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高羽的诗六首
  北溪,北溪
  我懂得爱你的时候
  我已经快要老了
  我已经快要老了
  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孩子还那么年轻
  他将代替我
  爱村庄爱山陵爱田野
  爱龙眼爱荔枝爱翠竹
  爱流水爱稻谷爱蔬菜
  爱鸟鸣爱蝉噪爱萤火
  像爱他身体里
  被时光捶打的骨头
  像爱他身体里
  被生活滋养的血液
  给竹的情诗
  我想我可以和她相爱
  我想我可以在龙径和碧溪
  不断往返的这一小截堤岸上
  往她唱响百年的空幽
  注入更多的坚韧
  在风中,她点头
  就表示她愿意嫁给我
  她伸展腰肢
  就表示她愿意用有生之年
  和我一起生育
  为照看我们多年的母亲
  抽出更多的肋骨
  摆渡……
  闽 南 春
  除了细雨,发光的绿
  不得不提到龙眼、荔枝
  那些在我心里
  扎根了三十几年的姐妹
  她们素雅地绽放
  掠过春风云鬓的枝头
  累积岁月的香甜、厚度
  燕子,是不可不再次提到的
  重要一笔
  对于比闽南更南的地域
  我们是它们思维中的北
  此刻,二十三度
  正适合展翅、裁剪嫁衣
  亲近泥土、稻草
  享受神的眷顾
  风扶着一片落叶
  风扶着一片落叶,唱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
  终有一天,我也会像风
  只是,我扶着的
  是轻如落叶的父母
  我归来,只是为了
  在树干一样的大理石碑上
  铭刻一枚落叶斑驳的青春
  相 遇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
  在异乡的街上碰见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藏起
  久远的过去
  没有年龄、地址、民族、方言
  只有滚滚烟尘
  你好。他用目光对她说
  她微笑。示意
  哦。沙子。陌生的沙子
  那时,我看见一阵风
  在两个人的眼睛里
  被一片叶子轻轻翻动
  鹤
  鹤的羽毛被月光洗过
  或者
  月光其实是鹤的羽毛的
  一部分
  夜晚的林子里
  我目睹了一只鹤
  梳理内心阴影的过程
  树枝后退着
  鹤的纯粹
  像某种玉器
  在轻叩松涛的关节
  责任编辑 小 山
 
高羽北溪龙眼荔枝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