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我终于把你们都种进了土里组诗
  种地
  父亲母亲
  我终于把你们,都种进了土里!
  以前,我是你们的种子
  现在,你们是大地的种子
  我把你们种在了一起
  你们在草木之间
  与祖先一样,获得永久的沉默
  两个并排的土堆,与喀斯特峰山
  有一样起伏的弧线
  春风,有自己独特的美学
  它扶起欢愉的鸟雀与虫鸣
  扶起庄稼、水纹和整个斑斓的世界
  扶起不同维度的生命
  在天地間,交织狗的胃
  那时候,父亲已从医院
  回到了老家,他坐在门口
  一只狗路过
  他说,要是
  他有狗一样的胃,该多好
  似乎在他眼里
  狗的胃什么都可以消化
  可以消化坚硬的骨头
  同样可以
  消化人间悲苦
  我不知该如何搭他的话
  抬头看了看天
  天空一脸清澈
  并非晚期夜行
  我与冬天叠在一起
  虚无的梦境与真实的想象
  都是棱角尖锐的石头
  它们在我身体里相遇
  割出红色的血
  我顾不了那么多
  我跟着一束光
  在喀斯特山路间,飞驰
  这夜间的行驶
  多像一段惊险的人生蜜蜂腰
  父亲,那时你坐在病床上
  背靠着墙,你摸摸腰
  发出微弱的声音
  "唉,我这腰,细得像蜜蜂腰。"
  我听完想笑
  一念间想到少女美妙的腰
  但转瞬我鼻子一阵酸楚——
  你的身子,此刻薄得像一张纸仍然
  黑夜的马匹停在心间
  此刻,整座城市仍然握在别人手中
  我在梦里
  躺着,身体仍然与大地保持平行,与群山垂直
  仍然与故乡的草木为邻
  仍然飘着,找不到合适的落点
  仍然带着一副皮囊,驻扎异乡,等待被美好的想象充实
  仍然站着,像稻草人,守护稻穗不被鸟雀啄食
  仍然跨过溪流,倾听欢快的鸣唱而忘却流逝的意义
  仍然不轻易间变老,在渐渐变老中
  看一个更老的人继续老下去
  哦,往后余生,仍然怀想
  保持温度,继续奔跑春天里
  春天里,死亡会在风中死去
  怀卵的鱼会像锋利的刀,在河里切来切去
  山毫不动摇,继续当它们的长老
  春天里,一个农夫走上了湿软的田埂
  一条河流走
  一个遗留枝头的果子终于厌倦了一切掉进泥里
  一群鸟儿飞了进来
  一群孩子头也不回地飞了出去
  一个不懂得珍惜的人
  自里而外,破碎
  一块石头在锤与锥之下重塑自己……
  春天里,我的母亲
  会在埋葬她的山岗上活过来
  和身边的花草树木交换家长里短夜泊高速服务区
  独自停靠在黑夜的这一边
  高速的车辆射出光,急速犁开黑夜前行
  短暂的睡眠里,我能梦见
  未来的一部分
  像故乡的香椿芽,在我两指间
  被捏出异样的香味——
  无人能与我同样领会
  这极妙的感觉
  只为怀念免得忘记!霜降
  安静下来的瞬间,我彻底原谅了
  自己的怯懦
  我想找个人小声交谈,或者解释谎言
  窗外的南方,显露出深秋的迹象
  浓痰哽在喉咙里
  像一些不该被说出的话,却有存在的理由
  这个干燥微凉的夜里
  不知有没有人
  能清晰而完整地,向世界传达他的疼痛
  不知在身边会不会出现
  无垠的荒原,故乡的叛徒,或者刻骨的叩问
  而霜降时节,或许只有写诗
  可以润润肺
  可以稀释生活中稠密的琐事
  可以触摸到脑海中复苏的村庄和亲人
 
牛依河喀斯特鸟雀霜降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