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毁灭与重生论欧茨大瀑布中男性气质的建构
  摘  要:欧茨在《大瀑布》中讲述了传统男权社会里的男性是如何走向醒悟、自毁与重生的故事。本文选取故事中女主人公的两任丈夫为代表,通过探讨他们的命运来阐释男性气质的建构与解构过程。
  关键词:《大瀑布》;男性气质;建构与解构
  作者简介:杨小艳(1984-),女,重庆人,硕士研究生,讲师,研究方向:美国文学。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9)-36--01
  乔伊斯·卡罗尔·欧茨是美国当代最重要的作家之一。自从1963年发表短篇故事集《北门边》以来,欧茨一生笔耕不辍,以高产著称。欧茨的写作风格多变,以心理现实主义为主,黑色、暴力为鲜明特点,书写当代美国的现实社会。她自称"有着巴尔扎克式的野心",试图对美国社会做全面的真实书写。本文利用"男性气质"的理论工具对《大瀑布》里的男性代表进行分析,以挖掘出该作品的更多内涵。
  《大瀑布》出版于2004年,欧茨受"爱的运河"这一真实历史事件的启发而作。小说中塑造的男性形象丰富多样,但无一不是传统男权社会的受害者。男权社会对男性人物的气质和角色做出种种规定和定义。男性气质研究的领军人瑞文·康奈尔认为男性气质是"性别关系中的一个位置,两性占据那个性别位置的种种实践,以及这些实践对身体经验、个性和文化所产生的影响"。[2]她认为男性气质不仅只有一种,即传统意义下父权制社会占据支配地位的男性所拥有的气质,而是在性别、种族和阶级的共同作用下逐渐多元化,所以她将masculinity变成了复数masculinities。她将男性气质分为支配性、从属性、共谋性和边缘性男性气质四种。传统的性别研究将男性与女性二元对立化,但康奈尔提出处于从属地位的也可以是男性,比如男同性恋。能够在各方面严格实践支配性男性气质的男性是相当少的。但是大多数男人从支配性中得到好处,因为他们都可以从男权制中获得利益。这些人一方面谋取权力的利益,一方面又避开男权制推行者所经历的风险,这类人的气质就是共谋性男性气质。而边缘性男性气质这个概念表达了占统治地位的男性气质与从属阶级或种族集团的边缘性男性气质之间存在的关系。[4]
  正是傳统男权社会对男性气质进行的违反人性的定义,才导致小说中男性的集体反抗,并最终造成悲剧式结局。女主人公艾丽娅的第一任丈夫吉尔伯特内心热爱自然科学,想要探索大自然的秘密,却不得不继承父亲衣钵,舍弃科学,投身宗教,成为一名牧师;他不敢公开同性恋身份,只好迎娶另一个牧师的女儿艾丽娅;可是新婚第一夜,他再也无法忍受内心与现实的割裂和传统男权社会下一名同性恋遭受的压力,他不顾上帝的反对,从容地跳入大瀑布,自杀了。他的纵身一跃既代表了他承认自己是男权社会的失败者,又代表了他对于传统男权社会对男性角色和气质进行违背内心规定的反抗。吉尔伯特便是康奈尔笔下边缘性男性气质的典型代表,他用死亡来消解强加于身上的边缘性男性气质。
  与吉尔伯特相反的是,艾丽娅第二任丈夫德克是一个传统男权社会定义下的"成功男人"。他出身名门望族,职业为律师,身形高大,风流倜傥,广结好友,又颇有女人缘。他的支配性男性气质因其性别、家庭、种族、职业等外在因素而得以建构,但男性气质不是固定僵化的。为了巩固其支配性男性气质,他必须对生活中非男性的因素视而不见。对他而言,"如果能逃避,他绝不会拿生命去冒险",[3] 他学会"绕开"对男权社会构成威胁的问题,这是男性气质对自我意识的限制。[1] 然而从爱上艾丽娅开始,德克就走上了自我复苏和抗争的道路。他不顾家人反对,娶一名相貌平平的寡妇为妻。他与家人决裂,更是向整个男权社会发起了挑战。婚后他们育有三子,生活幸福。这是对他开始觉悟的褒奖。在婚姻生活中,他开始挑战传统的男女二元对立,解构支配性男性气质。他照顾家人,允许妻子艾丽娅有自己的工作。然而,单纯从婚姻上打破传统枷锁还远远不够,德克从"男人"走向完整的"人"还需要经历心灵的变化。"爱的运河"案件成为他与男权机构完全决裂、追求善良与正义的标志。"爱的运河"原是尼亚加拉大瀑布边上的一条废弃的沟渠。美国军队和化学公司向里面倾倒化学废弃物,后被填平建立学校和住房。从此,当地居民先后患上各种奇怪的疾病,遂集体上诉美国政府和化学公司。虽然过程艰难,但最终取得成功、获得了赔偿。这一事件是该小说的故事主线,也是男主人公成长涅槃的转折点。德克背叛了自己的阶层和家族,志愿为受害者上诉,这是他与男权社会的直接对抗,也是他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而不是被传统男性气质所禁锢的"男人"的标志。这也是他重构理想男性气质的过程。
  当然,男性抗争必将引起男权社会的报复。德克在警车和斯旺公司货车的堵截下坠入大瀑布,与吉尔伯特的结局殊途同归。但抗争并不是没有任何积极影响。艾丽娅的两个儿子长大成人,经历了各种人生的和心灵的变化后,开始了寻访父亲的道路,终于为父亲平反,同时也促成了自我的重塑。
  由此可见,男性气质由社会文化所建构,与性别、阶级、种族等多种因素相互作用。故事中的男性在建构自身男性气质的过程中也可以是男权社会的受害者。好在他们开始醒悟,开始挑战男权制,对男性气质进行解构,试图重构理想的男性气质,以达到更和谐的两性关系。虽然结局悲壮,但反映出欧茨对建构新时代理想男性气质的乐观态度。
  参考文献:
  [1]杜鹏. 《大瀑布》:男性的迷失与重塑. 安徽文学, 2011年第2期.
  [2]康奈尔. 男性气质. 柳莉等译.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
  [3]乔伊斯·卡罗尔·奥茨. 大瀑布. 郭英剑译. 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6.
  [4]詹俊峰.性别之路—瑞文·康奈尔的男性气质理论探索.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5.
 
杨小艳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