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妖蝶的封印尼罗河的挽歌第二十五章让我继续爱你
  辛提卡纳努力地睁开了眼睛,血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阿尔辛诺。
  狄斯没有回头,他的剑停在了离辛提卡纳心脏不足十厘米的地方,"------阿尔辛诺,这儿没你的事。"
  "是吗?"阿尔辛诺缓步走了进来,橘黄色丝绸束胸的上衣上绣着白色的水仙,琥珀色的扣子在线条优美的肩部紧紧扣住,一条透明的白色的薄纱披肩让她看起来柔弱而忧郁,"我未来的丈夫为了别的女人在这儿喊打喊杀难道也不关我的事?"她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来轻轻覆上了他那张苍白而满是怒气的脸,擦去了他嘴边的血。
  "阿尔辛诺你不了解——"他不耐烦地把头扭了过去。
  "我知道你去过慕沙山。"她抿着嘴幽幽地说。
  "他杀了阿西亚!"
  "你怎么知道?"
  "他已经亲口承认了。"狄斯冷冷地说。
  阿尔辛诺美丽的褐色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她慢慢地转过头来,看见了缩在地上的辛提卡纳。他的肩膀、手臂上正淌着血,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褐色的眼睛微闭着。如果不是偶尔的干咳引起嘴里喷出的血,她几乎认为他已经死了。
  "你想怎么样?杀了他吗?"阿尔辛诺倒吸了一口冷气,重新把目光移到了狄斯的脸上——他看起来像死神一样地让人害怕,令她不得不相信如果自己晚来即使几秒钟,他手里的剑就会精准地刺进辛提卡纳的心脏。这样的想法让她觉得不寒而栗,"你不能那么做。"她舔了一下稍稍觉得干裂的嘴唇。
  "不行!"他冷冷地说。
  "你为了那个女人真的就什么都不管了吗?别忘了我就快成为你的妻子了,你难道想在我面前大谈你对别的女人有多迷恋,还要因为她而杀死你自己的弟弟吗?"阿尔辛诺尖刻地说着,"我不允许你这么做,狄斯!"
  "别阻拦我,阿尔辛诺。"他伸出带血的手轻轻托起了她的下巴,"你已经逼着我承认了我远本永远也不想承认的感情,但你知道我是爱阿西亚的,我从来也没隐瞒过你,因此我并不觉得对不起你。你认为我会允许一个杀死她的人逍遥自在还成天在我面前晃悠吗?"
  "父王的密令难道你忘记了?辛提卡纳根本就没有错!即使阿西亚是你的爱过的人,也并不能因此而脱罪,她和她的族人都是埃及的罪人!就算没有辛提卡纳,她也一样会死在别人的手上!"
  "住口,阿尔辛诺!"
  "我再说一遍,你不能杀他,狄斯!"阿尔辛诺说着走到了辛提卡纳的身边,纤纤玉手握住了狄斯的剑,慢慢地移到自己的胸前,"你要杀他就先杀了我!"
  "阿尔辛诺!"狄斯难以置信地望着她,"我没有听错吧?你居然为了辛提卡纳——"
  "我不为任何人,狄斯,我只是为了你!"她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的悲哀。
  "让开!"狄斯倒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冷冷地说。
  "杀了他你就成了埃及的罪人,阿多尼斯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也一样是死罪!与其让我看着你成为阶下囚,我倒宁愿你现在就杀了我,省得让我再为你痛苦!"泪光在她褐色的眼睛里闪烁,血顺着她握剑的纤白手掌流出,像是在细白的手臂上刻下的一道触目惊心的丑陋疤痕。
  狄斯望着她手上流出的血,"放手,阿尔辛诺,我不想伤你。"
  "我说过,要么放了他,要么就连我一起杀。"她冷冷地说道,似乎感觉不到利刃割破手掌的疼痛。她高傲地抬起了头,直视着他同样褐色的眼睛——将乞求说得如同命令,也只有阿尔辛诺有这样的能耐。
  "阿尔辛诺!"
  "杀了我吧,杀了你的妻子,这样你才好继续凭吊你的阿西亚。"她悲哀地说着,一滴泪水轻轻地滑过光洁的玫瑰色脸颊。
  狄斯咬着牙狠狠地瞪了一下她身后的辛提卡纳,又把目光停留在她那张坚定而冷漠的脸上——两双同样美丽的褐色眼睛对峙了一阵,狄斯终于脸色铁青地松开了手里的剑,"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阿尔辛诺目送着他远去,绛紫色披风在身后翻飞——他是狄斯吗?呵呵,当然是,她清楚他那张俊美内敛的脸下长年隐忍的怒气,清楚那游吟诗人一般温柔散漫的气质下那颗丝毫不逊色于辛提卡纳的噬血的心。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松开了手里握着的剑,鲜红的血依旧流淌着,可她似乎并没有察觉。她慢慢地站了起来,准备离去。
  "阿尔辛诺。"虚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她侧头,不确定那声音是否是辛提卡纳发出来的。他那全身都是血的身体软弱地靠着墙,向来飞扬跋扈的脸此刻苍白如雪,眼睛微微地睁着,似乎在望着她,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看见。
  傻瓜。
  阿尔辛诺在心里冷冷地想着,她停了一会儿,转过身来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死了吗?辛提卡纳。
  她伸出手来轻轻地碰了一下他苍白的脸。
  只是一个非常轻微的动作,他居然陡然地睁开了眼,望着她,没有说话。
  "你的命还真是很硬。"她的嘴角弯起一抹轻笑,看见他肩上的伤口深口见骨,甚至还在不停地冒着血。
  她慢慢地蹲了下来,掏出白色的丝质手帕捂在了他的伤口上面,接着撕下衣衫下摆,漫不经心地为他包扎了起来。
  他紧紧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就算包扎伤口带来更加剧烈的疼痛,他依旧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视线紧跟着她就算因为失血而有些朦胧,却仍打起精神,深怕一闭上眼,她又会翩然离去。
  这是他爱了二十年的阿尔辛诺,为了她,就算是赔上他的性命也是值得的。他是那样地深爱着她,虽然他有过那样多的放荡的经历,但那都是因为他知道他得不到她,有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在更换新的情人,仿佛他们都能带给他一份新的力量,把她从他的记忆中抹去,然而,即使是遗忘也只是暂时的,她的影象一天比一天地要清晰,他对她的爱一次比一次地要强烈,几乎可以预感到那样炽烈的爱情终有一天会让他燃尽自己。
  冰凉的手轻轻地伸到了她的脸上。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那双褐色的眼睛因为失血而有些涣散,融化了原有的飞扬跋扈,带着浓得化不开的柔情。冰冷的手划过她的面容和头发,"为什么不让他杀了我?我死了你的秘密就永远安全了。"
  "我知道你不会说出去的。"她抿着嘴轻轻地笑了起来,沾着血的手悠闲地搭在膝盖上。
  "阿尔辛诺就是阿尔辛诺啊,"他费力地笑了一下,"精明得近乎残忍。你在乎我的生死吗?"
  "当然,因为你死了狄斯就有罪。"
  "凭你的能力不能使他脱罪?"他努力地笑了一下,"你这样算是关心我吗?"
  "我关心的人只有狄斯。"
  "呵呵。"
  "你根本不用把所有的事往自己身上扛,我不需要你那么做,这样让我觉得你很傻。"她慢慢地说着。
  辛提卡纳死在狄斯的剑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知道得太多了。既然狄斯已经相信那具焦尸是阿西亚,那么让他自以为报仇地杀了辛提卡纳不仅使他和阿西亚彻底地划上句号,还可以顺带替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省得她还要花心思去应付辛提卡纳。
  只是她没想到他宁愿死也不肯把真相告诉狄斯,这让她觉得有一丝的感动,但随即又生起了一丝轻蔑——辛提卡纳,你果然是个傻瓜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即使现在狄斯再回来,我对他说的话也绝对不会变。"
  "这么执着?"她笑了起来。
  "是的。"
  "为了我真的连命都可以不要?"
  "是的。"
  "你把这叫做什么?"
  "忠诚。"
  "你的忠诚从哪儿来?"
  "来自我对你从来都无法克制的爱。"
  "你有多爱我呢?"
  "我想我能够爱到什么程度就已经爱到了什么程度。"
  "而这又是从什么时候------?"
  "从我有记忆以来就没有再爱过别的女人。"
  "------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甜言蜜语。那么我应该怎样做才能回报这份伟大的爱情呢?你知道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应该给我那么一点爱。"他虚弱地回答,清楚地看见了她讲话时候流露出的那种含讥带讽的笑意。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做你的情人?"她开始擦他手臂上的血迹,伤口处的疼痛让他轻轻地抽搐了一下。
  "你忘记了吗?我曾经几乎是跪下来求你,可是你知道你有多么残忍吗?"他叹了口气。
  "我伤害你了?"
  "对你而言根本就从来不知道有个词叫做‘伤害’,我这并不是说你有多么善良纯真。"
  "所以你又恨上我了?"
  "不管你怎样伤害我,我都无法让自己恨你,即使我很想那么做。"他用涣散的有些模糊的褐色眼睛望着她,"------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阿尔辛诺。"
  "我究竟该同情你呢还是该感动得哭泣?"
  "至少让我继续爱你吧。"他冰冷的嘴唇吻了一下她同样冰凉的脸,这次她倒是没有动,有些怜悯地望着他。
  "好吧,你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她慢慢地说着,站起了身来,"我叫人帮你传御医吧,"她伸手抚摩了一下他惨白的脸,"看来这段时间你都不能再去找你的那些情人了,"她露出了一贯慵懒的笑容,"放心,我这可不是在挖苦你,只不过------是想试着关心你一下而已。"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