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看中国古典十大名著儒林外史
  看罢十大名著里的四大名著,自然就没有选择地看下去了。
  《儒林外史》这本书,如果要问,有没有印象,那是一定有的,就是那个范进,就是那个打了一巴掌女婿的屠夫的手,能洗下半盆猪油来的描述。其它,还真没有多少了。
  看了开篇词,倒是更让人理会。四大名著里的,至少有三部是开篇或开篇不久就有了"说教"的,那就是要让人看透名利,《三国演义》的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红楼梦》的好了歌,《西游记》里的骑着驴骡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哪个不是说要让人们看透名利场,多行善事。《儒林外史》开篇更是"老生长谈"了一首词,"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沈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更有一句,自古及今,那一个是看得破的?
  突然想起,曾经有人说,如果人生来两辈子,挺好。我说,为什么?答说,这一辈子看透了,下一辈子就好活了。我说,何不如就将这一生当做两辈子来活过,从现在起,权当又一辈子,什么都看透了,从此,功名利禄皆不在心中存着,最简单的是钱,从此不为钱活着,该花就花。"有人"无话,而我们还都没有看透。
  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有时候,看透是一回事,说透又是一回事。
  读书人虚伪的事儿当说牛玉圃了。那牛玉圃本不认识万雪斋原来的东家程明卿,但当他的所谓宗孙牛浦郎说起程明卿时,很自然地说,"这是我二十年拜盟的朋友,我怎么不认的?我知道了。"
  第十二回《名士大宴莺脰腹溯,侠客虚设人头会》,这"回"名怎么看怎么好像后一句少了一个字或前一句多了一个字。看了几个网站,都是一样。新学网、豆豆小说阅读网、中国古典文学网,看来,这又是一个,玩网络,是认真一些好,还是当游戏玩好。
  看了《儒林外史》,不由让人想起《金瓶梅》来,不是说两书的内容一样,而是两书的描写手法有些相似,动不动就是几个人相约喝酒吃茶,今天吃了你的,明天就吃我的。用酒席来描述故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天天酒席就未免滥了些。
  范进是《儒林外史》里的一个很有名气的人物,也是人物看这本书时,最容易记得的一个人物,也只在书中出场六十余次,但是,一个其它并不显眼的人物,也要出场上百次。就比如在四十九回才出场的凤四老爹,却是出场一百六十余次,但是,我们看过这书后,能有多少人记得这个凤四老爹呢。杜少卿是出场较多的一个人物,达三百多次。
  文人的豪放不羁,恐怕也不是《儒林外史》那个时候,在那之前有,在那之后还有。文人不想当官的有,如里面的楔子所描述的王冕,正文里的庄绍光等,但是,文人里面想当官的却是占多数,且是很想当官的那种,我们看《儒林外史》,大多都只记下了范进想中举想当官的疯疯颠颠的样子,却没有记下他的恩师和伯乐周进,只是走进贡院里看一看,就"一进了号,见两块号板摆得齐齐整整,不觉眼睛里一阵酸酸的,长叹一声,一头撞在号板上,直殭殭不醒人事。"却不记得鲁大老爷接着朝命,正在合家欢喜,打点摆酒庆贺,不想痰病大发,登时中了脏,已不省人事了。就连范进家的老太太,也知道当了官好处大大的,范家老太太看到儿子中举后,亲朋好友送的细磁碗盏和银镶的杯盘等等东西,哈哈大笑道:"这都是我的了!"大笑一声,往后便跌倒。忽然痰涌上来,不醒人事。看来,宠辱不惊也只是一个意境而已,要做到那是相当难相当难的。
  《儒林外史》,五十六回,三十三万字。吴敬梓著。有人说,全书有五十五回,第五十六回是后来有人补上去的,我看着这最后一回,也有点蛇足之嫌。全书有人物316个。也有人物二百多个人物的。我这是从网络上看的,里面一定有错字在的,包括人物名字,这就有可能出错。没有办法的,好在是,多一个人物,少一个人物,也无关紧要。
  楔子王冕不爱官,洪武来求也枉然。
  周进坐馆曾失去,随人干活进贡院。
  触景生情痰上涌,差点一命就归天。
  众人聚资相助考,一举中魁如登天。
  自知求学苦中苦,哪敢随意手中权。
  范进连考二十次,文字荒谬落孙山。
  周进看卷三遍整,一字一珠天地间。
  即刻填了第一名,卷面又加三个圈。
  临别送周三十里,相约再考今年间。
  哪知岳丈看不起,范进偷偷去答卷。
  一篇文章做得好,不负苦心中亚元。
  范进一看不要紧,不醒人事咬牙关。
  岳丈一掌打醒人,其母喜极命归天。
  未中举前无人问,一旦高中改了观。
  又送钱来又送物,门前车马不间断。
  有位贡生严大位,为人确实有点奸。
  强卖猪崽说不通,无本生息不粘边。
  他哥本是严大育,临死两指伸向天。
  众人皆不知何意,唯妾赵氏理解全。
  原因只为两灯草,挑掉一根气出完。
  后来范进去会试,果中进士加光环。
  钦点山东当学道,要报师恩在其间。
  更有奇人杨执中,钦选正堂也辞官。
  住着东倒西歪屋,说着南腔北调言。
  一场横祸进牢狱,幸亏娄公来周旋。
  有位儒学鲁编修,低调生活也安然。
  忽有一日来报喜,晋升侍读做了官。
  平静生活起了浪,不想胸中涌了痰。
  一命呜呼丧了命,官运也只有一天。
  马二也称马纯上,学识只及秀才关。
  虽然为人不富裕,仗义疏财也坦然。
  西湖一游遇洪氏,煤炭烧尽成银钱。
  皆因胡缜要学艺,想出此法来行骗。
  胡缜出银一万整,想要学会制银钱。
  憨仙却是得了病,气息奄奄命归天。
  心疑神仙怎会死,其婿一语道由缘。
  年龄只有六十六,却道已活三百年。
  煤炭本是银涂墨,世上哪里有神仙。
  有位公子叫匡迥,回家孝亲没盘缠。
  马二送其银十两,一路回家看父颜。
  母言天天梦见儿,不是有灾就当官。
  人说当官不自由,不能尽孝在身边。
  母说若是真如此,何如不去做那官。
  匡迥天天尽孝道,却把哥哥比得惨。
  有位黄公是进士,三十岁上断了弦。
  虽然功成名也就,无儿无女无陪伴。
  有位赵爷是布衣,儿孙满堂人称赞。
  二人同岁同时辰,一个地来一个天。
  人不如意十有九,哪有如意尽人选。
  有个人物牛浦郎,行事过海又瞒天。
  先是冒充牛布衣,结交知县董孝廉。
  再是路遇牛玉圃,却以祖孙认亲眷。
  无意知底万雪斋,玉圃感觉丢了脸。
  岂容牛浦戏弄他,一怒扔到粪池间。
  牛浦不思曾经过,再骗黄氏女姻缘。
  哪怕布衣发妻到,只说重名在人间。
  梨园戏子鲍文卿,为人着实值得赞。
  跟随太守一年多,未说一情心坦然。
  太守临别赠千金,回到南京置家产。
  若和儒人比一比,行当虽贱品不贱。
  有一少爷杜少卿,仗义疏财不简单。
  门人戏子和裁缝,只需张口散银钱。
  巡抚奉旨举荐才,要他儒学当教官。
  只为躲着不赴任,装病不见邓知县。
  每日交际会名流,不入官场心坦然。
  有一名士庄绍光,不想入朝去做官。
  天子召见两三次,不动心思不动肝。
  学士太保召桃李,断然相拒惹人怨。
  天子赐予元武湖,阅文会友赛神仙。
  有位孝子去寻父,名字就叫郭铁山。
  历尽千辛和万苦,时间确有二十年。
  路遇猛虎和怪兽,神灵好像在身边。
  不曾伤其一毫毛,百善还是孝为先。
  沈家有女叫琼枝,盐商宋家结姻缘。
  哪想宋家视为妾,根本不曾高看眼。
  琼枝一怒离了家,南京卖诗在桥边。
  有位秀才万青云,冒充中书曾几番。
  要说原因也不大,家下日计很艰难。
  中书出来好照应,秀才出门喝风烟。
  误打误撞犯了事,县尊当众捕假官。
  凤四老爹讲义气,上下左右巧周旋。
  秀才变身真中书,弄假成真成笑谈。
  末尾出来几奇人,一个就是季遐年。
  写得一手好书法,要他写字得情愿。
  有位奇人叫王太,一手好棋成美谈。
  杀过矢棋不吃酒,谁人能知其中欢。
  盖宽也是一奇人,一手书画人称赞。
  散尽家财为穷人,最后穷困潦倒完。
  一个裁缝是奇人,名字就是叫荆元。
  弹琴书画样样精,却羡他人住桃园。
  第一回|说楔子敷陈大义,借名流隐括全文
  第1个人物:王冕【元朝末年,也曾出了一个嵌□磊落的人。人姓王名冕,在诸暨县乡村居住;七岁时死了父亲,他母亲做些针黹,供给他到村学堂里去读书。】
  第2个人物:秦老【第二日,母亲同他到隔壁秦老家,秦老留著他母子两个吃了早饭,牵出一条水牛来交给王冕。】
  第3个人物:危老先生【吃了一回,那胖子开口道:"危老先生回来了。新买了住宅,比京里钟楼街的房子还大些,值得二千两银子。】【后文有危素,想来是他的名字。】
  第4、5个人物:翟买办、秦大汉【这人姓翟,是诸暨县一个头役,又是买办。因秦老的儿子秦大汉拜在他名下,叫他乾爷,所以时常下乡来看亲家。】
  第6个人物:时知县【时知县不敢隐瞒,便道:"这就是门生治下一个乡下农民,叫做王冕-,年纪也不甚大。想是才学画几笔,难入老师的法眼。"】
  第7个人物:秦小二【翟买办赶将上去,问道:"秦小二汉,你看见你隔壁的王老大牵了牛在那里饮水哩?"】
  第8个人物:吴王【王冕-道:"不敢!拜问尊官尊姓大名,因甚降临这乡僻所在?"那人道:"我姓朱,先在江南起兵,号滁阳王,而今据有金陵,称为吴王的便是;因平方国珍到此,特来拜访先生。"】
  第二回|王孝廉村学识同科,周蒙师暮年登上第
  第9个人物:申祥甫【到了早饭时候,为头的申祥甫带了七八个人走了进来,在殿上拜了佛。】
  第10个人物:荀老爹【指着内中一个穿齐整些的老翁,说道:"不论别人,只这一位荀老爹,三十晚里还送了五十斤油与你。白白给你炒菜吃,全不敬佛!"】
  第11、12个人物:夏总甲、黄老爹【这人姓夏,乃薛家集上旧年新参的总甲。夏总甲坐在上席,先吩咐和尚道:"和尚,把我的驴牵在后园槽上,卸了鞍子,将些草喂的饱饱的。我议完了事,还要到县门口黄老爹家吃年酒去哩。"】
  第13个人物:李老爹【夏总甲道:"你又不知道了。今日的酒,是快班李老爹请。李老爹家房子褊窄,所以把席摆在黄老爹家大厅上。"】
  第14、15个人物:顾老相公、周进【夏总甲道:"先生倒有一个。你道是谁?就是咱衙门里户总科提控顾老相公家请的一位先生,姓周,官名叫做周进,年纪六十多岁。】
  第16个人物:梅三相【顾老相公请他在家里三个年头,他家顾小舍人去年就中了学,和咱镇上梅三相一齐中的。】【后文交待,他叫梅玖】
  第17个人物:黄老爹【荀老爹向申祥甫道:"你亲家自从当了门户,时运也算走顺风。再过两年,只怕也要弄到黄老爹的意思哩。"】
  第18个人物:王举人【王举人道:"你这位先生贵姓?"周进知他是个举人,便自称道:"晚生姓周。"】
  第19个人物:荀玫【说着,就猛然回头,一眼看见那小学生的仿纸上的名字是荀玫,不觉就吃了一惊。】
  第20个人物:金有余【那年却失了馆,在家日食艰难。一日,他姊丈金有余来看他,劝道:"老舅,莫怪我说你。这读书求功名的事,料想也是难了。】
  第三回|周学道校士拔真才,胡屠户行凶闹捷报
  第21个人物:范进【因翻一翻点名册,问那童生道:"你就是范进?"范进跪下道:"童生就是。"】
  第22个人物:魏好古【 周学道虽然赶他出去,却也把卷子取来看看。那童生叫做魏好古,文字也还清通。学道道:"把他低低的进了学罢。"】
  第23个人物:胡屠户【范进进学回家,母亲、妻子,俱各欢喜。正待烧锅做饭,只见他丈人胡屠户,手里拿着一副大肠和一瓶酒,走了进来。】
  第24个人物:胡氏【娘子胡氏道:"早上好好出去,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却是如何是好?"】
  第25个人物:张老爷【正待坐下,早看见一个体面的管家,手里拿着一个大红全帖,飞跑了进来:"张老爷来拜新中的范老爷。"】【别号静斋】
  第四回|荐亡斋和尚契官司,打秋风乡绅遭横事
  第26、27个人物:滕和尚、慧敏【屠户拿着银子,一直走到集上庵里滕和尚家。恰好大寺里僧官慧敏也在那里坐着。】
  第28个人物:陈先生【滕和尚请屠户坐下,言及:"前日新中的范老爷得病在小庵里,那日贫僧不在家,不曾候得;多亏门口卖药的陈先生烧了些茶水,替我做个主人。"】
  第29个人物:何美之【僧官接了银子,才待进城,走不到一里多路,只听得后边一个人叫道:"慧老爷,为甚么这些时不到庄上来走走?"僧官忙回过头来看时,是佃户何美之。】
  第30个人物:严贡生【二位各道了年谊师生,严贡生不胜钦敬。工房告过失陪,那边去了。】【后文交待,他叫严大位,字致中。】
  第31个人物:汤奉【知县汤奉接了帖子,一个写"世侄张师陆",一个写"门生范进",】
  第五回|王秀才议立偏房,严监生疾终正寝
  第32个人物:王小二【一个叫做王小二,是贡生严大位的紧邻,去年三月内严贡生家一口才生下来的小猪,走到他家去,他慌忙送回严家。】
  第33个人物:王大【小二的哥哥王大走到严家讨猪,严贡生说,猪本来是他的,要讨猪,照时值估价,拿几两银子来领了猪去。】
  第34个人物:黄梦统【知县喝过一边,带那另一个上来问道:"你叫做甚么名字?"那人是个五六十岁老者,禀道:"小人叫做黄梦统,在乡下住。】
  第35个人物:严大育【严贡生已是不在家了,只得去找著严二老官。二老官叫做严大育,字致和,他哥字致中,两人是同胞弟兄,却在两个宅里住。】
  第36、37个人物:王德、王仁【他两个阿舅姓王,一个叫王德,是学府禀膳生员;一个叫王仁,是县乐禀膳生员;都做著极兴头的馆,铮铮有名。】
  第38个人物:王氏【进到房内,抬头看见他妹子王氏,面黄肌瘦,怯生生的。路也走不全,还在那里自己装瓜子、剥粟子、办围碟。】【严大育妻】
  第39个人物:赵氏【赵氏道:"不是这样说。我死了值得甚么。大娘若有些长短,他爷少不得又娶个大娘。】【严大育妾】
  第40、41个人物:王于据、王于依【众人吃过早饭,先到王氏床面前写立王氏遗嘱,两位舅爷王于据、王于依都画了字。】
  第六回|乡绅发病闹船家,寡妇含冤控大伯
  第42、43个人物:赵老二、赵老汉【赵氏有个兄弟赵老二在米店里做生意,侄子赵老汉在银匠店扯银炉,这时也备了个祭礼来上门。】
  第44个人物:张静齐【严贡生道:"住在张静齐家;他也是做过县令的,是汤父母的世侄。】
  第45、46个人物:来富、四斗子【赵氏听了这话,不著摸头;只得依著言语,写了一封信,遣家人来富连夜赴省接大老爹。来富来到省城,问著大老爹的下处在高底街。到了寓处门口,只见四个戴红黑帽子的,手里拿著鞭子,站在门口,吓了一跳,不敢进去。站了一会,看见跟大老爹的四斗子出来,才叫他领了进去。】
  第47个人物:严振先【赵氏备了几席酒,请来家里。族长严振先,乃城中十二都的乡约,平日最怕的是严大老官;】
  第七回|范学道视学报师恩,王员外立朝敦友谊
  第48、49个人物:蘧景玉、何景明【内中一个少年幕客蘧景玉说道:"老先生这件事倒合了一件故事。数年前有一位老先生点了四川学差,在何景明先生寓处吃酒,景明先生醉后大声道:‘四川如苏轼的文章,是该考六等的了。’】
  第50个人物:牛布衣【一个年老的幕客牛布衣道:"是汶上县?何不在已取中入学的十几卷内查一查?或者文字好,前日已取了也不可知。"】
  第51个人物:王惠【只见王惠须发皓白,走进门,一把拉着手说道:"年长兄,我同你是‘天作之合’,不比寻常同年弟兄。"】【从内容上看,好像是前面说到的王举人。】
  第52个人物:陈和甫【只见那陈和甫走了进来,头戴瓦楞帽,身穿茧绸直裰,腰系丝绦,花白胡须,约有五十多岁光景。】
  第53个人物:金东崖【次日清早,请了吏部掌案的金东崖来商议。金东崖道:"做官的人匿丧的事是行不得的,只可说是能员,要留部在任守制,这个不妨。】
  第54个人物:申文卿【集上申祥甫已是死了,他儿子申文卿袭了丈人夏总甲的缺,拿手本来磕头,看门效力。】
  第八回|王观察穷途逢世好,娄公子故里遇贫交
  第55个人物:蘧太守【王员外赏了报喜人酒饭,谢过恩,整理行装,去江西到任。非止一日,到了江西省城南昌府,前任蘧太守,浙江嘉兴府人,由进士出身,年老告病,已经出了衙门,印务是通判署著。】
  第56、57个人物:宁王、王守仁【宁王闹了两年,不想被新建伯王守仁,一阵杀败,束手就擒;那些伪君,杀的杀,逃的逃了。】
  第58个人物:娄中堂【公孙领命,慌出去迎。这二位乃是娄中堂的公子;】
  第59、60个人物:娄琫、娄瓒【这位三公子,讳琫,字玉亭,是个孝廉;四公子讳瓒,字瑟亭,在监读书;是蘧太守的亲内侄。】
  第九回|娄公子捐金赎朋友,刘守备冒姓打船家
  第61、62个人物:邹吉甫、邹三【两公子道:"正面是善,一时想不起。"那人道:"小人便是先太保老爷坟上看坟的邹吉甫的儿子邹三。"】
  第63个人物:杨先生【邹吉甫道:"再不要说起!杨先生虽是生意出身,一切帐目,却不肯用心料理;除了出外闲游,在店里时,也只是垂廉看书,所以一店里人都称呼他是个‘老阿呆。’】【杨执中】
  第64个人物:晋爵【两公子到家,清理了些家务,应酬了几天客事,顺便唤了一个办事家人晋爵,叫他去到县里,查新市镇盐店里送来监禁这人,是何名字?亏空何项银两?】
  第65个人物:刘老爷【那些人却认得三公子,一齐都慌了,齐跪下道:"小人们的主人却不是老爷一家;小人们的主人刘老爷曾做过守府。】
  第十回|鲁翰林怜才择婿,蓬公孙富室招亲
  第66个人物:鲁编修【后面一只大官船赶来,叫拢了船,一个人上船来请。两公子认得是同乡鲁编修家里的管家,问道:"你老爷是几时来家的?"】
  第67个人物:蘧公孙【蘧公孙道:"这牛布衣先生,可是曾在山东范学台幕中的?"三公子道:"正是。你怎得知?"蘧公孙道:"曾和先父同事,小侄所以知道。"】
  第68、69、70个人物:鲁小姐、采苹、双红【席终,归到新房里,重新摆酒,夫妻举案齐眉,此时鲁小姐卸了浓装,换几伴雅淡衣服,蘧公孙举眼细音,真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三四个丫鬟养娘,轮流侍奉,又有两个贴身侍女,一个叫做采苹,一个叫做双红,都是袅娜轻盈,十分颜色,此时蘧公孙恍如身游阁苑蓬莱,巫山洛浦。】
  第十一回|鲁小姐制义难新郎,杨司训相府荐贤上
  第71个人物:邹二哥【两公子吩咐将礼收进去,邹二哥请在外边坐,将邹吉甫让进书房来。】【上面可是个邹三呀?】
  第72个人物:杨老六【杨执中定睛看时,便是他第二个儿子杨老六,在镇上赌输了,又爇了几杯烧酒,喝的烂醉,想着来家问母亲要钱再去赌,一直往里跑。】【第二个儿子,称老六?】
  第73个人物:鲁夫人【蘧公孙慌回去,见了鲁夫人。夫人告诉说,编修公因女婿不肯做举业,心里着气,商量要娶一个如君,早养出一个儿子来教他读书,接进士的书香。】
  第十二回|名士大宴莺脰腹溯,侠客虚设人头会
  第74个人物:权勿用【话说杨执中向两公子说:"三先生、四先生如此好士,似小弟的车载斗量,何足为重,我有一个朋友,姓权,名勿用,字潜斋,是萧山县人,住在山里。】
  第75个人物:魏老爷【只见看门人拿着红帖,飞跑进来,说道:"新任街道厅魏老爷上门请二位老爷的安,在京带有大老爷的家书,说要见二位老爷,有话面禀。"】
  第76个人物:宦成【如今写书差的当人去,况又有杨先生的手书,那权先生也未必见外,"当下商议定了,备几色礼物,差家人晋爵的儿子宦成,收拾行李,带了书札、礼物往萧山。】
  第77个人物:张铁臂【权勿用看那人时,便是他旧相识侠客张铁臂,张铁臂让他到一个茶室里坐下,叫他喘息定了,吃过茶,】【后文交待,他叫张俊民。】
  第十三回|蘧駪夫求贤问业,马纯上仗义疏财
  第78个人物:马二【公孙看那马二先生时,身长八尺,形容甚伟,头戴方巾,身穿蓝直裰,脚下粉底皂靴,面皮深黑,不多几根胡子。】【也称马静,马纯上。】
  第十四回|蘧公孙书坊送良友,马秀才山洞遇神仙
  第十五回|葬神仙马秀才送丧,思父母匡童生尽孝
  第79个人物:洪憨仙【洪憨仙道:"先生久享大名,书坊敦请不歇,今日因甚闲暇到这祠里来求签?"】
  第80、81个人物:胡尚书、胡缜【憨仙道:"便是这城里胡尚书家三公子,名缜,字密之。】
  第82个人物:匡迥【那少年收泪道:"晚生叫匡迥,号超人。还不曾请问先生仙乡贵姓。"】
  第83个人物:郑老爹【匡超人过了钱塘江,要搭温州的船。看见一只船正走着,他就问:"可带人?"船家道:"我们是抚院大人差上郑老爹的船,不带人的。"】
  第十六回|大柳庄孝子事亲,乐清县贤宰爱士
  第84个人物:匡太公【外边说着话,他父亲匡太公在房里已听见儿子回来了,登时那病就轻松些,觉得有些精神。】
  第85个人物:潘保正【匡超人抬头一看,认得便是本村大柳庄保正潘老爹;因立起身来叫了他一声,作了个揖。潘保正道:"我道是谁,方才几乎不认得了。你是匡太公家匡二相公。】
  第86个人物:李本瑛【保正帽子里取出一个单帖来递与他。上写:"侍生李本瑛拜。"匡超人看见是本县县主的帖子,吓了一跳,】
  第十七回|匡秀才重游旧地,赵医生高踞诗坛
  第87个人物:匡大【忽听门外一片声打的响,一个凶神的人赶着他大儿子打了来,说在集上赶集,占了他摆摊子的窝子。匡大又不服气,红着眼,向那人乱叫。】
  第88个人物:潘三爷【潘保正道:"你要往杭州,我写一个字与你带去。我有个房分兄弟,行三,人都叫他潘三爷,现在布政司星充吏,家里就在司门前山上住。】
  第89个人物:景兰江【我杭城多少名士都是不讲八股的。不瞒匡先生你说,小弟贱号叫做景兰江,各处诗选上都刻过我的诗,今已二十余年。】【景本蕙】
  第90个人物:赵雪【后面跟着一个人,背了一个药箱。那先生下了轿,正要进那人家去,景兰江喊道:"赵雪兄,久违了!那里去?"那赵先生回过头来,】
  第91、92个人物:支剑峰、浦墨卿【景兰江指着那一个麻子道:"这位是支剑峰先生。"指着那一个胡子道:"这位是浦墨卿先生。都是我们诗会中领袖。"】
  第93个人物:黄进士【浦墨卿道:"这位客姓黄,是戊辰的进士,而今选了我这宁波府郭县知县。】
  第十八回|约诗会名士携匡二,访朋友书店会潘三
  第94、95个人物:胡老先生、胡三先生【景兰江道:"是我们这里做过家宰的胡老先生的公子胡三先生。】
  第96、97个人物:卫体善、随岑庵【严贡生代答道:"此位是建德卫体善先生,乃建德乡榜;此位是石门随岑庵先生,是老明经。】
  第98个人物:刘太监【金东崖道:"不是。近来部里来投充的人也甚杂,又因司官王惠出去做官,降了宁王,后来朝里又拿问了刘太监,常到部里搜剔卷案,我怕在那里久惹是非,所以就告假出了京来。"】
  第十九回|匡超人幸得良朋,潘自业横遭祸事
  第99个人物:潘三哥【那人道:"在下姓潘;前日看见家兄书子,说你二相公来省。"匡超人道:"原来就是潘三哥。"】
  第100个人物:王老六【看了一会,外边走进一个人来请潘三爷说话。潘三出去看时,原来是开赌场的王老六。】
  第101个人物:荷花【老六道:"昨日钱塘县衙门里快手拿着一班光棍在茅家铺轮奸,奸的是乐清县大户人家逃出来的一个使女,叫做荷花。】
  第102个人物:胡财主【我这乡下有个财主,姓胡,他看上了这个丫头,商量若想个方法瞒的下这个丫头来,情愿出几百银子买他。】
  第103个人物:黄球【潘三道:"差人是那个?"王老六道:"是黄球。"潘三道:"黄球可曾自己解去?"】
  第104、105个人物:施美卿、黄祥甫【潘三道:"你寻我做甚么?"那人道:"这离城四十里外,有个乡里人施美卿卖弟媳妇与黄祥甫,银子都兑了,弟媳妇要守节,不肯嫁。】
  第106个人物:郝老二【须臾,王老六同黄球来到。黄球见了那人道:"原来郝老二也在这里。"】
  第107个人物:李四【潘三同那人在外边。潘三道:"李四哥,许久不见,一向在那里?"】
  第108个人物:金跃【李四道:"目今宗师按临绍兴了,有个金东崖在部里做了几年衙门,挣起几个钱来,而今想儿子进学。他儿子叫做金跃,却是一字不通的。考期在即,要寻一个替身。】
  第二十回|匡超人高兴长安道,牛布衣客死芜湖关
  第109个人物:李给谏【匡超人也收拾行李来到京师见李给谏。给谏大喜;问着他又补了廪,以优行贡入太学,益发喜极】
  第110个人物:辛小姐【匡超人纱帽圆领,金带皂靴,先拜了给谏公夫妇。一派细乐,引进洞房。揭去方巾,见那新娘子辛小姐,真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第111个人物:郑氏娘子【匡超人此时才晓得郑氏娘子已是死了,忙走出来问他哥。】
  第112个人物:郑太太【乡里又没个好医生,病了不到一百天,就不在了。我也是才到,所以郑老爹、郑太太,听见了哭。"】
  第113个人物:蒋书办【又过了三四日,景兰江同着刑房的蒋书办找了来说话,见郑家房子浅,要邀到茶室里去坐。】
  第114个人物:冯琢庵【又问那一位,牛布衣代答道:"此位冯先生,尊字琢庵,乃此科新贵,往京师会试去的。"匡超人道:"牛先生也进京么?"】
  第二十一回|冒姓字小子求名,念亲戚老夫卧病
  第115个人物:牛浦郎【话说牛浦郎在甘露庵里读书,老和尚问他姓名,他上前作了一个揖,说道:"老师父,我姓牛,舍下就在这前街上住,因当初在浦口外婆家长的,所以小名就叫做浦郎。】
  第116个人物:郭铁笔【次日,又在店里偷了几十个钱,走到吉祥寺门口一个刻图书的郭铁笔店里柜外,和郭铁笔拱一拱手,坐下说道:"要费先生的心,刻两方图书。"】
  第117、118个人物:牛老儿、卜老爹【他祖父牛老儿坐在店里。那日午后,没有生意,间壁开米店的一位卜老爹走了过来,坐着说闲话。】
  第119个人物:卜诚【只见那边卜老爹已是料理了些镜子、灯台、茶壶,和一套盆桶,两个枕头,叫他大儿子卜诚做一担挑了来,挑进门放下,和牛老作了揖。】
  第120个人物:卜信【随后卜家第二个儿子卜信,端了一个箱子,内里盛的是新娘子的针线鞋面;】
  第121个人物:齐大人【老和尚道:"这外面坐的几个人,是京里九门提督齐大人那里差来的。】
  第122个人物:徐先生【卜老又还替他请了陰阳徐先生,自己骑驴子同陰阳下去点了袕】
  第二十二回|认祖孙玉圃联宗,爱交游雪斋留客
  第123个人物:董孝廉【董孝廉先开口道:"久仰大名,又读佳作,想慕之极。只疑先生老师宿学,原来还这般青年,更加可敬。"】【董瑛】
  第124个人物:牛玉圃【那人道:"我么,姓牛,名瑶,草字叫做玉圃。我本是徽州人。你姓甚么?"牛浦道:"晚生也姓牛,祖籍本来也是新安。"】
  第125个人物:王义安【牛玉圃道:"这是舍侄孙。"向牛浦道:"你快过来叩见。这是我二十年拜盟的老弟兄,常在大衙门里共事的王义安老先生。快来叩见。"】
  第126个人物:万雪斋【次日早晨,拿出一顶旧方巾和一件蓝紬直裰来,递与牛浦,道:"今日要同往东家万雪斋先生家,你穿了这个衣帽去。"】
  第127个人物:徐二公子【才打发清了,国公府里徐二公子,不知怎样就知道小弟到了,一回两回打发管家来请。他那管家都是锦衣卫指挥五品的前程,到我下处来了几次,我只得到他家盘桓了几天。】
  第128个人物:宋仁老【万雪斋起身道:"玉翁,本该奉陪,因第七个小妾有病,请医家宋仁老来看,弟要去同他斟酌,暂且告过。】
  第二十三回|发阴私诗人被打,叹老景寡妇寻夫
  第129个人物:程明卿【道士道:"你不知道他的出身么?我说与你,你却不可说出来。万家他自小是我们这河下万有旗程家的书僮,自小跟在书房伴读。他主子程明卿见他聪明,到十八九岁上就叫他做小司客。"】
  第130个人物:李二公【牛浦道:"方才有一句话正要向叔公说,是敝县李二公说的。"】
  第131、132个人物:顾盐商、汪盐商【次日,万家又来请酒,牛玉圃坐桥子去。到了万家,先有两位盐商坐在那里:一个姓顾,一个姓汪。】
  第133个人物:王汉策【牛玉圃看了这话,便叫长随叫了一只草上飞,往仪征去。当晚上船,次早到丑坝上岸,在米店内问王汉策老爷家。】
  第134个人物:黄客人【到了安东,先住在黄客人家。黄客人替他买了一顶方巾,添了件把衣报,一双靴,穿着去拜董知县。】
  第135个人物:向知县【交代时候,向知县问董知县可有甚么事托他,董知县道:"倒没甚么事,只有个做诗的朋友住在贵治,叫做牛市衣,老寅台青目一二,足感盛情。"向知县应诺了。】
  第136个人物:牛奶奶【冯主事道:"这是十两银子,你带回去送与牛相公的夫人牛奶奶,说他的丈夫现在羌湖甘露庵里。】
  第二十四回|牛浦郎牵连多讼事,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第137个人物:石老鼠【那日早上,正在家里闲坐,只听得有人敲门,开门让了进来,原来是芜湖县的一个旧邻居。这人叫做石老鼠,是个有名的无赖,而今却也老了。】
  第138、139个人物:黄氏娘子、贾氏【这堂客说他就是你的前妻,要你见面,在那里同你家黄氏娘子吵的狠。娘子托我带信,叫你快些家去,"牛浦听了这话,就像提在冷水盆里一般,自心里明白:"自然是石老鼠这老奴才,把卜家的前头娘子贾氏撮弄的来闹了!"】
  第140、141个人物:胡赖、陈安【第二件,"为毒杀兄命事",告状人叫做胡赖,告的是医生陈安。】
  第142、143个人物:崔按察、鲍文卿【自己看了又念,念了又看,灯烛影里,只见一个人双膝跪下。崔按察举眼一看,原来是他门下的一个戏子,叫做鲍文卿。按察司道:"你有甚么话,起来说。"】
  第144个人物:钱麻子【鲍文卿近前一看,原是他同班唱老生的钱麻子。】
  第145、146个人物:徐老爷、张举人【鲍文卿道:"到家不多几日,还不曾来看老爹。日子好过的快,相别已十四年,记得我出门那日,还在国公府徐老爷里面,看着老爹妆了一出‘茶博士’才走的。老爹而今可在班里了?"黄老爹摇手道:"我久已不做戏子了。"坐下添点心来吃,向钱麻子道:"前日南门外张举人家请我同你去下棋,你怎么不到?"】
  第147个人物:薛乡绅【钱麻子道:"那日我班里有生意。明日是鼓楼外薛乡绅小生日,定了我徒弟的戏,我和你明日要去拜寿。"】
  第二十五回|鲍文卿南京遇旧,倪廷玺安庆招亲
  第148个人物:倪老爹【倪老爹道:"明日不得闲,后日来罢。"当下说定了。门口挑了一担茯苓糕来,鲍文卿买了半斤,同倪老爹吃了,彼此告别。】【倪霜峰】
  第149、150个人物:张国重、王羽秋【过了几日,鲍家备一席酒请倪老爹,倪老爹带了儿子来写立过继文书,凭着左邻开绒线店张国重,右邻开香蜡店王羽秋。两个邻居都到了。】
  第151个人物:倪廷玺【立过继文书倪霜峰,今将第六子倪廷玺,年方一十六岁,因日食无措,夫妻商议,情愿出继与鲍文卿名下为义子,改名鲍廷玺。】
  第152、153个人物:杜老爷、邵管家【鲍文卿认得是天长县杜老爷的管家姓邵的,便道:"绍大爷,你几时过江来的?"邵管家道:"特过江来寻鲍师父。"】
  第154、155个人物:王老爹、小王【鲍文卿同儿子走到管家们房里,管宅门的王老爹本来认得,彼此作了揖,叫儿子也作了揖。看见王老爹的儿子小王已经长到三十多岁,满嘴有胡子了。】
  第156个人物:金次福【次早又到公馆里去送了向太爷的行,回家同浑家商议,把班子暂托与他女婿归姑爷同教师金次福领着。】
  第二十六回|向观察升官哭友,鲍廷玺丧父娶妻
  第157、158个人物:季萑、季守备【考事已毕,发出案来,怀宁县的案首叫做季萑,他父亲是个武两榜,同向知府是文武同年,在家侯选守备,发案过了几日,季守备进来拜谢.】
  第159个人物:鲍老太【过了半年有余,一日,金次福走来请鲍老太说话。】
  第161、162个人物:荷花、采莲【还有两个丫头,一个叫做荷花,一个叫做采莲,都跟着嫁了来。】【上面有个荷花,好像不是一个人。】
  第163-165个人物:归姑爷、沈天孚、沈大脚【到晚,他家姓归的姑爷走来,老太一五一十把这些话告诉他,托他出去访。归姑爷又问老人要了几十个钱带着,明日早上去吃茶。次日,走到一个做媒的沈天孚家。沈天孚的老婆也是一个媒婆,有名的沈大脚。】
  第166个人物:胡偏头【沈天孚道:"他原是跟布政使司胡偏头的女儿。偏头死了,他跟着哥们过日子。】
  第167个人物:王太太【沈大脚道:"就是这要娶亲的老爷了,他家那还有第二个!"王太太道:"是文举,武举?"】【胡偏头的女儿。】
  第168个人物:孙乡绅【王太太道:"沈妈,你料想也知道,我是见过大事的,不比别人。想着一初到王府上,才满了月,就替大女儿送亲,送到孙乡绅家。】
  第二十七回|王太太夫妻反目,倪廷珠兄弟相逢
  第169个人物:倪廷珠【"水西门鲍文卿老爹家过继的儿子鲍廷玺,本名倪廷玺,乃父亲倪霜峰第六子,是我的同胞的兄弟。我叫作倪廷珠。】
  第170个人物:阿三【鲍廷玺道:"这是了!一点也不错!你是甚么人?"那人道:"我是跟大太爷的,叫作阿三。"】
  第171个人物:姬大人【倪廷珠道:"兄弟,你且等我说完了。我这几年,亏遭际了这位姬大人,宾主相得,每年送我束修一千两银子。】
  第172个人物:施御史【房牙子看定了一所房子,在下浮桥施家巷,三间门面,一路四进,是施御史家的。施御史不在家,着典与人住,价银二百二十两。】
  第二十八回|季苇萧扬州入赘,萧金铉白下选书
  第173、174个人物:辛东之、金寓刘先生【季苇萧指着上首席坐的两位道:"这位是辛东之先生,这位是金寓刘先生,二位是扬州大名士。作诗的从古也没有这好的,又且书法绝妙,天下没有第三个。"】
  第175个人物:来霞士【辛先生指着这两位向季苇萧道:"这位道友尊姓来,号霞土,也是我们扬州诗人。】
  第176个人物:季恬逸【季苇萧道:"他也是我们安庆人,也姓季,叫作季恬逸,和我同姓不宗,前日同我一路出来的。】
  第177、178个人物:穆庵、谢茂秦【季苇萧动问:"仙乡尊字?"那人道:"贱字穆庵,敝处湖广。一向在京,同谢茂秦先生馆于赵王家里。因返舍走走,在这里路过,闻知大名,特来进谒。】【穆庵:宗姬】
  第179个人物:萧金铉【主意已定,一直走到水西门口,只见一个人,押着一担行李进城。他举眼看时,认得是安庆的萧金铉。他喜出望外,道:"好了!"】【萧鼎】
  第180个人物:诸葛佑【那人道:"小弟复姓诸葛,名佑,字天申。"萧金铉道:"小弟姓萧,名鼎,字金铉。"】
  第二十九回|诸葛佑僧寮遇友,杜慎卿江郡纳姬
  第181个人物:龙三【话说僧宫正在萧金铉三人房里闲坐,道人慌忙来报:"那个人又来了。"僧官就别了三位,同道人出去,问道人:"可又是龙三那奴才?"】
  第182个人物:郭书办【看茶的捧上茶来吃了。郭书办道:"金太爷一向在府上,几时到江南来的?"】
  第183个人物:董书办【金东崖道:"不知道。荀大人怎的?"董书办道:"荀大人因贪赃拿问了。就是这三四日的事。"】
  第184个人物:杜公孙【次日,诸葛天申去拜,那里回不在家。一直到三日,才见那杜公孙来回拜。】【杜倩】
  第三十回|爱少俊访友神乐观,逞风流高会莫愁湖
  第185-187个人物:宗先生、凤洲、于鳞【次早,季苇萧同着王府里那一位宗先生来拜。进来作揖坐下,宗先生说起在京师赵王府里同王、李七子唱和。杜慎卿道:"凤洲、于鳞,都是敝世叔。"】
  第188个人物:宗考功【杜慎卿道:"宗考功便是先君的同年。"那宗先生便说同宗考功是一家,还是弟兄辈。】
  第189个人物:王留歌【只见娘子的兄弟王留歌带了一个人,挑着一担东西:两只鸭,两只鸡、一只鹅、一方肉、八色点心、一瓶酒,来看姐姐。】
  第190、191个人物:郑魁官、葛来官【过了一日,水西门口挂出一张榜来,上写:第一名,芳林班小旦郑魁官;第二名,灵和班小旦葛来官;第三名,王留歌。】
  第三十一回|天长县同访豪杰,赐书楼大醉高朋
  第192个人物:杜少卿【赣州府的儿子是我第二十五个兄弟,他名叫做仪,号叫做少卿,只小得我两岁,也是一个秀才。】
  第193个人物:王胡子【他家有个管家王胡子,是个坏不过的奴才,他偏生听信他,我这兄弟有个毛病:】
  第194个人物:韦四太爷【那老者走进店门,店主人慌忙接了行李,说道:"韦四太爷来了!请里面坐。"那韦四太爷走进堂屋,鲍廷玺立起身来施礼,】
  第195个人物:娄老伯【杜少卿道:"自先君赴任赣川,把舍下田地房产的账目,都交付与娄老伯,每银钱出入,俱是娄老伯做主,先君并不曾问。】【这个娄老伯和前面的娄中堂什么关系,还看不出来。】【从下文看,应该是娄焕文】
  第196个人物:加爵【因叫那跟书房的小厮加爵,"去后门外请张相公来罢。"加爵应诺去了。】
  第197个人物:张俊民【韦四太爷说了,便问:"长兄贵姓?"那人道:"晚生姓张,贱字俊民】【就是前面的张铁臂。】
  第198个人物:邵老丫【杜少卿走进去,问娘子可晓得这坛酒,娘子说不知道;遍问这些家人、婆娘,都说不知道。后来问到邵老丫,邵老丫想起来道:"是有的。】
  第199个人物:臧三爷【那小厮进去请了少卿出来会臧三爷,作揖坐下。杜少卿道:"三哥,好几日不见。】【臧荼】
  第200个人物:杨裁缝【才把箱子放下,只见那裁缝进来。王胡子道:"杨裁缝回少爷的话,"】
  第三十二回|杜少卿平居豪举,娄焕文临去遗言
  第201个人物:黄大【一个乡里人在敞厅上站着,见他进来,跪下就与少爷磕头。杜少卿道:"你是我们公祠堂里看祠堂的黄大?你来做甚么?"】
  第202个人物:王公【臧三爷走来,立着说道:"你晓得有个新闻?县里王公坏了,昨晚摘了印,新官押着他就要出衙门,县里人都说他是个混账官。】
  第三十三回|杜少卿夫妇游山,迟衡山朋友议礼
  第203个人物:卢华士【到了仓巷里外祖卢家,表侄卢华士出来迎请表叔进去,到厅上见礼。杜少卿又到楼上拜了外祖、外祖母的神主。】
  第204个人物:迟衡山【杜少卿请问:"先生贵姓?"那先生道:"贱姓迟,名均,字衡山。请问先生贵姓?"】
  第205、206个人物:杜娘子、姚奶奶【鲍廷玺打发新教的三元班小戏子来磕头,见了杜少卿、杜娘子,赏了许多果子去了。随即房主人家荐了一个卖花堂客叫做姚奶奶来见,杜娘子留他坐着。】
  第207个人物:王太太【只见门外一顶矫子,鲍廷玺跟着,是送了他家王太太来问安。】【上面有个王太太,是胡偏头的女儿,这一个可是说南京有名的王太太,不知是哪一家的太太。】
  第208个人物:李大人【杜少卿看了道:"李大人是先祖的门生,原是我的世叔,所以荐举我。我怎么敢当?】
  第209、210个人物:庄绍光、徐大人【次日,便到北门桥去拜庄绍光先生。那里回说:"浙江巡抚徐大人请了游西湖去了,还有些日子才得来家。"杜少卿便到仓巷卢家去会迟衡山。】【徐穆轩】
  第三十四回|议礼乐名流访友,备弓旌天子招贤
  第211个人物:邓老爷【小厮道:"他说少爷的文书已经到了,李大老爷吩咐县里邓老爷请少爷到京里去做官,邓老爷现住在承恩寺。】
  第212-214个人物:薛乡绅、萧柏泉、余夔【这日,鼓楼街薛乡绅家请酒,杜少卿辞了不到,迟衡山先到了。那日在坐的客是马纯上、蘧駪夫、季苇萧,都在那里。坐定,又到了两位客:一个是扬州萧柏泉,名树滋;一个是采石余夔,字和声。】
  第215个人物:高老先生【迟衡山道:"是那位高老先生?"季苇萧道:"是六合的现任翰林院侍读。"】
  第216、217个人物:孙守备、萧昊轩【解官道:"在下姓孙,叨任守备之职。敝友姓萧,字昊轩,成都府人。"因问庄绍光:"进京贵干?"】
  第218个人物:赵大【店家道:"他原是贼头赵大一路做线的,老爷的弓弦必是他昨晚弄坏了。"萧昊轩省悟,悔之无及。】
  第三十五回|圣天子求贤问道,庄征君辞爵还家
  第219个人物:卢德【庄征君道:"先生尊姓大名?贵乡何处?"那人道:"小弟姓卢,名德,字信侯,湖广人氏。】
  第三十六回|常熟县真儒降生,泰伯祠名贤主祭
  第220个人物:虞秀才【苏州府常熟县有个乡村,叫做麟绂镇,镇上有二百多人家,都是务农为业。只有一位姓虞,在成化年间,读书进了学,做了三十年的老秀才,只在这镇上教书。】
  第221个人物:虞博士【到了中年,尚无子嗣,夫妇两个到文昌帝君面前去求,梦见文昌亲手递一纸条与他,上写着《易经》一句:"君子以果行育德。"当下就有了娠。到十个月满足,生下这位虞博士来。太翁去谢了文昌,就把这新生的儿子取名育德,字果行。】
  第222个人物:祁太公【虞博士长到十岁,镇上有一位姓祁的祁太公,包了虞太翁家去教儿子的书,宾主甚是相得。】
  第223个人物:祁连【当下写了自己祁连的名帖.到书房里来拜,就带着九岁的儿子来拜虞博士做先生。虞博士自此总在祁家教书。】
  第224个人物:云晴川【常熟是极出人文的地方。此时有一位云晴川先生,古文诗词,天下第一,虞博士到了十七八岁,就随着他学诗文。】
  第225个人物:感祁【虞博士回家,这年下半年又有了馆。到冬底生了个儿子,因这些事都在祁太公家做的,因取名叫做感祁。】
  第226、227个人物:康大人、尤滋【恰好常熟有一位大老康大人放了山东巡抚,便约了虞博士一同出京,住在衙门里,代做些诗文,甚是相得。衙门里同事有一位姓尤,名滋,字资深,见虞博士文章品行,就愿拜为弟子,和虞博士一房同住,朝夕请教。】
  第228个人物:严管家【又过了三年,虞博士五十岁了,借了杨家一个姓严的管家跟着,再进京去会试。】
  第229、230个人物:王老先生、武书【翰林院侍读有位王老先生,托道:"老先生到南京去,国子监有位贵门人,姓武,名书,字正字,这人事母至孝,极有才情。老先生到彼,照顾照顾他。"】
  第231个人物:李大人【虞博士去参见了国子监祭酒李大人,回来升堂坐公座。】
  第232、233个人物:储信、伊昭【说着,又走进两个人来。这两人就在国子监门口住,一个姓储,叫做储信,一个姓伊,叫做伊昭,是积年相与学博的。】
  第234个人物:汤相公【说着,汤相公走了进来,作揖坐下。说了一会闲话,便说道:"表叔那房子,我因这半年没有钱用,是我拆卖了。"】
  第235个人物:端监生【那监生姓端,是个乡里人,走进来,两眼垂泪,双膝跪下,诉说这些冤枉的事。】
  第三十七回|祭先圣南京修礼,送孝子西蜀寻亲
  第236个人物:郭力【杜少卿出来相见作揖,问:"这位先生尊姓?"武书道:"这位先生姓郭,名力,字铁山。二十年走遍天下,寻访父亲,有名的郭孝子。"】
  第三十八回|郭孝子深山遇虎,甘露僧狭路逢仇
  第237个人物:尤扶徕【郭孝子晓行夜宿,一路来到陕西,那尤公是同官县知县,只得迂道往同官去会他。这尤公名扶徕,字瑞亭,也是南京的一位老名士。】
  第238个人物:木耐【那人听了这话,向郭孝子磕头,说道:"谢客人的周济,小人姓木名耐,夫妻两个,原也是好人家儿女,近来因是冻饿不过,所以才做这样的事。】
  第三十九回|萧云仙救难明月岭,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第239个人物:萧云仙【那少年道:"我姓萧,名采,字云仙,舍下就在这成都府二十里外东山住,"】【萧昊轩之子。】
  第240个人物:平少保【萧昊轩听了此事,唤了萧云仙到面前,吩咐道:"我听得平少保出师,现驻松潘,征剿生番。】
  第241个人物:马大老爷【听那一位都督道:"前日总镇马大老爷出兵,竟被青枫城的番子用计挖了陷坑,连人和马都跌在陷坑里。马大老爷受了重伤,过了两天,伤发身死。】
  第四十回|萧云仙广武山赏雪,沈琼枝利涉桥卖文
  第242个人物:沈先生【萧云仙道:"先生既在这城里,我就是主人,请到我公廨里去住。"便叫两个百姓来搬了沈先生的行李,叫木耐牵着马,萧云仙携了沈先生的手,同到公廨里来。】
  第243个人物:琼枝【沈先生领着他女儿琼枝,岸上叫了一乘小轿子抬着女儿,自己押了行李,到了缺口门,落在大丰旗下店里。】
  第244个人物:宋为富【那盐商宋为富打发家人来吩咐道:"老爷叫把新娘就抬到府里去,沈老爷留在下店里住着,叫账房置酒款待。"】
  第四十一回|庄濯江话旧秦淮河,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第245个人物:庄濯江【庄濯江就问:"少卿兄几时来的?寓在那里?"庄绍光道:"他已经在南京住了八九年了。尊居现在这河房里。"】
  第246个人物:庄非熊【庄非熊心里有些疑惑,次日来到杜少卿家,说:"这沈琼枝在王府塘,有恶少们去说混话,他就要怒骂起来。此人来路甚奇,少卿兄何不去看看?"】【庄濯江之子。】
  第247个人物:杜娘子【沈琼枝上首,杜娘子主位,姚奶奶在下面陪着,杜少卿坐在窗栏前。】
  第248-250个人物:细姑娘、顺姑娘、李老四【那汉子带着两个妇人,过了头道闸,一直到丰家巷来。觌面迎着王义安,叫道:"细姑娘同顺姑娘来了,李老四也亲自送了来。南京水西门近来生意如何?"】
  第四十二回|公子妓院说科场,家人苗疆报信息
  第251个人物:汤六老爷【那六老爷双手拉着道:"好!我的乖乖姐姐!你一到这里就认得汤六老爷,就是你的造化了!"】
  第252个人物:王把总【唱完,王义安道:"王老爷来了。"那巡街的王把总进来,见是汤六老爷,才不言语。】
  第253个人物:尹大人【大爷道:"略小些,也差不多。放过了炮,至公堂上摆出香案来,应天府尹大人戴着幞头,穿着蟒袍,行过了礼,立起身来,把两把遮阳遮着脸。】
  第254个人物:严世兄【大爷道:"像前科我宜兴严世兄,是个饱学秀才,在场里做完七篇文章,高声朗诵,忽然一阵微微的风,把蜡烛头吹的乱摇,掀开帘子伸进一个头来,严世兄定睛一看,就是他相与的一个婊子。】
  第255个人物:阿魏【大爷又和二爷说:"把贵州带来的阿魏带些进去,恐怕在里头写错了字着急。"】
  第256个人物:周先生【老爷明日到水袜巷,看着外科周先生的招牌,对门一个黑抢篱里,就是他家了。"】
  第四十三回|野羊塘将军大战,歌舞地酋长劫营
  第257、258个人物:汤大爷、汤二爷【话说汤大爷、汤二爷领出落卷来,正在寓处看了气恼,只见家人从贵州镇远府来,递上家信。】
  第259个人物:尤胡子【当下唤尤胡子叫了船,算还了房钱,大爷、二爷坐了轿,小厮们押着行李,出汉西门上船。】
  第260个人物:臧歧【那人上来磕头请安,怀里拿出一封书子来,递上来。六老爷道:"他姓臧,名唤臧歧,天长县人。这书是社少卿哥寄来的,说臧歧为人甚妥帖,荐来给大爷、二爷使唤。"】
  第261个人物:雷骥【这太守姓雷,名骥,字康锡,进士出身,年纪六十多岁,是个老科目,大兴县人,由部郎升了出来,在镇远有五六年,苗情最为熟习。】
  第262个人物:汤镇台【雷太守在汤镇台西厅上吃过了饭,拿上茶来吃着,谈到苗子的事。】
  第263-265个人物:司田德、冯君瑞、别庄燕【前日长官司田德禀了上来说:‘生员冯君瑞彼金狗洞苗子别庄燕捉去,不肯放还。若是要他放还,须送他五百两银子做赎身的身价。’】
  第四十四回|汤总镇成功归故乡,余明经把酒问葬事
  第266个人物:余特【萧柏泉道:"小侄近来有个看会文的先生,是五河县人,姓余,名特,字有达,是一位明经先生,举业其实好的。】
  第267个人物:余持【余有达果然辞了主人,收拾行李回五河,他家就在余家巷,进了家门,他同胞的兄弟出来接着。他这兄弟名持,字有重,也是五河县的饱学秀才。】
  第268个人物:风影【余大先生欢喜,谢了州尊,出去会了那人。那人姓风,名影,是一件人命牵连的事。】
  第四十五回|敦友谊代兄受过,讲堪舆回家葬亲
  第269个人物:唐三痰【只见桌傍板凳上坐着一个人,头戴破头巾,身穿破直裰,脚底下一双打板唱曲子的鞋,认得是县里吃荤饭的朋友唐三痰。唐三痰看见余二先生进来说道:"余二哥,你来了,请坐。"】
  第270个人物:赵麟书【他妻舅赵麟书说道:"姐夫,这事不是这样说了,分明是大爷做的事,他左一回右一回雪片的文书来,姐夫为甚么自己缠在身上?】
  第271-273个人物:张云峰、余敷、余殷【又过了几日,弟兄二人商议,要去拜风水张云峰。恰好一个本家来请吃酒,两人拜了张云峰,便到那里赴席去。那里请的没有外人,就是请的他两个嫡堂兄弟:一个叫余敷,一个叫余殷。】
  第274个人物:虞梁【到了下晚时候,大街上虞四公子写个说帖来,写道:今晚薄治园蔬,请二位表兄到荒斋一叙,勿外是荷。虞梁顿首。】
  第四十六回|三山门贤人饯别,五河县势利熏心
  第275个人物:虞华轩【当晚余二先生有家书来约大先生回去,说:"表弟虞华轩家请的西席先生去了,要请大哥到家教儿子,目今就要进馆,请作速回去。"】
  第276个人物:唐二棒椎【才坐下,门上人同了一个客进来。这客是唐三痰的哥,叫做唐二棒椎,是前科中的文举人,却与虞华轩是同案进的学。】
  第277个人物:姚五爷【正说着,小厮来说:"姚五爷进来了。"两个人同站起来。姚五爷进来作揖坐下。虞华轩道:"五表兄,你昨日吃过饭怎便去了?晚里还有个便酒等着,你也不来。"】
  第278个人物:方老六【唐二棒椎道:"姚老五,昨日在这里吃中饭的么?我咋日午后遇着你,你现说在仁昌典方老六家吃了饭出来。怎的这样扯谎?"】
  第279个人物:彭老三【唐二棒椎沉吟道:"老华,这倒也不错。果然是太尊里面的人?太尊同你不密迩,同太尊密迩的是彭老三、方老六他们二位。】
  第280个人物:彭老四【况且天长杜慎老同彭老四是一个人,岂有个他出京来,带了杜慎老的书子来给你,不带彭老四的书子来给他家的?这人一定不是季苇萧。"】【杜慎卿与彭老四是同一个人,这话从何说起。】
  第281个人物:成老爹【成老爹道:"大先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像三十年前,你二位府上何等气势,我是亲眼看见的。】
  第282个人物:彭老二【成老爹道:"现有一个姓‘吉’的‘吉’相公下来访事,住在宝林寺僧官家。今日清早就在仁昌典方老六家。方老六把彭老二也请了家去陪着。】
  第四十七回|虞秀才重修元武阁,方盐商大闹节孝祠
  第283个人物:彭七老爷【乡绅是彭二老爷、彭三老爷、彭五老爷、彭七老爷,其余就是余、虞两家的举人、进士、贡生、监生,共有六七十位,都穿着纱帽圆领,恭恭敬敬跟着走。】
  第284个人物:权卖婆【便有一个卖花牙婆,姓权,大着一双脚,走上阁来,哈哈笑道:"我来看老太太入祠!"】
  第四十八回|徽州府烈妇殉夫,泰伯祠遗贤感旧
  第285个人物:王玉辉【那秀才递上帖子,拜了下去。余大先生回礼说道:"年兄莫不是尊字玉辉的么?"王玉辉道:"门生正是。"】
  第286个人物:邓质夫【王玉辉看那人,原来是同乡人,姓邓,名义,字质夫。这邓质夫的父亲是王玉辉同案进学,邓质夫进学又是王玉辉做保结,故此称是老伯。】
  第四十九回|翰林高谈龙虎榜,中书冒占凤凰池
  第287个人物:秦中书【高翰林接着,会过了。书房里走出施御史、秦中书来,也会过了。】
  第288个人物:万中书【秦中书笑道:"我的同事,为甚要亲翁做东道?明日乞到我家去。"说着,万中书已经到门,传了帖。】
  第289个人物:凤四老爹【秦中书又向凤四老爹问道:"你方才在里边连叫妙!妙!却是为何?"】【凤鸣歧】
  第290个人物:秦二侉子【秦中书叫管家进去请,那秦二侉子已从后门里骑了马,进小营看试箭法了。】
  第五十回|假官员当街出丑,真义气代友求名
  第291个人物:萧二老爹【那打探的管家回来了,走到秦中书面前,说:"连县里也找不清。小的会着了刑房萧二老爹,才托人抄了他一张牌票来。"】
  第292个人物:方县尊【只见万中书头上还戴着纱帽,身上还穿着七品补服,方县尊猛想到:他拿的是个已革的生员,怎么却是这样服色?又对明了人名、年貌,丝毫不诬。】
  第293个人物:赵升【该差毋许须索,亦毋得疏纵。写完了,随签了一个长差赵升,又叫台州府差进去,吩咐道:"这人比不得盗贼,有你们两个,本县这里添一个也够了。】
  第五十一回|少妇骗人折风月,壮士高兴试官刑
  第294个人物:赵勤【差人依着,点灯的时候,悄悄的去会台州府承行的赵勤。赵勤听见南京凤四老爹同了来,吃了一惊。】
  第295个人物:祁太爷【府差缴了牌票,祁太爷即时坐堂。解差赵升执着批,将万中书解上堂去。】
  第五十二回|比武艺公子伤身,毁厅堂英雄讨债
  第296个人物:陈正公【话说凤四老爹别过万中书,竟自取路到杭州。他有一个朋友叫做陈正公,向日曾欠他几十两银子,心里想道:"我何不找着他,向他要了做盘缠回去。"】
  第297个人物:胡八哥【凤四老爹便问:"此位尊姓?"秦二侉子代答道:"这是此地胡尚书第八个公子胡八哥,为人极有趣,同我最相好。"】
  第298个人物:毛二胡子【凤四老爹道:"正是。"胡八公子道:"他而今不在家,同了一个毛胡子到南京卖丝去了。毛二胡子也是三家兄的旧门客。】
  第299个人物:陈虾子【外边走进一个二十多岁的人,瘦小身材,来问南京凤四老爹可在这里。凤四老爹出来会着,认得是陈正公的侄儿陈虾子。】
  第300、301个人物:徐九老爷、陈四老爷【又一日,毛二胡子向陈正公道:"我昨日会见一个朋友,是个卖人参的客人,他说国公府里徐九老爷有个表兄陈四老爷,拿了他斤把人参,而今他要回苏州去。】【徐九老爷:徐咏。陈四老爷:陈木南】
  第五十三回|国公府雪夜留宾,来宾楼灯花惊梦
  第302个人物:聘娘【那些妓女们相与的孤老多了,却也要几个名士来往,觉得破破俗。那来宾楼有个雏儿,叫做聘娘。】
  第303个人物:金修义【他母舅金修义,就是金次福的儿子,常时带两个大老官到他家来走走。】
  第304个人物:邹泰来【聘娘接过来道:"这是北门桥邹泰来太爷,是我们南京的国手,就是我的师父。"】
  第五十四回|病佳人青楼算命,呆名士妓馆献诗
  第305个人物:本慧【正说着,门外敲的手磬子响,虔婆出来看,原来是延寿庵的师姑本慧来收月米。】
  第306个人物:董老太【只见主人家董老太拄着拐杖出来说道:"四相公,你身子又结结实实的,只管换这些人参、黄连做甚么?】
  第307、308个人物:陈和尚、丁言志【陈和尚自此以后,无妻一身轻,有肉万事足,每日测字的钱就买肉吃,吃饱了就坐在文德桥头测字的桌子上念诗,十分自在。又过了半年,那一日正拿着一本书在那里看,遇着他一个同伙的测字丁言志来看他。】【陈和尚名叫陈思阮,陈和甫的儿子】
  第309个人物:乌龟【乌龟看见他象个呆子,问他来做甚么。丁言志道:"我来同你家姑娘谈谈诗。"乌龟道:"既然如此,且秤下箱钱。"】【这个也是人名?恐怕是一种职业也未可知。】
  第五十五回|添四客述往思来,弹一曲高山流水
  第310个人物:季遐年【一个是会写字的。这人姓季,名遐年,自小儿天家无业,总在这些寺院里安身。】
  第311个人物:王太【又一个是卖火纸筒子的。这人姓王,名太,他祖代是三牌楼卖菜的,到他父亲手里穷了,把菜园都卖掉了。】
  第312个人物:马先生【一个穿宝蓝的道:"我们这位马先生前日在扬州盐台那里,下的是一百一十两的彩,他前后共赢了二千多银子。"】
  第313个人物:卞先生【一个穿玉色的少年道:"我们这马先生是天下的大国手,只有这卞先生受两子还可以敌得来。】
  第314个人物:盖宽【一个是开茶馆的,这人姓盖,名宽,本来是个开当铺的人。】
  第315个人物:荆元【一个是做裁缝的。这人姓荆,名元,五十多岁,在三山街开着一个裁缝铺。】
  第316个人物:于老者【他有一个老朋友,姓于,住在山背后。那于老者也不读书,也不做生意,养了五个儿子,最长的四十多岁,小儿子也有二十多岁。】
  第五十六回|神宗帝下诏旌贤,刘尚书奉旨承祭
  【有人说,全书有五十五回,第五十六回是后来有人补上去的,我看着这最后一回,也有点蛇足之嫌。它所列出的人物,不论与前面重复与否,也没有算计在内。】
 
感想大全写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