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我的男朋友超可爱一
  内容介绍:
  在游戏中被季青临以各种方式坑过后,技术流当红主播夏春树终于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英俊的青年突然红了脸,当着直播间五百万观众的面说:"是有……我能、能喜欢你吗?"
  第一章 游戏小白
  接到助理的电话时,夏春树刚下直播。她敷着面膜,舒服地躺在半仰的电竞椅上,浑身只穿了套黑色蕾丝内衣,长腿交叠搭在面前的桌上,涂抹着粉色甲油的脚趾轻轻勾动,灯光下的皮肤白到发光。
  安萌说:"上头的旨意,让你明儿带个人。"
  夏春树刷着微博,声音含糊不清:"什么人?"
  "有点儿来头,他的ID我发到你微信了,你现在去加上。"
  夏春树挑了下眉,将手机页面切换到了微信。
  对方的ID为:Arios。
  她沉默了,忍不住打字和安萌沟通:这别是个小学生吧?
  安萌回复:二十岁,比你小。
  还真的比她小。
  安萌:那是个游戏小白,记得好好带他,上头说搞好了给你加工资。
  夏春树发出了一段表示无奈的省略号。
  她很愁。
  因为她最怕的就是游戏小白。
  夏春树今年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后,为了发家致富,她做起了主播。她最开始做的是歌唱主播,凭借着姣好的五官和一副好嗓子,她很快成为最受欢迎女主播榜第一名。
  直到半年前,夏春树迷恋上了大火的《绝地求生》游戏。这是一款大逃杀类型的射击游戏,游戏开局,一百名玩家会被空投到一座无人小岛上,最后活下来的幸运儿屏幕上会显示"大吉大利,今晚吃鸡",所以这款游戏又被称为"吃鸡游戏"。
  她的直播内容突然转变,让不少粉丝反应不及,营销号对此发通稿嘲讽,吃瓜群众围观看热闹。可万万没想到,夏春树是个技术流,单打独斗进入亚服前二十名。
  因为操作技术好,长得美,又会讲笑话,时不时还高歌一曲,夏春树迅速成为狸猫TV的一姐,地位至今无人撼动。然而她最怕的还是"菜鸡",也就是什么都不懂的游戏小白。
  于是她又发消息问助理安萌。
  夏春树:这人到底是谁啊?
  安萌:老总不让我和你说,怕你承受不了。就这样,我先走了。
  夏春树是个佛系养生美少女,一般直播时间都在晚上六点到十点,绝不超过十一点。周六、周日是休息时间,也是她训练的时间,毕竟技术不是躺着就有的。
  周六晚六点,夏春树登录了Steam账号,她的ID名叫Emma Wordsky,不正经地翻译过来就是"艾玛我的天"。
  刚登录,夏春树就见列表的"堕天使"在线,于是发送了私聊消息。
  Emma Wordsky:兄弟,怎么称呼?
  Arios:随你。
  这小子话还挺少。
  夏春树"啪啪"打字:那……叫你天使?
  Arios:好。
  Emma Wordsky:那我进去拉你。
  Arios:好。
  感觉这人话少,也高冷,估计也不闹腾。
  夏春树登录游戏,邀请了天使。
  她打开语音,清清嗓子:"兄弟你能把语音打开吗?方便我们交流。"
  夏春树的声音非常缠绵,微哑的声线加上上挑的尾音,娇媚劲儿十足。
  停了片刻后,耳机里传来一阵细细的电流声,接着传来一声——
  "好。"
  青年淡淡的一个字,清冷宛如山间溪水,顿时让夏春树有片刻的失神。
  她很快回过神,说:"那我排了。"
  两人进入游戏中的等待区域,这片区域又被游戏玩家称作素质广场。等待的功夫,夏春树问:"你之前玩儿过这个游戏吗?"
  青年语调冷冷的:"没有。"
  夏春树沉默了几秒,继续问:"基础了解吗?"
  他又说:"不。"
  那简略冷淡的一个字再次让夏春树陷入无奈的沉默。
  夏春树琢磨了一下,试探性地问:"一点儿都不了解?"
  对方回答:"嗯。"顿了顿,又说,"会开枪。"
  算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强。
  因为对方是新人,夏春树这次不准备进城,直接打野。在游戏里,硬气不怕死的玩家会选择去资源丰富的城市拼枪。而警惕性高的玩家会选择去人少的城市外收集资源,这就是打野。
  她将位置标记到P城附近,这里资源较多,离城市不远不近,他们也好快速进入安全区内。
  落地后,夏春树警告着"小菜鸡":"你跟着我就好。"
  "小菜鸡"又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好。"
  夏春树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心想,这小子还真高冷。
  夏春树回忆了一下,他从进来到现在说的每句话就没超过三个字。
  她慢慢控制着降落伞的方向,搭话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对方回:"不。"
  "我的房間号8888。你比我小,叫我‘仙儿姐好了,我的老婆粉都这么叫我。"
  夏春树的主播名叫"是仙女吖"。因为她脾气暴、男友力强,渐渐地,不管男女,她的粉丝都自称"仙儿姐老婆",这让夏春树倍儿有面子。
  "嗯。"
  果然又是一个字。
  游戏里的野区附近没什么人,夏春树落地后迅速进房,四处搜刮一圈后只找到一把小手枪和一顶"卤蛋头"——游戏中最低级的一级头盔。夏春树有些担心那话少的"天使小菜鸡",忙不迭地转移视角去看他,发现穿着琉璃白衣物的男性角色对着矮墙反复横跳、左右摩擦。
  夏春树一阵无语,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那愚蠢得惹人发笑的行为:"天使你在干吗?"
  "上不去。"这次,他清清冷冷的声音已有了些许委屈。
  "你试试从左边门走?"夏春树建议道。
  只见屏幕上的人物停顿了几秒后,扭着腰冲了进去,然后……对着门陷入僵持。
  她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奈道:"F键。"
  天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
  又过了一会儿,夏春树的耳机里传来一道浅浅细细的声音:"仙儿姐。"
  听到青年那清冷如山涧河水般的声音,她握着鼠标的手微紧,烦躁感瞬间被驱散,脸上不由挂了笑:"没事儿,不懂再问我。"
  确定"菜鸡小天使"没什么问题后,夏春树去了别处搜刮物资,隔一会儿就问问他的情况。
  在《绝地求生》里,随着游戏时间的增长,安全区域会不断缩小,安全区将会被毒圈包围,而玩家跑入安全区的过程就叫作跑毒。第一个毒圈持续了五分钟,即将缩圈时,夏春树看了下地图,发现他们在安全区边缘,要往里面走走才行。
  "天使,我们要走了。"
  "有人。"他的声音无比紧张,尾音紧绷,显然吓得不轻。
  "别慌。"夏春树急忙弯腰跑到树下,打开全息镜看着前面屋子的情况,"你有枪吗?"
  他冷着声音说:"没有。"
  夏春树问:"那你有什么?"
  他说:"弹。"
  夏春树迟疑了几秒,才问:"碎片手榴弹?"
  他低声一应:"嗯。"
  夏春树长呼一口气,说:"离你近的话你就炸死他。"
  他还是回答一个字:"好。"
  话音刚落,夏春树就听到有物体滚落的声音,她的眼角狠狠一抽,心道:不会是……
  "砰!"
  夏春树屏幕上显示:Arios用碎片手榴弹击倒了你。接着,耳机里传来对方镇定自若的声音:"好了。"
  看着那灰暗下来的屏幕,夏春树瞪大了一双桃花眼,忍不住骂了出声:"好?好你个西瓜大棒槌!"这小子不会是个傻子吧?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
  自己的游戏人物被小天使用手榴弹炸死后,夏春树不得不停止游戏,用了三分钟的时间教他如何分别敌人和队友。
  男生的声音又低又哑,即使看不到他眼中的神色,她也能从他接连的"嗯"声中感觉到他的委屈和不安。
  夏春树不是个记仇的人,她看了眼时间,要到七点了,于是放软语气:"我要去吃晚餐了。"等那边传来回应后,她继续说,"那我先下了,我们明天继续。"
  说完,夏春树退出游戏,摘下耳机揉了揉发烫的耳朵,起身出门。
  夏春树的父母都是考古学家,常年奔波在外,有时候和她一年都见不了一面,家里只有个弟弟陪着夏春树。
  夏春树的弟弟叫夏春生,就读于A大计算机系,今年刚满二十岁,话不多,性子冷,听话懂事,相貌英俊,非常受师生们的欢迎。
  等夏春树从楼上下去时,夏春生已经做好了晚餐,见到她,夏春生这才动筷。
  夏春树坐到他对面,发现整桌的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馋得咽了口唾沫,语气中带着开心:"你做了糖醋小排呀!"
  放在桌子正中的糖醋排骨色泽红亮,无比诱人。
  夏春树拿起筷子,掩不住一脸喜色,笑意展露眉梢。
  A大和他们小区有些距离,夏春生原本可以住校,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走读。就算他嘴上不说,夏春树也知道弟弟这是为了她好,怕她一个人在家照顾不好自己。
  夏春树吃了几口,抬眸瞥过夏春生,想着怎么都要报答一下弟弟的这顿晚餐,于是清清嗓子说:"生生,要不要我晚上陪你玩儿《英雄联盟》?"
  夏春生握着筷子的手一顿,道:"算了。"
  夏春树骄傲地挺胸,说:"我石头辅助贼厉害。"
  夏春生面无表情 :"兵线你吃,人头你抢,伤害我抗,的确挺厉害。"
  被揭穿真相的夏春树心虚地低头,半晌不敢说话。
  她抬了抬眼皮,小心翼翼地问 :"那……今天我带你玩儿《绝地求生》?"
  夏春生摇头:"我不想当你的真人切斯特。"
  切斯特是游戏《饥荒》中的一只背包怪,专门给人装东西的。夏春树努努嘴,心想:我的弟弟一点儿都不可爱。
  阴暗逼仄的空间里,黑色窗帘厚重,日光被抵挡在外。靠着床的书桌上放着一台电脑,电脑显示屏忽明忽暗。
  青年坐在书桌前,身形消瘦,握着鼠标的手苍白修长。
  细看之下,他有张英俊的面庞,五官比其他亚洲人立体,唇线的弧度非常性感精致,此刻,正紧抿着绷成直线。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镜片下的双眸深邃凌厉,正盯着屏幕一眨不眨。
  季青临正看着狸猫TV的视频,视频女主播的名字叫"是仙女吖",上面的时间显示是前晚六点。
  视频的右下角窗口里,女主播的模样尤其惹眼,一头及胸的海藻般的卷发被挑染成张扬的蓝灰色渐变,更突出她精致的眉眼、白皙的皮肤。
  除了过于明艳的五官外,较为注目的还有她的操作,她涂抹着浅蓝甲油的手指在键盘上来回移动。她的声音微沉,透著股慵懒的妩媚——
  "队友?我不需要队友,队友都是我的移动切斯特。"
  "对,就是《饥荒》里那只背包怪。"
  "打野?打野是胆小鬼干的事儿,我就喜欢皇城PK。"
  "这群蠢货还敢打我屁股,看仙儿姐用平底锅教他们做人。"
  "决赛圈写了我的名字,以后都叫‘仙儿姐圈。"
  "看到没!姐就是天选之人!"
  弹幕上齐齐飞过密密麻麻的赞誉,接着,屏幕上显示出一道黄色字体: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女人收回放在键盘上的手,捏了捏,端起水杯抿了口水,她抬眸像是扫了眼时间,然后声音弱了下去:"这游戏也玩儿了,我今天能不能……"
  弹幕瞬间疯狂:"不能。""不行。""不可以。"
  "好吧。"她无奈地笑了下,"那我给你们唱首韩文歌吧,叫《睡觉》。"
  说着,她打开了伴奏。女人独特的嗓音在唱这种轻柔悲伤的歌曲时有种别样的魅力,季青临瞥过弹幕,看到齐齐一片"好听""女神""我老公"。
  屏幕下方的一条红色弹幕很是显眼:"你们听不出仙儿姐是想睡觉吗?"
  女人停下声音,笑了:"行了,真的要去睡了。"
  季青临微凸的喉结动了动,他看着她懒懒的笑和时刻散发着自信的眸子,胸口突然憋了一口气。
  季青临关闭网页,拔掉网线,整个房间顿时陷入沉寂的黑暗。
  "少爷。"门被人敲了敲,保姆的声音透过厚重的房门传入,有些低沉,"晚餐放在门口了。"
  季青临摘下眼镜,爬上床拉开被子,把自己颀长瘦削的身体紧紧裹在里面,过了一会儿,他又下床重新打开了电脑。
  他的手指在鼠标上游离,最后登入Steam,点开《绝地求生》。
  结果他不小心开了四排,耳机里突然传出的几道男声吓得季青临一哆嗦。他喘了几口气才稳住心神,关闭了麦克风。
  见他一直沉默,队友忍不住说:"三号怎么不开麦?"
  二号调整着坐标,说:"我们跳农场吧。"
  另一个队友对季青临说:"三号跟紧一号。"
  季青临紧盯着标记的点,乖乖下落后,快速跑到了周边的房间里。
  "前面有人,小心点儿啊。"队友提醒道。
  季青临吞咽了一口唾沫,捡起一把小手枪后,缩在三楼的阳台上一动不敢动。
  耳机里突然有脚步声传来,他全身的神经随之紧绷起来,手背上青筋凸起,他开始四处晃动视野。
  混乱的枪声夹杂着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季青临往里面缩了缩,吓得头皮发麻、口干舌燥。
  "啥情况?"耳机里的声音有些暴躁,"我倒了,三号你干吗呢?"
  见他半天没有动静,队友已经有些不耐烦:"三号你救我一下,我在你楼下!"
  楼下?
  季青临弯腰向楼下跑去,结果他点了半天F键,门怎么都开不了。季青临心里着急,想也没想就从三楼跳了下去,结果和赶来的敌人撞个正着。
  "砰!"
  季青临屏幕上显示:rnoxabnuiog用M416击倒了你。
  同时,耳机里传来敌人的调侃:"妈呀,天上掉快递了。"
  另一个敌人更加开心:"哈哈哈,人形空投可以的。"
  队友沉默。
  季青临同样沉默。
  二号随之倒地,忍不住大骂出声:"三号你有病吗?你故意的吧?"
  季青临开了麦,张张嘴,小声说:"我、我想救你。"
  队友恶狠狠地大骂着,言语污秽不堪。
  季青临的长睫颤了颤,什么都没说就退出了游戏。
  晚上六点,夏春树的直播间已有了三百万观众,看着不断上升的观众人数,她的脸上却没什么情绪波动。
  见她迟迟没有开游戏,观众都有些急了,弹幕齐齐飘过:"仙儿姐还不开始吗?"
  "老公,你是不是在等什么人?"
  "我知道了,仙儿姐要等我开始。"
  "前面的你清醒一点儿!六点还不是睡觉的时候!"
  叮。
  你的好友Arios已上线。
  夏春树松了一口气,点了"邀请"。此举动顿时让直播间的观众惊呆了,谁不知道夏春树只玩儿单排,玩儿了半年也只开过三次四排,还都是水友赛,现在她竟然邀请人了?
  众人凝神看去,对着那个ID陷入沉默。
  "这ID……高达看多了吧?"
  "小学生?"
  "听说仙儿姐有个弟弟,难不成是弟弟?"
  "啊啊啊,羡慕死这个天使了!"
  "天使开个麦。"夏春树说。
  见图标点亮,夏春树这才和观众介绍:"和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天使,一个萌新。"
  听到"萌新"二字,弹幕里又是一片哭天抢地,夏春树抬眼望去,全是"说好不带萌新玩儿呢?"
  见季青临不说话,夏春树又说:"小天使和我的老婆们打个招呼呀。"
  那头沉默了好久,然后——
  "大家好。"
  声音又低又哑,带着明显的疏离和不安。
  直播间的观众们全沸腾了。
  "天呀!男神音!"
  "啊啊啊,这声音我服了,允许你和我老公一起玩儿。"
  "天使音!"
  "声如其名!"
  这边的季青临看不到弹幕,在游戏里全程紧张地跟着夏春树。
  夏春树调整了下坐姿,考虑到所带的人是个萌的不能再萌的新人,于是标记了一片无人的野地。
  "仙儿姐:打野是胆小鬼干的事儿。"
  "打野是胆小鬼才干的事儿!"
  "打野是胆小鬼才干的事儿!"
  弹幕全是在取笑她的,夏春树看着,并没有放在心上。她手上調整着降落伞的位置,说:"你们不懂,我这是在给他们机会,只有最后活下来的才配和我一决雌雄。"
  这句话说完,弹幕飘过一串:"我就静静地看你吹牛。"
  房顶搜刮完后,夏春树下了二楼。这房子虽然不算富裕,可也不是那么寒碜,她捡起一把SKS和一把M416后,还剩下一把UMP9。她走到窗前,发现那个傻小子还围着楼下的小房子转圈圈。
  夏春树缄默一阵,不由开口:"天使,你上来,我这里有把UMP9。"
  闻言,季青临操作键盘和鼠标向她所在房子的方向跑来。
  只见屏幕上他的游戏角色对着矮墙跳了几下,夏春树隐约觉得这画面有些熟悉,忍不住说:"你试试从那个缺口绕进来?"
  季青临默不作声地绕了进来。
  接着,季青临操控着人物颠儿颠儿地进屋上了楼。
  见到人过来了,夏春树提醒着说:"UMP9在地上。"
  季青临茫然地转了下视角:"没有。"
  夏春树拉近镜头,看着地上那把明晃晃的冲锋枪,又看着像傻子一样四处寻找的季青临,语气无奈:"你脚下。"
  脚下……
  季青临调了下角度,开口说:"条纹衫、烟……烟雾弹。"
  他弯腰把地上的条纹衫给人物换好,看着焕然一新的人物,薄唇吐出两个字:"好看。"
  然后他又脱了下来,丢到夏春树面前:"你穿。"
  她要怎么告诉他,他们玩儿的是《绝地求生》,而不是小公主换装游戏,衣服的好看与否并不能决定比赛的输赢?
  夏春树深吸两口气,等心情重新平复后,又一次提醒他拿枪:"你……先把地上那个UMP9捡了。"
  说完她后退几步,静静地看着季青临。
  他四处转了两圈,身子一蹲一起,就是没捡枪。
  夏春树有些不耐烦:"深蹲起?"
  他不说话,好像有些委屈。
  夏春树继续暴躁嘲讽:"锻炼身体呢?"
  他委屈巴巴地答道:"捡、捡不起……"
  夏春树皱着眉,语气显得不耐烦:"说话就说话,你结巴干啥呀?!"
  他突然沉默,然后名字变灰了。
  夏春树有些蒙,这是什么情况?她也没说什么啊,怎么就让他下线了?
  "难不成我伤害到他幼小的心灵了?"夏春树问,直播间里一片"哈哈哈"。
  算了,下就下吧,队友于她反正只是切斯特,这个天使队友可能连切斯特都不如。
  凭着人道主义精神,夏春树等了他三分钟,见他还没有上线,便抬手丢了个手雷,然后翻窗而出。
  "轰——"
  屏幕上出现几个大字——队友误伤。
  见此,弹幕开始疯狂刷同一句话:"仙儿姐真是一个无情冷酷的杀手。"
  她看了下地图,往中央位置标好点后,沿路找了辆摩托,向目的地开去。
  就在此时,耳麦里传出一道声音:"我死了?"
  她手一抖,车一歪,直直地撞在了路边的树上,血被撞掉大半。
  直播间的观众笑得更欢了——
  "哈哈哈,翻车现场。"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哈哈哈,哈哈哈,我是新人,这个主播好玩儿,粉了粉了。"
  "你怎么回来了?"夏春树尴尬地问。
  季青临"死了",他只好点了观战,见夏春树正趴在地上打药,他声音低低地说:"有人打你?"
  夏春树把药打好,又喝了罐能量饮料后,再次跨上自己的小摩托,说:"自己撞的。"
  自己也能把自己撞掉血啊……
  季青临觉得这游戏挺神奇的。
  看着她游戏里的背影,他想了想,再次问:"我死了?"
  夏春树手又是一抖,脸上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她清清嗓子,佯装无事:"有人把你炸死的,放心,姐会帮你报仇的。"
  季青临像个乖宝宝一样"哦"了一声,然后没再说话。
  正当夏春树以为就此糊弄过去了的时候,耳麦里再次传来季青临的声音:"直播间……"
  夏春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的下半句话。
  她小声提示:"直播间?"
  季青临:"笑。"
  夏春树:"笑?"
  季青临有些僵硬的说出一串数字:"2333……"
  夏春树忍住想要砸键盘的欲望,咬牙切齿道:"您老能一句话说完吗?"
  沉默了一会儿,他声线微弱:"2333不是……笑的意思吗?你,笑我,结巴。"
  诡异地沉默了两秒后,夏春树把键盘一砸,惊愕道:"你不会真……结巴吧?"
  他的声音又消失了。
  夏春树心里不安,觉得自己做了件伤天害理的大事,就连直播间"护仙"的粉丝们都说夏春树丧心病狂、毫无人性。
  她用手挠了挠头,不知如何是好。
  正分神时,传来一阵脚步声,夏春树目光一凝,急忙下车跑到最近的山上,然后伏到地上。她的女性角色身材娇小,衣服与草丛颜色相近,容易藏匿不被察觉。
  夏春树看了眼装备。由于她跳了个物资少的地方,还耽误了点儿时间,所以身上并没有多少装备,还好一把SKS装有消音器,虽然倍镜是红点镜,但也不太妨碍。
  夏春树弯腰躲避着敌方视野,边寻找着合适的作战地点,边说:"2V1,你们觉得凭我现在的装备,我会赢吗?"
  问完后,直播间的观众开始和夏春树互动——
  "哎呀,仙儿姐竟然问我们她会不会赢。"
  "惊了,仙儿姐一般不是都说她要不要放过对面吗?"
  "这不是我的仙儿姐。"
  "行吧。"夏春树挑了下嘴角,"搞定这两个就发了。"
  她打开倍镜,切到第一人称视角,瞥見了躲在不远处大树后面的玩家。
  夏春树笑了下:"三级甲、98K,这快递挺有钱。"
  夏春树把枪换成SKS,瞄准敌人头部,按下左键,"砰",敌方应声倒地。
  她又从容地瞄准往树后面移动的"三级甲",说 :"等一下他队友。"
  对方有所察觉,并没有急着跑出去救人,而是扔了个烟雾弹。一会儿后,四面烟雾缭绕。
  她静静听着脚步声,最后直接爬起向前方跑去,连按鼠标一记连发。
  随后,屏幕上显示两个大字: 2杀。
  烟雾散去,夏春树的人物趴在地面搜刮着敌方的物资,她的语气带着浓浓的骄傲:"高手从来都是盲打。"
  弹幕:仙儿姐厉害!
  季青临抿唇看着屏幕,目光闪烁。在看完夏春树的逆天操作后,他愈发觉得自己蠢笨,明明都是玩儿的同一款游戏,明明都长了两只手,为什么……自己就是不如她呢?
  夏春树以九杀的战绩进了决赛圈,因为是双人模式,决赛圈会比单人模式的更残酷,她要以一己之力来对抗其他队伍。现在还剩下五个人,除了她还有两队人马。
  决赛圈在正中的山丘上,夏春树转动视角看了眼位置。两边有几棵树和几块石头,夏春树小心挪到最前面靠近石头的草丛里。
  还剩三十秒缩圈,周围很是宁静。
  "听过一句话吗?"夏春树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四周,"地上苟一苟,活到九十九。"
  "我们要先看他们打起来,然后坐收渔利。"夏春树是靠圈最近的,等毒圈快过来时,她开始打药,并且缓缓往前挪了下,一会儿后,枪声从身后传来。
  看着逐渐递减的血条,夏春树心如死灰:"凉了,被毒圈爸爸坐收渔利了。"
  她身上只有三个急救包,一边跑毒一边打药是肯定是拼不过的,永远都拼不过的。
  话音刚落,画面突然一变,电脑屏幕上的八个字显眼又漂亮——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夏春树怔了一下,一拍大腿:"看吧!天选之人!"
  开心完后,她才想起自己还带了一只一窍不懂只会卖萌的"小菜鸡",便和他说:"心肝天使,我带你赢了!开心不?"
  "躺赢"的季青临没有多开心,但是在看到屏幕上夏春树那感染力极强的笑时,不由地跟着牵动了下嘴角。笑完,他便一脸落寞地垂下长睫,说:"走了。"
  夏春树冷静下来:"不来了?"
  "嗯。"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开心。
  夏春树皱皱眉:"你生气了?"
  电脑屏幕那头的季青临忽地抬头,发出有些茫然的鼻音:"嗯?"
  夏春树接话:"怪我把你炸死?"
  炸死?
  季青临歪歪头,眼神更是茫然。
  "好吧。"她鼓了鼓腮帮,"我向你道歉,我以后再也不冲你开枪、扔雷了,我如果敢杀隊友,那我仙儿姐跟你姓!"
  季青临眨眨眼:"你不是说,别、别人炸的?"
  夏春树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她关闭麦克风,冲直播间观众低吼:"你们竟然没出卖我?"
  被问话的观众在弹幕上说:
  "笑话!仙儿粉从不出卖老公!"
  "出卖你的都被房管叉出去了!"
  "夸我们啊,仙儿姐!"
  夏春树冲着镜头怒道:"夸你们个棒槌!"
  这简直就是翻车现场啊!
  重新打开麦克风,夏春树心虚地道:"我刚才开个玩笑。"
  季青临抬眸望着屏幕,抿唇轻笑:"嗯。"
  夏春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儿,小心翼翼地问:"你别告诉我你现在在看我直播。"
  季青临:"嗯。"
  嗯……
  他说"嗯"!
  只是一个字,夏春树便被彻底秒杀,她以头磕桌。这不是翻车现场,这是大型事故现场!更可恶的是,直播间的观众们都借此机会嘲讽着她——
  "哈哈哈,从没见过仙儿姐这么吃瘪的样子。"
  "截图保存表情包了。"
  "这个菜鸡我喜欢啊!"
  夏春树不理会直播间里那些没良心的粉丝们,想着怎么着都要补偿一下天使,琢磨了一下,夏春树说:"今天不玩儿《绝地求生》了,你平常玩儿什么游戏?我陪你。"
  季青临顿了下,说:"公主换装。"
  公主换装……公主换装?
  夏春树以为自己听错了,用小拇指掏掏耳朵,说:"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一遍,你平常玩儿什么玩意儿?"
  季青临看着直播间里夏春树的眼睛,重新认真说了一遍:"公主换装。"
  下期预告:夏春树说到做到,与季青临玩儿了一个小时的公主换装,还和他加上了微信好友。喜欢玩儿公主换装的"小天使"季青临有着怎样的过去,夏春树又将让他的世界发生怎样的变化呢?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锦橙弹幕直播间玩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