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门难出
  北昌县北郊镇林镇长每天都有晨练的习惯。这天,他早起背一把长剑走出大门,却发现,一夜间,镇政府四周竟被荆棘芒刺围了个水泄不通。林镇长刚往外走上几步,一根毛竹横杆缓缓放下,挡住了他的去路。
  林镇长往路边一看,只见人行道上插着一把破旧的遮阳伞,伞下摆着一张破桌子,有个老头放下毛竹横杆,若无其事地趴在桌上闭目养神。林镇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大声喝道:"喂,你这是要干什么?"哪知,那老头眼皮也没抬,懒洋洋地扭动一下身子,瓮声瓮气地丢下一句话:"要出门吗?请出示证件。"
  林镇长定睛一看:这不是水北村上一任村委会主任刘阿狗吗?
  这个刘阿狗,林镇长建政府"两楼"征地时和他打过交道,是个脾气古怪的倔老头。他心想:水北村征地补偿款还差几十万元没兑现,莫非这老头以这种方式讨债来了?他硬着头皮问道:"刘阿狗,你搞什么名堂?"
  哪知,刘阿狗一改刚才慵懒的神态,"啪"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林镇长,请你放严肃一点,我这是工作,请喊我‘老刘或‘老主任!"林镇长一惊,心里琢磨着:这个鬼难缠,还是等一会儿挂个电话让分管信访的副乡长来处理好了。于是,他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放缓口气说:"好,我的老主任,你先放我出去,我已与人约好,要教人练剑的。"哪知,刘阿狗眉头一皱,阴阳怪气地说:"出去?你找谁,有预约吗?"
  "刘阿狗,你发什么神经,我出门锻炼还要预约?"林镇长气得差一点儿吐血。刘阿狗理也没理他,"啪"地丢过来一个本子,正经八百地说:"出门请登记!"林镇长往那本子上瞟了一眼,只见上头歪歪斜斜写着:姓名、出门事由、证件、身份证号码等字样……顿时,他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去掀毛竹横杆。
  哪知,这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断喝:"站住,出门走安检通道!谁敢冲卡,跟他不客气!"
  林镇长循声望去,只见横杆一侧,一个像是从建筑工地捡回来的破旧木门框突兀地立在那里,喊话的正是一名小伙子,此刻他手里拿着一把羽毛球拍似的玩意儿守候在门框旁,见林镇长无动于衷,又走过来,不容分说地拿那把"球拍"贴着他身体上下划拉。
  林镇长定睛一看:哪是什么球拍?分明是一把破电蚊拍,怎么也当检测仪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刘阿狗发话了:"林镇长,你背的是一把太极剑吧?硬剑属管制刀具,不能带出去,必须扣押!"小伙子一听这话,陡然来了精神,伸手就来卸林镇长身上的长剑。
  林镇长忍无可忍,"啪"地一拳砸在刘阿狗的桌面上:"胡闹!刘阿狗,你这样做,是违法的!"
  "违法?我们在行使村民自治范围内的事,违什么法?"
  "村民自治必须依法自治,哪一条自治法规定,可以堵人家大门?"
  谁知,刘阿狗把脸一拉,不温不火地说:"你们镇政府建在我们的地盘,三面环山,只有这一面与我们村相邻,你们建一道高墙与我们隔开,我们建一道草坝与你们隔开,这不都是一回事吗?我们的目的很明确:这就是要防止不良人员流入社会!林镇长,你也知道,最近上下都在布置平安社区建设,所以我们要加强防范,你作为一镇之长,希望你能带头配合我的工作!"
  林镇长一听这话,跳将起来:"岂有此理,只有防范不良人员流入单位,哪有防范不良人员流入社会的?再说了,我们镇政府全都是公职人员,哪有什么不良人员?"
  "那不一定!"刘阿狗指了指里头两幢镇政府宿舍楼,冷冷笑道,"你能保证里头住的百十号人中没有一个坏人?前年,你们不是有一个腐败分子被抓起来吗?你以为你们单位重要,要防患,难道我们社区、大家共有的社会就不重要,就不需要防患了吗?"林镇长一时无言以对,气得满脸通红:"你这是强词夺理……"
  这时,从里头出来吃早点的、买菜的,一下聚集了六七个,他们出不了门,一个个喊天骂地。林镇长见有了救兵,顿时腰杆硬了,把手一挥,对手下说:"你们把那老头架一边去,把路障拆了!"
  刘阿狗乜斜着眼看了看林镇长,笑了笑,说:"你敢?"说着,食指伸进嘴里,一声呼哨,只听外头传来整齐的跑步声,不一会儿,一队穿着五颜六色的人像训练有素的士兵,齐刷刷地跑过来,一字排开,把路堵得严严实实的。
  刘阿狗看了看自己的队伍,得意洋洋地走到林镇长跟前笑道:"林镇长,你要跟我比人多?你忘了我们村有三千多人?这几个只是第一梯队的,还有第二梯队、第三梯队备着呢……"随即,他像个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大手一挥,宣布道,"诸位,凡是要出去的,都必须出示有效证件,并登记签字、过安检,请遵守我们的村规,谁违反,就跟谁不客气!"这时,有几个要进镇政府办事的,刘阿狗见了,忙让手下把横杆挪开,让出一道小口,吩咐道:"咱们只管出来的,进去的,咱们管不着,一律放行!"
  这时,已快到上班时间,来办事的、路过的、特意赶来看热闹的,像看猴戏似的,围了里三层外三層。林镇长一筹莫展,急得来回踱步。他掏出手机正想报警,忽然想到:上午,市"行风建设"巡视组李组长要带队来巡视工作,这场面要是被巡视组看到,成何体统?
  林镇长思忖再三,决定先来个缓兵之计,于是和颜悦色地对刘阿狗劝道:"老刘,你也别怄气了,还是先把路障拆了吧?你有什么诉求,请到我办公室,咱们坐下来谈,好不好?"
  刘阿狗两眼骨碌碌一转,断然拒绝道:"不行!现在不是时兴现场办公吗?今天这事就来个现场办公、现场解决。你只要答应我们一件事,我们立马拆卡,走人!"林镇长见事情有了转机,连忙问道:"你有什么事,尽管提出来,只要能现场拍板的,我决不推诿!"
  "这事不难,对你来说举手之劳……"刘阿狗指了指里头门口的一块大牌子说,"你们把‘北郊镇人民政府中的‘人民两个字去了,就叫‘北郊镇政府!"林镇长一听这话,脸色陡变:"胡扯,我们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人民两个字岂敢去掉,你……你什么意思?"这时,围观的不知谁忽然鼓起掌来:"说得好,北郊镇人民政府早就该把‘人民两个字抹了!咱们老百姓平时上镇政府找个人、办个事什么的,比上飞机还查得严,你们这样怕着人民、防着人民,还能叫‘人民政府吗?还配叫‘人民政府吗?"此话一出,围观人群"轰"的一声炸开了锅。
  林镇长心里一个"咯噔",一切都明白了:刘阿狗这场戏是冲着门卫来的呀……
  原来,之前北郊镇办公楼并没有专职门卫,自去年他当上镇长后,以加强安保为名,高薪聘请了他一个亲戚当专职门卫,还添置了安检门、手持探测仪等安检装备,群众进镇政府办事,要经过层层安检、询问、登记,甚至连矿泉水都不准带,再加上他那个亲戚脾气坏,态度生硬,经常刁难人,群众为此怨声载道,议论纷纷……
  刘阿狗最近替村里几个困难户办"低保",有时一天要进镇政府两三次,每次进出都要被问这查那,早已憋了一肚子气,特别是昨天,因身份证被儿子拿去办房产证了,进不了门,气得与门卫吵了一架,发誓要拔掉这个"钉子"。当他回到家,看到当地电视台公示说,市"行风建设"巡视组要来巡视工作时,便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叫来侄子、外甥等一大帮人,连夜商量、策划,模仿镇政府门卫的作派,活灵活现上演了这场"以毒攻毒"的大戏……
  刘阿狗见摊牌时机已到,袖子一撸,站上身旁那张破椅子,慷慨激昂地说开了:"对,我们就是对镇政府‘门难进有意见!你让我们‘门难进,所以我也让你们尝一尝‘门难出的滋味!"刚说完,全场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林镇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来回踱了一会儿步,忽然,猛地一抬头,也站上那把椅子,当众宣布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门卫引发这么大的一场风波,好,既然大家有意见,我这次就痛下决心,把门卫撤了。最近,上下都在抓‘行风建设,我们北郊镇的行风建设就从老百姓最关切的‘门卫这件事抓起,立说、立行、立改!"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寂静。忽然,"啪啪啪"却有个孤掌响起:"说得好,我支持!"林镇长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市"行风建设"巡视组李组长一干人已站在围观的人群中,唬得他赶忙跳下椅子,迎上前去……
  这时,李组长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大沓信件扬了扬,走过来,对林镇长说:"这事你做得对,我这里也收到一大撂反映你们‘门难进的上访信件,這次来,正要了解过问这件事!好在你们自行解决了。"李组长说着,又转向一旁的刘阿狗,"你就是水北村那个大名鼎鼎的刘主任吧?今天你反映的问题是对的,可是做法不对哟……"
  刘阿狗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说:"我也立行、立改……"说着,忙又将食指伸进嘴里,一个呼哨,从外头开过来一辆拖拉机,几十个人七手八脚地将那些荆棘芒刺、横杆等一并扔上拖拉机,转眼就拆除一空,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谢元清横杆行风镇政府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