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从高坎头到八排门外一题
  要有怎样的机缘巧合,才能邂逅一场美丽的风景!
  偌大的世界,我在你盛开一片金黄时路过,我跟那只蜜蜂一样,可能是凑巧,也可能是命中注定!
  对高坎头的印象,最初是美丽的巧苏同学。初一前后桌,我们的交情拉开序幕。她家养蜂,在她家里我见到了蜂箱,一个个方方的木头箱子排成一排,蜜蜂嗡嗡地飞着。如若靠近,需得长袖长裤遮脸帽全副武装,才敢近前一看究竟。遗憾未敢细细盯紧了看,不知蜂箱里的蜂蜜究竟是何樣子。那时,高坎头于我而言,是一个养蜂产蜜的地方。
  后来,若不是樊岙到南田的山洞扩建,恐怕不会有那么多人改道途经高坎头。如果你乘汽渡来鹤浦,沿着南田路,在蟹厂桥头处右转,直行至虎头岩左转。如果是绕经高塘而来,那么顺着主路,直到虎头岩继续前行。关于这个虎头岩,有人说是这座山形似老虎,T字形路口处是老虎的腿,转弯去川洞的位置是虎头,只是如今为了道路转弯处的视线已将虎头炸毁,想来觉得可惜,却也是时代的步伐。
  绕过虎头,经过一个小村庄——川洞,穿过洞去便是高坎头。出了山洞口,居高临下,可见高坎头村由一条主路将村宅分为左右两边,眺过住宅区是成片的田地,那样大的规模,在鹤浦应该是少见的。去年,高坎头村第一书记陈兆季在他的文章中写道:"东海之滨,荷心之阳,高坎头村,人杰地灵。春秋代序,海退而成沃野。日月相袭,沧海已变桑田。……"事实如此,那成片的农田是先民们作堤围建的海涂。这片农田的作物常见的有三种:油菜、小麦、水稻。我们惊叹的美常常是由于规模与气势。春天的高坎头吸引了多少外来的赏花者,我想,那绝不是一朵不起眼的小黄花能做到的。我在心里是感谢这片农田的主人的,他种植庄稼一心一意,所以才敢一季只出一物。那条路那么长,我们就这样肆意地在田边闻花香,那是春天的味道,那是希望的味道,那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味道,那是等闲识得东风面的味道,那是你说的带我去看花的味道。花的美不在独立生长,而在她们牵手弯腰举手投足一阵风来都侧往同一个方向的集体默契的美。我的喜悦也不仅仅是眼前的艳丽色彩,而是当我拍下这一幕景的时候心里想到了好多想要分享的小伙伴。
  不同于油菜花的高调,小麦与水稻的力量更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美。三年前我骑电瓶车经过那儿,绿油油的一片,是你用手臂在眼前抡了一个满圈还不够大的一片,那时种的是麦子。一条水泥路将麦田分成左右两部分,你站在当中,就这么站着,忍不住就想起书里说的满眼的绿。近旁的分明的绿,稍远的连接着的绿,抬头望去的在阳光下摇头晃脑的绿。微风拂过,一道更深的绿从风来的方向平行移往风去的方向,那边还未到头,这边又起一道……远处蔚蓝天空下,涌动着绿色的麦浪,就像你在我耳边的呢喃,温柔了那日的阳光。
  前几日刚去过那边,种着水稻,稻穗低垂,颗粒饱满。想起语文阅读里的文章,经常拿狗尾巴草跟水稻相比,赞扬水稻沉稳有内涵,谦虚低头值得同学们学习;批评狗尾巴草傲娇无用还要在农田里争抢养分。其实抛开那些固定的模式再想想,狗尾巴草有什么错,如果明日有人将狗尾巴草种满这片农田,然后搞个狗尾巴草手工作品展,恐怕大家也要赞赏不绝。我们总是把头抬得老高,遥望众星所捧之月,是不是也要低头看看身边,有些小美好可能别人不知道,因为只属于你。
  按照我的线路,下一站是红卫塘的梨园。这里最吸引人的应该是春天梨花满枝头之时,可是真正孕育生命的神奇,却是在梨花的热闹之后。花谢后,花枝处鼓起一个圆圆的小包,这应该就是梨子最小最小的样子了。就是这个小生命,通过脐带,汲取养分,享受日照,接受风雨。若有心,时时往而视之,这小小的包会渐渐长大,变成一个小圆球,再慢慢长成梨的样子,肤色开始接近成熟的梨色。每一日的变化都是惊喜!当你咬下一口脆而多汁的梨时,有没有想过,它曾是一朵小小的白色的五瓣花,在完成花的使命后结出了梨,它通过了多少努力才让自己长得饱满可人。你咬下的那一口,可能是它对这个世界的感恩!
  梨园赏花结束,不妨继续沿路而行,左转沿山脚来到一个滩涂——赵云岙。滩涂的魅力在于零距离接触,那年春游未能参加的确是一个遗憾。后来我跟咿呀才女一起,退潮,小心翼翼地踩在石头上,看滩涂上的跳跳鱼被我们吓得乱窜,看螃蟹忙不迭地横行进洞里,看石头上的牡蛎微微开动口子,看不知名的螺在石头底下的水洼里吐着舌头……我们悄悄地不敢出声,才看到螃蟹又探出了它的大脚趾。后来来了一位大伯,穿一身防水套装,背着背篓,他说要去海涂的外面看看养在那的紫菜。只见他左腿跪在海马上,双手紧握把手,右腿一蹬一蹬地滑了出去,越滑越远,直到变成一个小点。如果结伴,在这里打个泥仗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说不定还能淘点纯野生的泥螺蛏子呢!
  站在赵云岙的滩涂上,左边可见一座小山,那个位置就是八排门,从赵云岙开始沿山路步行到八排门估计半个多小时,途中可见滩涂上的紫菜架子,整片海滩上都是,一直延伸到对面高塘岛的乌岩村。这几天正是收紫菜的时节,潮水退去,只见紫菜架上的紫菜长长地垂下来,这道景应该是紫菜主人眼里世界上最美的景。八排门算是南田岛西边的一座大门,最初我对它的认识起于初中一个学妹的文章。当年阮学妹那篇文章在"我爱家乡"征文比赛中得了特等奖,后来刊登在鹤浦中学海风文学社校刊上,有幸拜读,果然名不虚传。对文章的欣赏,对作者的崇拜,于是对她文中提到的八排门一直心向往之。其实她那篇文章是写金七门的,我却对她随意提到的八排门一直耿耿于怀。为了这个执念,终于实地考察了一番,这儿似乎远离喧嚣,偶见一两个人在岸边的小船上忙活着,许是附近搞养殖的村民。
  爬上小山坡,哇,目测约百米宽的堤坝已基本成型,直达对面杨柳坑村。听说是造物流园区,隐隐觉得一个新时代要到来了……
  金七门
  金七门很任性,在她的生命里,没有途经!
  她就这样傲娇地守在象山最南端的无人岛——南山的对面。每一个来到金七门的人,都必须是为了她,只为了她!
  鹤浦出发一路向南,途经樊岙、马小坦、南田、牧童岙、水湖涂、杨柳坑,其间过两个山洞,绕十八弯山路,她在那里迎接你!站在杨柳坑过来的最后一个山头转弯处,金七门村一览无余,80年代建起的两层楼民房掩映山间,当时流行的绿色或蓝色窗玻璃反射着阳光,那么安静。村庄不大,金渔与金农各司其职,守望相助。
  照例,村口得有一棵大樟树,是村民们茶余饭后的好去处。午后,大樟树附近一字排开六七个五六十岁的男人女人,我去的时候,她们正说着一个什么笑话,一个身穿橘红色针织开衫的妇女,左手叉腰,右手指着对面的灰色粗布衫男人,哈哈哈大笑着别过头去。坐在花坛边沿的戴草帽的女人也笑,一边嘴里说着"嗯个油头子孙",一边起身去翻弄晒在太阳底下的切成一片一片的番薯干。
  村里的住户已经不多了,年轻人大都外出定居,这个地方被他们称为"老家"。老家有秋收后在路边翻晒谷子的阿婆,有通往沙滩的路上调皮地挠你痒痒的芒草,有定时出海劳作的小船,有饭后蹲在海边大石头上吧嗒吧嗒抽烟的大伯,有阳光下静静地睡午觉的美如画的整个村庄……
  金七门的沙滩,小,静。从一户村民的家门口经过,绕过田埂,一大片与人齐高的芒草随风摇曳,唦唦唦,慢了两步,前面同行的小伙伴便淹没在草丛中不见了身影。海浪拍打岩石的巨响从右边传来,循声而去,笔陡的山岩让人不敢靠近。只远远地寻一处自以为安全的落脚点,微微前倾,看海水重重地拍在岩石上,一下,一下,溅得粉身碎骨。看了一会儿,遗憾不能下去,折回主路。涨潮时,沙滩完全隐没在海水里,退潮后,沙滩虽小,也够你当个小操场。不同于刚才小山凹里的激烈,此时波宁浪静,海水从远处涌来,翻着白色花边,褶皱成大大的公主裙摆。抬头蓝天配白云,低头金沙与红岩,你说来这世上一遭要轰轰烈烈,那你肯定没有遇见一个村,让你沉下来。傍晚时分,海鸥掠过海面,忽地又高高飞起,在空中盘旋一圈,张开翅膀滑翔而去。当地人知道,在哪个季节,哪个时间,扛一把锄头拎一个桶,沙子里可以淘起沙蛤。我没有亲自体验过淘沙蛤,但亲眼看到饭店餐桌上的少见佳肴活生生躲在石头缝里,也是妙不可言的。
  一路走到村子的尽头,有个码头,岸边靠着几只小船。顺台阶而上,有一座红墙黑瓦的龙王庙。海边人靠海吃海,龙王庙自然是祈求一帆风顺满舱归来之意。庙院子里有一块石碑特别引人注意,目测此碑曾遭拦腰断截,后以水泥补之。近前细看,正面刻有"奉旨永远封禁",右侧刻明时间"道光三年X月五日立",月份处正好是之前的断截处,左侧字迹模糊,依稀能分辨出"金漆门"几个字。永远封禁,这几个字的背后有多少故事呀!曾读到过赖赛飞女士的一篇文章《从历史深水区打捞起的文化厚礼》,她激动于王庆祥先生断续经过13年搜集整理,汇编成《顾田"怀南田诗"校读》,感慨于南田岛的巨大历史断层终于有了逐渐被填补的希望。文中的一段话我引用至此:"可以想象庞大的国土蜷缩起来的时候,首先放弃的就是零落海面的小岛。于当时的帝国而言,可为细枝末节,于这个岛而言,却是它的全部,包括上面的人民——每一个人的命运转折。它几乎因此而面目模糊,很多东西从此不可追溯——南田岛的人居历史非常久远,早在唐朝就人气较盛,并与外界交流频繁。然而封禁形成的本身空白,进而使得之前的漫长人文积累也大多湮灭,这才是更大的空白。至今为止,南田岛的过往更像是一种传说,关于它的史实常常掉在了他处文字的缝隙里甚至是纸背,需要极大的决心与耐心,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寻觅。"过去的遗失我无能为力,因为对这土地有割舍不下的情感,于是想要努力记住她的容颜。或许多年后整个南田岛都变了样,至少我也用我的方式留住了过去。
  面向大海,来时的山路像一条长龙盘踞山间,海那边堤坝在建,改头换面的时代毫无悬念地到来。南面那座无人岛,就是南山,真正的最南端。隔岸相望,驾一只小船到对面登陆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听一个长辈说,年轻时有一年在南山养紫菜,所以在那里住过两三个晚上。他说那边有一口井,井口与海边岩石齐平,井内为淡水,井外是海水,但海水从来不会越界。真假不知,天底下奇妙的事不要刨根问底,留些问号在生活里,就让传说继续蒙着那层面纱吧!落日西下,整个海面被映得通红,三个男人分别站在自家小船的船头,在余晖里驶向各自的方向。看着他们,心里从不曾有的踏实,这里一定是南田岛上日落最美的地方!
  村里炊煙袅袅升起,男人们望望自家的方向,忖着该收船归来了!
 
王露露虎头狗尾巴草紫菜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