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生命里最美的滋味
  每个清晨,两岁的小女儿都会最先醒来。她乖乖坐在我身边,一动不动。她似乎知道身为厨师的我严重缺乏睡眠。孩子的懂事,有时候会让大人很心疼。我急忙起床做早餐,让妻子多睡一会儿,白天,她一个人带两个孩子,确实不易。
  成为厨师之前,我做过工地小工、电焊工,也当过保安……如果盘点起来,从山村少年到城市里的打工族,我经历了许多酸甜苦辣。但最难忘的是十几岁去石家庄打工,在东马路一家小餐馆里做缸炉烧饼。天不亮我就起来和面,在老板来之前,让炉子里布满火焰。我既是服务员,又是刷碗工,基本上小饭店里的杂活都归我管。等关门之后,几张桌子拼在一起,变成一张床。那时候我就想,什么时候可以在城市里拥有一张真正的床,便是幸福了。我对小饭店里油腻的气息深恶痛绝,但又有什么办法。每个月只有半天时间休息,那半天里,我去看望在报社实习的姐姐,把工资一分不少地交到她手中。
  几年之后,我回老家,在亲人的资助下,开了家小饭馆。眼看着有了许多回头客,院子里停泊着的卡车也越来越多,生意日渐红火。那时候,我一个人身兼数职,虽然辛苦,但第一个月结束后,纯收入将近万元,乐得开了花。
  我原以为好日子已经在向我招手,没想到灾祸会忽然降临。那是一个多月之后,我坐叔叔的三轮车回家,在陡峭的山路上,三轮车不住打滑,我急忙跳下去,正准备找个大点的石头垫在车轮后的时候,车轮却忽然往后滑,从我腿上碾压过去,一阵疼痛钻入骨髓。这场事故让大夫花了十个小时进行手术,但给我带来的影响却是持久的。饭馆关门不说,我也躺在了床上。父母什么事情也不做,在家帮我恢复。那段时间,看着别的小伙子都在挣钱,而我却拄着双拐,练习走路,心里真不是滋味。
  重新生活是需要勇气的。我学习了电焊,一天十二小时工作量,我可以咬着挺过去,却无法应付每天的十里晨跑。我卖命往前跑,尽可能忘记自己的腿伤,但总是被工友们超越,内心的沮丧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借着这个技术,我在厦门、上海、广州这些城市里逗留过一阵儿。城市越繁华,我心里的失望就越尖利。夜晚,鼓起勇气给姐姐打电话。她说,你还是来石家庄吧。
  姐姐给我租好了房子,我在外地也终于有了像样的居所。
  我在石家庄的大街上溜达,心想,不能再成为姐姐的负担。在一个饭店门口,我看到有招聘凉菜工的启事。我虽然没有经验,但以前开饭店时,经常看厨师做。我坦诚告知了老板。他听说我的经历之后,竟然同意了。我就这样走入厨师行列。忙时,我是凉菜工,一闲下来,就向厨师们请教。为了让他们看到我的诚意,我没完没了地削土豆,刮鱼鳞,虽然这是与我无关的工作。厨师长看见我的努力,答应收我为徒。那时,一回到出租屋,我便给姐姐做饭,有时候,一样菜要做好几遍。一次,有位厨师请了假,但客人忽然增多。厨师长看着一旁削土豆的我,说,你上手吧。我是怀着忐忑的心做完那些菜的。当服务员从前台回来,说客人夸赞我做的菜时,内心好一阵激动。
  同来饭店的人对我充满质疑,一个没经过专业培训的人,凭什么可以掌勺。我对食物有自己的理解,做菜最重要的不仅要有热情,还要有想象力、创造力,需要独特的感觉。支撑我走下去的,就是对这份工作的热爱。我努力去了解许多食物的特性,把它们做得好看又好吃。那些日子,回到住处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但我还是打开电脑,搜索有关做菜的知识。不仅了解烹饪方法,也去了解它们内含的营养元素。我也让姐姐给我买书,研究其他名厨的心得和各个菜系的烹饪特点。那段时间非常辛苦,但我心里很充实。后来,我成为那家饭店的主厨,曾经质疑我的人也开始惊讶我的进步。
  在农村,人们虽然觉得厨师是个稳定的职业,却把在家做饭的男人理解为没出息。我母亲生病,做饭的担子就落在我父亲身上,他对母亲的精心照顾赢得了村民们的尊重。每次回家,我都会让父亲休息。大约没有什么东西比饭菜更能表达自己的心意了。父亲和母亲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我包饺子。水在锅里咕噜着,面片和饺子馅放在一旁的案板上,我一手一个地包,饺子像鱼一样不住跳进水里。他们把这当作一场表演,这让我平时的辛苦没有白费。在饭店里,别人都以为我是主厨,但一闲下来,我什么活都干,从打扫厨房,到帮忙包饺子……我相信技多不压身。母亲看着看着,就哭了。
  结婚前,我交了首付,在县城买了套房子。母亲因为病患的身体满心自卑,她觉得拖累了我。她不知道,我特意挑选了一层,就是为了她能够出入方便。结婚后,我们很快就有了孩子。妻子因为生产的原因,身体不太好。那时候,我总是彻夜失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天一亮,还是全身心地去工作,让自己忙碌起来。经历了半年的时间,妻子的情况终于好转,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在小城里,厨师的收入并不算太高,而且陪家人的时间很少,幸好妻子对我非常理解,她更珍视我们全家人的和睦。而立之年后,我开始懂得感恩。母亲虽然意外患病,但这却让我更为自立。作为85后的年轻人,从买房到结婚,就像炉火理所当然地托举着炒锅一样,我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着、支撑着自己的生活。
  前一陣儿回老家,妻子把家里收拾一新。我每天为他们做不一样的饭菜,这让母亲颇为感动。我帮她擦干泪水,心里的话却没说出来。我想说,母亲,希望您相信我们一定会把日子过好,也要相信,我们会永远地孝顺。而我经常这样对自己说,像热爱烹饪一样去热爱生活和家人,不改初心,必能翻炒出生命里最美的滋味。
 
刘刚刚厨师饭店姐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