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最浪漫的事
  小林已经和女友恋爱了五年,他们的年龄也奔三十去了,可结婚这事仍然提不上日程。啥原因?买不起房子!女友小梅的家人把话说得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没有房子就不能结婚!受父母的影响,小梅的态度也很坚决,虽然小林已经向她求过三次婚,可她硬着心肠就是不肯点头。这是决定两个人一辈子幸福的硬件,能含糊么?
  这天,小梅收到小林的邀请,约她去东湖游玩,并许诺将送给她一份前所未有的大惊喜做礼物。
  两人见了面,小梅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咱们认识五年,没见你送过啥像样点的东西给我,这回你能送我什么大惊喜呀?"说归说,她的心里却怦怦乱跳:难道他买到房了?要不然,这小子口气不会这么狂。
  小林神秘地笑了笑:"咱们先定个规矩,不到东湖你不能问,到时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听他这么说,小梅只好按捺住急迫的心情,脑子里却浮想联翩起来:如果他真的买到房……
  东湖是郊区一个小湖泊,离市区五里多路,经常有城里人跑去钓钓鱼、游游泳,接触大自然,放松身心。两人坐上车,不一会就到了东湖边。这会儿来的人不多,只有几个钓鱼的,显得十分安静,是个说秘密的好地方。
  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刚坐下来,小梅就忍不住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快说快说,你要送我什么?"眼光在他身上来回搜索,却见小林两手空空,口袋里也是瘪瘪的。可她自我安慰:一串钥匙能占多大的地方?
  见她这副模样,小林乐了,手指一点她鼻子道:"你别想着我会拿出一串新房的钥匙给你呀!先告诉你吧,这份礼物肯定不是房子。"
  小梅一听,心凉了半截,脸上顿时露出失望的神情。小林察颜观色,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虽然不是房子,可我敢保证,这份礼物会比一套房子还要贵重,你也一定会更惊喜,而且,我敢说今天你就会接受我的求婚!"
  "想得美!"小梅嗔怪地擂了他一拳。看小林说得有板有眼、信心十足,倒也不完全像是吹牛,心里又禁不住好奇地猜想起来:还有什么比房子更重要的?
  于是小梅连连催道:"别卖关子,快说是什么吧!"
  小林却有意要逗她:"急什么呢?我不是说过嘛,还不到时候哩!来,先亲一口再说!"
  说完,把小梅一搂,就把嘴巴凑了上去。两张嘴刚碰一起,小梅从小林背后发现前面走来了一个老太太,急忙将他一推,啐道:"有人来了!"
  小林扭头一瞧,无可奈何地摊摊手,端端正正坐好。这儿可不是城里,有些乡下人很看不惯这一套,当众搂抱亲吻,成何体统?尤其有些上年纪的老头老太太,还要跟你急哩。
  两人瞅着老人慢悠悠地走过来,走到他们跟前,居然在旁边一块滑溜溜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两人一看,不由傻了眼。这老人大概是附近村子里的,看模样,老人家年纪起码也有八九十岁了。她头发全白了,还梳了个发髻,两块脸颊深深地凹进去,皮肤就像从树上剥下的树皮似的,穿着一套年代久远的老式衣裳,虽然旧,却洗得很干净,也没闻到什么臭味。
  见是一位年纪这么大的老人,两个年轻人急忙收起了嬉戏之心。这时,老人缓缓看了他们一眼,还微微笑了笑。
  小梅脸一红,忙走上前恭敬地问道:"老奶奶,您今年高寿?"
  老人的耳朵大概不好使了,只是含笑瞅着她,没有反应。小梅又大声问了一遍,老人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意思是说耳朵听不见了。不过,老人似乎猜出小梅要问什么,张开干瘪瘪的嘴巴说道:"我等人。"一张嘴,两人一看,好家伙,嘴里居然还有几颗牙。
  小梅忘了她耳朵听不见,忍不住又问:"老奶奶,您等谁呀?"
  老人伸出一只枯枝似的手掌,晃了晃:"我呀,今年九十三。"
  两人一听都乐了,老人也咧开嘴跟他们笑。小林告诉小梅,离这里几里地之外,有个小集镇,也有个小学校,可能老人是在这等放学的小孙子小孙女吧!
  小梅真想问问这位老奶奶,怎么能活这么大岁数,而且身体和精神还这么好,可老人只能说不能听,只好用敬仰加羡慕的眼神打量老人。
  没想到,她不问,老人却问起他们来了:"你们是两口子呀?"
  小林马上应道:"老人家,您猜对了!"小梅脸一红,一捅小林,冲老人摇摇头。
  "呵,你们不是夫妻呀?"老人有点不太相信。
  小梅想了想,又摇摇头,说目前还不是。老人一看,竟猜出了几分:"姑娘,你还没决定嫁给他,对吧?"
  这话点中了两人的心事。小梅和小林对视一眼,心里都想:这老太太真厉害,连这个也猜得出来,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善解风情的人啊!
  老人静静地瞧着他俩,嘴角带着笑意,好像在这对小情侣身上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又似乎已经看透了他们的心事,小梅和小林被她看得怪不好意思的。
  过了一会儿,后面忽然出现了一个老大爷,柱着一根拐杖,一步三颤地慢慢走过来。这老大爷的眉毛全白了,剃着一个光脑壳,看模样也在九十开外了。
  小梅不禁感叹:这儿的长寿老人可真多。
  小林向老人打了个招呼:"老大爷,您今年高寿啊?"
  老大爷看他们一眼,含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听不见了,你问我干啥去?我赶集回来。"
  说话间,旁边的老奶奶费力地从石头上站起来,迎了上去,一边埋怨道:"赶个集去了老半天!"
  老大爷脸上乐呵呵的:"我不是剃了个头么。"说着,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手帕包着的东西,递了过去,"今天的烧饼好,还热哩!"
  老奶奶接过烧饼,又埋怨道:"我还有几颗牙呀,嚼不动了,还买这个干啥?"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摸老大爷的脑袋,又摸摸下巴,"胡子也没剃干净!"
  老大爷笑了笑:"剃头陈他也老啦,差点干不动了。"
  老奶奶说:"咱们回去吧!"
  老大爷就把左手稍稍向外曲,老奶奶伸手去搀着他,老大爷的手掌也托着老奶奶的手,两人就这么互相搀扶着,慢慢地向村子里走去。
  小梅他们看着,不由得惊奇地瞪圆了眼。这两位老人的耳朵都听不见,可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们的交流,一张嘴,就知道彼此要说什么话,怎么看也不像两个耳朵不好使的人。
  两人看着两位老人相依走路的背影,心里充满了羡慕。
  忽然,老奶奶扭过头看了看他们,向小梅招招手:"姑娘,你过来。"
  小梅忙跑过去:"老奶奶,你有什么事?"老人眼里满是慈爱,轻声道:"姑娘,你嫁给他吧,我看呀,这小伙子是个可靠的人!"
  小梅脸腾地红了,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小林。可老奶奶这句话,老大爷却不能领会了,诧异地望着妻子。老奶奶轻轻拉拉他:"走吧,这是人家小夫妻的事!"
  两位老人渐行渐远,小梅却呆呆地站着,心中若有所思。不知什么时候,小林走了上来,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以前每当想到自己买不起房子,心中郁闷的时候,就一个人来这里散心。我经常看到他们这对夫妻,老大爷喜欢赶集,老奶奶估摸着在这个时候丈夫要回来了,就出来半路等候,然后一块儿回家。那块光溜溜的大石头,就是老奶奶坐滑的。老大爷呢?已经习惯了给妻子带回两个烧饼,只是他忘了,妻子已经快嚼不动烧饼了。亲爱的,这就是我想要送给你的大礼物——等到我们也这么老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在这里等我,然后扶着我的手,一块儿走回家!"
  小梅低头想了想,眼角已是噙满泪花,转过身擂了小林一拳:"你想得美呀!为什么要我扶你——就不能是你扶我吗?"
  小林一阵狂喜,大声嚷了起来:"那就说定了,等我们老了,我扶你,一辈子!"
 
宾炜小梅东湖烧饼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