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迷失的小岛十五十六
  (十五)
  爱一个人也许从不需要太多的理由,犹其是境遇悬殊的,心理占优势的一方,只要是他或她的心理防线被自身突破,其本身就会产生巨大的能量,去没完没了地并顽固地去追逐自己的爱情。黄江婷也不例外,在她确定自己已经喜欢上李子丰之后,本来很闺秀的她终于表现出了一种不计好果的冲动。
  然而结果并没有她所想的那样。在她有意无意地约了几次李子丰之后,她敏感的发现了李子丰的犹豫或者说是无意识的退让——显然,身为渔民的他面对这样的一个有钱有势的、有着靓丽外表和本科学历的大小姐的爱情,是存在着一定的置疑的,即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也很难下这个勇敢去爱的决定。李子丰并不傻,他也看出了黄江婷对他有好感,但面对这样一份触手可及却很悬殊的感情,他却犹豫了。这除了他的那种相比之下的自卑感在做祟之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他玩不起这份感情。现在这个社会,有很多男人总想吃软饭,也就是说去娶个有钱人家的闺女,按照他们的说法是这样至少可以少奋斗几十年,可是真正有这个机会的时候,并非是每个男人都可以的霍出去的,因为他们很难界定,这个女人是真的爱你,还是只想占有你,或者根本就是在玩弄感情。而爱情一旦变成一种私欲的占有,便无异于变相的包养---在这样怪异的感情游戏里,要么是两败俱伤,要么是更在乎的那方受伤更重,而弱势的一方则更难做到全身而退。所以李子丰强忍着一种心动,和黄江婷若近若离。于是一个月过去了,两人的关系虽然亲密了一些,但两个人都没有向对方表明心迹。
  这一天,太阳快下山了,天空非常非常的晴朗,海幽蓝幽蓝的,象是天空的一面镜子,。涨潮前的沙滩沙质松软,或多或少地留下行人的脚印,那此时的沙滩应该是最安静的时段之一,下海游泳的人都陆陆续续的走了,只有一些近海打渔的人三三两两地又来到海边,形形色色的渔船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但它们在海边并没有多长时间的逗留,便匆匆地开走了。只有海浪轻声的呢喃,慢慢地向沙滩上漫延。黄江婷和李子丰又来到了海边,他们在经历了一段行影不离的日子之后,现在见面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特别是黄江婷,有时还真得特别想说出话来,但总是话到嘴边又给自己咽了回去,或者就是得了失忆症一样,刚想说话,又把想说的话给遗忘……她感觉自己憋曲的要命,总是问李子丰一些很弱智的问题,而一肚子的天真和可爱却没办法表现出来,于是只能选择沉默。而李子丰本来话就不多,加之黄江婷动不动就顶他的话题,于是在黄江婷面前话就慢慢地变得更少了。这还像是在谈恋爱吗?他们俩人更像是对爱情搞联合对抗。可是他们内心知道,其实自己是很喜欢跟对方在一起的,要不为什么一旦看不见对方,就没来由地心情不好,甚至就会很不经意地就想起对方呢?于是俩人就这样在沙滩上默默地走着,彼此都很想牵对方的手,但总是不能;外表都有点冷调,但心里却热乎着;他们的眼神总是从对方的眼神一扫而过,可不一会总是像是探照灯一般又兜了回来,只有心跳依旧强烈。他们的爱情陷入了一种很低潮的相持阶段,现在就看谁先熬不住先去捅破那最后的一层纸。很明显,黄江婷没有李子丰那样的耐性,于是她就先提意在沙滩上堆沙堆,说是要堆出对方的模样,比谁堆得更像。于是他产就像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在沙堆上堆起了两个沙堆,可那沙虽带着点水分,但总是散的,不用说是堆出对方的模样,就是堆出点人样也是很难做到,因此堆着堆着也就没了意思。唯一可圈可点的是,本来两个人堆的沙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可最后不知不觉地就给堆在一起了。
  黄江婷拿出口香糖,递给了李子丰一片,自己也往嘴里塞进了一片,两人除了噼叭噼叭地在嘴里吹着泡泡,又是沉默。这时正有一艘机船从他们的不远处经过,于是,黄江婷兴趣又来了,她把头转向了李子丰说:"疯子哥,你家不是也有那种装着马达的木船吧,要不我们一起开船到附近海域玩吧。"
  李子丰家确艘木船,那可是他家的谋生工具,因为李子丰是李家的独苗,因此了他的父亲一般是不让李子丰单独开船出海的,因此钥匙从不归李子丰管,要驾船出海得先去偷钥匙。可李子丰拗不过黄江婷的再三恳求,于是决定去把钥匙偷出来了。不一会,李子丰总算是不辱使命,把船钥匙弄来了。于是俩人出海了。
  天近黄昏,海水又开始涨了,基本上淹没了整个沙滩,平静的海面上,风徐徐地吹着,带来一阵阵凉意,四周除了清脃的马达声之外,听不到其它的响声。李子丰坐在船头舵着船,黄江婷双手搭在他宽阔的臂膀之上,在他后面站着。迎面吹来的风卷起她的长发,不时地在李子丰的脸上磨娑着,使李子丰感觉特别的难受,感觉那拂在脸上的头发有千斤之重。而黄江婷却感觉非常地惬意,她的两只眼睛透过李子丰的头发,柔和地看着海面-----这一刻她的心情特别的沉静,她的心里就指望着能够永远地搭着这样一双宽阔的臂膀,一直走下去。她打开的手机的音乐,扣上了耳迈,耳朵里响起了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那首深情的音乐: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I see you,I feel you
  That is how Iknow you goon
  Far across the distance and/spaces between us
  You have come to show you go on
  Near far wherever you are
  I believe thattheheart does go on
  Once more you open the door
  And you’re her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 lgo on and/on
  ……
  而这时候,海不再无边无际,由于远离了岸边,反而感觉不到了浪,视线以里的海温驯地起着涟漪,木船经过的地方,拖出一道暗淡的白线,只有风吹过,头发飘散,她的衣裙在风中高高地拂起,勒出她高俊高耸的躯体,她那性感的美丽象是亮开翅膀的天使,在一汪昏暗幽绿的海水中飞翔。黄江妨不知不觉地把胸部贴紧在了李子丰的背上,双手小心地张开在海面,就像泰坦尼克号中ROSE的那个精典画面,嘴里还深情地跟唱着那首歌,她幸福地像个骄傲的女神,把一切通通都给遗忘。
  李子丰关掉了马达的引擎,四周恢复了平静,船开始跟着风,在海上漫无边际的飘荡。黄江婷把脸贴向了李子丰,整个柔弱的身躯伏在李子丰的背上,象风一样沉静。一股很强烈地热流从李子丰的心底迅速地升起,他猛然转过身,就紧紧地抱住了黄江婷,随后就是狂风骤雨般的热吻。黄江婷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已经淹没在了李子丰激情的海洋当中,她拼命地想挣出李子丰的包围,想叫出声间,可直觉身体软绵绵地没有一丝力气,喉咙也是干涸的利害,发不出任何声音。黄江婷放弃了抵抗,在李子丰一阵热吻之后,她的身体也猛烈地抽搐了起来,她闭上了双眼,眼角挤出了的泪水,于是,她那紧闭的双唇终于张了起来,并对上了李子丰的嘴,两人就在那狭小的船头扭在了一块,激烈地吻了起来。李子丰的手开始在黄江婷的身上四处乱抓,最后总算解开了黄江婷连衣裙背后的扭扣,紧接着在俩人对吻着的同时,李子丰一把抱起了黄江婷,走进了狭小的船舱里头。
  天渐渐地昏暗了下来,一轮弯月升起在海面上,一朵朵云从海天相接的空际飘过,留下自己深深浅浅的足迹。海面上,只有徐徐的风,其余一片沉静。只有一艘细小的木船,在细微的浪涛之中摇曳着,起起又落落。
  (十六)
  夜已经深了,海面上只有沙沙的海浪声,雾气开始升起在海面上,使海面非常的暗淡,只有一些依稀的渔灯在海上若近若离。风吹过来,我感觉有点冷意----我沉寂在黄江婷的回忆当中,忘了喝酒。
  黄江婷向我要了一支烟,我帮她把香烟点燃,由于有风,点了好几次才把她的烟给点着,而在那根烟燃烧的那一刻,我在颤动的烟火下看到了她那张由苍白恢复到红润的脸------她早已不哭了,微暗中她的眼睛扑亮扑亮地,仿佛又把周围的黑暗给点燃。
  我递给她一块牛肉干,不无羡慕地说:"黄小姐,这不是很好吗?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要不缺什么东西,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黄江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木然地拿起易拉罐往嘴里倒酒,没有回答我的话。她又向要了一根烟,又点着,抽完烟后开始大声的咳嗽。她突然间站了起来,蹲到海水的边上,哗啦啦开始吐,她喝醉了。我赶紧跟了过去,想挽扶她,她甩开了我,说自已没事,吐完就清醒了。她长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简单地擦完脸之后,又忽晃忽晃地坐回了原地,还喝酒,劝也劝不了。喝着喝着她又开始哭了起来,并喃喃地道:"执子之手,相守太难。我的爱情已经死了。是我害了他呀,我真恨我自己,我真恨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我什么都没有,我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守不住,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的酒罐从空中坠了下去,在沉静的夜间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她用双手抚住自己的脸,头又无力地垂在了胸前。
  自那天和李子丰一起出海之后,黄江婷和李子丰开始了更频繁的接触,而且两人每次呆在一起的时间要比原先的长多了。黄江婷开始很少呆在家里,晚上也很迟回去,甚至有些晚上干脆就住李子丰那不回去了。她的父亲也觉得最近这丫头有点不对路,也曾很严厉地找她问话,但都被她用预先想好的借口给糊弄过去。
  眼看着新学期快开始上学了,黄江婷更是抓紧了和李子丰呆在一块的时间……那一天晚上,黄江婷和李子丰又一起坐在了李子丰家的那条海堤上,正当他们还在卿卿我我地抱在一块的时候,不远处的公路上突然迎面冲过来两三辆车,正当他们还在惊讶的时候,黄江婷看见了她的弟弟黄江宏从车上跳了下来,后面的车上也跟下来七八个人。黄江婷知道要坏事,她拉起李子丰就往房子那边跑。可哪里还跑得掉?还没到晒渔网那,两人就被他们给围住了。黄江宏向那几个人使了一个手势,他们中的两个人过来说了一声小姐得罪了,说完就强拉着黄江婷就不远处的车子里塞。黄江婷开始大喊大叫,只见黄江宏嘿嘿地说:"臭丫头,翅膀长硬了嘿,可以开始勾搭男人了。告诉你,父亲早就吩咐人盯你很久了,今天晚上你死定了,你别喊了,喊也没有用,你还是省点力气等着哭吧。"说完他把脸朝向了已经被控制了的李子丰:"穷小子,我倒要看看你什么能耐,敢泡过姐姐。"接着就是铆足了劲,一拳往李子丰的肚子捣去,其他人跟着上,手脚并用,稀里哗拉地围着李子丰暴殴。李子丰咬着牙关,愣是喊都没喊一声,就瘫软了下去。黄江婷拼命地挣扎着,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可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睁睁地看着李子丰被打。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分钟,这一般人仍不过瘾,又噼噼叭叭地把那些晒着的渔网给扯个精光,撑着渔网的竹架子倒了一地。最后,黄江宏一边向瘫在地上的李子丰甩出一叠钞票,一边凶煞地对他说:"这次只是给你点颜色看看,又是下次再看见你勾引我姐,我就拆了你的房,打断你的狗腿。"说完,向其他的人一招手,随即黄江婷便被拉上了车,一帮人呼啸而去。黄江婷声音都喊哑了,人也瘫软在了车上,而车子早已经开出很远了,她还在喃喃地念着李子丰的名字。
  回到家,父亲未等她开口辩解,就是狠狠地甩了两个巴掌过来,并警告她说:"家门不幸呀,你把我们黄家的脸全给丢光了。今天只是警告,你要是再跟那个臭渔民来往,我不仅要打断你的腿,还要那小子的命,我黄某人说话从不含糊。"
  黄江婷是了解他父亲的为人的,所以再不敢去找李子丰,即便她想去找,也出不去,因为他父亲直接从新建的小区那里调来了一个保安,专门把着大门,可她担心李子丰,不知道他被打得怎么样了,她只好打李倩的电话,只听风李倩在电话里哽咽地说:"婷婷,拜托你了,别在跟我们联系了,我们惹不起你们,你就放过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吧,求求你了。你们可真狠,把我哥哥打成这样!你要是还有点良心,请你不要再找我们。"说往电话就挂了。
  就这样,黄江婷又去外省的学校去继续上学了,她连李子丰最后一面也没见着。这个暑假的最后几天,她是如何度过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只是她的样子跟前几天的容光焕发相比,变得非常的憔悴了。她是无数次拨打着李子丰的手机,可手机停机了,最后就连李倩的手机也变成空程空号了。黄江婷到学校后生了一场恶病,人整整瘦了一大圈。
  大约一个月之后,黄江婷在学校收到了一封快递,一看见信封上的字迹,她就心就给崩了崩跳了起来,是李子丰的字迹!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信,看着看着就哭了起来。信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婷婷,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在遥远的海面上了,我准备偷渡去美国。虽然我们之间只有短暂的相守,但认识你是我一生的幸运,谢谢你能够爱我,但我们之间,现在有太多的不可能……这一去,我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如果你能等,那就等到我回来,如果你等不了,那就让我怀着一颗虔诚的心默默地祝福你吧。这次去美国,我不仅掏光了我父亲的所有积蓄,还借了不少的钱,我是霍出去了。请你替我照顾我的父亲,还有我的妹妹倩倩。我一定会回来的。婷婷,我爱你,永远爱你!"黄江婷手里捧着信,突然间感觉天旋地裂,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给站住。
  李子丰和其余的三十几个逃渡客躲在一艘货轮的甲板底下,在经历了生死的二十几天之后(在这二十几天当中,这些人当中有8个人被活活地闷死在甲板当中),其他活着的人刚到了美国的海域,还没踏上美国的领土,就被美国的海事部门发现了,并被当作非法入境者给羁压了起来。一个月后,他们被当地部门逐出了美国的领土遣送回中国。而回到国内后,李子丰先是被有关部门关压了一段时间后回家了。或许是这短短的几个月中,经历了太多的事,在回家后的不久,李子丰的脑神精出现了问题,他成了疯子了。
  而事情还不只这些,在当年的冬天的的夜晚,天很黑,刮着很大的风,那个已经神智不清的李子丰突然清醒了过来,他拿着当时那把被黄江婷摔裂的萧子,用渔线紧紧捆夹着,贴上一片竹膜,又吹奏起来,吹的正是那首《MyLoveIsGoOn》……那首黄江婷在海上轻唱的那首歌曲,吹完之后,他突然站起了身,哈哈大笑,笑完之后又哭了起来-------最后他扔掉了那把蕭子,迎着凛冽的海风,向黑暗中的大海走去。冰冷的海水很快地淹没了他,他再也没有回来,没有回来的还有那把随他而去的萧子。不久,李子丰的父亲也死了,死的时候,他才四十九岁。自此李子丰一家只剩一个李倩还活着,活着的还有李子丰筹备逃渡而欠下的五万元的高利贷。本来还单纯如邻家女孩的李倩,她的生活也变了个样,首先,她把自己少女的第一次献给了她的上司,然后她顺理成章地成了该知名瓷砖品牌一家分店的店长,而这一切并不能解决她的燃眉之急。而此时,黄江婷的这个学期还没完,那天是2005年元旦,黄江婷取出了李子丰寄给她的那张快递,看了又看,哭了整整一晚,第二天,也就是2005年的第二天,黄江婷坠学了。
  而两年多之后的今天,我一个跟黄家婷毫无任何相关的人,就在这海边,在李子丰走下大海再也没有回头的地点不远,在一块冰冷的、散布着细沙的石头上,听着耳边潜伏着的涛声,记下了黄江婷一段可能在她心中永不能抹去的过往。只有海,依然是海,它有着自己喘息的节奏。从不因为世人的想法而改变。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