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独自歌唱组诗
  十月
  她想掏出肺腑
  掏出冰凉的雪花
  并解开衣扣把空话连篇
  放进去
  她不是歌手从来就不是
  她苍白的嘴唇是一朵
  沉默的栀子花
  在路上
  从女孩变成女人
  真的不容易——你要
  对她好。
  你点了点头,答应了我。
  霓虹灯下,我用关爱的目光注视你。
  秋夜,一个女人用内心的创伤
  说出了以上这段对话
  路上的落叶,盖住了所有回家的路
  水团花
  来!让我们抱在一起
  乘坐这艘薄纸质的船
  把一生收获的紫红,集于花托上
  以此根治我们
  咽喉的肿痛
  白帆在水面航行滴着血
  任两耳张开扇出萧瑟的秋风
  色斑
  不要不要再送我
  这些驼红的粉饼我愿意就这样
  素面朝天思念父亲
  英雄也有末路的时候为了这永久的哀悼
  我过早地在脸上为父亲戴上了
  黑色的花环
  无题
  别人做梦
  梦见钞票而不争气的我
  只能梦见下雪
  一个人走在苍凉的世界
  终于滋生了不少
  穷鬼的感觉
  姜爱萍:1960年生于南昌,八十年开始发表诗歌、散文,辍笔多年,2006年重新开始写作。
 
姜爱萍无题栀子花文摘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