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系统工程
  老黄秘书光荣退休,陈欣就被调来给局长当秘书了。陈欣脑子好使,思路开阔,文笔也好,写出的讲话稿很得局长赏识。可拿到会场上一念,干部职工不买账了,全场下来都没啥反应。局长脸上就挂不住了,对陈欣说,你去找老黄取取经吧。
  陈欣带上礼物,去拜访老黄秘书。
  老黄秘书看了陈欣写的讲话稿,赞赏地点点头说:"写得好,写得好,不愧为全局第一秀才。让你给局长当秘书,也算局领导有眼光。"
  陈欣忙着说出了自己的苦恼:"可开会的时候局长一念,底下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啊,局长都生气了。我还记得原先的时候,掌声不断,局长很高兴呢。"
  老黄秘书听了,得意地大笑起来。
  陈欣被笑蒙了,迷惑地问他:"黄叔,你笑啥?"
  老黄秘书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你想想,以前局领导开会的时候,你在下面干什么?"陈欣说:"我在下面听领导讲话啊。"老黄秘书摆摆手说:"别扯啦。我早就看过了,你一般是在下面看手机。"陈欣不觉脸上一红。
  老黄秘书接着说道:"虽然咱们尽力去写了,也争取写得很出众,但在干部们听来,还是官话空话套话,味同嚼蜡,哪有心思听?所以呢,领导在讲话的时候,下面的干部一般会做这几件事,窃窃私语、看手机、睡觉。这时候,干部们的心思都没在听讲话上,有谁拍下手,大家就会跟着拍,那就热闹了。"
  陈欣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啊。逢到开会,他肯定往后面坐,局长讲话的时候,他又在偷偷看网络小说。听到有人鼓掌,他就跟着拍手。那会没有一个重要的,也完全没必要听,因为每次会后,局里还会发会议纪要,他扫一眼就全明白了。领导们的讲话,不过是把这几点讲白讲透,再重点强调。干部们又不笨,根本不用这么讲啊。陈欣忙着点头道:"黄叔,是这么回事儿啊。"
  老黄秘书又接着说道:"這个时候,领头拍手就是很重要的事了。"
  陈欣如醍醐灌顶,兴奋地说道:"我明白了。下回开会,我就去领头鼓掌。"
  老黄秘书摇了摇头:"咱哪有那个工夫。一场会动辄两三个小时,你要都去开会了,那会议简报啥的谁来写呀?你也不能总是加班呀。更何况,领导还要快,恨不得这边儿的会还没开完,那边就得上网上报呢。"陈欣忙着点头,苦恼地说:"是的呢。黄叔,你快告诉我,咱不在会场,还能领头鼓掌,怎么才能做到啊?"
  看他急,老黄秘书就不急了,仰躺在沙发上,脑袋枕着沙发背,眼望着天花板,云淡风轻地说:"没人知道,这是个系统工程,系统工程啊。"
  陈欣迷惑地问道:"黄叔,怎么又成系统工程啦?"
  老黄秘书悠悠地说:"领头鼓掌,说得简单,可做起来难啊。咱就是个小秘书,谁肯听咱的?没权没钱还得办事儿,难啊。"他顿了片刻,这才望着陈欣,见陈欣正如饥似渴地看着他,苦笑了一下,这才说道:"干部们没人听咱的,但有人听啊,就是那些勤杂工。于是呢,就得把他们调动起来。会议室窗子外面,留一片野草,再放几个破塑料桶,桶里放半桶水,千万不要换。开会的头一天,要把窗子打开,把纱窗也打开。还要叮嘱管卫生的大姐,千万别撒药,也不要点蚊香。"
  陈欣猛然想起他曾经开会的过往,盯着老黄秘书,半晌才说出话来:"我说会议室里那么多蚊子,原来是你养的!"会议室里蚊子多,干部们打蚊子,自然"啪啪"有声,那些睡里梦里或者是在看手机、聊天的干部,还以为是该鼓掌了呢,就跟着鼓起掌来,局领导就高兴了。原来带头鼓掌的,竟是因为蚊子。
  陈欣不觉竖起了大拇指:"黄叔,你真厉害!"
  老黄秘书心满意足地笑了:"我说是系统工程,没错吧?哪一步没做好,都会前功尽弃,领导都会不高兴啊。"
  陈欣感喟道:"黄叔,你可真不容易呀。"老黄秘书重重地叹了口气,算是赞同。陈欣紧皱着眉头,低头想着什么。老黄秘书见他好一会儿没说话,问道:"夏天咱们可以利用蚊子,你猜冬天没蚊子的时候可以利用什么?"陈欣却摇了摇头说:"我不想猜了。"老黄秘书惊诧地望着他:"你不把会议气氛整好了,局领导会很生气的。"
  陈欣说道:"黄叔,我还年轻,还想干点儿事呢,可不想把自己的一辈子,就耗在这种无用功里。"说着,他站起身来,告辞走了。
  老黄秘书站到窗口,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更是五味杂陈,好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刘柳领头系统工程秘书文学杂志阅读大全