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原谅我遗弃你的那些年
  (作者:素手纤云)
  离假期还有一段日子时,于小乔接到他的电话,先是问了问她近期在外的情况,说赵雅芳的病好多了,问她今年能否回家过节。她无可无不可的答应着,却知道自己不会回去,因为她从护校毕业后在这个城市找到工作,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回到那个如果还能叫做家的城市!赵雅芳的病很丢人,说得好听一些是抑郁症,其实谁都知道那是精神病,且是狂躁型的精神病!
  偶尔于小乔会回过头想想,小时候她眼中的赵雅芳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女人,每天给她穿着最美丽的花裙子和最洁净的小白鞋,每次牵着她的手上幼儿园的时候,林老师总会惊呼,
  "唉呀,于小乔你怎么那么漂亮啊,你的舞蹈鞋怎么那么白啊"有时还会抱起她香喷喷的亲着,那是她记忆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可是谁又能知道后来的赵雅芳就毫无征兆地病了呢?且是这样一种病,原因却是他,那个好爸爸,居然背着赵雅芳和手下的女人搅在了一起,当那个女人的丈夫辗转着找到赵雅芳说出这一切,她傻了,怔了,也崩溃了。那可是当初离经叛道爱上,和父母决裂数次拼了命也要嫁的男人。
  依她的性格却没有离婚,没有吵闹,只是一天比一天更加沉默,有时会对着她和于大安的照片流泪或是将照片扔得满地都是。姥姥了解自已的女儿,几次对于大安说,带雅芳去医院看看吧,怕是脑子要出问题。于大安却不知所措,从不敢对视她的目光,有时呆滞空洞,有时面对他又若无其事的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直到有一天,姥姥将放了学的于小乔领回家,发现客厅的地板上到处血迹斑斑,顺着血迹寻去,才发现赵雅芳在厨房的案板上将于小乔最心爱的猫猫咪剁成了肉泥,并一下一下重重地说"于大安,剁死你,于大安,剁死你"
  于小乔"哇"的一声痛哭,接着就是一番天翻地覆的呕吐,家里乱作一团,直到120的救护车将又喊又叫手持双刀的赵雅芳护送到医院,诊断出赵雅芳的精神确实出了问题,且是具有暴力倾向狂躁的那一种!
  那一年,她才七岁!
  赵雅芳从此也成了精神病院的常客,反反复复,最严重的一次是企图从四楼的窗户向下跳,听到于小乔声斯力竭的哭泣,于大正一把将神情恍惚的赵雅芳抱了下来,隔日将家里大大小小的窗户焊上钢筋网。于小乔的眼里,从此家像个牢笼,里面住了一个疯子,而她再不逃离,也要疯了!
  于小乔从此就恨上了他们两个,只有姥姥是她最亲近的人,赵雅芳反复的住院,小乔再也不愿回家,因为家代表着噩梦,每次经过厨房看到案板,于小乔仿佛看到被剁成肉泥的不是小猫,而是于大正。小乔总是预感于大正早晚会被赵雅芳大卸八块,剁成肉泥,每次接到姥姥的电话,总感觉姥姥下一句会说出,于大正死了,被赵雅芳砍死的。
  事实却总不是这样的,姥姥总会说于大正尽力地照顾着赵雅芳,公司也转让了,与人合租了一辆出租车,能随时倒班照顾她,小乔听了,总是默默挂上电话,什么也不说,从十六岁考上护校,除了有一年姥姥病了,小乔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家!
  四年前,护校毕业后,小乔做过医药器械销售,在私人医院做过护理,最后又考入了这个沿海小城的医院正式做了护士,护士很苦,小乔却做的很认真,且没有家在本地,同事很喜欢和她调班,因为她下班后没有地方可去,在合租的房里冰冷孤寂,倒不如医院来的热闹!
  是的,热闹,医院里的热闹是别的地方不可比拟的,在这样一个嘈杂的午后,一个急诊,一个又高又壮的男孩子在医院的走廊上急切地抓住迎面走来她的胳膊,"快,护士,快,救救我哥们,"小乔快快地瞥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右腿,大概被车轮碾得剩下一层皮粘附在上面,这条腿怕是废了,小乔这样想着,胸腔内一阵熟悉的呕吐感又强烈地涌上心头,大滴地汗珠掉了下来,旁边的医生看了看她,示意站在一边的小赵扶她过去。全医院的人都知道,静脉输液室的护士于小乔,见不得血肉糊的场面,大概刚才那种生死倏关的慌乱暂时让于小乔忘记了自已的恐惧!
  这天下中班,一个大男孩在医院门前拦住了小乔,小乔觉得似曾相识,半天才想起是几天前送朋友急诊的那个人,也就是林夕,林夕看了看小乔说,"嗨,我喜欢你!"
  在那样一个秋日的午后,清风习习,医院里那两株飘摇的合欢树随风洒落小乔肩头细碎的花瓣。这一刻,于小乔眼前没有于大正、没有赵雅芳,没有血没有疯子,只有这个大男孩灿若阳光的笑容和似乎美好的未来!
  ……
  小乔知道自已是美丽的,因为遗传了赵雅芳高挺的鼻子和于大正又大又深的双眼皮,小巧的瓜子脸和南方女孩子特有的玲珑与清雅。所以当某一天在林夕的出租屋堵到他光着膀子和那个女孩在床上的时候,她仔细地看了看那个女孩子,不及她一半的漂亮,才转身离去,没有哭闹没有歇斯底里,像及了当初赵雅芳得知于大安背叛她的那一段时光,但是于小乔知道自己不会疯,或许血液里有疯子的基因,林夕却不是那个能让她疯狂的理由!
  林夕却从她的眼神看出了她的决绝与鄙夷,知道自已错的离谱,再也不敢去找她,小乔的初恋就这样无疾而终。只是偶尔的会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耳边会想起那一声"嗨,我喜欢你,"小乔总会习惯地甩甩头,好似甩掉了所有烦恼。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要她回去,回到那个带给她痛苦的家?
  四年了,她没有她的音讯,电话里仅有的这一次,大概病情是最稳定的几天,在于大正说完后顺手将电话递给她说,"是女儿,你要她回家。"
  听着电话那端,因长久服药,中枢神经已影响到大脑控制而变得迟缓的语速"小乔,回家,回家!"
  像极了电视剧中那个樱桃一遍遍对红儿说的话
  "女儿,回家,红红,回家"
  泪,掉了下来,无端的。电话那边的她却不知道。更没有人知道这个外表看起来秀丽时尚的女孩子怎么会喜欢看赵本山那土得掉渣的一部电视剧!或许潜意识里她是在樱桃那因服药而变形的身体、那语速迟缓的声音、那单纯的笑意和天性的母爱里寻找她,小乔经常会想,这么多年了,她还能记得他带给她的伤害吗?
  林夕的背叛,小乔并没有多痛苦,就想不通她怎么会为了于大正的背叛而发疯呢?小乔的心里还是有些恨她。她还有两个姐姐,也就是小乔的大姨二姨,姥爷曾经是一所中学的校长,生了三个美丽的女儿,老大老二都乖巧听话,嫁得也春风得意,姥爷的威望更是随着两个女婿地位的升迁增了几分!只有她,当时执意要嫁给于大正,这个长着一对双眼皮的男人,好像会说话一样,蛊惑着她的心,不顾一切地要嫁这个既无学历、又做着生意的外地人。姥姥、姥爷好话说尽也改变不了她当时的决心,后来随着于大正生意越做越大,小乔的降生确实过了几年好日子,却在于大正一夕背叛之间彻底颠覆。不过,想到她居然会为了于大正的背叛而发疯,于小乔还是恨她的。大概就像当初姥姥因为她执意要嫁给于大正,而不看一眼家中早已为她物色好的那个机关公务员,姥爷也是一样恨她的吧?
  看了看手机的日历,还有二十六天才到长假。小乔就想到十六岁那年第一次离开家的时候,发誓永远不会再回去的家。现在仍是,想着家里于大正永远都是一副愧疚赎罪的眼神,而她除了喃喃自语活在自己的臆想里或者永远是用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死死盯着一个地方。于小乔是真的不想回家,即使他们仍是她的爸爸和妈妈!
  只是这个上午,于小乔没有上班,也没有请假,医院里的同事都有几分困惑,这个平时工作认真的女孩子,怎么会无故翘班,电话关机,甚至没有人知道她住在哪儿?
  此时的于小乔,一夜未眠,昨夜樱桃和红红陪了她一夜,她感觉自已就藏在电视荧屏上红红的灵魂里,而此时红红又蜷缩在她被窝下的身体里。当红红嫌弃樱桃丢了脸,将她带到山中,又狠心将她遗弃在山上时。小乔看到了自己,十六岁那年她也狠心遗弃了赵雅芳,遗弃了那个背叛过她的男人!而自已拍拍身子走了,于小乔哭了,双眼红肿的像个桃子,红红遗弃的是她的养母,而她却是于小乔的亲生妈妈!
  哭完,于小乔准备回家了,不等假日了,现在就要回。她迫切地想偎在赵雅芳的怀里,就像后来红红偎在樱桃的怀里一样,也像她自己小时候一样!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