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在三水线的芦苇间徜徉
  有适宜的气温,不冷不热;有明媚的阳光,不至晒伤皮肤;有清新的空气,任你自由呼吸;还有鸟儿的鸣叫,等在林间为你歌唱,这样的周末,留在家中,躺在床上睡懒觉?还是迈开脚步,在户外挥洒汗水,把身心投进绿野?你选择什么?
  每个周末的清晨,总有这样一些人,在连续工作了五天后,背着行装聚在一起,一拨又一拨,一群又一群,离开喧嚣的城市,走进山野,去验证勇敢,去体现勇气。这个周末,我们,七男六女的队伍,迎着朝阳,听着欢乐的歌声也走进野外,亲近自然。
  听说三水线,是因为它行程的艰苦,知道这是一条死亡路线,曾经有人魂断山巅。不过,用一天时间走完全程30公里的崎岖山路,对我们这个户外群,温和地说是困难太大,实在地说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所以,我们只选择了这条路线其中金龟村到水祖坑的一段10公里的路程来体验。本来嘛,大家在一起,户外行走为的是让身体流汗、让心情愉悦。不计身体成本的自虐已是这个年龄(中年)的人所不能承受的。
  车载我们驶进金龟村的一条小路上,村中没看到几个人,远处听到鸡鸣犬吠,山脚下绿荫掩映,一片片果林,一片片蔬菜地,偶尔几只鸭子在远处晃过。山脚下几幢废弃的房子已是墙壁斑驳,墓草萋萋,记录着岁月的痕迹。据说三水线的山路是爱好户外的山友走出来的,即使是当地的村民,也未必熟悉山中游人踩出的弯曲小径。
  山下出发的时间尚早,这是深圳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清晨的露水还未完全退去,脚下的落叶上沾着潮气。阳光柔和,林间小鸟快乐地叫着,我们沿着小路缓慢地向山上行走。早知道今天的行程并不艰苦,所以行进的脚步也比较迟缓。走一段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放松一下,喝点水,吃点零食,互相戏谑调侃几句。一路上都有有趣的话题,某人背着满满一包啤酒,一停下来就向人"兜售",以图得减轻背负的重量。可短暂休息的时间里,并不是所有人的肚子都愿意灌进一罐子啤酒,所以兜售了一圈,也没减去几罐,只能失望地感慨"生意难做"。
  金龟村上来是一个又一个的山头,山间有密密的灌木和野草,山顶上,树变得稀疏,找一片遮阳的树阴都是很奢侈的需求。我走在最前面,看到前方的小路边一片斑白,白色中间点缀着淡淡的黄色,开始我还以为有人把吃不完的水煮蛋遗弃在路边,走近了,才发现是树上落下的茶花,一朵朵,一片片,有的枯萎腐烂,有的虽已离枝落地,花仍未败,花蕊依然娇艳。我站在满是落花的茶树下,捡起一片,闻着没有任何花香,花离开了树,也就失去了芬芳。
  深圳的冬天如此温暖,却也会落叶凋零,草枯花谢,可见季节对生灵,有心宠爱却无力护佑,即使在日照最充足的山顶,也有枯树残花。树下,片片茶花,经历了最美丽的绽放,随季节落下,掉在地上,无可奈何地接受遵循着自然界的轮回规律,用沉入泥土前的最后一抹娇艳支撑她们的美丽,美得如此凄凉,如此沉重。
  午时的阳光热烈起来,不过比起曾经经历过的35度高温的盛夏,这时的阳光已没有什么杀伤力了,顶多只是让人多擦几次汗而已。今天的天气温和,差不多是历次户外行走出汗最少的一次,所以对水的消耗量也少得多。也因此注定了背啤酒的哥们要多受些累。
  山一座连着一座,有一座最高的山很陡,目视坡度大约有60度,攀起来有些困难,是今天走过的难度最大的一段行程,大家缓慢地通过。到了山顶,再下山,下山的路平缓了许多。山脊上长满了高高的芦苇,我们从中间穿行而过,芦苇被风吹得唏唏嗦嗦地摇曳,芦花也随风吹向空中,一片片,一簇簇,在我们身体的碰撞下沾满衣襟,落入发间。几乎在山脊上一路都有风和芦苇相伴,让大家忍不住一次次驻足,徜徉其中。
  午餐的时间到了,我们辛苦流汗后绝不会怠慢胃口,铺上桌布,琳琅满目的食物从各自的背包里取出堆放在一起,经历一上午的上山下山的辛苦路程,现在到了犒劳自己的时候了,况且,每一次的午餐吃饭休息的时间都是全天的高潮。我们的午餐,不能没有肉,没有汤,也不能没有露骨的说笑和色情的对白,我们用吃去满足胃口,用色去满足心情。早些日子听说,人有两种,不正经的人和假正经的人,这里只有前者,没有后者。
  色男色女们,谢谢,给我了这样的机会,让我抛弃了假正经的伪装,还原了真实的本性。
  餐后大家又留恋在芦苇丛中,这个季节,芦苇已失去了青翠的色彩,变得枯黄,但迎着风,仍有另一番说不清的妩媚。如果单是一株,看不出什么,只是一棵不起眼的野草,一株株连成一片,在风中飘荡,在阳光下舞动,便有了浓郁、飘逸的美。我常抱怨深圳体会不到秋天的气氛,不过,三水线的山顶上,我感受到秋天成熟的色彩。野草舒展了灵秀,在风中,迎着阳光,执着地竖立,沉静中透着浓烈,深沉中带着凄美,甚至,走在中间的人会觉得这样的场景浪漫。如果再呈着夕阳的韶光,留下某位白衣佳人的倩影,自然的背景中岂不是记录下所有的美丽,甚至看不到一丝瑕疵,找不到半点遗憾。
  幻想终归是幻想,轻轻的芦苇只是生长在这山巅上无声无息的野草,没有臆想中那么多的美妙,因为她们的生命在风中实在短暂。是风给了她们美丽,也是风,终将她们吞噬,不用惊天动地的摧毁,也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只是常年累月,轻轻地摇曳,就会结束她们盛开的每一季。来年,再让绿叶长新枝,再让枯草发新芽,再让她们的美丽重新轮回。自然的法则从来都是如此。
  芦苇的镜头捕捉得太多,我们终于离开了。下山的路较为轻松,所以,也有足够的时间在山间再次停留支起炉火煮咖啡,咖啡的缕缕浓香在林间散开,也让过往的路人忍不住停下脚步,讨得一杯,舒服地喝下去,说声谢谢再离开。
  今天吃的东西实在太多,整个过程都似乎在和胃里的食物竞赛,午餐、零食、水果、汤、酒、咖啡。下山后,又在山脚下大吃一顿,山里的鸡好吃,山里的蔬菜新鲜,在山下,围坐在一起,吃饭也有心情。
  顶着夜色,回到家,竟不觉得疲惫。也许是今天的路程并不难,也许大家一起行走山间是开心的经历,总之,快乐赶走了劳累,也让困顿无处藏身。
  我相信,山上,残落的茶花和风中的芦苇会留给每个人都难忘的回忆。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尘夫茶花下山野草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