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许登彦的诗
  月光如水
  大野阒静,绵延千里的渴念和忧伤
  在血液的根基聚沙成塔
  一千条银色的河流
  漂浮的花朵和灯盏
  被一泻千里的月光泅湿
  今夜,风高过头顶
  在古尔班通古特大漠以北
  我身披月光,穿越苍茫夜色
  唯有骨骼间的磷光
  温暖冰冷的心房
  月光入酒,缅怀在酒杯中轻轻荡漾
  尘封于黄沙中的传说
  被时光打捞,熟悉的脸庞渐次清晰
  甜蜜的梦乡,盛满盈盈月光
  梭梭、胡杨和红柳
  目光如铁,紧握信念
  滚滚春潮涌过西部荒原
  聆听十二木卡姆
  拜城,麦盖提,吐鲁番,托克逊……
  新疆大地上的每一个集镇,灿若星辰
  在金色的黄昏
  清凉的晚风扬起了温柔的翅膀
  覆盖了静谧的村庄
  挂在墙上的都塔尔开始醒来
  手鼓内心的潮水汹涌
  遂迸发出一串串激越的音符
  汇聚成音乐的溪泉
  拨响心灵的每一根琴弦
  犹如仙子降临
  一群维吾尔族少女,翩翩起舞
  水红色底连衣裙。荷花般打开
  抖落清晨的朝露
  手鼓火热的心在跳动
  都塔尔的琴声悠扬
  是火焰,燃烧着炽热的赤诚
  是水滴,流淌着眷恋的深情
  爱情的花朵纷纷绽放
  迸发生命的激情与张力
  宏大的乐章,似万马奔腾
  辽阔的巴里坤草原随之热血奔流
  十二木卡姆的古韵
  维吾尔族人民用毕生的生命在歌唱
  大地之歌,之舞
  丰收之歌,之舞
  醉了新疆广袤无垠的大地
  沧桑之手
  劳动、总是被悬挂在手掌之上
  枯瘦、黝黑,青蛇布满手背
  这是一些怎样的手
  串联起丝绸之路的文明
  一条条血液的河流已经日渐干涸
  守望成岁月的碑石
  粗糙的农具是手的宿命
  把泥土和无数个素洁的日子
  蘸着汗水精心打磨成丰收
  这些风沙一样沧桑的手
  捧出了小麦和棉花体内
  潮涌而至的喊声
  一支属于新疆大地上的谣曲
  在你古铜色的皮肤上
  开出一朵朵大海般苦咸的花朵
  冰雪与火,沉默、坚韧和希翼
  在你的灵魂中深藏不露
  对于中国西部这块热血沸腾的土地来说
  半个世纪的悠悠天光
  就是岁月长河里的朵朵浪花
  在一双双手掌中翻腾跳跃
  一双双粗糙的手
  把农业的光芒擦亮
  发酵这片土地的光荣和梦想
  通过一双手,劳动显示力量
  荒原变良田,高山飘起绿发
  茫茫戈壁干瘪的胸膛日渐丰盈
  一双双手,理顺了
  季节和泥土的脉络
  听一位维吾尔青年弹起都塔尔
  傍晚。在公路边的一家民族餐馆里
  我遇到了一位满身油污的
  维吾尔族打工青年
  在打烊的闲暇时间里
  弹起了他心爱的都塔尔
  琴声里流泻出的每一个音符
  婉转悠扬。汇聚成一条清澈的溪流
  悄然注入我的心田
  激荡我的每一条神经
  青年的胸中蕴藏着一座汹涌的大海
  每一个撩拨着琴弦的手指
  都飞溅着激情四射的浪花
  灯光。这橘黄色的怀旧之盾
  罩住了青年一半思念一半忧伤的脸庞
  静如雕塑,青年半闭着眼
  神情专注。沉浸在属于自己的静谧时光里
  以每一个音符作桨
  以怀乡的思绪扬帆
  让记忆之船缓缓驶向远方
  牵引他 ,抵达故乡的彼岸
  故乡是那酥油茶飘香的毡房
  有洁白的羊群,摇曳的花朵
  还有美丽多情的古丽
  骑着骏马在绿波荡漾的草原上驰骋
  放马谣
  互为身体和影子
  放马谣和汉子融为一体
  驮在马背上的草原
  追随着季节和青草的梦想
  放马谣是草原汉子躯体里
  飞翔的花朵和燃烧的血液
  花香涌向天际
  草尖上的露珠
  高擎着金色的阳光
  皮鞭在风中击响
  一支谣曲,从放马汉子的
  胸腔中被掷出
  仿佛骏马的长鬃拂过
  追逐着闪电的风,和
  翱翔的雄鹰
  此时,额头上的天明净高远
  脚底下的草原无比辽阔
  芦花如雪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秋声里,又见芦花飘满天
  芦花,这些来自大地的
  洁白花朵。遥远而神秘
  灵魂高洁的芦花,你是怕寒冷么
  一夜之间,愁煞了你所有的白发
  在不知名的远方远土
  谁可知道我的多少乡愁
  漂白了你的白发
  洁白的芦花
  水域上方躁动的精灵
  奔腾的马匹 ,齐翔的百鸟
  因为生有羽翼,所以要飞
  如这置身于眼前的浩淼水域
  尘世间的名利和欲望骤然纷落
  阳光下,一枚抽去骨质的白羽
  如沧海一粟的凝结
  珍藏岁月的经典
  身处此境,我们无法封闭自己
  芦花,透明的箭簇
  洞穿了世俗的心脏
  在轻柔的微风中
  芦花,我怎样才能
  握住你冰清玉洁的手指
  飞翔的裙裾和语言独舞一生
  你经历了太多的沧海桑田
  月光下的芦管
  是你透明的相思么
  织满了致密的一层
  圣洁、悠扬的乐音
  把尘世间征人的头颅
  抛向银色的月亮
  芦花,畅饮来自旷野的风
  所有关于这个季节的碎片和细节
  在银色的水波中汹涌澎湃
  策马啸西风
  我的疆土被千万白羽占领、割据
  命运之旗在风中猎猎飞扬
  我渴望远方自由的国度
  红尘百年,我们可曾这样自由过
  我们可曾在白云和黑土之间
  找寻过素洁的方向 凝重的情怀
  铅华和躁动散去之后
  雪花飘落的家园是多么宁静安详
  打开一朵芦花的岁月之书
  就是打开一个关于冬天的童话
  芦花,洁净的时光之翼下面
  拥抱着最淳朴的乡音
  我借助芦花飞翔的翅膀
  叩问大地和苍生
  一个人孤独多久
  才愿饮尽那杯沉默一生的荒凉之酒
  从肉体到精神
  谁在驾驭我的灵魂超度凡尘
  站在时间的背后歌唱
  这是我一生行走的利剑
  警示我脆弱的内心
  天山牧场走笔
  七月的天山牧场,此时
  正是绿波荡漾的时节
  五彩缤纷的野花
  举着金色的酒杯
  正在举行一场小小的盛宴
  光与影在这里交融为一体
  体现着永恒的吻合
  树木,河流,峰峦……
  积聚起西部山川所有的生命
  点燃了沉淀在每一个人
  眼底的绿色篝火
  牧场高擎着金色的阳光和鸟鸣
  草虫在浅吟低唱
  一路欢歌的溪流把洁白的手臂
  伸向牧场的白云深处
  空气把遍地野花的香气送远
  明净透蓝的天空中
  那只静静盘旋的苍鹰啊
  将我的眼神吻成
  一枚诗情画意的绿叶
  美丽多情的牧羊女
  手中轻轻扬起皮鞭
  歌唱幸福甜美的爱情
  风吹麦浪
  纯净、辽远的天空下
  排排海浪在层层推进
  一部金色潮水汹涌的画卷
  铺展无余
  麦子被自己弥漫的香气
  熏得有些醉意
  每一个麦粒都白白胖胖
  像熟睡的婴儿,神态安详
  在阳光下闪着金光
  一场金色的火焰
  在我的血液里熊熊燃烧
  曾经痉挛的肠胃
  此刻归于宁静
  麦香,芬芳了
  漂泊已久的呼吸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许登彦芦花金色花朵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