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喜马拉雅山上的明珠
  一
  高中时期的李明珠个不高,细腰身,短发,瓜子脸,双眼皮大眼珠,笑起来两个嘴角上方会各出现一个小酒窝,整体看很精致。记得那时有不少男生被她迷住,追求她。   我们上高中那会儿虽然已经脱离了男女之间的封建意识,但却没有开放到像现在的学生那样敢公开拉手拥抱,写情书是较普遍的行为。李明珠大概收到过许多情书。但我因家境穷困,高二时被迫退学,此后出门打工,在外结婚生子,过着种种被琐碎填满的日子,李明珠的事儿我一概不知。   20年后,我回乡陪母亲逛县城,在大街上和高中同学曹雅欣偶遇,欣喜和激情自不必說,相互留下联系方式。第二天相约茶楼叙旧,我才知道,那个叫李明珠的精致女生已香消玉陨多年。   李明珠是从十八层楼顶跳下去的,摔得粉身碎骨。曹雅欣说。   曹雅欣和李明珠都居住县城北关,幼儿园她们在一起,小学和初中在一起,高中还在一起,像鱼和水,相互不能离开。失去了亲如手足的好友,曹雅欣可谓痛心疾首。   说起来你一定不信,她是为一个安全套跳楼的。曹雅欣接着说。   安全套?既然安全套能使人跳楼,那一定是没有发挥到它安全的作用。莫非李明珠染上了那种全世界都治不了的病?我揣测道。   曹雅欣却摇头否定。   二
  高中毕业后的李明珠还是留一头短发,个子依旧不高,但她脖子长,取长补短,留短发露出长脖子看上去似乎高了一些。上苍就是这么公平,像是有意用别的好来弥补她个子上的缺陷似的。   李明珠落榜了,但她不缺事儿干,她的父母在活鲜市场上卖鱼,她讲话脆甜、干活利索,帮父母守摊卖鱼再合适不过。   高考后李明珠自由自在地疯了三个月便开始守摊去了。这天,一辆破旧的小集装箱旧货车停在了她的摊位跟前,车上走下来一个瘦高个的小伙子,直走到李明珠家的大鱼箱前。   咦?怎么换人了?瘦高个问。   李明珠只笑不答,两个小酒窝像是替她说了话。   你来的时间不长吧?我休息了两个多月。瘦高个像是对李明珠自我介绍,说明他是这个店里的老客户。   李明珠觉得这个人嘴有点欠,没有回答他。她拿起鱼网问,要几条,我给你捞?   瘦高个这时有点不好意思,嘿嘿,我忘带钱包了,今天得赊帐,算了,你不认识我,我还是去别人家吧。   瘦高个转身要走,李明珠叫住了他,我赊给你。   你不怕我骗了你?   你不是有车吗,有车牌号,我记住了。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信任我,我是"海都饭店"的采购员。   "海都饭店"在县城赫赫有名,李明珠也听父母说过,这个饭店的采购员经常来他们这儿采购。   捞了十条鱼,过了秤,瘦高个给李明珠打了张欠条,欠条上的名字叫钱沐灶。看这三个字,李明珠笑开了,一笑,那张精致的脸上像开了朵白玉兰,两个小酒窝像玉兰花里的花蕊一样,钱沐灶的脸突然就红起来。他有点儿磕巴地解释道,我本来不叫这个的,可我小时候多病多灾,我奶奶找算命先生算,算出来我缺这个缺那个,我爷爷就把名字改了,这一下子金木水火土我占全了,什么也不缺了。   李明珠上下左右打量钱沐灶,他尖乎脸,大鼻子,戴一副近视镜,像个正在上学的大学生,身材干巴瘦。这一看,李明珠又笑了,李明珠这一笑,丽质芬芳的白玉兰就又开在了她的脸上,钱沐灶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落下,看到这花,红晕顷刻间又浮现出来。李明珠看出来了,钱沐灶明面嘴欠,实则心虚,是一个没有经过大世面的人,也可能恋爱都没谈过。她没再说下去,低头看鱼箱里有条鱼身子侧歪着,伸手去扶鱼的身子。   三
  钱沐灶次日下午果然把欠的钱送来了。他看了一会儿鱼说,今天的鱼好,我想再要些。李明珠把网子递给他,让他随便捞。捞了有五六条,上了秤,把鱼倒进集装箱的大水桶里,钱沐灶提着空桶回来后并没有走,瞅着李明珠家的大鱼箱有些发呆。   李明珠问,怎么,要不要再捞几条?本来是句玩笑,钱沐灶却说,那就再捞几条吧。如此下来,一直把鱼箱里的鱼都捞完了。李明珠那天下午做了个好买卖。   之后,钱沐灶每天下午都来李明珠的摊上买鱼,上午卖剩下的鱼无论多少条他都包圆儿。但都包圆儿了钱沐灶还是要求一条一条地选着捞,先捞最好的,再捞次点的,再捞次次点的。弄得那些鱼都像碰到了老猫,在鱼箱里惊慌失措四处逃蹿。   半个月过去了,李明珠明白了,钱沐灶醉翁之意不在酒。李明珠是个机灵的女孩儿,实际她在前四五天就看出来了,钱沐灶不点透,她也装糊涂。   又过了些日子,李明珠和钱沐灶开始东南西北上天入地地闲聊。钱沐灶这个采购员果真是个已经毕业两年的大学生呢。   李明珠问他,你是大学生,怎么不找个好点的工作呢?   钱沐灶答,性格太那个,我先锻炼锻炼和社会接触接触再说。   李明珠笑着问,性格那个是哪个?   钱沐灶吞吐起来,那个,我也不知道,就是腼腆内向一类的。   腼腆?内向?你还内向?李明珠哈哈笑起来。   钱沐灶只好低头看鱼,等李明珠不笑了,他转移了话题说,我请你吃饭吧,能不能赏个脸?   李明珠对钱沐灶的印象还是比较好的,除了觉得他嘴有些欠,别的都挺好,看起来质朴正派,不像别的小伙子那么浮躁,那么乌浪混鬼。   咱们去哪儿吧?李明珠问。   还能去哪儿,就"海都酒店"。钱沐灶说。   李明珠吃惊地说,太奢侈浪费了吧,还有别的高级人物要参与吗?   钱沐灶说,没有,就你一个,你就是高级人物。   李明珠笑着摇头说,我可不是,我是最平常的小老百姓了,换个小地方吧,你挣个钱多不容易。   钱沐灶说,就那儿吧,那里我熟,可以打五折。   李明珠说,那好吧,我们只要两个菜,一个热的一个凉的就行,不要太浪费。   钱沐灶说,行,我们还可以喝点红酒。   四
  李明珠还是第一次进"海都酒店"。一进门,钱沐灶便和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客气地打招呼。李明珠注意到,这些工作人员对钱沐灶非常的尊重和热情,完全把他当尊贵的客人而不是单纯的采购员。李明珠有一点疑惑,但随后一想,一定是钱沐灶的品格非常不错,从内心对他多了几分敬重。   李明珠跟钱沐灶上了三楼,进了一个小包间,随后一个男服务生跟随进来,把菜单放在钱沐灶跟前彬彬有礼地说,钱先生,请点菜。   钱沐灶把菜单推到李明珠跟前说,明珠,你点。   这是钱沐灶第一次这么叫李明珠,以前叫她小李。李明珠脸上笑出的白玉兰瞬间变成了红玉兰,她把菜单又推向钱沐灶说,你熟,你点吧,点什么我都吃。   钱沐灶翻开菜单,看了又看,连续翻了三遍才对服务生说,一个烧黄花鱼,一个炒西兰花,一荤一素,明珠你说行不行?   李明珠本来想说,我家就是卖鱼的,我每天都吃鱼,你还点什么鱼?但她已有言在先,只好点头说行。   服务生转身要走,钱沐灶又补充了一句,再来个水果拼盘。   服务生走了,李明珠有点怪罪地说,不是让你要两个菜吗?   钱沐灶说,水果不是菜。   李明珠问,不是菜是什么?   钱沐灶说,是水果。   他俩都笑了。   李明珠问钱沐灶,你的理想是什么呢?   钱沐灶想了想回答,我想再当一年采购员,同时深入了解一些酒店的管理知识,之后自己也开个大酒店。   天下哪个怀春的少女不喜欢有理想有抱负的男子呢?李明珠满心欢喜地说,那好呀,我给你供货。   钱沐灶却果断拒绝,不用你供货。   李明珠脸上的白玉兰顷刻成了紫玉兰,钱沐灶注意到了,马上拉起李明珠的手吞吐着说,如果有可能,我想让你当我的老板娘。   李明珠的脸瞬间紫玉兰又成了紫红玉兰,她娇声娇气地埋怨钱沐灶,看来你并不老实,并不内向,你很坏。   钱沐灶的脸也紫了,他以为李明珠真恼他了,赶紧解释。李明珠一笑,说,好了,我不生气,逗你玩儿呢。钱沐灶这才放松下来。一放松,又问,明珠,这么说你答应了?   李明珠说,还没答应。   钱沐灶又追问道,那有没有答应的可能?   李明珠装作想了一下,绕着弯说,也许大概有可能,也有也许大概没有的可能。   钱沐灶听出来了,这是有可能的意思,就信心十足地说,我会等你答应。   男服务生这会儿把酒菜都端上来了,钱沐灶夹了块鱼肉放在李明珠的盘子里说,我知道你不稀罕鱼,但这个厨师做的鱼我特别喜欢吃,我想让你尝尝味道,如果感觉好,等我开酒店时就把这个厨师挖走。   李明珠尝了一口,确实味道特别鲜美,禁不住问,这是哪儿的鱼?   钱沐灶说,你家的。   李明珠不信。钱沐灶一语双关地说,骗你是小狗,自从喜欢上了你们家的鱼,"海都饭店"就再也没有买过别人家的鱼。   然后他们又一起笑了起来。   五
  那顿饭李明珠和钱沐灶一起吃得很愉快。往后的日子,钱沐灶还是每天到李明珠的摊上买鱼,不过他们捞鱼的形式变了。以往是钱沐灶不想走,故意磨蹭,现在是李明珠也不想让钱沐灶走,两个人一起磨蹭。鱼在小集装箱车上的鱼桶里晃晃荡荡一整天,被晃得头晕转向,再加上水桶里缺氧,有时会死好多条。   李明珠不忍,说,死这么多条鱼,老板不扣你工资才怪,你这是糟践日子。   李明珠说到糟践日子,钱沐灶的心里就亮堂了,这等于已经答应他做老板娘了。钱沐灶有点兴奋,脱口而出,放心吧宝贝,我会挣到很多钱,风风光光把你娶到家。   哪个女子不喜欢喜爱的男人给自己一个归宿呢?李明珠羞红着脸冲钱沐灶撒娇,谁说要嫁给你了,我得要座金山才肯嫁。   钱沐灶说,那我就给你座金山,给你一座比五岳还大的金山。   李明珠明知他开玩笑还是被感动了,小手轻捶着钱沐灶的前胸又改口了,我不要金山,我只要你对我好。   钱沐灶就把李明珠的头压抱在胸前说,我发誓一辈子对你好。   两个人一起的日子,光阴就溜走得快了,不知不觉到了第二年初夏。一天晚上,钱沐灶和李明珠一起在公园里拉手散步,钱沐灶把李明珠的手攥得紧紧的。   钱沐灶说,宝贝,我的目標就要实现了。李明珠问,什么目标?   钱沐灶说,宝贝怎么这么健忘,开个大酒店的目标啊!   李明珠怀疑地问,你把钱攒够了?   钱沐灶说,攒够了。   李明珠说,那你就干吧,我能帮你的一定帮你。   钱沐灶说,我要干的酒店很大,并且不在本地。   李明珠问,那在哪儿?   钱沐灶答,在保定城。   李明珠对钱沐灶投去了更怀疑的眼神,她停下来面对着钱沐灶,月光下,钱沐灶并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李明珠感觉到了不对劲,担心地问,钱沐灶,你到底是个什么鬼?难道你的钱是偷来抢来的?   钱沐灶忍不住被李明珠逗乐了,说,我是个什么鬼现在不能告诉你,明天晚上揭谜底。   李明珠不喜欢钱沐灶跟她卖关子,很不高兴地说,我要你现在就揭谜底。   钱沐灶又赶紧哄她,宝贝你不要着急嘛,咱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在乎等一天是吧,明天晚上我一定告诉你,还要送你一座"金山"呢。   李明珠想起自己曾对钱沐灶说过:要座金山才肯嫁。钱沐灶说要送她座金山,这不明摆着要向她求婚吗?李明珠此刻的心都要"怦怦"跳出来了,钱沐灶急忙把双手接在了李明珠的胸口下。   李明珠问,你干什么呢?   钱沐灶说,我在接你的心啊,我怕你的心跳出来掉到地上。   钱沐灶看穿了李明珠的心,这让李明珠更娇羞,直接钻进了他的怀里。   六
  第二天傍晚,钱沐灶没接李明珠,李明珠自个去了"海都酒店"。这也是李明珠和钱沐灶商量好的。李明珠说,每次都是你接我,好像我是贵娘娘似的,我可不想当贵娘娘,我不想失去独立行走的能力,我自己走过去。   钱沐灶也没拦着,只说,那你可以走酒店的后院,后院的风景独好。   李明珠问,什么风景?   钱沐灶说,自己去看。   "海都酒店"的后院很大,能停得下很多辆小轿车,李明珠往四周环视了一下,便在西北角看到了钱沐灶开的那辆小集装箱。它虽破旧,却承载着钱沐灶和她的爱,这让李明珠感到亲近,感到温暖。院子中央有一个不小的水池,旁边有几个人站着往池里看,还有抱孩子的妇女指着池里面逗孩子。   池子里是什么东西呢?李明珠走过去一看,竟是一池的大鱼,密密麻麻总有几百条。李明珠好好看了看,这些鱼的品种她摊儿上都卖过。   饭店里既然养着这么多鱼,为什么钱沐灶还每天供货呢?   这时,走过来一个戴卫生帽的男子,看起来像是厨子,拿着鱼网提个水桶来捞鱼。   李明珠忍不住问他,这些鱼都是你们酒店养的吗?   男子瞅了瞅李明珠说,这是我们老板的儿子养的,当然也是我们饭店里养的了。   李明珠又问,那既然饭店里养着这么多鱼,还用得着采购员去活鲜市场买鱼吗?   男子似是被李明珠的话问迷糊了,瞅着她说,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李明珠干脆直截了当地问,你们饭店里是不是有一个叫钱沐灶的采购员?   一听钱沐灶仨字,男子竟哈哈大笑起来:有有有,钱沐灶,金木水火土,他就是我们老板的儿子,这池子里的鱼都是他钓来的。说完笑完,捞了一条鱼走了。   这回轮到李明珠傻蒙的样子了,钱沐灶原来是"海都酒店"老板的儿子。可李明珠想不通,钱沐灶为什么对她隐瞒自己的身份呢?   谜底也是在这一晚揭开的。   李明珠质问钱沐灶,你为什么骗我?   钱沐灶说,我没骗你,我只是想用一颗最平常的心去寻找自己的真爱而已。说完,拿出一个精美的首饰盒子,小心地打开,一条闪着金光的项链展现在李明珠眼前,项链的底端是一座连绵起伏的小金山。李明珠定眼一瞅,像是喜马拉雅山最高峰的山形,山顶上还鑲嵌着一颗光灿灿的珍珠。   钱沐灶小心地把项链给李明珠戴上,说,我找到真爱了,我还给这条项链起了个名字,叫"喜马拉雅山上的明珠"。   李明珠不禁感叹起来,这么高的山,我怎么能攀登上去呢?   钱沐灶却答,不用攀登,你就在山顶,山是我,你就是那颗明珠……   七
  那是怎样一场与众不同的求婚场面啊!李明珠幸福得都飘起来了。那一晚,李明珠留宿在了钱沐灶家的酒店里。因为,李明珠已经站在喜马拉雅山的山顶上,这座山就是他的怀抱,她下不来了。   这一晚,钱沐灶为李明珠讲了一个从书上看到的外国的爱情故事: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男的出国去了,有一天女的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人强奸,不久便查出患上艾滋病,当男的从国外回来时,亲爱的人已经留下遗书自杀身亡。男的悲恸不已,很多年后才从这场爱情的阴霾中挣脱出来,结识了另一个女孩儿。这个男的把他和上个女孩儿相爱的故事讲给了现在这个女孩儿听,这个女孩不但没有忌妒,还为他们的爱情所感动,决定嫁给这个男的。这个男的看出了女孩儿的善解人意,也深深爱上了她。女孩儿没有想到,男的送她的第一份礼物竟然是一个安全套,但女孩儿却读懂了它的含义,郑重地把安全套接过来,像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李明珠听着,泪珠在眼里打转儿,但她却假装糊涂,我怎么听不懂?   钱沐灶就更紧更紧地抱李明珠,紧一下问一句,懂不懂?李明珠说不懂,钱沐灶就更紧地抱她,再问一句,懂不懂?一直紧抱到李明珠说懂了才罢休。   第二天清晨,李明珠接受了钱沐灶的特殊礼物,一个安全套。   谁都没想到的是,就在那一次后,钱沐灶便永别了李明珠。钱沐灶随父亲去保定考察饭店选址时出了车祸,父子俩都魂断中途。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有经历过生死离别的人才能体会到。像钱沐灶给李明珠讲的外国故事里那样,李明珠多年后才从这场爱情的阴霾中挣脱出来,然后牵手了另一个男孩儿。那时的李明珠已是大龄剩女,赶上最疼爱她的奶奶重病住院,即将撒手人寰。奶奶干瘦如柴的手拉着李明珠,道出了自己的遗憾,没能见到亲爱的孙女找到归宿。李明珠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她不忍心奶奶就此遗憾归去,一咬牙,把一直对她穷追不舍的高中同学赵大力拉了过来,攥着奶奶的手说,奶奶,我有对象了,你看,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叫赵大力,对我特别好,奶奶你就放心吧。   奶奶看着赵大力,胳膊往起抬了几下,看样子是想拉他的手,李明珠就把赵大力的手送到了奶奶的手上。奶奶拉着赵大力的手笑着,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好,好,好。说完三个"好"字,奶奶就放心地永远闭上了双眼。   李明珠最终还是嫁给了赵大力,就在奶奶死的当年。赵大力是个退伍兵,长相虽不太英俊,但个子高大身体健壮,李明珠的奶奶一看就说好,大概就是看中了他的个头。李明珠的父母对赵大力也很满意。既然家里人都满意,李明珠也没说别的,就嫁了。   赵大力在上学时就喜欢李明珠,但那时候他不敢追,后来当了兵也没了机会。赵大力退伍后听说李明珠的男朋友死了,就一个心眼地对李明珠好,等她答应。赵大力对李明珠的爱不亚于钱沐灶,婚后把李明珠捧得要上天。他对李明珠说,你不是说钱沐灶对你好嘛,我要比钱沐灶对你还好。   赵大力也确实像自己承诺的那么做的。和赵大力日子过久了,李明珠也生了情,生了爱,渐渐地,钱沐灶被她放下了。李明珠还把脖子上戴着的钱沐灶起名为"喜马拉雅山上的明珠"也摘下来藏了起来,不再触及。   八
  赵大力和李明珠的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的,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起名赵思语,小名豆豆。   赵大力在公安局刑警队工作,平时很忙,早出晚归,也顾不上帮李明珠看孩子。但李明珠很理解,从来没有埋怨过他,反而很支持他的工作,让他别惦记家里的事,多抓几个坏人她就高兴。为此,赵大力工作愈加出色,立了两次大功,过了几年,升官了,当了刑警队长。   赵大力当上刑警队长那年,女儿上小学三年级,长得如花似玉,很像妈妈,赵大力爱得不得了。女儿呢?也爱爸爸,喜欢爸爸威风凛凛的样子,把爸爸当作大英雄,总缠着爸爸讲抓坏人的故事。赵大力讲故事时绘声绘色,听得女儿如醉如痴。后来,女儿还把爸爸为她讲的一个故事写成了一篇作文,老师看她写得好,为一个征文投了稿,这篇作文还获了奖。   夫爱女乖,李明珠的小日子过得很幸福。赵大力呢?除了给女儿讲故事还给李明珠讲故事,但她给妻子讲故事就跟女儿讲故事不一样了,他专门给李明珠讲强奸案,每抓到一个强奸犯他都要对强奸犯骂上一通,还会在强奸犯的身上狠狠地踢上几脚,有时气极了会故意狠踢强奸犯的生殖器,恨不得把那东西一下子给他踢废了,让他一辈子都不能做那事。   赵大力这是爱李明珠爱的,生怕妻子会遇到恶狼,他希望通过案例让李明珠了解一些坏人的招数以作防备之用。可每当赵大力给李明珠讲这些的时候李明珠都心不在焉。   你怎么不好好听啊,你丈夫在给你讲自保知识。赵大力责怪李明珠。   哪儿有那么多坏人,我又不是小姑娘花枝招展的,都人老珠黄了就是坏人看见了也得躲着走。李明珠说道。   看你说的是个屁话,谁敢说我媳妇儿人老珠黄了,你嫩的一掐胳膊还出水呢。赵大力有点生气地埋怨她。   你个老不正经的。李明珠嗔怪道。   我就是待见我媳妇儿,我媳妇儿就是我的眼珠子,谁动她我弄死谁。赵大力这样动情地说。   赵大力尽管对李明珠好,但他脾气性子却不怎么好,再加上工作的缘故,经常与罪犯打交道,话语粗鲁,有时候还会骂上几句脏话。这些,李明珠都理解,也没当回事。但李明珠不愿意听赵大力总给他讲强奸案,他一讲,她的心就飞,就会飞到喜马拉雅山上,就会变成那颗窝在山顶上的明珠。   这些年,与钱沐灶有关的东西李明珠都藏在了娘家,这些藏起来的东西是什么,赵大力统统知道。赵大力并不计较这些,也不赞成她把东西藏在娘家,他说,就是你放在家里我发誓绝不会去动你的东西,我尊重你们的爱情,还很感激钱沐灶,没有他这个前任的牺牲就没有我赵大力的现在。   李明珠要想日子很好地往前走,就得忘记过去,怎么能有效地忘记过去呢?那就是看不到过去。为了使自己再看不到过去,李明珠这些年从没再去看一眼她藏起来的东西。   直到有一天,赵大力所担心的事情就那么不偏不正地发生在了李明珠的身上。李明珠被人奸污了。   事情发生得毫无征兆。那天晚上李明珠有一位高中同學从外地回来,叫了几个同学聚一下,李明珠就去了,还喝了几口酒,但并不碍事,只是脸色稍稍有些红润而已。有一个同学和李明珠共同打车回的家,还是李明珠先下的,那个同学的家还远点,先把李明珠放在家门口才走。那个同学并不知道李明珠在自家门口就出了事。   李明珠看出租车走了,刚要往回走,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个彪形大汉,用手把李明珠的嘴一捂,便像提溜一只小鸡一样轻轻巧巧地把她提溜走了,也不知道提溜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好像是一片麦子地。李明珠年前刚搬了新家,小区是新建的,周围大多还是空地,所以更使坏人有可趁之机。李明珠个儿小,一共八十来斤儿,她的力气哪儿能抵挡住那么一个彪形大汉的兽性啊……   赵大力简直疯了,为抓凶手他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半个月后,凶手终于落网了。凶手是一个惯犯,赵大力抓过他,为此蹲过两年牢,凶手记恨赵大力,奸污李明珠实质是报复赵大力。这起案件因为与赵大力有关,为了避免赵大力有过激行为,局里下了让赵大力退出这个案件的通知。虽然不参与,但赵大力却看了罪犯的供词,在明白了罪犯是在报复他的同时,也看到了一个细节,罪犯做案时竟然戴上了安全套,并且招认,这个安全套是李明珠提供给他的。   赵大力反反复复看罪犯的供词,又亲自见了这个罪犯,最后得到证实,李明珠提供给罪犯安全套的事情确凿无疑。原本,赵大力对李明珠是感到愧疚的,是他得罪了罪犯才让她遭遇不测,李明珠这一提供安全套,急性子的赵大力沉不住气了,班也不上了,气冲冲赶回家。   罪犯对你实行强奸,你给罪犯提供了安全套?赵大力怒不可遏地质问李明珠,像质问一个犯人。   面对这样的质问,李明珠说不出话来。   你说呀,是不是?赵大力简直是吼出来的,眼睛瞪得像雄狮,要吃人的样子。   李明珠惊恐地看着丈夫,像是一点也不认识,还是不说话。   赵大力用力摇晃着李明珠窄窄的肩膀,你说啊,那人要强干你,你却给了他一个安全套,让他戴着套干你,是不是这样?   赵大力的嘴里竟然冒出了粗话。李明珠像个傻子一样,茫然地看着雄狮一样的赵大力,还是没说话。   赵大力怒气冲冲地走了,临走砸来一个字,贱。   九
  出事儿后,李明珠很长时间都住在娘家,女儿也跟她住那儿。赵大力隔一天看一次女儿,但和李明珠过话并不多。   李明珠并没有傻,她只是不想说话,她能说什么呢?说什么都那么苍白无力。又过了一阵子,赵大力把李明珠接回了家。李明珠也没说别的,就跟他回家了。   回到家里,李明珠像是有了些恢复,操持开了家务。这一操持家务,又活蹦乱跳个人了,赵大力就忍不住又开始翻旧账。   你包里为什么会有安全套?赵大力质问李明珠。   这是李明珠唯一一件对赵大力隐瞒着的事。这个时候,李明珠没什么可隐瞒的了,她给赵大力讲钱沐灶为他讲的那个外国故事,讲钱沐灶送他的安全套。   这还是钱沐灶送你的那个安全套?赵大力提出了疑问。   不是,我半年换一个放在包里,我怕它被包里的东西损坏。李明珠说。   怎么?你还半年换一个?你什么意思?你怕损坏,我看你就是个贱人,备着安全套等着被人干呢。这样的答案赵大力太不满意了,实际上什么样的答案他也不会满意,他更变本加厉,嘴里又冒出脏话来。   李明珠又不再说话。再后来,"贱人"这个词在赵大力嘴里便成了对李明珠的代称,特别是两个人亲热的时候,赵大力就一直贱人贱人的叫,仿佛嘴上越叫身体就越兴奋,李明珠似乎成了他身下的妓女,以卑贱的身子伺候着他的欢心。   那日,李明珠去了一趟娘家,父母都到活鲜市场上去了。李明珠打开尘封数年的抽屉,找出了她的"喜马拉雅山上的明珠",她拿在手里端详了好久,眼里闪着泪花,之后把"喜马拉雅山上的明珠"戴在脖子上,坚定地走出了家门。   李明珠一直往前一直往前,一个回头步都没走,直接奔上了那座县里最高的大楼,她或许连思考都不曾有,纵身一越,像飞行员战士跳伞那么勇敢……   曹雅欣说,整理李明珠的尸体时,那条"喜马拉雅山上的明珠"还在她的脖子上,只是,喜马拉雅山还在,明珠已经不知掉落到哪里了。   曹雅欣说,她曾在大楼下徘徊找了好几天,一直到李明珠入葬的前一天,始终没有找到那颗明珠。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闫岩安全套明珠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