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被掩埋的巨人的现代寓言性
  摘  要:石黑一雄是英国著名作家,与鲁西迪,奈保尔并称"英国文坛移民三雄"。石黑一雄于201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被掩埋的巨人》是其2015年的新作,在谈及这本书时,石黑一雄自己给出的判定是"寓言式的故事",因此,本文将运用本雅明的现代寓言理论来分析《被掩埋的巨人》的现代寓言性,通过对文本的深入解读,更好的理解这本书的主题,从而更好地突出这一寓言的警示作用。
  关键词:现代寓言理论;破碎性;忧郁性;多义性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06--01
  公元六世纪的英格兰土地上生活着不列颠人和萨克逊人,但是这片土地笼罩在"遗忘之雾"中。故事开始于比特丽丝和埃克索夫妇的寻子出行,路上他们遇到了撒克逊武士维斯坦和亚瑟王的高文骑士。慢慢的事情的真相被揭开,数年前为了掩盖不列颠人对撒克逊人的屠杀,亚瑟王让一条母龙喷出遗忘的气息,而维斯坦的任务就是杀掉这只龙。记忆还是遗忘,成为个人与集体的选择。
  一、《被掩埋的巨人》中寓言的破碎性
  根据现代寓言理论,在寓言中,古典象征艺术中那种饱满,整体性的形象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断壁残垣的废墟和扭曲的人物形象。废墟,死亡,尸体等破碎意象,象征了整一性的破坏,从而展示出了寓言的破碎性。
  在《被掩埋的巨人》中,破碎性首先体现在个人记忆的破碎上。例如埃克索记起村子里曾有个红头发的女人,有着高超的治疗技能,大家都认为这个女人对村庄很重要,但是当埃克索回忆起这件事并和村中一起干活的人讨论时,他们的反映却是"他们是真的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肯定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他说",[1](P7)在跟自己妻子提过这件事后,妻子"也不记得这个女人"。[1](P7)由此可見,村中每个人的记忆程度不同,每个人的记忆是支离破碎不完整的,集体记忆也是破碎的。其次,破碎性还体现在村民关系的破碎上。村中曾有一个叫玛塔的小女孩失踪了,但是村民们由于记忆的逐渐丧失,村民几乎忘记了玛塔的存在,甚至包括她的父母,比起女儿的失踪他们更关心眼前的事情。记忆的丢失破碎使人的情感也变得冷漠,埃克索夫妇不仅被村民剥夺了使用蜡烛的权利,也遭受着被边缘化的境遇。最后,撒克逊民族作为被屠杀的民族,由于记忆的丧失,这一民族的集体记忆缺失,民族历史是不完整的,从而导致了民族身份的破碎。
  破碎性不仅体现在上述内在精神方面,书中还有大量关于环境的描写,也可以看出破碎性。到处遍布的沼泽,崎岖不平的道路,嶙峋的山峦,还有存在的食人兽,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息。
  二、《被掩埋的巨人》中寓言的忧郁性
  寓言的破碎化和废墟状态,给主体带来的只能是忧郁。寓言具有强烈的时代悲怆感和哀悼感,是对不确知的世界的一种神秘主义和悲观主义的情绪,是对世界本真的冷酷思索。
  夫妇俩的寻子之路面临着内在与外在的双重阻碍。破败的宅院,坍塌的屋顶,阴森恐怖的修道院,黑树林和旷野,这些都带个人一种破碎恐怖感,加深了主体的忧郁性。埃克索和比特丽丝在村中一直处于边缘地位,他们被禁止使用蜡烛。而根据柏拉图的洞穴比喻,蜡烛象征着光,象征着智慧,而禁止他们使用蜡烛意味着他们只能待在愚昧无知和遗忘的迷雾中。而比特丽丝几次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蜡烛也象征了夫妻俩不愿深陷遗忘迷雾之中。因为蜡烛的原因,夫妻俩与村民关系的并不好,而相对比之下村民内心的荒芜与愚昧,也从内部给予人以忧郁气息。埃克索与比特丽丝记忆程度的不同,使埃克索对于是否应找回记忆犹豫不决,而妻子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更加深了埃克索的犹豫,也使他们笼罩在深深的忧郁情绪中。
  而从两个民族而言,以高文爵士和僧侣为代表的不列颠民族一直试图阻碍遗忘迷雾的消散。迷雾的消散意味着过往历史的重现,而不列颠人的罪行将公之于众,亚瑟王受人尊重的形象将毁于一旦,而这是高文爵士和僧侣绝对不允许的。汉娜·阿伦特在她的著作《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书中向我们阐释了"平庸之恶"的概念。平庸之恶是指在意识形态机器下无思想,无责任的犯罪,一种对自己思想的消除,对下达的命令无条件地服从,对个人判断权利放弃的恶。正如作者石黑一雄另一本著作《长日留痕》中的管家斯蒂文斯一样,无论是高文爵士还是僧侣都犯了平庸之恶。他们盲目的坚守着错误的任务,在明知不列颠人侵略的罪行下仍然选择掩盖真相,企图通过保护母龙来保持遗忘迷雾,掩盖过往的真相。而以维斯坦为代表的撒克逊民族中并没有遗忘大屠杀历史的人们一直渴望重现历史。为了使历史重现,维斯坦培养埃德温成为一名冷漠的武士,希望他可以传承复仇的火种。这使得仇恨并没有结束,而是一代代的传承下来。真相一旦被唤醒,被屠杀的撒克逊民族变会以复仇为名掀起另一场血雨腥风,这也加剧了文本的忧郁性。
  三、《被掩埋的巨人》中寓言的多义性
  寓言性的小说叙事让这部作品具有多义性特征。追寻记忆的结局中,屠龙,船夫等意象皆具有多义性,同时记忆的寻回也具有多义性。对比特丽丝夫妇来说,过去的记忆使他们记起两人的情感裂痕,但也正是在追寻记忆中两人不离不弃的相互扶持,使得两人最终弥补这一裂痕,从而使两人的爱得以升华。对于集体来说,虽然真相大白于天下,但却也成为下一轮战争的导火索,战火恐难熄灭。
  参考文献:
  [1]董慧.《被埋葬的巨人》与《神曲》的互文性分析[J].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7,37(3):41-43.
  [2](英)石黑一雄著;周小进译.被掩埋的巨人[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
 
陈璇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