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我们不是坏女孩二十三他人曾经走过的生活
  莫言知道那女人是张秋的表妹,今天带着孩子来M城玩几天,暂住在莫言她们宿舍,一来姐妹二人叙叙旧,二来省了房租钱。回到宿舍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室友们竟都到齐了。因为莫言住在下铺,几个人都坐在了莫言床上。女娃原是在莫言床上的里面一个人玩呢,张秋看到莫言进来,慌忙把那女娃抱了下来,几个人也换了床坐了。莫言回来时手中还正拿着阿尔卑斯的棒棒糖,那女娃见到莫言时眼睛一亮,手便伸向了莫言。
  那女人不自然的看着莫言,看着女娃道:"耀舞乖,回去妈妈给你买。"
  莫言笑了笑,亲昵的递给了耀舞,又从手中的购物袋中拿出一盒果冻,笑道:"耀舞长得真漂亮!"
  莫言是从心里赞美耀舞的,耀舞这个小女孩长的就像精致的洋娃娃,身上却脏兮兮的,有点可惜了,又点可怜的意思。
  耀舞接了过来,紧紧抱在怀中,那女人慌忙道:"快点谢谢阿姨!"
  耀舞甜甜的道:"谢谢阿姨。"
  张秋从柜厨中扒出一只QQ小企鹅玩具,摇着玩具,看着耀舞笑道:"耀舞,叫妈妈。"
  耀舞又甜甜的道:"妈妈。"
  相对于小孩而言的大人们都大笑了起来。
  莫言给床上的一套都撤了下来,换上了干净的,这才仔细打量着那个女人。
  那女人很瘦小,看起来还算年轻,脸上有着苍凉的意味,甚至还挂着成熟的认命的坦然。原来听张秋讲这女人并不幸福,丈夫对她并不是很好,原来也试图离开过,因为生长在农村,名声很重要,大多数男人是不愿要她这样的女子,恰巧又怀上了耀舞,也就认命了。
  那女人和张秋在说些什么,似乎是曾经难以忘怀的中学时代,脸上挂着笑,莫言觉得那笑容刺痛了自己的眼睛。
  英语四六级要报名了,国家为了考察学生英语的综合能力进行了一系列的题型改革。学生们议论猜测着这次老师监考不会太严格,都打着哄报了名,打破了曾经任何一次考试的人数。那队伍怎一个‘长’字了得,还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不过唯一‘对得起’学生的是报名后可以不去上课。
  莫言前面站的是班里的一名副干,侧着身看着莫言道:"听说你报了中级?"
  莫言报中级的事情班中应该无人知晓的,莫言一怔,笑道:"报不上去的,只是买了点书看了看。"
  这时,另一个人插嘴道:"莫言,听说老班要找你的麻烦了。"
  莫言笑了笑,道:"我知道,他把我预党的名额给了别人。"
  那副干道:"莫言,你应该请老板撮一顿。"
  莫言摇头笑道:"那些人都是咱们学校的高干子弟,副干你不也是没入上么?我还有什么理由伤心?"
  有人气愤道:"他老婆嫁了他倒了八辈子的霉,他可不是普通的贱。"
  后面的有人催着让他们往前走,几个人往前挪了两步。
  莫言笑道:"副干的英语那么好,一定不用担心考不过。"
  副干道:"怎么好,也不如人家找的枪手好,真的好担心,莫言你不找人替考么?"
  莫言摇了摇头,笑道:"我家往前查三辈是农民。"
  有人道:"管它呢,朦呗,说不好考的还没朦的多。"
  莫言道:"这倒是真的。"
  几人笑了起来…
  大多数人都将朦的行为进行了到底,整天该干什么还去干什么;极个别的整天守着自修室。
  张秋是那种城府深却无害人之心的女人,猛一看很漂亮,仔细一看不太漂亮,却也挺耐看的,近日交了个新男朋友,好象是毕业班的,长的一般般,听说在学校也挺是个人物。两人处在激情期,像是刚结婚的小夫妻,粘着呢。张惠彻底真得成了被抛弃的小媳妇,只好留在宿舍没事睡睡小觉,听着收音机,看着无聊到骗死人不偿命的言情小说。
  到了夜晚快熄灯时张秋还没有回来,莫言随口问道:"张秋还没回来呢?"
  宿舍的杨扬道:"大概不会回来了。"
  偏巧这时宿舍的电话响了,莫言接了过来,那是个男的声音,找张秋的。莫言一时也不知道干怎么回答。
  在床上的张惠道:"是找张秋的么?你问问他是谁?"
  那人说他是杨宁,莫言朝张惠喊道:"他是杨宁。"
  张惠慌忙的下了床,接过了电话,有点嗲道:"杨宁么?我是张惠;还记得么?"随后有点为难的道:"张秋有男朋友了,不在宿舍。"
  杨宁明白了刚才接电话的莫言沉默不语的含义,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傻子,沉默的一会道:"不用告诉她我找过她,晚安!"
  张惠挂好了电话,杨扬好奇的道:"杨宁就是张秋以前的男朋友吧?"
  张惠点了点头,有点骄傲的笑道:"你们不知道吧,张秋在高中时候还为杨宁打过胎呢?"
  另一个女孩石雯雯惊道:"怎么可能?"
  张惠不屑的,藐视的笑道:"杨宁上学去了E城,张秋这个死丫头,在这儿遇见了咱们体育学院的一个男生,两个人认识没几天就好上了,不知道杨宁怎么知道了,就很生气的在E城找了一个,因为这,张秋这丫头还差点自杀呢,这都是上学期的事了,在附近酒吧喝酒时又遇见现在的男朋友。她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丫头,上一年还陪很多男人睡过呢,竟然把我也拉下水,幸好我还算聪明,溜的快,和她在一起,你们要小心噢,别被卖了还帮她数钱呢。"
  莫言觉得很镇静,一是因为张秋这个看似文弱的女子能够做出自己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二是因为张惠这个看似是真正朋友的女子竟能如此背叛出卖朋友。
  杨扬道:"这也不能全怪张秋,跨距离恋爱本来就很痛苦,能走在一起能有几对。"
  莫言这时才想起杨扬与男朋友也是在跨距离恋爱,前不久请了假才和杨扬在外面租房过了一个月的小日子。
  石雯雯怒道:"要我说他妈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张秋是好样的,冷了,自然要去找温暖,总不能一棵树上掉死,这么远,谁能保证不是杨宁先找的女朋友,谁能保证他经的起诱惑。"
  宿舍灯灭了,这就说明已经夜间十点半了,休息的时间到了。杨扬急急道:"张惠,我手机快没电了,快把收音机调到八十八点九上,夜色撩人开始了。"
  张惠打趣道:"杨扬你又要听谈情说爱了。"
  杨扬笑着纠正道:"错!是谈情说性,听听这些对我们有好处。"
  莫言躺在床上,觉得活的有些累了,也想好好的认认真真的谈场恋爱,哪怕要受伤,打开MP3,里面放的是陆风的歌曲,不知道陆风有没有寻找到幸福,过的好不好…这是她唯一的牵挂,遗憾的事……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