂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好半天元焰才回过神来说,今晚你把门留着,我一定去!
  半夜时分,元焰真的去了。他轻轻地一推门,门就开了。元焰蹑手蹑脚走向山琴嫂的房里时,心咚咚地跳,呼吸也急促起来。床上的山琴嫂发出轻微的鼾声,元焰摸上床小心翼翼地躺在了山琴嫂的身边。山琴嫂醒了,发现身边有些异样,刚要喊叫,元焰捂住了她的嘴在她耳边小声说,别出声我是元焰。
  黑暗中的山琴嫂脸腾地红了,心也咚咚地跳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没有关门。山琴嫂把元焰往床下推,你走……你不能这样……我不能……
  元焰一下紧紧地抱住了山琴嫂。山琴嫂使劲挣扎,但那久违了的男人气息熏得她晕眩……
  元焰走后,山琴嫂清醒过来。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做了对不起牛绳的事?山琴嫂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她抽打了自己几耳光后,嘤嘤地哭到了天亮。
  塆里人渐渐发现爱说爱笑的山琴嫂话少了,人也瘦了好多。有人就开玩笑说,山琴嫂你是不是想我牛绳哥了?
  这话以前也有人说过,山琴嫂没什么感觉,现在一听心里却在隐隐作痛,山琴嫂越发觉得自己愧对牛绳。
  山琴嫂提不起精神,山琴嫂病了。婆婆叫来元焰给山琴瞧病,山琴嫂拒绝了。
  山琴嫂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牛绳在外辛辛苦苦,自己却……虽说跟着牛绳没享什么福,但她很爱牛绳,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她觉得怎么也不能原谅自己。
  山琴嫂开始失眠。塆里人看到山琴嫂一天天憔悴下去。
  婆婆要打电话叫牛绳回来,被山琴嫂制止了。
  那天,山琴嫂恹恹地躺在床上,镇派出所来人了。
  塆里人不知道派出所的人和山琴嫂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山琴嫂找到元焰借了钱,上了一趟武汉。人们发现山琴嫂从武汉回来后,病突然—下全好了,人也有了精神,脸色也慢慢地红润了,又像以前那样爱说爱笑了。有人就开玩笑说,山琴嫂你到武汉是去会牛绳哥的吧?看来男人会治病啊,你只会了一次病就全好了。
  其实,山琴心里明白,她到武汉是去领人的,牛绳嫖娼被抓,交了3000元的罚金才放的人。
  选自《古今故事报》
 
邵火焰把门媳妇婆婆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