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青衣吟一
  哑雀唱着最后的连理枝,倏忽间划过的断音留住了夜的脚步,今夜的月格外的明,映红了八抬大轿上老爷们舒展的脸,"好戏马上开始,老爷里边请。"门口的小厮忙着招呼。诚惶诚恐地把一棵棵衣着华丽的"摇钱树"往戏院中搬,脸上毫不遮掩献媚的笑。窗外明月细数着了清秋。
  他在戏院内最深的房中坐下,镜中呈现出自己清秀的面容,轻抚着细长的眉,微翘的眼,嫩滑白皙的脸。不由地苦笑。这洗不掉的印记,已然刻在他身上了吧?甚至是心上。
  她托着腮,百无聊赖地听着导游讲着这座戏院的古老历史。好像是什么清代的遗迹。她并不关心。相反她更被迄今依然完整的楼阁吸引。她细细地数着每一条纹理,轻轻的抚摸。她想是不是几百年前也会让人如此钟爱。她一时间入了神。
  他轻车熟路地拿起笔,蘸了蘸朱砂,仔细地在瓷碗边上徘徊了许久。直到勾出一个好看的细尖。一滴血红的水珠无声地滑落。落在梳妆台上安放的《断肠集》上,无意间打湿了断肠二字。他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腥红的笔触在眉眼间来回的游走,一张美轮美奂的脸在瞬间被完成,从起笔起这刻他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等她回过神,导游等人已走远了。只留下她一个人驻足在古阁中最深的房中。她打量着房中每一件器物,这其中并无她原以为厚重的脂粉气,倒有几分素雅孤傲之气。或许只是因为时间太久了。一切都被重新洗涤。原本的莺歌燕舞已不再。一旁已然破旧的梳妆台还依稀遗留这几道红印,并不清晰只是显眼。一面临近破碎的镜子寂寞地立在桌上。她凑近镜中映出她支离破碎的脸。这镜中曾浮现出多少亦是多么美丽的脸?她想象得到。
  他望着镜中自己美丽的脸,没有说话。门吱呀的一声开了。"红娘子,快点。外面已经有人在催了"小厮毕恭毕敬的神情中,他看的出有对他的不屑。他的嘴角微扬,或许几年前颜舒白会怒发冲冠,但是此刻的红娘子只会冷冷地说一句:"知道了,你下去吧"他知道世界上已经不会再有颜舒白了,现在活着的只有红娘子,他也只能靠红娘子存活。
  门啪地一声关了,屋内的光线刹那间黯淡下来,隐约听到有责骂的声音,她转过身,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古色古香的厅堂。她漂浮在空中,看着椅子上端坐着一位珠翠满身的老妇人。她厉声问道:"你们谁见到大少爷了?这已经三天三夜没回来了。这可怎么是好?"她又转身问向一旁的清瘦男子,"舒白,你倒是说句话。你大哥,他……唉。"老妇人接不下去了,愁容终于化为泪,悄然落下。被称为舒白的男子终于开了口"夫人,您别操心了,大哥也不是小孩了,该会来自然就回来了。"这时一个家丁火急火燎地闯了进来"老夫人,大少爷回来了。可……"还没等他说完,几个彪形大汉压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走了进来,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男人迈着四方步,走了进来。调笑着说"这里谁管事?过我滚出来。你们家公子跟我赌牌,不幸输了。他事先跟我订好了赌注,我要是赢了你们家的家产得归我。字据在这里,您过目。"老夫人脸色大变忙问:"轩儿,可有此事?"已然奄奄一息的大少爷垂着头,半晌才吐出一个字"是"。山羊胡男人更得意了;"行了,这人证物证俱全,赶紧把房契地契给我。少废话。"老夫人稳了稳心神对他说:"容我们商量一下,你下午再来。"山羊胡男人冷冷一笑:"别玩什么花招,下午我准时清人。别怪我不客气。
  老夫人带两位少爷,来到内堂。许久的沉默被大少爷颜舒轩猛烈地咳嗽声打破了。
  未完待续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